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月为夜路明

第四十五章:囚禁.

月为夜路明 夜语星辰 4363 2017-02-15 23:59:14

  出租车里,顾惜月有些忐忑的看着手里的文件,没想到,路夜明那么精明的人,

居然也有落下重要文件的一天,可是现在,她没有心情嘲笑他。

一想到一会儿便要到他的公司了,她就不安起来,她不想去,因为,

四年前的那场婚礼,闹得满城风雨,明明路爷爷已经把所有消失封锁了。

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还是走漏了,所有的报道,都是路夜明被结婚对象抛弃的新闻,

还占据了头条很多天,即使身在国外,打开网络,还是他的消息。

四年过去了,所有的事早已过眼云烟,他的身份地位,没人敢再舆论他的事,

知道她身份的人也少之又少,更何况,那些照片都只是她的侧面而已。

没有一张她的正面照,就算有一张,容颜也是模糊的,现在,可能已经没有人记得她了,

即使如此,她还是会忐忑不安,要不是家里的师机临时有事。

她绝对不会答应帮他这个忙的。

下了车,看着眼前耸立的高楼大厦,应该有一百多层的,让她想到了曾经去迪拜旅游时到过的哈利法塔,那时,

却没有认真的看过,想来,以后是再也没有那个机会了。

暗暗给自己加油打气,慢慢走了进去,环视了一下四周,真是金碧辉煌呀,

可是她不敢逗留,来到了客服台,轻声问道,

“请问一下,路夜明在那一层?我有重要的东西要给他”

女服务员看着她,心里冷笑,像她这样想见路社长,使美人计的人每天不知道会来多少个呢!?

她也不掂量一下自己,这普通的姿色怎么可能入得了路社长的眼嘛。

即使很轻视的看着她,语言里却温和的问道,

“请问您有预约吗?”

顾惜月摇了摇头,

“没有,可是我真的有东西要给他”

服务员微微弯了一下腰,微微笑了,

“很抱歉,没有预约的话不管是什么人都不可以进去的”

这就是L——Cima del re的规矩,不管你对客人如何不满,在家里受了什么气,

都不许在工作上有任何的私人情绪化,如果有一点差池,那第二天你就可能收到解雇信。

每一个进去L——Cima del re的员工,不管职位有多大,都会得一本厚厚的书,

而内容便是公司的所有规定,两周之内没有背完,那么不管你多有能力,依旧不会被录用。

顾惜月咬着下唇,沉默了一会儿,把文件出来,放到柜台上,

“这是他一个小时候后要开会的内容,是他叫……我送来的,既然我不能进去,那你给他好了”

说完转身便走,她也不会非要见他不可的,只是师机说那文件特别重要,

她才会想亲手交给他保险一点,既然不让见,那叫别人送也是一样的吧。

服务员愣了一下,看着柜台上的文件,急忙喊住顾惜月,

“小姐麻烦你等一下”

顾惜月脚步顿住了,回过头来,疑惑的看着她,怎了?难道她不愿意送?

服务员拿起电话,对顾惜月说,

“麻烦你稍等一下,我打电话给路社长的秘书,如果你说的是事实,那么麻烦你亲自给社长”

看到那文件,她有些担心了,因为文件上有路社长的专用章,如果她真的是路社长认识的人,

那把她得罪了,她明天就有可能收到上面递给她的解雇信了,还是确认一下好了。

“喂?你好梁秘书,有个人说是给社长送文件的……让她上来是吧?好的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双手把文件递了过去,温和的轻声说道,

“刚才不好意思,路社长在五十六楼,您送去吧”

顾惜月接过文件,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朝电梯方向走去。

电梯里,看着显示屏上不断变化的数字,心里有些不舒服,她晕车,到现在也是,

只是比以前好多了,只有不是长途,她都没问题,只是坐电梯,她还是会有点心闷。

似乎过了很久,终于到了,仔细的看着,希望快点结束这苦差事,可是就是没有看到那个人,

所有人都在低头认真工作,她也不好意思去打扰。

找了一会儿,终于看到一扇复古的大门上方写着[社长室],松了口气,

慢慢走了过去,来到门前,有些忐忑,伸手想敲门,却又犹豫了。

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敲门时,手才碰到门,门却开了,原来是没有关,

想着要不要推开门进去把文件给他就走好了。

可是手才碰到门,推开了一条缝,瞄见里面的场景时,却硬生生顿住了,

背对着自己的路夜明坐在办公桌前,而他的怀里,坐着个女人,那女人的双手环绕着他的脖子。

因为两人都背对着她,所以她看不出来那人到底是谁,但是,那背影却像是徐静羽,

他们……顾惜月轻笑了,鼻子酸涩,眼睛突然有些不舒服,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似的。

