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月为夜路明

第四章:最难受的事莫过于晕机!

月为夜路明 夜语星辰 5614 2016-07-26 23:43:22

  顾惜月站在飞机场大厅里,看着人来人往的出入口,不禁有些愣住了,

这是她第二次看见飞机场大厅,第一次是坐飞机来K城时。

本来到达K时应该会看见一次的,可惜的是她那时已经昏过去了,再次看到,还是有些震撼。

这里的人很多,有些还是书籍里说的外国人,

隐隐约约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

可是除了国语和英语,别的什么也听不懂,英语也只是略微懂。

路夜明坐在椅子上等待着,抬头看了一眼呆呆站着的顾惜月,她眼里的惊讶让他觉得无知,

逼视的看了她一眼后,打开手机,戴上耳机,闭上眼睛,无视这里的一切。

一旁的李管家轻笑了,伸手拍了拍顾惜月的肩膀,将手里的包包给她斜肩挎上。

“你要的东西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别紧张,多坐几次就习惯了”

顾惜月回过神来,看着温和的李管家,

点了点头,她确实很紧张,有种想跟他回去的冲动,

可是她知道,如果她真的要适应这里的生活,这些普通的交通工具她必须要克服!

在路夜明旁边坐下,环视了一下四周,有依依不舍的离别客,也有相见欢的亲朋,

突然想起那天爷爷送她离开的场景,他是那么的不舍,因为他们就是彼此唯一的亲人。

其实她一直很奇怪,那里是爷爷的故乡,是她生长的地方,为什么会没有他们的亲戚呢?

虽然比此……

顾惜月嘴角微微上扬,一种怀念的情愫在她眼底蔓延。

那里的人就像一家人,虽然贫穷,没有任何的文化,但是,来到这里后她才发现,

原来故乡的人都那么好,他们从来不谈交情好与坏,你家有困难,都会出手。

当然了,有时候为了一点彩礼钱会争吵半天,也会因为你家牛吃了我家秧苗而闹上门,

更会因为你家娃欺负我家娃而上门理论,但是……当到了收割的季节,

那些争吵与不快似乎都过眼云烟了,你帮我家收割,我借马儿给你驮运………

“your attention please the…………”

机场广播响起,路夜明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停住,回头,看见那丫头居然早已魂游天外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冷冷的说道,

“走了”

说完转身便朝登陆口走去。

顾惜月回过神来,呆懵的站起身来,左右看了一下,管家伯伯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还真是失败呀!拉起一旁的行李箱,急忙跟了过去。

坐在位置上,顾惜月心里开始犯闷了,伸手抚了抚自己的胸口,告诉自己:

这只是心里作用而已,不就是坐个飞机嘛,不用担心,睡一觉醒来就到达目的地了,没事~没事。

扭头看向一旁路夜明,见他拿起杂志看了起来,完全一副不想和她说话的样子。

本来想和他说话的,也只能作罢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知道他虽然不乖,好惹是非,

但是呢?也算是个好人吧,因为他会帮她把头发从怪机器里拉出来,

她用擀面棍……不对,

是棒球棍打了他,他也没有报复她,这样的他,是个好人,

最起码她是这样认为的。

打开自己的包包,把里面的手机拿了出来,再三确定关机的,放回包包里,扭头看向他,

“你的手机关机了吗?一定要关机的,不然飞机会坠毁的,到时候我们都会死的”

来机场的路上,管家伯伯就再三嘱咐着一些该注意的事项,就怕她一不小心犯错,

虽然她不知道手机和飞机有什么关系,但是既然管家伯伯都那么说了,一定有他的理由的。

路夜明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就怕他一不小心忘记关机了,到时候怎么办?

路夜明继续看手里的杂志,没有理会她。

顾惜月皱了皱眉,怀疑是不是自己太小声,或是他看得太专心了,所有没听见,

身体往他那边挪了挪,再次说道,

“你的手机关机了吗?”

