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漠梓夏,没落雨晴

【楔子】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冷漠梓夏,没落雨晴 邪魅蝶 1314 2014-05-08 04:33:22

    ———————————————————————————————————————

  他们之间或许是永远都扯不清的关系,也永远都放不下的执念。他们都无法确认他们的相遇究竟是否是个错误?只有在深痛之后才会发现,原来,每一句爱恋,每一个爱意,原来都只是个谎言。他们本都是不喜欢撒谎的人,因为他们都深切地知道,如果撒了一个谎,那么以后就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圆这个谎。当无尽的爱恋都成为了谎言,他不知道他们还能够剩下点什么。

  泡沫飞过六月,黎明将盛夏浅唱。

  美好而甜蜜的恋歌再也无力去吟唱,换来的或许只有伤痛。

  夏日,是个最佳的恋爱季节。他们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相遇。一个是逢场作戏,一个是处心积虑,只有到了最后他们才会懂得原来当你深爱的时候无论一切,只因你是你。无关一切其余的东西,尽管是无法轻易放下的。如果他们之间只能够伤害的,那么当初是不是就根本都不该相遇?相识?相知?他们果然还是错得太深了。

  ———————————————————————————————————————

  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夏日午后,沫以苼出现在了裴言初的世界里。

  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风情。可是,在裴言初的眼里即使再吸引,也绝对不能够认真。因为他早已经过了深爱的年龄了。他已经没有了那种去为了爱情而疯狂,而犯傻的青春了。他只剩下了逢场作戏。

  可是,裴言初远远不会知道,沫以苼的处心积虑。沫以苼一点又一点地,慢慢地接近裴言初。只因为裴言初是她此生最恨的人。因为他,她是去了这个世界上仅剩的一个最爱她的人。如果硬是要选择的话,那么倒不如最初都不要让他们相遇。

  ———————————————————————————————————————

  裴言初狠心地将沫以苼从车上推了下去,扬长而去,剩沫以苼一人独自走了整整十公里的路一身是伤的走回了学校。只因为沫以苼因为裴言初与别的女人有染而不高兴了。

  他们是不是太自私了,是不是太狠心了,所以才会换来最后的彼此伤害?

  ———————————————————————————————————————

  裴言初深深地抱住了沫以苼,长吁短叹,下定决心,郑重地说道,“苼儿,我爱你,我会爱你直到永远。对不起,我再也不会让你受伤。”

  沫以苼落下了一滴泪,“子凡,我也会爱你直到永远。”

  戏里戏外早就已经分不真切,何必执着于一个不真实的答案?

  ——————————————————————————————————————

  沫以苼将自己的身体贴在了裴言初的身上,嘴边是妩媚动人的笑容,“子凡,我发现我真的好爱你哟。”

  裴言初深吸了一口气,“苼儿,你这是在玩火。”

  沫以苼眨着无辜的大眼,硬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裴言初将沫以苼抱到了床/上,最终却隐忍地去洗了冷水澡。

  ———————————————————————————————————————

  沫以苼冷眼看着裴言初,“裴言初,这就是你的报应!”

  裴言初的笑容有些苦涩,“苼儿,你一直以来都是在骗我么?你对我的爱一直都是一个谎言么?”

  沫以苼勾了勾唇,笑容格外冷漠,“当然,不然你还指望我能够爱上你么?”

  裴言初的声音越发的凄凉,“可是,苼儿,你撒谎了。你明明说好要爱我一直到永远的。”

  沫以苼讥讽地看向裴言初,“是么?我怎么不太记得了呢?我问你,永远,有多远?”

  裴言初哑然。

  永远有多远?一辈子,或者只是一瞬,一秒。

  无法触及在离开之后,沫以苼也会躲在角落里悲伤地落泪。他们之间就是个错误。

  沫以苼:言初,若有一天我能够平静地告诉你,爱你只是一个谎言的话,那么,我就是真的不爱你了。我们的爱情是早就已经注定好的结局,没有必要因此而感到悲哀。真的,没有必要。

  裴言初:苼儿,爱上你,是我此生做过最对的事情。

  如果我们之间是注定的命运,那么亲爱的,请允许我许一个愿望。我愿我们从来都不曾相遇过。不曾深爱,不曾深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