轻轻掩上门,努力把眼眶里的东西忍回去,把文件放到一旁的秘书桌上,

转身便离开了。

顾惜月刚离开,路夜明便从会议室走了出来,看着桌子上的文件皱了皱眉,

拿起来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看到前面的两个人时,冷冷出了声,

“你们还真会挑地方呢!”

女子站了起来,很漂亮,脸颊红红的,羞涩的低下了头。

那男的也站了起来,看到生气的路夜明,轻笑了,

“能在路大社长的办公室亲/热一番,别有滋味嘛”

莫勋,路夜明的表哥,和路夜明有项目正在合作,带着自己的女朋友来谈合作按,

来时他却在开会,便在他的办公室等着,谁知道……

路夜明冷着脸,拿起手机拨了过去,

“现在叫人来把我工作室里的所有东西换了”

莫勋走了过去,有些生气,

“干嘛呀你?!我不是细菌!”

“细菌都比你干净”

“你……”

走在街上,脚隐隐作痛,可是再痛,也没有心里来的痛,回来前想着他们可能在一起了,

当她得知他们真的在一起时,心却疼了,看到他们在一起拥抱,心却窒息般的难受。

顾惜月呀顾惜月,明明一切你早就预想到了,可是为什么?你还是无法承受这个事实,

你不是希望他幸福吗?徐静羽是最好的那个人,她在工作上可是替他解忧。

她美貌,端庄,博学,有这样的妻子,会让路夜明脸上有光,而你呢?

你又能给他什么?你又能为他做什么?什么也不能,除了给他添麻烦你还能做什么?!!

在他身边,只会是他的累赘,所有路叔叔才不会同意你成为他的儿媳妇,

订婚时,你没有任何的身份,乡下丫头一个,路叔叔就知道,你不可能在工作上帮到路夜明。

而四年前,你身患残疾,又怎么能让他更累?怎么能让路家蒙羞呢?!

路叔叔是对的,他是爱路夜明的,不想让他以后一个人累,所以才不喜欢你做他儿媳妇。

在顾惜月的记忆里,有两天是最难受且难堪的,一天是订婚典礼前的那一天,

无意中经过路叔叔的书房,听到了他和路爷爷的对话,即使到了现在,

那些话依旧可以清晰的在她脑海里浮现。

路叔叔沉稳的声音,

“小月不适合当小路的妻子,她的身份,她的学识,爸,不要因为当年的一句戏言而耽误了两个孩子的一生”

路爷爷冷笑了,

“如果两个孩子愿意在一起,你说的那些根本不存在!”

“那如果其中有一个不愿意呢?如果明天的订婚典礼不能如你所愿,那你能不能不要干涉?”

“…………”

她知道,在路叔叔心里,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成为那个能与路夜明匹配的人,

即使知道叔叔的想法,他与路爷爷的约定,可是那场订婚典礼她还是答应了。

没有说什么,她在赌,赌路夜明不会那么狠心,让她在那么多人面前难堪,

可是,她还是输了,一败涂地,路爷爷也按照规定没有站出来说什么。

四年前结婚的前一天,叔叔来找她,面对她,他满脸的抱歉,却说着绝情的话,

“小月,你离开吧”

几个字,说明了她的存在不被认同的,即使在她身心俱疲的时候。

她很想告诉他,没有他的劝说,她也会离开,因为她爱路夜明,仅此而已,

可是她没有说,可能,为了让路叔叔心里对她有那么一点的歉疚吧。

看吧,有时候她也可以很邪恶的。

从思绪中走出来,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一会儿,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小林子,能不能帮我把房间收拾一下,我明天就想回来”

[想好了?]

