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雍华倾城王府斗

第二章 你想舞?便陪你舞!

雍华倾城王府斗 醉凉意冷兮 2287 2015-03-01 15:02:52

    【宸王府*前厅——

  

   到了晚宴时刻,宸祤璇便移步去了前厅,见宸王爷位坐首席,便上前福身行礼,言:“祤璇拜见父王,祝父王身体健康,永如初年。”口中说着礼数的话,面上却无任何表情,祝完寿后,又向各皇族大臣行礼,经过一些繁文缛节后,才坐于三小姐宸歆婷的一旁 。

  

   宸歆瑶与宸歆婷对宸祤璇的到来心中满是不屑,却仍是笑脸相迎,可见其心机颇深。

  

   宸歆瑶俏脸上堆满了笑意,笑唇启,言:“五妹怎来得如此之迟,父王和各大臣可是等了有一会了呢!倒不是姐姐没有耐心等,而今是父王的寿辰,让父王等急了,不免有些不妥吧!”

  

   祤璇见歆瑶如此惺惺作态,要自己难堪,冷笑一声,随即收起:“姐姐说的是,是祤璇的不是。”

  

   歆瑶听得此言,心中一喜,刚欲再加几句指责,祤璇便又开口言:“祤璇正是知是父王的寿辰,自是不敢怠慢,所以细心打扮得体,不能失了我宸王府的脸面。”说着,轻瞥一眼歆瑶花枝招展的妆容,“姐姐怕是念着给父王祝寿,而没有掌握好妆容的分寸,失了礼仪,何不回去补补换换。”

  

   未出嫁的女子妆容不应如此的招展,而歆瑶也是知道了六皇子会来寿宴,想引人注目些,可却也不曾想被祤璇说得如此不合礼仪。

  

   祤璇的话虽是说了歆瑶的不是,可却处处在理,“你……”歆瑶被气得说不出半句话,也不好反驳,面容显得狰狞了许多,祤璇却是一脸的无辜。宸王爷也觉得不妥,便意识歆瑶去换妆容。歆瑶不得已起身换妆,走时很狠瞪了祤璇一眼。

  

   收到歆瑶的目光,收起了先前的无辜,面色冷漠,想拿父王来压我么,既说道礼仪,礼尚往来,便回你一把!

  

   正瞧着气氛逐渐变冷,宸王爷刚想说些什么,六皇子便过来了,给宸王爷祝寿。

  

   “呵呵,六皇子你来了,倒是给了本王面子,来,快坐下!”如今皇帝在众多皇子中,略有些偏爱六皇子,将来很有可能立其为储君,这宸王爷见了其,自是兴奋无比,言语尚有些许讨好拉拢之意。

  

   六皇子的到来使宸三小姐宸歆婷俏脸微红了一下,忙起身,指着刚才宸歆瑶的座位,小心翼翼地说到:“六皇子殿下,这里还有空位,不如,不如殿下便坐于此吧!”

  

   六皇子熙哲一瞧那个座位,也没有觉得不妥,并没有回宸歆婷的话,直径朝那个座位走去,福了福衣袖,边坐下了。宸歆婷虽因熙哲没有回她的话,有些失落,但六皇子坐在了她身旁,也不免有些紧张,小手也有些不知所措。

  

   宸祤璇凤眸朝向熙哲的座位看了一眼,冷笑一声,哼,想来这三姐也是对这六皇子有所倾心。这本是宸歆瑶的座位,紧挨着歆婷,歆婷把座位给了六皇子坐,没有考虑到她二姐,定是过于激动,头脑发热了吧!倒是要看看二姐看到如此脸上精彩的表情,啧啧,真是有了情人忘了姐。

  

   过了一刻钟的功夫,二小姐歆瑶已换好了妆容,回到桌席时,见自己的座位上做了人,不免眉头一皱,走近一看是六皇子,忙一改不满的脸色换上柔和的笑容道:“歆瑶见过六皇子殿下。”微微福身。

