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月为夜路明

第四十二章:车祸.

月为夜路明 夜语星辰 3007 2017-02-07 22:58:10

  路夜明推开门,便有些怔住了,差异的看着那边正在打电话的顾惜月,

他很清楚,他爱的人从来就不是美女,她属于耐看型,清秀中带着文雅。

可是此刻,她却异常的让人心动。

站在窗边,水蓝色的短裙和飘动的雪白窗帘形成照明的对比,长发披肩,

在自己的印象里,她似乎从来没有剪过短发,太长时,也只是修剪一下而已。

他知道,因为她说长发的样子很像她没见过面的妈妈,这些也只是从她爷爷那里得知的,

他记得,那时她语声里带着淡淡的悲伤和小心翼翼,因为她怕他。

那时的自己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那个会把头发塞进吹风机里的笨蛋白痴会走进自己的心理,可是很多事,

它就是意外的发生了。

手揪着窗帘搅着,那么的无意,不知道在和谁通电话,有时候会把手机远离耳边,

一会儿又皱着眉头靠近,不知道说到了什么话题,脸颊渐渐泛红。

她很容易就害羞,明明在一起很久了,他们也成为了彼此的唯一,亲热在所难免,

可是,每一次结束后,她都不敢面对他,如果自己说些羞人的话。

她就会把自己捂在被子里,怎么也不肯出来,她确实有过抑郁症,为了不让她知道,

他在她身边,悄悄给她治疗,抑郁症很多都是来源于心理,有心却看似无意的开导。

她很正常,根本就看不出来是一个有抑郁症的人,让医生扮作自己的朋友,

和她相处,隐形式的治疗,现在的她,应该好了,连医生也说,她没有问题。

阳光照在她身上,就是纯洁无暇,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丽女子,其实,

她本来就是,来K城很多年了,她还是大山里的顾惜月,没有任何城市人的感觉。

烟、酒、麻将、甚至连最简单的扑克牌都不会,她不喜欢购物,手机用到修不好才换,

和人相处,从来不会虚与委蛇,更不懂如何去讨人欢心,话不会说,她就沉默。

和他们这些人在一起,显得格格不入,所以来K城这么多年,她真心的朋友,

也只有韩心一个人,高中时,还有一个梁心情,可是,他回来后,就没见她们联系过了。

离开的两年里,错过了很多她的成长,很感谢韩心,她一直陪在她身边,

也许韩心也是被她的无知与单纯吸引的吧,不然以她的性格,又怎么会单单保护她呢?

[你们那么快结婚,月月,你该不会有了吧?]

电话那头传来韩心意味深长的声音,听到她要结婚的消息,着实吓了一跳呢。

顾惜月脸一红,急忙解释道,

“没有~没有!韩心你别瞎说”

怀孕?她才刚刚毕业好不好嘞!学生身份刚刚结束,社会人士都还没到,

她才不想一下子就升级为“妈妈”的身份,虽然,和路夜明的孩子她是很期待了。

[我瞎说?你敢说你们没有做(和谐)爱!!]

顾惜月脸颊彻底通红了,有些结巴了,

“你……你…下/流!”

那两个字她怎么可以那么轻易就脱口而出?!被别人听到,她还要不要活了!

[呵呵!我就是,你能耐我何?路夜明功力怎么样?一夜几次?]

某人明显是故意的了,她知道现在的顾惜月肯定面红耳赤的了。

“你……你……”

顾惜月“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在她快七窍生烟时,手机突然被抽走了,

吓了一跳,回过头,看到了路夜明拿着手机,冷冷的说道,

“想知道我能力怎么样?”

电话那天沉默了一刻,没声了,看来是挂了。

收起手机,看着脸红的顾惜月,不禁有些好笑,被人说的无力还嘴,傻傻的,

为什么在他眼里就是那么可爱呢?低头在她额头上烙下一吻。

“我带你去个地方”

说完拉着她就往外走。

手里剥着板栗,扭头看着正在开车的路夜明,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们这是去哪里呀?”

过两天就要拍婚纱照了,他怎么还这样若无其事的样子呀?带着她到处逛,

说道婚纱,路妈妈说可以去巴黎拍,那里有埃菲尔铁塔,有巴黎圣母院还是全片的薰衣草庄园……

把那里说成了天堂,她呢?似乎在那里拍都可以,反正只要新郎是他,

就好。

想到过两天就要开始筹备结婚的事了,心里就开始紧张起来,毕竟是第一次嘛,

虽然以前也参加过不少婚礼,她还闹过笑话,闯了祸,现在轮到自己了。

看似简单的婚礼,却让她有些踌躇不安起来,拍婚纱,岂不是有很多人看着?

