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现代修真 这个书生不太冷

第五章 噩耗

这个书生不太冷 青阳未央 2747 2016-04-27 23:35:14

    关曼曼第二天醒了个大早,甚至来不及在好友家吃早饭就匆匆往家里赶。她先打了家里司机老许的电话,无人接听,然后又打了父母的手机也没有人听,家里座机也没人接,这让关曼曼觉得郁闷极了,最后只好打车回家。  

  司机把她送到家门口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关曼曼一看手腕上的表已经七点了,赶紧刷了卡就进了大门,她转过头想要打招呼,却意外地发现平日里总是很早就来修剪草坪的洪叔今儿也不见了,关曼曼悻悻放下手来,觉得自己有点儿搞笑,大概是自己回来太早吧?她拿钥匙开了别墅的大门,朝里一看,家里空荡荡的,好像一个人都没有。  

  “陈姨?”关曼曼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平日里在她一进家门就会迎上来说“小姐你回来啦”那个面善慈祥的阿姨也不见了,不只是陈姨,关曼曼穿过大厅,厨房,客厅,家里的佣工厨师甚至是收拾卧室的钟点工都不见踪影。奇了怪了,她推开一楼客房的门,里面也空无一人,不仅空无一人,房间里收拾得干干净净,除了家具以外什么都没有了,就像没人住过似的。其他人没来还说得过去,可是陈姨和老许是直接住在家里的啊?人都去哪儿了?  

  关曼曼嘟囔着往楼上走去。偌大的别墅里只有她一个人上楼梯的脚步声,四周一片沉寂,这让关曼曼没来由地感到一阵紧张。  

  “爸?妈?”她试着喊了几声,完全无人应答。  

  不会背着自己俩人去旅游把她丢在这儿了吧?关曼曼哭笑不得。不是让自己一早就回来吗,怎么回来了,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她上了三楼,一路走到父母的卧房门前抬手敲了敲门:“爸,妈,醒了吗?我是曼曼,我回来了。”  

  没有回音。还在睡觉吗?都七点多了……平时母亲应该起来了呀?难道自己真的回来太早了?那还是先去自己房里等着吧,起得这么早,她也有些困。转了身就想走,可是握在门把上的手滑了一下,门就自己推了开来。  

  咦。关曼曼这才发现,门根本没锁,只是虚掩得比较紧密一些所以看上去像是锁了。  

  她索性就蹑手蹑脚地走进去。想着把父母叫醒吧,免得睡过头了。  

  一走进房间,她就闻到了一股说不明的腥味。那味道她没闻过,只觉得浑身都不舒服,低头一看,地上有些滴滴答答的红色样水滴,一路蜿蜒着朝房间里去了。这什么玩意儿?关曼曼顺着那一路点点滴滴的红色痕迹往房间里走,顺着那一抹红痕慢慢往上看,雪白的床单上大片大片铺满了这种红到发黑的颜色,颜色的尽头连着一只手……她认识那只手,是她母亲的手。视线被卧室的立柜挡住了,关曼曼轻手轻脚地往前走了一步。突然像被雷劈了一样定住了。  

  她傻愣愣地站在原地,感觉自己心跳得很快,快得快要跳出胸腔了。像被人用力扼住了喉咙,呼吸不稳得似乎下一秒就会断气。那种突如其来的心慌、绝望、害怕、无助、恐惧……各种错综复杂的情绪突然全部砸到了身上,曼曼怔愣地看着眼前的景象,觉得这个世界陡然变成了刺目的红色。  

  而她也终于明白了眼前这恐怖诡异的红色和那一鼻子的腥味,到底是什么。  

  父亲圆睁着眼,脸上写满了痛苦与不甘,脖子被人利落地划开来,血在原木的床头溅上一道狰狞的红色,染透了父亲身下的枕头和床单,顺着床沿一路流到了地上。母亲紧闭着眼一脸安详,脖子上却与父亲有着一模一样恐怖的划痕,血浸透了她胸前洁白的被子。如果不是……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了那道伤口,关曼曼觉得母亲……看上去睡得正香。似乎还在做着什么美好的梦。  

