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月为夜路明

第四十三章:悲伤的婚礼.

月为夜路明 夜语星辰 4570 2017-02-10 23:40:29

    路夜明握住顾惜月的手,脸色苍白,额头上绑着纱布,纱布上有点点的血浸出来,  

  脸上有着零零碎碎的伤口,一只手还打着石膏,可是,他没有理会。  

  就那样静静的看着病床上的顾惜月,一切来得太突然,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就发生了,她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原本是他遭遇的伤害。  

  路夜明和顾惜月是当场昏迷,当路振宇和路老爷子赶到医院时,他们已经被送进了抢救室,  

  路夜明的伤还好,除了脑补受创,左手骨折,其他没什么重伤。  

  但是顾惜月不同,肋骨断裂,车的尖利物件刺入距离心脏很近的外置,  

  左脚面临截肢的危险。  

  顾爷爷用颤抖的手签了字,这是他几十年来受到的最大的打击,就连妻子离世时,  

  他也没这么无措过,他就这么个孙女,如果连她也走了,他活着还有什么乐趣?!  

  路爷爷让直升飞机把身在国外度假的老友接了过来,他着手的手术,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九十,  

  如果连他也无能为力,那么顾丫头……  

  看着低头不语,脸色苍白的老友,他不敢再往下想。  

  经过十个小时的抢救,顾惜月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可是,她的左脚怕是终身都无法再行走了。  

  路夜明醒来知道一切后,就坐在她身边,没有离开过一步,他怕,怕她突然不见了,  

  在车上时他还在想,老了以后要让她先走,不让她承受一方离开的痛苦。  

  可是现在,他却承受着,是不是老天见不得他幸福,在他得意时,给他致命的一击,  

  他们过两天就要去巴黎拍婚纱了,他要给她一场最难忘的婚礼,一切都想好了。  

  两天了,她还是昏迷不醒,明明医生都说了,她没有生命危险,可是,  

  为什么还没醒?没有让他承受折磨?伸手抚摸着她毫无血色的脸颊,  

  “小月,订的婚期快到了,你怎么还不醒呀?是不是想让我成为众人的笑柄?”  

  沙哑而悲伤的声音,让门外准备推门而入的莫舒言顿住了,静静的看着那两个孩子,  

  眼里满是悲伤,看着她,眼睛渐渐红了,不久前,她们还坐在一起讨论去哪里拍婚纱呢。  

  才一转眼的功夫,却受伤了,还昏迷不醒,这让她怎么承受得住,这几天,  

  整个路家没有一丝生气,她就像路家里勃勃生机的太阳草。  

  小月,来醒醒吧,大家都等着你回家呢,你不是最讨厌医院了吗?怎么还躺着,  

  快起来吧。  

  这天,路夜明依旧握着她的手,却明显的感觉到她动了,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深怕错过一秒,在她睫毛动了动,慢慢睁开眼睛时,他起身吻了上去。  

  没有任何过激的举动,轻轻一吻,停顿了很久才离开,看着她,她眼球里倒映着自己邋遢的模样。  

  顾惜月有些差异,脸颊微微淡红,有些疑惑的开口,  

  “你干嘛……突然……吻我?”  

  嘴巴很干,让她说话有些艰难,可能也有点害羞成份。  

  路夜明认真的看着她,  

  “因为睡美人会爱上她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男人”  

  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倒了温水,插上吸管,递到她嘴边,  

  看着她喝水,看着她害羞闪烁的眼神,看着微红的脸颊,他终于有了‘她醒了’的意识。  

  他拿杯子放桌子上时,顾惜月看到了他打着石膏的手,担心的问道,  

  “你有没有怎么样?哪里受伤了吗?”  

  喝了水,脑袋清醒了很多,思绪也逐渐回笼了,她记得,他们遇到车祸了。  

  路夜明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摇了摇头,声音温和,  

  “我没事,白痴”  

  白痴,你怎么不关心一下自己?发生车祸时你可是承受了一切迫害,你知不知道?  

  你已经昏迷整整五天五夜了!你知不知道,你以后可能都要坐在轮椅上度过!  

  有太多的话想要训斥她,却没有一句说得出口,她就是个白痴,从来没有为自己考虑过,  

  所有的心思都在他身上,所以遇到危险时才那么奋不顾身,让他气愤。  

  让他心疼,他宁可受伤的是自己,让她也尝尝,看着心爱的人昏迷不醒苦守是什么感觉!  

