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歌子

第九章中秋大party

南歌子 吃不下的猴子 2028 2016-05-07 00:44:20

    然而这头已经平复心情的平帝却装出了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笑意摆的不能再明显了。皇后也会意,忙问:“臣妾瞧着皇上今儿心情倒是挺好,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  

  “萧贵妃的父亲打了胜战,消息方才从前线传来。我国疆土又开拓了百里之地。心儿,你说说朕该如何赏赐你们元家。”  

  萧贵妃虽早听了家里传来的消息,可面上仍喜不自胜,弯着身子行礼道:“皇上,元家能为天家效劳实乃大幸,怎敢奢求赏赐。只不过臣妾还是想冒昧求一恩典,不是为了元家,也不为臣妾。”  

  “哦,说来听听。”皇帝略有些兴趣,挑眉示意她说下去‘  

  “臣妾想为腹中的孩儿求一恩典。”  

  此话一出,众人神情不一。然不过只是一瞬,平帝便爽朗的笑出声来,“爱妃的孩儿来的正是时候,如今朕是家事国事皆称心如意了。”  

  野子却明显感觉到了他的不爽,如今后宫无皇子,元家又权势泼天。在皇帝的眼里这个孩子来的并不是时候。可萧贵妃并未察觉,娇羞的低着头,唇边一抹得意的笑。  

  “李安,现在什么时辰了。”果然皇帝立马就不经意的转了话题。  

  “回皇上,快到午时。是去盛秋宫的时辰了。’李安忙接话,顺着皇上的意思。  

  “那就起驾吧。”平帝也不等太监喊话,走了出去。面上还是笑着,却没有提萧贵妃求的什么恩典。萧贵妃一脸的不解,自己的话早在腹中转悠了几日,如今皇上却戛然而止了。这恩典是求还是不求。  

  皇后心情大好的跟在皇帝身后,萧贵妃怀了孩子又怎样,揣测不到皇上的心思的女人又有何惧。后宫众妃也浩浩荡荡的往那盛秋宫去了,中秋家宴快要开始了。  

  盛秋堂专为中秋宴所设,此时宴席早已按往年的惯例摆好了。席间还取了最艳丽的菊花点缀,满堂香气。纷繁复杂的各色糕点和地方进贡的醇酒,无一不在彰显着天家富贵。  

  平帝在路上已细细盘算,心里的火也渐渐平息下来。元家权势虽大,但暂时并无违逆之势。后宫争斗暗涛汹涌,萧贵妃的胎能否平安还难说。现在的皇帝并不疼惜自己的孩子,如今朝局不稳,外有权臣,内有后乱,他要的是稳定地位和权势,用什么来换都无所谓。  

  “参见皇上,皇后,各位娘娘。”王爷和王妃们并着奴才黑压压的跪了一地。  

  “今年安排的很是不错,赏!”平帝坐上龙椅,眯着眼睛说道。“众人也不必拘着礼了,都是一家人。”  

  “谢皇上。”  

  众人也皆依次坐下。平帝坐了主位,左侧坐着太后和皇后,太后是先皇上一行人来的,皇帝进来时她也不必行礼,倒是皇上得向她老人家问安。两人虽关系并不和善,但基本的孝道皇帝不可违背。  

  这帝后主位设在明台之上,台阶之下各设两排,宫妃们依次坐了左侧,王爷们及其家眷坐了右侧。待众人坐定,捧着吃食的宫女们也如流水般的进来了。各式各样的点心卖相很好,但也没人敢放开了胃口去吃。野子更是无聊,看着那些精致的点心竟提不起半丝兴趣。殿内气氛也有些压抑,过了半响,殿内那些舞女不知怎的皆退下了。远处传来一声悠扬的笛声,众人也都被吸引住了,笛声袅袅。一位身着火红舞衣的女子翩然入殿。莲步轻移,脚间系着多色丝线绕着铃铛,随着舞步轻声应和。弄手移步皆是万种风情。一曲终了,众人竟半响失神。待反应过来,才从那曼妙的身段上移开,看向那雪白颈上覆着面纱的容颜。  

  “殿下是何人。”平帝面无表情,余光瞥见太后嘴边不经意的笑,心下略有些不快。这位太后因无子,便收了自己在旁抚养。然而却迷恋权势,一心想把自己培养成傀儡皇帝,任她把控。登基以来,她便不断在宫内安插妃嫔和宫女。这个女人,只怕也是她的人。  

  “臣妾才人夏氏,参见皇上,”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前两日被斥责的夏婉缡。她虽被萧贵妃不喜,但太后却并未打算放弃她。她自小舞艺了得,可以说是天赋异禀。故太后特意安排了这一出凤求凰,此刻夏婉缡心中已暗自得意,她对于自己的舞技很是自信,并自知无人能出她之右。  

  萧贵妃见是她,面上也露出了不满。没想到这小小才人手段如此高明。“既是妃嫔,怎学那下等舞娘。未经皇上皇后许可便献舞于高台,真是不懂规矩呢。”萧贵人捏着帕子讥笑道,“看来前日里教妹妹的礼仪,妹妹已全然忘了。”  

  “萧贵妃这是什么话,夏氏献舞本是好意助兴之举,依哀家看,并无越矩之行。”太后和颜悦色的说,话里话外都在赞赏夏婉缡。  

  见太后如此偏袒,萧贵妃也不是个傻的,讪讪的没搭话。  

  一时间竟没人出声了,皇帝脸上阴沉不定,今日可真算不上是个好日子,这女人若是不宠幸几日,太后是绝不会轻易放过的。  

  “夏才人舞姿绰约,深得朕心。李安,赐座。”  

  “喏。”李安依着平帝的意思,安排了雕花木椅铺着新式缎子摆在了皇后的下手边。这位次都越过萧贵妃去了。底下的王爷们都瞧不出上头这位的意思。先帝子嗣单薄,两男一女。这二皇子还是官女子生的,地位卑贱。平帝即位后,方才封了他为亲王,赐了外宅。这个朝代的皇亲并无封地,只在帝都附近享有几处郡县。不过收上来的赋税也不是笔小数目。因此先帝的三个兄弟并着当年的二皇子,如今封了兴王。这三位的日子过的很是滋润。也正因为如此,一个比一个安分,不善钻营。看着那女子不合规矩的坐着,也不敢吭声一句。  

  平帝本是想越了规矩,这些个皇叔们碍于面子也会阻拦,没想到底下静悄悄的,心里也是颇为不爽的。  

吃不下的猴子

喜欢记得收藏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