  

   六皇子闻其言,瞥了他一眼,轻点下颚,不语。见熙哲不理睬自己,歆瑶未免有些失落,尴尬地笑了笑,无奈坐于了桌席的末席。歆瑶不甘的给歆婷使了个眼色,歆婷自是不敢多说什么,惶恐地摇了摇头。

  

   寿宴开始了,各种歌舞表演齐齐上演。歌舞亦是精彩,但此些歌舞看多了未免有些乏味。宸歆瑶看准机会,柔柔一笑,对宸王爷言:“父王,歆瑶近日刚学会一舞,此舞是西域传来的蛊碗舞。歆瑶想献上这蛊碗舞,给父王祝寿。”

  

   宸王爷大笑道:“好,好,好!歆瑶你从小习舞,舞技更是非凡,今日便舞上一曲吧。”

  

   “是”歆瑶福了福身,深深地看了六皇子熙哲一眼,略有些羞涩,便退下去偏殿换了身舞衣。

  

   随即,歆瑶便换了一件珠鎏溢裳群,头戴平顶珠鎏粉璨帽,帽沿的鎏珠随着青丝垂于纤肩,在其帽上还顶着一只琉璃炫紫碗。

  

   歆瑶柔柔一笑,微微晗首,“咚咚——”随着鼓乐声的奏起,歆瑶变换着身姿,玉手抬起,仰于脑后,脚尖轻盈点起,旋转,下滑,俯要,甩臂,展现出各种惊艳的舞技。来自西域的舞蹈,充满着豪放之气,经过精心的改跳后,又不失中原舞的柔美,刚柔并济,恰到好处,而随其舞姿的变换,垂于双肩的鎏珠不断甩摆,可其头上顶着盛有清水的琉璃碗,却不曾撒下一滴水!

  

   此等惊艳的舞技,令在场的各位皇室大臣都惊叹不已。

  

   一曲舞毕之,“好!”有人大喊了一声,随之掌声便如潮水般涌起。“宸王爷,令女二小姐的舞艺可真是名不虚传啊!”类似于此等话语,底下几位大臣有些巴结般地说了几句。这些话说得就像把宸歆瑶捧上了天一般,她面容上浮起了些许骄傲之意:“父王歆瑶献丑了。”说了句;礼数话后,歆瑶轻抬起了下巴,不屑地轻瞥了祤璇一眼。

  

   收到了歆瑶不善的眼光,祤璇只是玩味地冷笑一声,随即换上了一脸崇拜之色,对歆瑶说:“二姐,真没想到你的舞艺如此精湛,祤璇真是佩服之极啊!”

  祤璇说话时,特意加重了“没”“如此”几字,话语中充满了嘲讽,奈何歆瑶正在兴头上,愣是没听出来。

  

   祤璇说完这话后,不令人察觉的忍不住自呕了一下,说出这话也不容易,都恶心到我自己了,亏你还这么享受!违背良心说话,遭天谴了,怎么办!

  

   六皇子熙哲自是听出了祤璇言语中的讽刺,还恰巧看到了她自呕的样子,见歆瑶还在那里沾沾自喜的蠢样,熙哲也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宸王爷自是为自己女儿的舞艺自豪,并且想与皇室联姻,当然得把自己的嫡长女推出来,于是便对熙哲笑道:“六皇子,觉得小女的舞,跳的如何啊?”

  

   六皇子见宸王爷问他,便立马收住了笑,换上了一副千年不变的冷傲面容:“还不错!”唇微启,只 吐出几字。

  

   闻得六皇子如此简单的评价,宸王爷也只好干笑了几声。而歆瑶则是有些失落,不满地嘟囔着嘴。

  

   自己苦心练舞多年,就是为了博得六皇子一笑,还有他的称赞,如今却只换来了这简单的几个字。想到这,歆瑶有些恼气地扫了祤璇一眼,见到她在那里吃的甚欢,气便不打一处来。正在她恼气之时,便有一计爬上了心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