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歌子

第三章选秀

南歌子 吃不下的猴子 2252 2016-05-02 12:07:16

    伴随着蝉鸣的消逝,秋风已夹带着瑟瑟的凉意袭卷而来。选秀大典如期而至,今天是会选的日子。一排排并列的马车静等着那扇朱红色宫门的开启,伴随着鲜血般朝云的散开,一轮灼灼的秋日高高升起,俯视着这个静溢而喧嚣的世界。  

  一辆华丽的马车帘被手掀开,阳光趁机洒在野子那精心装扮的脸上,依旧梳着盘云髻,却着了一身火红色的广口袖裙,束着一条绛紫色的腰带,额间点着一粒欲滴出血的纱痣,一双美且顾盼生姿。  

  “嬷嬷,怎么还不进去啊?”今天天蒙蒙亮野子就被叫醒了,装扮好之后还没来得及照镜子,就被硬拉硬拽进了马车,到现在她连口水都没有喝过。  

  “姑娘,快放下帘子,你现在是江南总督林家千金,林洛。可别做出什么配不上身份的事。”  

  野子烦躁的放下帘子,想起半个月前那个死太监的话。  

  “画扇,这林洛是你进宫的新身份。江南总督是夏太后的侄子,你扮做太后外戚进宫,唯一任务就是打压皇后一派在后宫的势力。记住那二十板子,如果做不到,那就可不是打板子的问题了。”  

  “是,干爹。”  

  “该来的还是来了,一进宫任务便如此艰巨。”野子摇了摇头,“不知这夏太后死攥着权力干嘛,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还跑来祸害我们这些小姑娘。”  

  “各位小姐们请依次下车,按顺序排队。”野子正想着,车外传来一声尖细的话,眼前的帘子被掀开了。  

  “小姐,请下车吧!”那一路上对着林洛横眉冷对的嬷嬷此时却推着满脸的笑容,望着我。野子顺手扶住她伸出的手,出了马车。却看见马车旁边蹲在一个小太监,佝偻这背静静等待,传说中的人凳。  

  “不用了,我自己下车就好。”野子说道,尽管再怎么冷血,像这样的践踏他人尊严的事情,她还是做不出来的。  

  只见那小太监抖了抖身子,却依旧蹲在那里。旁边的太监却清了清嗓子,走过来笑着说;“林小姐,是奴才管教不周。小德子,既然你没法子让主子满意,那留着还有什么用?来人啊,拉去城外吧,做干净点。”  

  “是,忠公公。”三五个太监应下了,伸手就朝那小德子拉去。  

  “慢着,他没什么错处,本姑娘只是不需要罢了。”野子看这情景,忙制止道。  

  “做奴才的,不管是对是错,只要主子不满意了,就没有活路。林小姐,刚刚的确是您说的“不用了。”既然如此,这奴才不合你意,老奴自当尽力解决了。拖下去!”  

  那小德子吓得面如死灰,却也不敢反抗,只是盯着野子,眼里写满了怨恨。他被渐渐拖远,可那双眼睛却一直死死的盯住野子。这样的眼神,野子见得不少。作为HR,不知有多少心如死灰的年轻人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可这次不同,这个太监的眼神不仅只有怨恨。他被判处的不只是失去工作,而是失去性命。  

  野子放佛回到了小时候被孤立在院子里的那个时候,有些寒冷。野子紧紧地攥住了自己的衣袖,她意识到,封建社会远比职场来得残酷的多。  

  “小姐,快进宫了。”  

  “走吧。”野子扫了一眼忠公公的脸,默默的记了下来,这个奴才她不会放过了。  

  跟着队伍慢慢走进宫门,野子没有回头。这宫外的生活随着宫门的关闭与她彻底的诀别了。进了这宫门,她便已经上了战场。  

  会试很初级,只是监察五官,身体有无疾病等。其中一个叫金秀秀的因其脸上多长了一颗痣,被那检查太监说了一阵,便哇呜一声大哭,冲到宫殿旁的一条河中,死了。各种闹剧看得野子心烦意乱。等会试结束,已是日傍西山,时近黄昏了。最开始的一百多人,被挑的只剩下不到五十个。  

  “姑娘,这是您的院子,她是素影,您的新奴婢。”会试之后,众宫女便带着剩下的几十个美人各自回院子。野子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低着头的小丫鬟,笑了笑。对着引她的宫女说道。  

  “有劳姑姑了。”  

  “这是奴婢该做的。”那宫女收了野子递过来的礼也笑了笑。出了门。  

  “你叫什么。”那宫女才走,野子便坐了下来,径直问那小丫鬟。  

  “奴婢叫素影。”那小丫鬟的声音听着中规中矩的,野子满意的点头,名字也不错。“把门关上。”  

  “是。”素影十分听话的将门关了,取了桌上的茶壶给野子倒上了一杯热茶。她是浣衣局里调过来的,资质不算高。可却勤勉的很,对她而言,能摆脱浣衣局繁杂劳苦的工作,便是祖上烧高香。因此她早就下定了决心服侍好这位林小姐。  

  “好了,这儿没你事了。帮我把行李收拾收拾,我要休息了。”野子累了一天,也没心思测试这新丫鬟。  

  “是。”素影轻手轻脚的收拾完行李,正欲出门,却没想到外头传来极大声的敲门声。  

  “何事,我家姑娘已经睡了。”素影打开门,说道。却只瞧见一身鹅黄色衣衫的小姑娘笑嘻嘻的站在门外,“我找画扇姐姐,她在吗?”  

  “谁啊!”野子本入睡的差不多了,却被敲门声惊醒,不耐烦的大吼一声。  

  “画扇姐姐,我是初,”那女孩说道,却又忙改口道,“林姐姐,我是清荷啊。”  

  野子听见这熟悉的声音,挣开了眼睛。“进来吧。”  

  “来了。”那女孩蹦蹦跳跳的跑了进去,、。  

  野子抬头看,果真是初歌这个小丫头。  

  “素影,你先出去吧。”  

  “是。”  

  素影关了门,守在外头。  

  “你怎么进宫了,你年纪这么小,不是说要等两年吗。”野子问道,这初歌不过才十一二岁,这也太小了吧。  

  “季大人家的千金跑了,园子里的人都不愿顶替,干爹便派了我来。”初歌小声解释道。  

  “怎么会,那群人巴不得早点进宫,怎么可能不愿。”野子不屑的说道。  

  “季大人是四品文官,所以她们就都推拖着不想顶替。”初歌涨红了脸,“不过我已经很开心了,与其做别人的侍妾,我不如做这世上最尊贵之人的妾。”  

  “你这傻孩子。”野子敲了敲初歌的头,皇帝的妾比一般人的妾难当多了,偏这蠢丫头还上赶着来。  

  “对了,姐姐你可知绛缡也进宫了。顶的是夏将军侄女的头衔,看来才人之位是胜券在握了。”  

  “与我何干,我有些困了。初歌,不如我们明日再叙旧如何?”野子看了一眼满面八卦的初歌,实在没什么心思听她说这些有的没的便下了逐客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