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恋尘杀手

第31章:识破真身

恋尘杀手 H先生 2332 2015-12-18 14:07:56

    林隐小心翼翼的将维拉平放在手术台上,然后快速的准备好手术要用的器具,在那名医生惊讶不已的注视下果断的出刀,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林隐便将那颗深深打入维拉手背的子弹给取了出来。  

  “这,这怎么可能?这个女孩虽然不是伤到了要害,但也绝对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将弹头取出的呀,这个年青人的医术实在是了得啊!”那医生在一旁看得暗自咋舌,对林隐的那一稳而准的手法佩服不已。可他那知道,这是林隐在多次与死亡擦肩而过学来的,他要是知道,林隐能在不用麻醉济的情况下为自己开刀不知道会不会惊得掉下下巴。  

  “将你们最好的疗伤药拿来,快点!”林隐做完手术并没有坐下休息一刻片急忙对那发呆的医生道。  

  “是,是,我们手术室内就配有最好的疗伤药济,我去给您拿来。”那医生刚被林隐给折服此刻对他的话是言计从听,不一会儿便拿回来一袋子药品。  

  林隐满意的点了点头对那医生道:“很好,今天我没带现金,如果有机会我会回来,绝不会亏待你的。”  

  “先生您说那里话,今天有幸看到先生那一手出神入化的手法此生已是无憾了,这些绝口就当我孝敬您的吧!”那医生恭敬的道。  

  林隐没有与这个医生客气,转而走向手术台就要抱起维拉,他可不敢在这里多停留一刻。可他这一个举动却把那个医生给吓了一跳,他急道:“先生,你位小姐刚做完手术可不能动啊!”  

  “这个你放心,我将这些药品给拿走了,后会有期!”林隐淡淡的说着便轻轻的抱起了维拉。  

  那医生还想说些什么,但立马想到了眼前这个年青人可能正遭遇到追杀便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就那么的满脸佩服的望着林隐的背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没过多久,一群黑衣人冲进了这家私人诊所,在弄得整个医院鸡飞狗跳之后便气急败坏的四散离开,而此时的林隐早已飞奔到了十里地之外的郊区,这里人烟稀少视野开阔,林隐找了一家民宅便走了进去。  

  “请问有人在吗?”林隐在屋外叫了两声见没有回应便推门而入,一股霉臭气息便扑鼻而来,这是一间被闲置了很久的木屋。  

  林隐走上二楼,稍微的清理了一下床铺便将维拉轻轻的放在了床上。  

  林隐轻轻的将维拉平放在床上,然后将那从医院带来的药慢慢的注入了她的体内,林隐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推开窗户,夜色渐浓,月亮慢慢的从天际升起,不算太圆但却非常的明亮。林隐站在窗前眉头微蹙,他没想到此番任务竟是这般的曲折,与他预想的大不一样。  

  “也不知道小芝最近怎么样了,病情该不会恶化吧!等维拉好些了我就去给你找最好的医生,最多半月就能回去的。”林隐看着远方,思绪乱飞,那种有牵挂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让他心喜也让他忧。良久,良久,林隐都没有动一下。此时,他却不知道床上那个女子此时睁开了双眼正安静的,出神的望着他的背影。  

  轻叹一声,林隐转过身想去看掉瓶是否走完,便见维拉正看着他,不禁一喜道:“你醒了!”  

  “嗯,是你救了我,可你身上的伤势怎么样了?”维拉担心的道。  

  “嘿嘿……你还顾我,先养好自己再说吧!”林隐苦笑道。  

  “我们这是在哪儿?那些人还在追杀我们吗?”维拉好奇的四处望了望,发现这是一处废弃的木屋不禁一惊。  

  “郊区的一处废弃的木屋,放心吧,这儿很安全,饿了吗?我去给你找点吃的。”林隐答道。  

  “不饿,就是后背很痛。”维拉皱眉道。  

  “子弹打进了你的肩胛骨,我已经帮你取出来了,过不了几天就会好的,先忍忍,如果不舒服就侧下身子。”说着林隐便扶着维拉转了个身。  

  维拉感受着从林隐双手传来的轻柔抚摸,一股说不出的舒服感就传遍了全身,似乎那阵阵传来的疼痛感也奇迹般瞬间消失了。  

  “这样好多了。”维拉道,突然维拉动了动那有些惨白的嘴唇最终又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四海为家,每到一个地方就起一个名字,这个不重要了。”林隐不想回答,其实,他是不想与维拉有过多的纠缠,在他看来,如今他做到这一步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维拉见林隐不想回答她的问题,心突然很很的绞痛了下,一股无法化去的悲伤化作万千刺芒扎进了四肢百骸。随即,一种无法言语的愤怒从心底升起,她不顾一切的想要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她想就那么的死在他的面前,只有那样,也许他才正眼看上她一眼。  

  “你做什么?”林隐大惊,连忙跑上前去一把压住维拉呵道。  

  “你知道吗?我想起来了,在我中弹昏迷的那一刻我听见了你叫我的名字,你是认识我的对不对?我也一定见过你的对不对?”维拉哭着哀怨的问道。林隐表情很是难看,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我可以为你去挡子弹,我可以为你去死,可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我算什么呀?”维拉越说越觉得委屈,眼泪就那么的无声的流过那苍白的脸颊。林隐还是一句话也没说,就那么的愣在那儿。  

  “我想看看你真实的脸,那怕你立刻杀了我灭口我也愿意!”维拉无力的伸出那纤长的玉手想要去抚摸林隐的面庞,可是林隐站在她手不能及的地方,她就那么的伸着,满脸的泪水。  

  林隐眼眶有些湿润,终究还是心软了,他缓缓的上前,轻轻的握住维拉的小手。  

  “该死的!”林隐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也不知道是骂谁。维拉笑了,很甜,很美。  

  “我就知道哥哥是个好人!”维拉突然说道。  

  “该死的!我讨厌女人叫我哥哥!”林隐又在心中狠狠的骂着,嘴上却连忙说道:“别叫我哥哥,我叫林隐!”  

  “林隐,嗯,就叫你林隐哥哥好了。”维拉像是自言自语的道。  

  “都说了,我讨厌别人叫我哥哥!”林隐毫不客气的道。  

  维拉听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得更欢了,似乎找到了一种报复的手段让她无比的兴奋。  

  “就要叫你林隐哥哥,你杀了我呀,哼!”维拉把头一仰冷哼一声道,与刚才的心若死灰判若两人,看得林隐一阵的郁闷,只得在心里暗自感叹女人心海底针。  

  “林隐哥哥,我想看看你的脸好么?”维拉突然收起了笑容,一脸的认真道。  

  林隐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没有答理她。  

  “好不好么?”维拉撒起娇来,这让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林隐还是不为所动。  

  “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天那个拉小提琴的。”维拉像突然发现了什么激动的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