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歌子

第十章中秋那些事儿

南歌子 吃不下的猴子 2283 2016-05-07 20:08:41

    宴会上这么一出小风波过后,歌舞照常,丝竹续奏。只见那夏才人面有桃色,眼含秋波,时不时还径直越过皇后向皇帝敬酒。一众妃子们,聪明点的笑她小人得志,稍愚笨点的却是满心满意的羡慕嫉妒。唯有野子知道,这皇上对付夏婉缡就跟对付自己似的,把你高高的捧起来,好让别人枪打出头鸟。可悲的是,夏婉缡竟然还认识不到这一点,真以为皇上会被一支舞迷住,把她比作猪脑子一点都不为过。不过也是,漂亮的人总是没脑子。野子现在却忘了自己的脸不知比那夏婉缡好看到哪里去了。她只知道自己是夺了高考状元才女,大学神。可如今竟沦落在后宫斗心计,浪费啊浪费。她摇头晃脑的饮了一小口酒,唇齿留香。索性这宫里的好东西后世也是不及,也算是一种物质上的补偿了。她将那眼睛扫来扫去,明明是在偷看别人。可在别人的眼里确实一种风情,怪只怪画扇的眼睛生的太好,波光流转,像盛了琥珀的碎片一般。将那别人的心神扰的动荡不安。而这别人正是方才说过的兴王。兴王此人不爱如夏婉缡那般妖艳的女子,他喜娇俏。这对面的美人俏皮得很,他仿佛遇见了今生挚爱似的。只觉得有一道闪电直直的劈过他,全身酥麻。浑不知,对面那状似俏皮的女子,实际上只是醉了。说起来,这兴王当初在后宫受的苦不少,因为自己生母的出身,在宫里活的谨小慎微,也正是因为出身,使得当年的皇后也就是如今的太后没有过分的关注他,这才活了下来。可是童年的阴影和生活环境养成了他阴戾的性子,表面上看是懦弱无能,实际上心狠手辣,最爱折磨下人,连府里的侍妾都打死了不少。此刻见着画扇,虽十分动情,可无奈是皇上的妃子。不知他暗地里又要甩多少次鞭子才能泄愤。不过再看看上头的夏婉缡,那个曾经巴结自己的女人此时皇兄却当作宝贝,心里竟有些畸形的满足。这王爷也不过是个可怜人啊。  

  这厢的兴王心里的暗涛波涌,野子可不知道。她将面前的酒壶喝的快见了底,腮边的红晕越发明显,白日里刻意隐藏的妩媚此刻皆散发了出来。  

  她悄悄地观察周边的人,身着华服,唇边带着笑意的皇亲贵族们。丝竹悦耳,却掩不住这些皇亲的落寞压抑,最是无情帝王家。她摆摆头,将眼神转向更偏僻的角落,在猝不及防间竟发现了一袭白衣,在这满是华贵的殿中略显扎眼。那人只松松的束了发,一杯一杯的喝着酒,连头都不愿抬起的慵懒背后却藏着雍容的气概。画扇偏着头想将那脸看的真切些,但那人的位置着实偏僻,烛火阴暗,看不真切。她便移开了视线,瞄向了别处。待她移开后,那人轻微抬头,眸子里一片清明,哪有半分醉意,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画扇。这女人的醉态极是好看,却只是个小小的婕妤,当今圣上真是不懂怜香惜玉。可他不知,这女子进宫便是婕妤,都还未曾侍寝,这份天恩后宫之内除了萧贵妃无人能及,只不过这恩宠并不是因为她的容貌罢了。  

  却再说到皇帝,他面上不显,心里却有了打量。既然太后想让这女人得宠。自己便顺着她的意思,只不过这个蠢女人能否抵住后宫的诡计,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他看着夏氏极尽所能的在自己面前卖弄风情,心下不屑,不禁想起了同为太后眼线的林洛来。这女人的打扮言行皆是谨慎,比这夏氏不知聪明多少,若不是前两日收复了林家,只怕自己很难发现她的身份。  

  他看向林洛,那女人竟喝了如此多的酒。她进宫前难道没受过教导,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太后怎么会让这样一个女人进宫。除了脸,一无是处。现在的皇帝竟忘了先前自己还赞过画扇的谨慎小心来着,所以说天子的心思最是多变,也难怪有人说伴君如伴虎了。  

  “皇上,哀家瞧着天色晚了。哀家这身子也有些支持不住了,皇上可能准我这老婆子先行回宫?”太后方才听见戊时的钟声,方知夜已深了。她的身子也实在乏了,便开了金口。也是告诉各位,宴会要散了。  

  “母后说的是,朕玩乐着竟忘了时辰。既如此,便散了吧。”平帝也乐的顺杆下。  

  “臣弟恭送皇上。”  

  “摆驾坤宁宫!”李安喊道,却不知平帝抬手拦住,“今日朕去梧桐居。”平帝拉住夏婉缡的手,装出一副一往情深的样子来。夏婉缡心下小鹿乱撞,竟生出了心动的感觉来,真是痴女。  

  “皇上,这于礼不合啊。”李安忙跪下劝道,太后眉头微皱。  

  “朕是皇上,礼不礼的还不是朕定的。”平帝似已有些朦朦胧胧的醉意。  

  “既然皇上今儿要招幸夏才人,李安还不去安排。皇上,臣妾等先行退下了。”皇后叶氏知道自己必须站在皇帝的那一边,努力的抑制住自己的怒火,心平气和的说道。  

  “是,摆驾梧桐居。”李安见皇后也无异议,也只好顺着意思了。仪杖慢慢远去了,王爷们也陆续去了安排的别殿里安寝了。  

  今夜,有人欢喜有人愁。偌大的月亮远远地挂在天上,只剩那嫦娥独自一人黯然起舞。  

  次日,却说嫔妃们都到了这坤宁宫请安,野子依旧是穿着素净,一袭月牙色的襦裙,因天色有些凉了,便披了件灰色的外衫。这素影因前日里受了教训,也没嚷嚷着要换衣服了。虽说心里有些不平,倒也还算听话的挽了普通的发髻,主子要求寻件外衫,也乖乖的拿了最素的,连那件襟口绣了朵梅花儿的都没敢拿。  

  主仆二人到了凤凰殿,来的不早不晚,野子心上的一口气方才松了下来。她此刻不敢踏错一步,不然身后就是万丈深渊。却说这宫里与野子不谋而合的就只有叶红妆了。她不同于画扇,是中途安插的江南籍贯。她自小生在江南,长在苏州。从小到大被江南的烟雨晕染,沉浸在诗词歌赋,戏本传奇里。是真正的烟雨佳人。进宫,并非她所愿,可她也深知豪门大院里的辛酸悲苦。作为叶家女,政治联姻始终逃脱不了。可她骨子里的傲气容不得她阿谀谄媚,因此她也是清清冷冷。  

  野子落了座,也没兴趣同人聊天。那东边角落的帘子打开,皇后走出来。眼底的淤青被厚厚的粉盖住,可眸子里的血丝却瞒不住这群人精似的女人们。叶氏也瞧了一周,除了新晋的几人,其余的妃子们倒气色不错。她们是巴不得自己不好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