路夜明“啪”的一声合上了杂志,扭头看着她,眼里有着微微的怒气,厉声威胁道,

“再说一句我就把你嘴巴缝起来”

顾惜月微微一怔,缓缓低下了头,就像一个做错事,被长辈批评的孩子,轻声道,

“我…我只是……只是…”

怕你忘了关机而已,管家伯伯说那是很严重的。

如果她顶嘴,路夜明便可以有了责备她的理由,

可是现在,她这副模样,

他的怒气也就焉了,继续看着自己的杂志,半晌没听见动静,瞥了她一眼,

还是那副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极其不情愿的说道,

“进来时安全检测员不是把我们的手机都关了吗?”

这笨蛋,所有人在进入机舱里前,工作人员都会把他们的手机关机,且再三确定,

她的手机刚才就是被员工关机的,现在居然问这白痴的问题,果然是外星人。

顾惜月一听,猛然的抬起了头,一副恍然大悟的看着他,

“是哦!”

路夜明向她投了个卫生球般的眼神,放下杂志,戴上眼罩,睡觉。

顾惜月见他不理自己,嘟了嘟嘴,坐正,把包包对于她最最最重要的东西拿了出来,

“得咧,当我自讨没趣行了吧”

在心里暗暗的嘀咕着:顾惜月呀顾惜月,看到没,这就是你自作多情、多管闲事的下场,

被讽刺了吧,被鄙视了吧,活该呀你,看你以后还会不会拿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

“这位小姐你没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儿,一会儿就好了”

“………”

路夜明睡得迷迷糊糊的,身旁隐隐约约的传来说话的声音,皱眉扭过身,准备继续睡觉,

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轻轻拍了拍,便有些火大了,掀开眼罩,气愤的吼道,

“找死呀!?”

年轻的空姐被吓了一跳,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她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小伙子脾气居然那么大。

但她很快便镇定下来,双手身前垂下相握,微微弯了一下腰,平和的说道,

“不好意思打扰了,与你同行的女士好像不适?你看一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路夜明无奈的转过身,看向顾惜月,早知道他自己来不就行了,真是个麻烦精!

可是看到顾惜月后,他微微愣了一下。

只见她身体斜靠着座椅,双眼紧闭,一只手抚在自己的胸口处,最让人疑惑的是,

她脸上贴满了晕车贴,额头、两边脸颊,甚至连下巴都被裹得严严实实的。

路夜明伸手拍了拍她贴满晕车贴的连,

“喂!你没事儿吧!?”

顾惜月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到是路夜明,有气无力的伸手扯上他的衣服,柔弱的说道,

“我……难受……”

对于这个世界的交通工具她是真的不敢恭维了,她已经尽力适应了,可是………可是,

还是好难受,从故乡到k城的时候,她就已经去地狱游一圈了。

之前那一次没有准备,她认栽了,可是这一次,她去药店的时候,那店长明明再三保证,只要贴着它,不管是飞机,

还是火车,可以随便坐,多久都不会有眩晕的感觉,为了效果更好,她还多贴了几张,可是,还是好难受啊!!!

路夜明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真的很想不管她,可是,手不由自主的伸了过去,

轻轻撕她脸上的贴子,嘴里念道,

“顾惜月你就是个麻烦精!!”

顾惜月见他要撕了自己的救命稻草,急忙伸手阻止,

“不行,我已经够难受的了,没有这个的话,我会死的”

看着紧揪住自己的手,路夜明瞪着她,狠狠的说道,

“放手!”

顾惜月见他生气了,便有些胆怯了,声音小小的,

“可是…………可是…”

“别让我再说第三遍,放手!”

顾惜月轻轻放开了自己的手,任由他撕掉脸上的晕车贴,不过,

“你能不能下手轻一点呀?好痛”

路夜明看着她,眼睛微红,软弱无力的样子,讽刺道,

“活该!”

虽然他这么说,但是手的力道还是收了不少,也许,是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愉悦了他吧。

把她脸上的东西全部撕掉后,扭头对还站在那里的空姐说道,

“给我一杯水和两片晕机的药”

空姐微微一弯腰,亲和的说道,

“好的请稍等”

说完转过身便离开了。

路夜明将药放到她手里,

“吃了”

顾惜月虽然有些犹豫,还是放到了嘴巴里,不由的皱着眉头,这药太苦了!