  可是,他又会不忍心,又会受不得,她难过,他心里比谁都难受。  

  知道他没事,顾惜月终于松了口气,环视了一下,眉头一皱,有些可怜的看着他,  

  “我们回家好不好?我不喜欢这里”  

  她不喜欢医院,一点都不喜欢,医院代表的是死亡,离别,伤痛,折磨……一切不好的代名词,  

  她想回路家,那里以后会是他们的家,对于路家,她抗拒过。  

  可是,她既然要和路夜明在一起,那么他的家就是自己的家,而且,  

  路妈妈对自己就像亲生女儿一样好,路爷爷也想爷爷一样疼爱自己。  

  以前总会一厢情愿的以为在寄人篱下,其实,都是自己在胡思乱想,她会疏离路家,  

  路夜明是最大的原因,因为那时她以为他喜欢徐静羽,讨厌自己,又担心他会知道自己的心意。  

  所以才逃避的,可是,自从他们在一起后,路妈妈很高兴,路爷爷也是,  

  收到他送的礼物后,在和他慢慢的相处中,那些心里障碍渐渐没有了。  

  路夜明眼里闪过一丝沉痛,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过两吧,动医生确定你可以……出院了,咱们就回家”  

  他不知道如何跟她说她腿的事,她身上的伤都可以完全治好,这里是整个k城最好的医院,  

  用最好的药,最先进的技术,她可以很快出院,可是,医生说她的腿只能慢慢来。  

  爷爷的老友说,她的腿是保住了,可是以后,能正常走路的几率连百分之十都没有,  

  她左脚的胫骨几乎全碎了,一大块骨头还刺穿皮肉冒出来……  

  她能活下来已经是老天的恩赐了,只要刺进她胸口的利刃再靠近心脏一点,  

  再好的医生估计也无能为力了。  

  顾惜月没有再说什么,她的心思从来就跟敏感,路夜明那么说,肯定有什么事瞒着她,  

  只是她不会去追问,因为她知道,他一定是为了她好。  

  “我想睡了”  

  明明天还亮着,她醒来也不过一会儿,可是,就是觉得有点困了。  

  路夜明坐在她身边,摸着她的头发,  

  “困了就睡吧,我在这里守着你”  

  “你不困吗?”  

  “我不困”  

  “我想吃……板栗~”  

  “好,等你睡一觉醒来就有了”  

  “可是……它不好……剥”  

  “以后我天天给你剥”  

  “要……好…多………”  

  看着睡过去的顾惜月,路夜明面无表情,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她,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纸始终是包不住火的,她迟早都会知道,根本瞒不下去,可是,她又该怎么承受?  

  顾惜月看着自己的腿,包着纱布,看不到受了多严重的伤,可是,她却动不了,  

  那只腿居然一点知觉都没有,终于知道,为什么路妈妈,韩心她们看着自己,  

  欲言又止。  

  抬头看着站在一旁的路夜明,他眼里充满了悲伤,为什么?为什么用那样的眼神,  

  我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我的腿……只是受伤了,过几天就会好的。  

  你们别大惊小怪的好不好?看向他旁边的韩心,她的话平时不是最多的吗?  

  怎么今天却沉默不语了?韩心你说话呀!告诉我,我的腿没事。  

  你们为什么一个二个都不说话?是怕我承受不住,还是真相确实那么的残忍?  

  看着路夜明,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我是不是再也站不起来了?”  

  路夜明来到她旁边坐下,看着她,握上她的手,  

  “小月你相不相信我?”  

  顾惜月点了点头,  

  “嗯,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  

  路夜明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会好的,医生说慢慢医疗,你会恢复像以前那样的”  

  他说谎了,心里满满的苦涩和痛苦,他却全力掩藏,不让她看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顾惜月点了点头,靠进他的怀里,他说可以就一定可以的,她相信他,  

  他虽然脾气有时候很坏,嘴也说话不好听,可是,这一刻,她选择相信他。  

  因为……这是她和大家都想要的。  

  穿着洁白的婚纱,坐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美丽动人的自己,她有些不敢相信,  

  终于知道为什么女人都喜欢穿婚纱了,因为在这一天,是一个女人最美的时刻。  

  看着镜子里韩心,她今天也很漂亮,伴娘就她一个,但是,足够了。  

  “为什么要那么急?可以以后再结的呀”  

  他们的伤都刚刚好没多久,路夜明就开始举办婚礼,这对她来说太快了,  

  可是,熬不过他的软磨硬泡,她还是点头答应了。  

  今天来参加婚礼的人并不多,他们原本订的婚期因为出意外的事早就过了,  

  今天来的,不过是高中同学,彼此的大学同学,还有一些亲戚。  

  路夜明决定得太过仓促,根本来不及通知很多人,他们甚至连婚纱都没来得及拍,  

  就随便合照了几张,他说,以后一定补偿她。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那么想结婚,问他,他却说‘我们本来就是要结婚的,现在照旧而已’  

  真的只是这样吗?也可以明年嘛,干嘛那么急?!  

