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雍华倾城王府斗

雍华倾城王府斗

醉凉意冷兮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5-03-01上架
  • 28424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宸王府寿宴初

雍华倾城王府斗 醉凉意冷兮 2157 2015-03-01 15:01:59

    【宸王府——

   府中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各处屋檐上都挂满了艳红的灯笼,照的黑夜透亮,流鎏絮条挂于屋各处,显得无比雍容华贵。

   一中年男子,虽近中年,但脸庞依旧精致俊俏,有着几分诱人的成熟气息。一身淡紫镶金鎏璃长袍,袖边缀满金丝,一条精致的腰带轻束腰间,身形挺拔修长,毫无中年之气,反似二三十岁,只略带成熟之气。他正面带客套笑容,迎客,眉宇之间透出一份高贵之气。

   “父王。”一声清甜的喊声传来,中年男子转过身去,只见一貌似十六七岁的少女缓步走来。少女身着一身淡粉琉璃凤琯长婉轻袍,发髻高贵的挽在脑后,青丝垂肩,沿身而下,举止优雅得体。其身后走来一位身着丹青长袍的少女,看起来比其还要稚嫩些许,也上前喊了一声:“父王。”

   这中年男子便是四大王府之一宸王府的王爷——宸旭桡,而身着淡粉轻袍的便是宸王府二小姐——宸歆瑶,身着丹青长袍的便是三小姐——宸歆婷。

   宸旭桡满脸喜色地点了点头。宸歆瑶上前,挽住了宸旭桡的手臂,撒娇般的说道:“父王,今天是你的寿辰,你可得开心点,歆瑶在这里祝父王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歆婷见姐姐如此在讨父王开心,美眸轻扫了宸歆瑶一眼,随即便笑容满堆在俏脸上,如绽放花儿一般,也上前,挽住宸王爷的另一只手臂,轻柔地说道:“歆婷也祝父王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宸王爷俊朗的面容上浮着一温和笑意,爽朗地大笑几声,言:“好!有你们两个这么乖巧来祝寿,你父王我今年必是春风得意了。”

   “宸王爷有这么乖巧聪慧的闺女,真是有福气,呵。”一声爽朗的笑声传来,一位与宸王爷年龄相仿的中年男子缓步进来。其男子身穿着灵莽镶金边玉袖连长袍,腰间一带丝浮金缀花广带宽束,佩戴着一枚上等青莲缀金瓷玉,显得甚是高贵雍容。

   宸王爷闻声见人,即爽笑三声,道:“本王倒以为是谁,原来是你明王爷,来来来,明王爷,别来无恙啊!"

   这中年男子正是四大王府之首明王府的明王爷——明轩佑。明轩佑双手向胸前一抱,言:“你宸王爷的寿宴,本王怎能不来!当然要给你宸王爷祝寿了!”

   “呵呵,哪里哪里,明王爷真是客气了,快请吧!”

   【宸王府*后花园&石假山。芙幽池——

   一少女穿着素白金镶嵌边缕丝袍,纤细而不足一握的盈腰间,一缕浅蓝轻带轻束其身,淡雅微蓝轻纱加身,略微模糊其曼妙身姿。简单发髻略挽与脑后,几缕青丝沿身而下,轻柔地勾勒出几道弧线。

   少女轻坐于池边,身前放有一架翡镶玉翠古月琴,女子玉手抚琴,一阵阵悠扬旋律飘出,时忽疾行,时忽缓步,时忽高婉,时忽地转。待一曲毕,其音却仍绕于耳畔,持久不散。

   “啪,啪——”曲毕之,身后便传来两声鼓掌声。只见一男子,身着金镶云丝玉轻袍,素雅图文,兰花点缀,其挽袖之处,则金丝镶边,不失高贵之感。此人手中持着一把龙玄凌绝迟浮扇,其扇口若不细看,便不能发现,上面有一层细如发丝的银片,锋利无比。

   女子闻声,便起身,转身,见此男子,微微福身道:“想来这位公子是来参加寿宴的吧?怎不在前厅与家父和各位大臣一起,而来此后园僻凉之处。”

   男子细微打量了眼前少女,回到:“家父?呵,原来你是这宸王府的小姐,本殿不喜前厅的喧闹,便来这后园走走,问得小姐的琴音,随之寻来罢了。”话锋一转,“姑娘不也是在此后园享静,没有去前厅么!素来听闻宸王府五小姐善音律,现又听得姑娘的琴音,想必姑娘就是这宸王府五小姐了。”

   少女听得此话,微抬美眸,细长的睫毛忽闪,细看了眼前男子,明眸正对着男子双眸,言:“公子所言不错,正是小女子祤璇。呵,这位公子便是六皇子殿下吧,倒是祤璇不识泰山了。”晗首,冷笑一声。

  

   六皇子合起浮扇,嘴角勾起一抹玩虐的笑容:“不知宸五小姐又是如何看出本殿的身份的呢?”

   祤璇微微一笑,收起了先前的冷意,渡步越过六皇子:“祤璇也素闻六皇子喜静,懂音律,好穿着素雅,却又不失高贵。”止步,回眸,轻瞥其手中的浮扇,“更是有一把龙玄凌绝迟浮扇,其扇口锋利无比。”面向六皇子,正视,语止,不再下述。

   六皇子轻笑三声,“五小姐的观察力可见不一般,想来这身份也不仅仅如此吧!”哼,能有如此的洞察,而且还知晓这把浮扇的利害之处,这把浮扇可是当年师傅赠与他的,这些年在江湖上以另一个身份立足,从来没有人知道在这个身份下他是六皇子,这个五小姐绝不简单!眸中闪过一丝冷意。

   那六皇子夜忧熙哲眼中闪过的一丝不可察觉的冷意,却被祤璇尽收眼底。祤璇柔和一笑,看不出来有任何的特别之处,也没有在刚才浮扇的话题上继续,似乎刚才并没有说及此处一般:“六皇子谬赞了,祤璇只是平日里善于看一些细微之处罢了。”

   熙哲被祤璇俏脸上的笑意看的有些恍惚了,莫不是自己多想了,她也许真如她所说一般,善于观察而已。不对,既能说出浮扇之名,绝非等闲之辈。此扇是师傅所赠,他拥有两个不同的身份,这些事,并无人知晓。如此看来,这宸五小姐该好好查一查了。

   “呵,宸五小姐也是善于音律之人。”话语一转,不在刚才的话题上逗留,“不过,五小姐这首‘落妃尽’一曲,似乎还少了一些**妃子的哀愁之意,五小姐作的此曲凄婉,悲壮的感觉尽有,只缺了这丝哀愁。”

   祤璇黛眉微挑“听六皇子一说,是祤璇的琴艺欠佳了。”

   熙哲原先的玩虐之意再次浮上嘴角:“恩,也可以这么说,五小姐还差苦练这哀愁之感。”

   祤璇轻笑一声“六皇子的听感倒是独特。既然如此,祤璇便不打扰六皇子的雅兴了。”微微福身,离去。熙哲也无多说什么,也是轻笑了一下,玩弄了一下祤璇留下的琴,一首‘落妃尽’再次在这后院中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