旁边的人及时递过来了一杯水,她接过来仰头便“咕噜咕噜”的喝了下去。

将杯子递过去,看着他,

“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路夜明拿着杯子的手顿了一刻,反手给了空姐,看着她苍白的脸,眼里真诚的感激,

让他有些不自在起来,也许,是因为她无心的话,也许,是因为她是第一个真心和自己说谢谢的人。

从衣兜里拿出来耳机给她戴上,将东西放到她手里,

“睡觉吧,醒来就差不多到了”

顾惜月看着手里的东西,眉头一皱,疑惑的问他,

“这是什么?功能和手机一样吗?”

路夜明无奈的解释道,

“这是MP3,只能听音乐,不会造成飞机坠毁的”

顾惜月一副原来如此的恍然,

“哦,那~”

“别啰嗦了,睡觉!!”

路夜明不想再和她说一些白痴的话了,直接下命令。

顾惜月见他又要生气了,急忙闭上了眼睛,侧过身,

“我已经睡着了”

顾惜月拖着行李箱慢悠悠的跟在路夜明的身后,虽然已经下飞机了,可是那股眩晕的感觉在停留在心里,真是受罪呀!

头晕乎乎的,看着前面的身影,她很想开口问他能不能休息下再走,她心里闷得厉害,想吐。

可是,她还是不好意思开口,因为,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是累赘,是麻烦,

如果他一生气把她丢在这里,那她该怎么办?

顾惜月摇了摇头,努力压抑着心里的郁闷感,再忍忍,很快就会到了。

站在路边,等待着前来接应的车,顾惜月缓缓蹲下来,心想这样可能会好受一点,

她是真的不想再坐车了,可是………可是…,

“车来了,走吧”

路夜明来到她旁边,淡淡的看着她,眼里有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情绪,

他从来就不知道晕机是什么感觉,看她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晕车真的有那么难受吗?

顾惜月抬起了头看着他,努力裂开嘴,

“好”

这淡淡而极为勉强的笑,比哭还难看好几倍。

她慢慢站了起来,可是就在站定的一瞬间,身体缓缓倒了下去。

路夜明手疾眼快地抱住了她,伸手拍了拍她的脸,

“喂!你醒醒?”

紧闭的眼睛透露着主人已经昏迷了,路夜明看着她苍白毫无血色的脸,

打横抱了起来,大步前面的车走去,咬牙切齿的嘀咕着,

“顾惜月你果然就是个麻烦精!!”

顾惜月慢慢睁开了眼睛,缓缓坐了起来,下意识的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头,

昏昏沉沉的,心里还余留着那股闷闷的感觉,晕机的感觉真不是人受的呀!

清醒了一点后,环视了一下四周,很大的房间,看着就很豪华,但是,因为陌生让她有些怯意。

掀开被子,穿上早已准备好的拖鞋,确定这屋里没人后,向大门走去。

门一打开,便有人迎了上来,恭敬的行礼,

“顾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顾惜月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摇了摇头,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

“那个,路夜明呢?”

他不会真嫌她是麻烦,丢下她自己走了吧?!千万不要啊!

“路先生有事出去了,说是你醒了就做自己的事,他晚一点回来”

顾惜月一听,悬挂的心终于掉了下来,看着眼前的员工微笑道,

“我知道了,谢谢………呃………请问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呀?”

服务员见她似乎比那位板着脸的路先生好相处的样子,便放松了些,平和的看着她,

“这里是至尊卡檷,本来路先生的朋友要接他去他们那里住的,可是路先生似乎只停留两三天,便在此居住了”

顾惜月了然的点了点头,低头嘀咕着,

“原来这里是酒店呀,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去亲戚家住,反而住酒店呢?真是浪费钱…”

服务员见她低头小声的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便关切的,疑惑的瞅着她,

“顾小姐在说什么?”