摄影师,化妆师,服装师,打光的,一想到要在那么多人面前和路夜明拍照,

心就怦怦跳个不停。

她也知道爷爷不怎么想让她嫁给路夜明,从知道他们要结婚的消息,就生过一段时间的闷气,

还严肃的对自己说:一定要想清楚,别让自己后悔,K城真的不适合你。

她自己也知道,K城这个地方真的不适合她,龙蛇混杂,人心险恶,可是,

她也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了,也差不多可以了吧,况且……

看着路夜明,嘴角微微上扬,

为了他,为了能和他在一起,她可以努力去适应这一切,只要能融入他的生活,

即使把自己改变,她也愿意。

路夜明看了她一眼,

“到了你就知道了,”

看到她又在剥着板栗,眉头一皱,有些无奈,

“别整天都吃,任何东西吃多了都没好处的”

就那么好吃吗?看电视在吃,睡觉刷牙前也要剥两颗,看着书时嘴也不停,

弄得书本上都是沫沫,从上车开始到现在,她的手就没停过。

有点后悔不应该答应她,在车上放点打发时间。

顾惜月手顿了一下,看了他一眼,把手里好不容易剥得的板栗递到他嘴边,

“嘴馋就说嘛,我给你剥”

男人真是的,死要面子活受罪,看着自己在吃,他却在开车,心里肯定不乐意,

只要他开口,她肯定愿意给他剥的嘛,虽然她只喜欢吃不喜欢剥。

路夜明张嘴吃了她手里的板栗,继续说道,

“我不喜欢吃这东西,听话,少吃点,一会儿想吃什么我都依你”

顾惜月看着他,有些好笑了,

“不喜欢吃那你干嘛吃嘞?给我吐出来”

说着手就去扳他的嘴唇,可是他紧闭着。

手碰着他的嘴唇,一下子愣住了,他的嘴唇软软的,和亲她时一样,

应该是一样的吧?每一次他吻自己时,都紧张得心跳加速,双眼紧闭,

任由他主导一切,缠绵过后,他都会嘲笑她,还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有点长进呀’。

她不好意思面对他,只能窝在他怀里,不管他怎么说,就是不肯抬头看着他。

路夜明见她脸颊微红,眼神有些迷离,思绪不知道有飞到那里去了,启唇,

轻轻咬下嘴边的手。

“啊!”

顾惜月本能的抽回自己的手,思绪是回来了,有些生气的看着,

“你是属狗的吗?”

居然咬人!

路夜明看着她那样不禁笑了,她可能忘了,他们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

如果他是属狗的,那么她岂不是也是?真好,他们在同一年同一天出生。

人家不都说什么“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吗?她和他,

一切都是注定的吧?!几十年后,他也要牵着她的手,一起离开。

他不会先一步离开,因为这个白痴会难过,两个人,被留下的那一个,

总是会承受很多伤痛,所以,他要让她先走,他随后便到,因为他也不想承认那种痛苦。

“脸跟红苹果似的,在想什么?”

顾惜月的气势一下子化为乌有,眼神闪烁,低下了头,明显心虚了,

“没……没什么”

路夜明却不打算放过她,

“是不是想到昨天晚上我和你~”

顾惜月猛的抬起了头,愤怒的看着他,

“路夜明!”

他再说!再说下去她一定跟他没完!他跟韩心前世一定是亲戚,都一样下/流。

路夜明见她恼羞成怒了,也不逗她了,专心的看着前面开车,这丫头也是有脾气,

真把她惹毛,估计今晚会把门锁死,再推沙发箱子从里面堵住,不让他进。

这种事他深有体会,之前就发生过两次,做人嘛,就应该吃一智长一智,

这可是关乎他的“幸福”呢,还是悠着点好了。

顾惜月见他没再往下说,松了口气,如果他再说,她上哪里找地缝钻嘛?

这里又是车上。

准备继续剥板栗时,却看到,侧面的路上极速飙来一辆大卡车,而路夜明在看前面,

眼睛呆呆看着大卡车冲过来,脑袋还没有反应过来,手却快速解开安全带。

一个翻身扑到路夜明身上,紧紧抱着他,头窝他的颈部,就像平时亲密那样。

大卡车冲了过去,将小车撞翻了又翻,小车支离破碎,一瞬间,大路上烟雾气四起,

不一会儿,消防车,警车都来了,声音杂乱,响彻云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