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恋尘杀手

第30章:不让悲剧重演

恋尘杀手 H先生 2357 2015-12-17 18:03:33

    林隐回坐到床上,他现在虽然十分的疲惫但他不能躺下,在没有逃离这座城市这前他一刻也不能放松警惕。  

  “等拿到钱就去找世界上最好的脑科医生回去,也不知道小芝最近的病情怎么样了。”林隐暗暗的想着。突然,一阵的破风声从屋外传来,林隐精神为之一震,一种不详的直觉升上心头。林隐飞速的跳上衣柜,然后平躺在了上面。  

  “吱嘎……”房门被轻轻的推开,接着,林隐便看到了两个身穿黑衣的外国男子举着枪小心翼翼的进入了房间之中。  

  那两个男人环视了四周,并没有发现有人,于是便大胆了起来,其中一个走到床边捡起林隐的衣服道:“他果然受了伤,应该离开没多久,我们追。”那个人说着就要离开,林隐也略松了一口气,可是让他不想看到的事还是来了。  

  维拉手提着两袋东西神情落寞的走了进来,完全没有发现房间之中的异样。那两个黑衣男人突然发现有人进来精神为之一震,还没等维拉进屋其中一个身子一闪便到了维拉的身后,用手臂掐住了维拉的脖子。  

  林隐躲在衣柜上面,他想跳下去救可是已经做不到了,如果没有受伤他解决掉这两个人还是轻而易举的,可现在以他的情况最多能解决一个,而另一个可能就会要了他的命,在权衡了片刻,林隐打算静观其变寻找机会。  

  “与你在一起的那个人现在在哪儿?”制往维拉的那人冷冷的在她的耳边道。  

  “你们是谁,我根本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维拉气愤的道。  

  “别给我装糊涂,你看这是什么?”另一个黑衣人丢过一件带满鲜血的衣服冷声道。  

  维拉见无法欺骗到他们,心中暗自庆幸林隐的不辞而别同时也失落万分。  

  “他最终还是把我当成一颗顺手舍得的石子给扔出去了,也不知道在他在看到又一个新增的伤口时会不会想到曾经有一个看遍了他的身体的女孩呢!”维拉苦笑着暗想到,一时之间竟然心若死灰,突然想,就这么死了也好吧,可是在她心里还是留下了深深的遗憾,她没能真正的看他一眼。  

  维拉闭上了眼睛,面色很沉静,她淡淡的道:“不知道。”  

  “既然你不知道,那可以去见上帝了。”掐住维拉的那个黑衣人恶狠狠的就要扣动手枪的扳机。  

  “啪……”就在那人将要动作之时屋顶上那明亮的灯突然爆开,就在这灯光熄灭之际林隐从衣柜上一跃而下,双膝直压一个黑衣人而来。  

  “啊!”那黑衣人那受得了林隐直下而来的冲击力,惨呼一声当场倒地,就在林隐落地的那一刻,“砰!”一声枪响打破了这片安静的住宅区域。  

  维拉见林隐没有离开欣喜若狂,在她趁黑衣人开枪的那一刻猛的一向身一拐挣脱了那人的控制,她不顾身后的危险纵身一跃跳到林隐的身边想要去看林隐的情况。  

  “砰!”又是一声枪响。  

  “小心……!!”就在枪响之际维拉大叫着一跃扑倒在了林隐的身上。  

  “砰”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可这一声枪响不再是那黑衣人开的,就在维拉扑身为林隐挡住子弹的那一刻林隐从地上拣起了被他击倒那人的枪,然后一枪贯穿了那人的眉心。  

  “我,我以为你走了,没想到你还在,真好!”维拉扒在林隐的身上,看着林隐那深邃的眼神一抹笑意爬上嘴角,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美,似乎那一枪根本没有伤着她,可是,她渐弱的声音分明告诉林隐,她受了很重的伤。  

  “什么也别说,我这就带你离开!”林隐说着,也不管那刚包扎没多久的伤口带来的痛,他抱起维拉就住屋外冲去。  

  维拉躺在林隐的怀里,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到好安全,曾经两度以为就要死了,可就在最为关键的时候他总是能及时的出现。  

  “现在,我为你受了伤你就不会抛下我独自离开了吧,如果,如果过了今夜我还活着,我一定不会成为你的拖累,我要跟你学武行走天涯,那一定会很美吧!”维拉在心里默默的想着,不知不觉的慢慢闭上了双眼,模糊之中,她似乎隐约的听到他在喊:“维拉,维拉,你一定要坚持住,听到没有!”  

  维拉恍惚中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可是她的脑袋渐渐的不好使了,就那么的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砰!”林隐一脚踹开了一家规模还算不小的私人论据。  

  “医生,快,这个病人有危险,立马手术。”林隐急匆匆的对一个刚要脱下白大褂的医生道。  

  “先生,对不起,我们现在下班了,这里是私人诊所,如果有急诊还麻烦你到大医院救治。”那医生还算客气的说道。  

  可林隐现在那有心思去客气,他抱着维拉两步走到那医生的面前,两眼凶光毕露,一股滔天的杀意顿时笼罩那医生的全身,吓得他两腿打颤。  

  “治还是不治?”林隐声音很冰冷,无从抗拒。在此之前,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收敛了那种气息,今天,他不想再让悲剧重演,曾经,他也是这般的抱着一个生命垂危的女孩到过一家私人诊所,也就是听了那医生的一句话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因此,他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  

  在亲手埋葬了她之后他带着无尽的恨意来到了那家私人诊所残忍的将那名医生给杀掉了。这些年来,林隐不止一次次的问自己,到底是对是错了,那医生不该死,他的清兮也不该死,该死的应该是自己,因为自己的优柔寡断。今天,林隐绝不允许自己再犯错。  

  “治,我治!”那医生连忙点头答应道。  

  “那好,快点带路!”林隐冷冷的道。  

  “是,请问这个姑娘因何而受伤?”那医生一边走着一边问道。  

  “枪伤!”林隐淡淡的答道。  

  “枪,枪伤?”那医生听到枪伤两个字身体明显一怔,他更加的害怕起眼前的这个年青人来。  

  “枪,枪伤,我需要叫两个助手来帮助!”那医生颤抖着声音道。  

  “不需要,我只借你们的仪器一用,你打我下手。”林隐再次冷冷的道。  

  “什么?你……”  

  “怎么?不行?”林隐语气里的杀机再现打断了医生的疑问。  

  “不,不,可以!”那医生连连改口道。  

  “那好,如果我发现在操作过程中你与外界有任何联系,我保证让取下你的五脏六腑作标本。”林隐看穿了这名医生的心思,像看死人一般的看了这个医生一眼。  

  那医生刚升起的想法突然被林隐道破,不自觉和浑身一哆嗦,连连点头道:“不会,不会,我敢保证不会有人知道您在这里,请往里走,这间就是手术室了。”那医生谄媚的引着路道。  

  手术室的门被缓缓打开,林隐一看心中一喜,因为这儿的设施比他想象的要好上很多,那样手术成功的机率就大大的增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