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恋尘杀手

第20章:审查

恋尘杀手 H先生 2506 2015-12-06 13:15:36

    傍晚,林隐下楼装备找些吃的,在路过一处巷道时他感觉到了身后时不时的有几人跟踪他。林隐嘴角微微上仰轻声嘀咕道:“哼,没想到这么快就上勾了,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说完林隐往一处僻静之地走去。  

  “将身上的钱全都给我拿出来!”  

  突然,一把刀抵在了林隐的背心,同时一声低喝声从林隐身后传来。林隐听到这个声音装作很害怕样举起双手道:“大,大哥,你无把刀放下,我这就给你钱!”  

  “少他妈给老子费话,快点!”林隐身后那人说罢又加了些力度,刀子已划破了他的衣服到达了他的背心。  

  “这群家伙看来是想动真格试我的底细了,你爷且是那么好骗的!”林隐在心里暗自冷哼道,与此同时将身上的钱全都拿了出来。  

  “就这么一点?”这时从林隐身后走出来一个人一把抢过他手中的钱问道。  

  “对,就,就带了这么多。”林隐害怕的回道。  

  “别跟他费话,快搜!”用刀子抵着林隐后背的人开口道。  

  “如果我搜出了值钱的东西你就死定了!”林隐眼前那人恶狠狠的道。  

  林隐装作一动不敢动的样子哀求道:“两位大哥,我身上真的没有带钱,求求你放过我吧!”  

  “哈哈……放了你?笑话,给我搜!”林隐身后那人讥笑道。  

  搜了一阵,两人在林隐身上没有搜出任何值钱的东西便有些恼怒了。  

  “真他妈的倒霉遇到了一个穷光蛋,害得老子在你身上花了这么长时间,经我狠狠的打一顿解气。”  

  林隐身后那人将刀柄反过来狠狠的在他后背敲了一下,林隐没有反抗,惨叫一声蹲倒在地哀求道:“两位大哥行行好,要不我回去给你们拿来。”  

  “妈的,当老子是傻子啊,继续经我狠狠的打!”说着两人又是一阵装拳打脚路踢。  

  林隐双手抱头,一边大声求救一边痛呼不止,装得很是逼真。林隐在感叹约翰络斯毒辣的同时心里暗自庆幸从小就学武术,这点伤痛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如果真的换作普通人估计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  

  那两人见林隐口鼻都来了鲜血也不见有半点反抗,与胆小怕事的普通人无异便不再试探,正在这个时候巷子里也传来一阵的脚步与人声,那两人见势便向巷子深处跑去。见那两人走远林隐还躺在地上哀嚎不止,因为他能知道到暗中还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接下来的举动。  

  “先生,你怎么了?”这时有人靠近见林隐浑身是血大吃一惊道。  

  “快,快报警,有抢劫犯!”林隐艰难的答道。  

  那人一听有抢劫的顿时出是吓得不清,急忙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什么异象便慌忙的拿出手机报了警。  

  不多一会,巷子外面就响起了警笛之声,而在那黑暗中一直监视林隐的人也慢慢的退出了林隐的感知范围。  

  在作了简单的笔录之后林隐没有去医院,他一瘸一拐的回到住处,关上门,身子突然一阵噼里啪啦的的脆响,刚才的病态便一扫而空。林隐走到镜前,看着头上那几道淤痕嘴角又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丝笑意。  

  第二日,林隐在脸上及额头上有淤青的地方贴上创可贴,然后又背着小提琴装着一瘸一拐的出了门。  

  这一日,维拉没有来找林隐,大概是去了那酒吧,可这都不是林隐要关心的了。经过昨晚的初次试探林隐相信在这两日内约翰络斯一定会派人来找他,于是就本本分分的拉起琴来,也不管暗中监视他的那两波人了。  

  就这样平静的过了三日,就在林隐又要出门的时候他的房门被敲响了。  

  “请问有人在吗?”一个声音在屋外大叫着。  

  林隐打开门,便见几个警察模样的人站在门外。  

  “先生,我们是该市的警察,这是我的证件,我们初步判断你与一起杀人事件有关,请你跟我们走一趟。”说着便掏出一副手铐铐住了林隐的双手同时一个黑色的眼罩罩住了他的双眼。  

  林隐当然不信这些人是真的警察,因为警察带走嫌疑犯时是不会蒙住双眼的,那剩下的就只有一种可能,约翰络斯终于找上了他。  

  林隐内心有些小兴奋,可是要装就要装到底,于是便装作有些慌乱的样子结结巴巴的道:“警察先生,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我只是个街头卖艺的。”  

  “先跟我们走一趟,有什么话到警局里再说吧!”铐住林隐的那人语气不善的说道。  

  林隐没有反抗,他被带进了一辆车内,他在心里默默的关注着车的行使情况,一个细小的拐弯也没能逃过他的感知。  

  林隐被带进了一间明亮的屋内,看屋内的设施完全不像是在警局,因为这儿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当然,林隐也没想过这儿是警局。  

  “你……你们想要干嘛?”林隐装作十分害怕的表情道。  

  “小子,我们要向你证实一件事情,你可千万要老老实实的回答,不然,哼……”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手带皮鞭阴笑道。  

  “好,好,我说,我说!”林隐吓得一缩脖子连声道。他知道,这伙人要的就是一个傀儡,当然,傀儡就应该像一个影子,不能有任何忤逆的想法,他就要顺了这群人的意思,表现出一个十分胆小怕事的人。  

  “你叫什么?来自什么地方?”  

  “约翰林,来自迈克斯镇的夫络斯村。”林隐连忙答道,这个出生地早在两天前他就想好了,因为迈克斯在前不久刚发生一起战乱,村子里大部分村民都殃及池鱼死于非命,约翰络斯想要去查他的底也无从考证。  

  那群人听完林隐的话不禁有些恍然,林隐当然能从他们细微的表情猜到了些什么。他们一定去细细的调查过他的底细,只不过一直没有结果,现在听到林隐的解释就了然了。不过,那群人显然没有那么好欺骗。  

  “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我,我,那天我去镇上买艺,走到半路突然几架飞机从头顶飞过,不一会儿便看到,便看到那几架飞机将我们的村子给炸了!”林隐说着捂着通红的双眼竟是抽泣起来。  

  “给我收住!”一个家伙咚咚的敲着桌子没好气的道。林隐猛的坐直身子可怜兮兮的望着那人像是要得到怜悯。  

  “你小提琴拉着这么好,那教你的师傅应该很有名气吧,你说说是谁?”  

  突然,从暗中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用一种戏谑的目前注视着林隐脸上的细微表情。可林隐在表情细微的控制上可谓是出神入化。他装作害怕而警惕的神情看着这突然走出来的中年男人道:“是,是我父亲教我的,我的父亲是罗伯特布里奇,我是他的私生子。”  

  林隐似乎害怕一口气将所有事实都招供了出来,幸好,他事先留意过些事,罗伯特布里奇的确是一个在当地很有名气的小提琴手,至于他有没有私生子林隐当然是不知道的,但他并不为此而担心,因为这事本来就难以查明,再说像这种有些名气的人私生活总会有些不为人知的事。  

  而在这栋大楼的另一间豪华的房间内,几个人正坐在一个大大的屏幕前观看着林隐的一举一动。  

  “派人去调查这个叫伯特布里奇的人,这个人暂时关押起来严加看守。”约翰络斯盯着屏幕上的林隐沉声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