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歌子

第七章堂宫主位

南歌子 吃不下的猴子 2248 2016-05-06 20:12:55

    “主子,堂春宫到了。”  

  “奴才们给婕妤请安。”宫门口跪着一地儿的宫女太监。  

  “起来吧。”野子淡淡的说了句,径直走进了堂春宫。  

  “谢主子。”那群奴才们站起身,却没看见新主子,忙转身,才看见了一身着素净衣衫的女子正往主殿走去。忙追上去。  

  “这是虚机姑姑,是堂春宫的老管事了。”李安指着当中的一位妇人说道。  

  野子看那妇人,不过是三十来岁的样子。一脸谦和,不卑不亢的,是个好相与的。便抿着嘴笑着说:“我初来乍到,原是在家懒散惯了的,还请姑姑今后多多提点才是。”  

  “瞧小主说的,可不是折煞奴才吗?”虚机微微屈膝,面上笑着,“小主快请进。”  

  野子心里却有些犯愁了,这样的人儿怕是极有主意的,自己恐是收不住她,。一边想着,一边顺着她进了主殿。堂春宫是四宫之首,除开白夫人住的堂夏宫,皇后妹妹所住的堂秋宫,便只有堂冬宫一处空着了。宫里人原以为这堂春宫只等萧贵妃孝期满了,便挪进来的,谁承想赐给了婕妤。这一颗石子丢进后宫这谭死水里,暗里引起了多少动静。野子心里自然是明白的,此刻这堂春宫越好,她心里就越不平静。  

  一进宫门便是一片桃花林子,如今正是熟果的季节,园子里弥漫着桃子特有的蜜香。穿过桃林,是主宫门。烫金的牌匾大写的堂春宫三字极为富丽堂皇,朱红的大门真真彰显了天家富贵。  

  “小主,堂春宫由三座宫殿连成。这是主宫,那边是南苑,这另一边是北苑。”虚机一一指给画扇看。  

  九曲长廊连着三宫,倒是别添了一番雅趣。  

  画扇等人进了主宫,且按下不表。  

  且说萧贵妃心气定了之后便来到了坤宁宫,戴着新贡的头面。着了一身金线织成的双蝶罗裙,衬得她华贵不凡。  

  “妹妹,今日怎么有心来给本宫请安。”皇后讥笑的问。  

  “姐姐说笑了,妹妹时时刻刻都巴巴地想到姐姐这问安,只是这六宫事务实在繁杂,妹妹这不是怕皇后娘娘忙不过来嘛。”萧贵妃不动声色的晃了晃头上赤金的步摇,“今日新来的姐妹们都安置好了,妹妹才来姐姐这聊聊。也是来问问姐姐,这林婕妤迁了堂春宫,这礼怎么备。”  

  叶氏虽不聪敏,但也不蠢。知道这是她元心儿堂春宫被抢,心气不顺,想借自己的手打压打压林洛罢了。于是她便笑着说,“本宫也正想着这事呢,瞧着皇上的意思,是极喜欢林婕妤的。既如此,本宫也不能小气了。翠袖,把新贡的两幅红石头面拿出来,画嫔是江南人,便把苏州的银面缎子捡出几匹一并送了去。对了,堂春宫桃子怕是也熟了,把本宫亲酿的蜜酒也送去几坛。配桃子最是相宜。”  

  萧贵妃没想到叶氏如此大方,她今日戴着的便是红石头面,这红石精贵的很,便是天家也只四副。没想到这叶氏一气儿全给了那贱蹄子,“姐姐真是大方,妹妹细想来自己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只怕还得回去瞧瞧,好好选选。”  

  “妹妹一向得宠,宫里好东西必不会少的,可不能小气。”叶氏虽也舍不得,但她年纪也大了,即使有这些东西也不过是放着罢了。既如此,倒不如这般,博个贤名。  

  “这是自然,天色也不早了,妹妹先行回宫了。”萧贵妃忍着怒气,欠身告退。  

  “恩,回去吧。”  

  这萧贵妃本是想去气气皇后,没想到黄后竟拿捏住了自己,回了碎琼阁又气得砸了一堆东西不提。  

  话说各位主子们进宫安置折腾了两三日,皇后贵妃等有位份的妃子们赏赐物什们又折腾了几日。这后宫直到中秋前夕才安顿下来。在新晋的妃嫔中,林婕妤的风头最盛。因此除了赏赐的人,宫门口是冷冷清清的。  

  然野子也不担心,反正自己志不在此,早晚要寻个由头出宫去是最好。但是素影却是个不清闲的,这几日把宫里的情况打听的差不多了,便巴巴地来告诉自家主子。  

  “夏主子晋了才人,赏了梧桐居,不算什么好位子。季主子也是晋了才人,不过····”素影拿眼睛瞄着自己主子,画扇点点头示意她说下去。  

  “赏的是芙昭媛主子的清莲居,说是两人均喻荷花,倒也相映成趣。”  

  野子听了这话微微皱眉,清荷只怕要受些苦头。  

  “不过主子也不必太过担心,芙嫔素有仙子雅号,大约明里不会怎么做的。封家小姐晋的是贵人,赏的是梧桐居主位,叶红妆晋的也是婕妤,只是没有封号,终究不如主子尊贵。赏了堂秋宫,主位荣妃娘娘是她表姐。”  

  新晋的嫔妃们也就这几位,野子心里盘算着。皇上后妃不多,叶家就占了不少。看来皇上倚重叶家,并且叶家势力也是皇上登基之后才壮大的,可见叶家是皇上养的虎。除开叶家,风光无限的萧贵妃和元家不论是势力还是地位都很高。元家是开国元勋,三代子弟也皆骁勇善战,就连元心儿也是上过前阵的女将军。皇上不是太后亲生,外戚势力又盘根错节,军事又是元氏一家独大。野子只是想想就头皮发麻,何况是身处其中的皇上本人。能在这几大势力中平衡,还用极短的时间养出了叶家这匹老虎,这样的人必定狠辣。而自己身为太后旗子,被他摆在了最风光的位子上,很显然不是什么好事。野子第一次感觉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了,长叹一声,一头扎进被子里,唏嘘不已。  

  “季才人到!”门外魏如的声音传了进来,画扇站了起来,暂时收起了愁容。  

  只见季清荷慢慢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行了大礼。野子扶她起身,笑道,“不必行这些虚礼,来,快坐下。”  

  “是。”季清荷坐下后环顾四周,见这里样样好过自己的寝宫,心里一阵失落,倒也没显在面上。画扇在姐妹中生的最好,本该比自己高贵些的,“姐姐,这些日子可把我憋坏了。”  

  “妹妹宫里确实冷清,以后多到我这里走动走动。素影,快去把前几日送来的梅子茶拿些来,还有新制的蜜饯也拿些来。”  

  “是”素影去了。  

  季清荷笑着说:“姐姐如今是这宫里最风光的主子了,姐姐的茶必定是在别处尝不到的极品好茶。中秋之后侍寝,姐姐一定是头一份的恩宠。”  

  野子也不好把自己的担忧袒露出来,只好说说别的笑话岔过去。两人各怀心事,气氛也没有先前未进宫时那样融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