  韩心蹲下,有些心疼的摸着她的脸颊,宽慰道,  

  “结婚是好事,你不是喜欢他很久了吗?小月,别想太多,你会幸福的”  

  她知道路夜明为什么那么急着和她结婚,出车祸后,她太过沉寂了,让人担心,  

  很多事,她都喜欢埋在心里,为了不然别人担心,故作坚强。  

  她曾经有过抑郁症,虽然医生说她好了,可是,并不能是百分之百,现在,  

  担心那颗种子又开始在她心里出现,加上她腿的事,怕会更严重。  

  路夜明想以丈夫的身份给她安全,有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守着她,她能猜到的,  

  也只有这些,路夜明的心思太过缜密,她从来没有真正看透过。  

  顾惜月点点头,  

  “嗯”  

  婚礼开始了,音乐慢慢响了起来,路夜明站在那里,看着他的新娘慢慢向他而来,  

  她很漂亮,在他心里,她一直都是如此,手里拿着捧花,看着他。  

  顾惜月是戴着手套的,只有她自己知道,手心早已出汗,看着越来越近的路夜明,  

  他很英俊,穿着白色西装的他,更加的迷人,这样的他,能让所有女孩子疯狂吧。  

  “爷爷”  

  除了爷爷她没有任何的亲人,爷爷推着轮椅,要把她交给她爱而且也爱她的人。  

  顾爷爷低头看着她,和蔼的说道,  

  “小月,做自己想做的事,爷爷永远支持你”  

  终于,来到了他的身边,神父在他们面前,说些电视上那样的台词,这一切,  

  都像梦一样,他们选的是西式婚礼,有教堂,有神父……  

  只有过了今天,她就是路夜明的妻子了,他们可以在一起,一辈子,如神父念的,  

  没有任何困难阻碍能让他们分开,无论贫穷还是富贵,他们都要牵手度过。  

  神父念完,对着顾惜月认真的问道,  

  “顾惜月小姐,你愿意嫁路夜明先生为妻吗?”  

  顾惜月没有回答,全场寂静了,大家都在等她开口。  

  路夜明没有逼她,站在她身边,看着她,小月,你的答案呢?  

  婚礼,我们早就说好了的,不是吗?  

  我们都知道,彼此就是自己要相守一生的人,难道一场车祸就改变了这一切吗?  

  沉默了许久,顾惜月终于看向了路夜明,  

  “不愿意”  

  声音不大,但是教堂太过安静,所以大家都清晰的听到了。  

  她没有在说什么,推着轮椅,转身便走,没有丝毫留恋。  

  路夜明快步来到她面前,握住她的手,蹲下与她平视,  

  “为什么?”  

  给我个不答应的理由。  

  顾惜月看着,  

  “还记得那场订婚宴,当时我也问你为什么?记得你说了什么吗?‘对不起’,现在,我也只能拿当初你给我的话还给你”  

  顾爷爷这时走了过来,帮她推着轮椅。  

  顾惜月推开他的手,  

  “路夜明,对不起”  

  看了爷爷一眼,顾爷爷会意,推着她离开了,路夜明看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  

  没有追去,他终于明白当初自己抛下她,她看着自己离开是怎样的心情了。  

  周围窃窃私语的声音他仿佛没有听到,就这样静静看着她消失的道路,  

  他以为,顾惜月只是被他突然的举动吓到了,他承认,这婚礼是太急促。  

  因为他怕,怕会失去她。  

  韩心突然走了出来,用力拍他的肩膀,吼道,  

  “发什么呆呀!?还不快追!你就不怕她像你当年一样消失呀!”  

  路夜明终于回过神来,快速跑了出去,是啊,当年他就是在对她说了那三个字后离开的,  

  那她呢?不!不会的,他的小月不会那么狠心抛下他的。  

  如果她真的觉得结婚太急了,那他可以等,听她的,她想什么时候结就什么时候结,  

  只要她在自己身边就好。  

  可是,他还是晚了一步,当他寻遍整个K城都没有找到时,才醒悟过来,  

  她是真的离开了,没有任何的踪迹,即使后来他掌握了所有权势。  

  成为K城的主人,俯首整个城市,用了很多方法,还是没有打探到她任何的消息,  

  她和顾爷爷,就那样凭空消失了,一起消失的,还有穆枫林。  

  他知道,那次抛下她,让她苦等了两年,现在,轮到他来等她回来了,  

  可是,他等了她四年,也没见她回来。  

  他知道,她需要时间,他给,他愿意等,因为这是他欠她的。可是,  

  她给他的惩罚是她曾经的两倍,这还不够吗?她还是不愿意,在他耐心用尽,  

  准备拉她一起进地狱时,收到了穆枫林的一条短信。  

  [后天,到机场接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