顾惜月一听,顿了一下,尴尬的轻笑了,

“呵呵~~没说什么,我没什么事,你去忙你的吧”

无服务礼貌的弯了一下腰,

“那我先下去了,路先生回来时我再通知您”

顾惜月看着她离开后,自己转身进屋关上了门,靠在门上,有些疑惑起来了,

“路夜明才十四岁耶,她们干嘛叫他‘先生’呀?感觉好老哦”

顾惜月在房间里左等右等还是不见路夜明回来,打开手机一看,

一下子从穿上騰了起来,

“都这么晚了,难怪肚子都开始抗议了”

犹豫了一下,打开行李箱拿出来一件外套穿上,既然他不来那就不用等啦,再等下去不饿死才怪,

关上门抽出房卡。

才走了几步,一个外国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看见她十分激动,

就像饿急了的狗一下子看见了肉包子,又好像迷路了很久的人突然看见了村子。

顾惜月有些防备的退后一步,走廊里居然没有人,如果她要干什么坏事的话,

她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外国人捂住自己的肚子,急忙开口问道,

“hello,may I ask you where's the head,please?”

顾惜月瞬间傻眼了,虽然她的英文不是特别好,可是简单的她还是懂的,

这个外国人是不是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呀!

————你好,请问头在哪里?

————头当然是在你头上了!

顾惜月向后退了两步,心里想的是,此刻,要么就是她遇到精神了,

要么就是遇到了诡异事件,以前她从来就不相信鬼怪之说。

可是来到K城后,有一次无意中看了部《咒怨》,

她明知道这个世界讲究的是科学,那些子虚乌有的东西根本不可信,

可是,心里还是会不自觉的产生害怕,尤其是夜里。

如果不开着灯的话,她根本睡不着,身体撅在被子里,脑袋里总会浮现出电影里面的画面,

不管怎样告诉自己,那些不是真的,不要再想了,可是,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绪。

顾惜月微微颤抖的看着他,喉咙不由自主的哽咽了一下,

缓缓抬起手,指着她的头,

“it's on your head…………”

这次轮到对方愣住了,诧异却又木嘛的看着顾惜月,仿佛刚才的急忙已经忘却了。

顾惜月被她盯得心里开始发毛,眼神不停的闪烁,在犹豫要不要拔腿就跑,

在她下定决心时,一只手搭上她的肩膀,拢着往一边站。

一只手比了个方向

“Go through this way and there is a destination broad(往这边走,那里有个指示牌)”

外国人回过神来,低头向指路的少年说了声

“thank you”

用奇怪的眼神看了顾惜月一眼,便急忙向目标跑去。

直到人影消失,顾惜月才拉了拉旁边人的衣角,一脸疑惑且怯怯的问他,

“路夜明~刚才那个外国人干嘛问头在哪里呀?害我以为遇到灵异事件了呢!”

路夜明以‘你果然是白痴’的眼神看着她,无奈的解释道,

“她是问洗手间在哪里?你个白痴!”

说完不再理她自己往房间走去,白痴也得有个限度呀,看来,

这个外星人是无下限的,把他认为白痴的底线都给冲破了,还真是行啊!

顾惜月完全呆住了,

——洗手间在哪里?

——在你头上!

顾惜月回过神来后急忙追了上去,来到正在打房卡的路夜明旁边,

“不是toilet吗?怎么变成head了?”

嘀的一声门开了,路夜明没有看她,直接走了进去,

“你们老师没说过口语化和书面化是有区别的吗?”

顾惜月没有回答,嘟了嘟嘴,跟着走了进去,她没有告诉路夜明,

她们那里的教学质量和这里完全不一样,她们每天除了读书还要放牛,割马草……

用来学习的时间不是很多,书面上的知识也没有这里的多样化,

本来她们那里是不可能有什么英语老师的,因为没有薪水,那些教书老师全是村子里有点学识的人罢了。

有一年,突然来了个阿姨,很漂亮的阿姨,她和爷爷好像是认识很久了的,不知道为什么?

她留了下来,并在村子教书,她会说她们不懂的语言,知道很多很多她们听都没听过的事。

她的教学方法很奇怪,但是大家都乐意接受,

为了不让爷爷失望,

她非常认真的学习,而那个阿姨和爷爷是旧识,对她也特别好,

教了她很多东西,英语这东西对她来说太难了。

即使她付出了所有的努力,也才懂一点而已,所以,口语化?她不懂也是情理之中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