顾惜月点了点头,

“嗯”

[那我现在给你订机票]

“好”

挂了电话,在路边打了辆车,回路家,明天就要走了,还有些行李要收拾呢。

夜晚,顾惜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色有些苍白,静静的坐着,莫舒言在一旁有些着急,

一下一下又看外面,希望路夜明赶紧回来。

从下午顾惜月接了个电话开始,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问她,她只说在等路夜明回来,

其他什么也不说,她的样子,很不对劲。

终于,看到路夜明踏进门,她急忙迎了过去,

“小月从下午开始就怪怪的,你快去看看!”

见路夜明急步走过去,她便离开了,孩子的事,还是他们自己解决的好。

路夜明来到她面前蹲下,伸手抚摸着她有些苍白又冰冷的脸,轻声问道,

“怎么了?”

顾惜月看着,沉默了一会儿,

“你把我的身份冻结了?”

下午穆枫林打电话来,说她的身份被冻结,机票办不了,身份被冻结?

别说机票,任何车票都买不了,只有被下特殊指令的人,身份才会被冻结。

比如,国家重要级的通缉犯,除了路夜明,没人有这样的权利发布指令,

她做错了什么?居然会被这样对待,路夜明,你不该给我个解释吗?

路夜明的手顿了一下,没有说话,默认了,心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如果她没打算离开的话,是不会发现,现在她知道了,只能证明,她真的打算离开了。

顾惜月拍开他在自己脸上的手,狠狠的瞪着他,

“你要囚禁我?”

身份冻结,这个囚禁有何两样?除了路家,她哪里也去不了。

路夜明身体颤了一下,苦笑了,囚禁?留她在自己的身边,对她来说相当于囚禁?

如果她真的那么想……

“是”

他没打算放开她,从来没有想过,即使是囚禁,也要将她绑在自己的身边!

顾惜月没有再说什么,起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可是才走了两步,身体便跌倒了,

很痛,可是心里却比痛更难受,那是绝望。

路夜明急步走过来,抱起她,向房间大步走去,对一旁的女仆吩咐道,

“叫医生过来”

“是”

顾惜月推搡着,捶打着,真的生气了,

“路夜明你放我下来!我不要你抱,就算我整个人废了也不要你管!!”

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路夜明都没有理会,抱着她进入自己的房间,把她到床/上,

自己蹲下来,轻轻脱掉她的鞋,

“哪里疼?”

顾惜月扭过头,懒得看他,脸颊终于不再苍白了,有些红润,那是被气的。

路夜明看了她一眼,准备掀开她的裤脚,却被她一下子缩了回去,抬头,

看到她眼里的惊慌,他知道,她怕自己看到那些伤痕。

起身俯下,靠近她,轻笑了,轻声说道,

“我爱你”

顾惜月彻底呆住了,我爱你?他居然说了那三个字?!是她幻听吗?他从来没有说过……

路夜明见她失神,摇了摇头,有那么惊讶吗?他不是一直爱着她吗?傻丫头。

轻轻掀开她的裤子,从脚踝到膝盖,一条长长的疤痕,像一条蜿蜒盘旋蜈蚣,

那场车祸造成的,她的腿原本永远也不可能站起来的。

离开的四年里,不知道她吃了多少苦,忍受了多大的苦痛,才慢慢好起来的,

穆枫林找了最好的骨科医生,花了很多的钱,用了所有的精力,才有了今天的成果。

他除了感谢还是感谢,她和穆枫林的关系他知道,没有点破,他相信,

有一天,她会亲口告诉他的。

他没有告诉她,四年前的那场车祸并非意外,而是有人故意为之,本来,

要的就是他的命,因为结婚后,他会正式进去公司。

他是路家独子,如果他死了,那么公司以后就会是他们的天下了,可惜,

他们没能如愿,他的命,可以说是顾惜月换来的。

她离开后,他进入公司,一步一步,将那些人除掉,让他们彻底体会失去心爱人的痛苦,

他们给小月的伤痛,他十倍百倍的讨了回来,即使爸爸开口说情,他也没有动容。

感觉腿上突然的温热,顾惜月回过神来,看去,愣住了,他居然……亲她的腿!?!

“你……你~~”

抬起头,看着她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样子,笑了。

顾惜月用力抽回自己的腿,掀来被子盖住,狠狠的瞪着他,

“下/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