  “关曼曼小姐。属下候你多时了。”一个森冷带着些许嘲弄的声音在房里响起。  

  关曼曼呆滞没有焦距的眼这才调转了视线。父母的尸身旁边原来还站了一个人。一个浑身黑衣的面具男,手上拿着把沾血匕首,刀尖滴滴答答的鲜血染了一地。那血……那是她父亲的血……还是母亲的血?眼前这人……就是杀人凶手吗……  

  曼曼猛地抬起了头,眼眸里燃烧着愤恨和极端的仇视,她浑身绷得紧紧的,嘴唇不住地颤抖,半天才从嗓子里挤出一个沙哑的问句:“是不是你。”  

  “对。是我杀的。”暗杀者倒是觉得很意外,直面家人的死亡和杀人凶手,她居然没有崩溃,还能这么仇视地问自己话,倒与一般大家闺秀很不一样。  

  遭遇灭顶打击陷入极度绝望和恐慌之后,关曼曼反而冷静下来了。父母都死了,这世上唯二疼她爱她陪着她的人。已经不在了。眼前这个杀人凶手还留着没走,显然就是为了取自己性命。能逃吗,怎么逃。不想逃。想到一会儿马上就可以去陪爸妈了,关曼曼反而视死如归了。她颤抖着声说:“给我一分钟。”  

  说完也不管那暗杀者的回答,缓缓上前几步,咬着牙把母亲那只已经失去了温度冰冷的手轻轻放回染血的被子里,然后颤抖着双手,合上了父亲那不甘圆睁的眼。眼眶的泪用力砸在血泊里,溅开猩红的水色。  

  她不想再看到眼前的场面,那满目绝望的红逼得她濒临崩溃。她一边流着泪一边缓缓闭上了眼。  

  “动手吧。”  

  难得将死之人还能这么配合,这么不卑不亢。暗杀者心下倒是挺欣赏的,面上可不会有一丝一毫犹豫,当即一个闪身过去就要抹脖子,身后却突然响起了玻璃破碎的声音,他侧过身只来得及避过一把冰凉的刀刃,而另一把,暗杀者没猜错的话,准确无误地命中了他的心脏。  

  温热的鲜血溅了关曼曼一手。她条件反射地睁开眼,就看到那个要杀自己的人胸口上插了把明晃晃的刀子,倒在地上已经没气了。而那个杀了他的人,同样一身黑衣,他利落地把刀子从死人身上拔下来,站起来一步步向关曼曼靠近。  

  关曼曼一步一步向后退,从未见过血腥场面的她一下目睹了三个人的死,其中两个还是至亲,已经压得她精神崩溃,她再也强装不了镇定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太平洋卫星监测不到的某个小岛上。  

  “隐”总部。  

  叶轻舟正和属下布置着什么,突然一阵哐当用力开门声,然后阿齐一脸慌张地冲了进来。  

  “进来也不敲门像什么话——”叶轻舟蹙起眉头看去,见阿齐神色紧张,“怎么了?”  

  “老,老大,”阿齐艰难地吞了吞口水,“关老大家,被,被,被……”  

  “被什么了!”叶轻舟三步并作两步奔至阿齐面前,心都吊到了嗓子眼上,“说!”  

  “灭……灭门……关老大和关夫人……甚至昨晚辞退的家里那些司机佣人……全部……全部都……死了。”  

  “谁干的!谁干的!谁干的!”叶轻舟目眦欲裂,“他妈的不是让你们看紧了吗,你们吃什么的!我排了多少人去!啊?啊?谁干的!”  

  “老大,我,我,”阿齐战战兢兢地说着,声音带着哭腔,这样暴怒的叶轻舟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二十个兄弟只有三个逃回来了……剩下的全部……全部……楚老大带来的人拦着我们不让救关老大,违抗者全都杀了……兄弟们早先就被下了药……一点防范都没有……”  

  “楚枭!”叶轻舟从牙缝里恶狠狠地吐出这个名字,仿佛要把它撕成碎片。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猛地揪着阿齐的肩膀:“曼曼,曼曼呢,曼曼呢!”  

  “小五把关小姐带回来了可是……可是……”  

  “你他妈说啊结巴个屁!”  

  “小五死了……关小姐她……失踪了。”  

  叶轻舟双手倏地一松,无力地垂了下去。他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空气里死寂般沉默了半响,阿齐才听到老大那冷如冰窖的声音冷冷吩咐:“无论如何。找到关曼曼。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替我准备好谢礼。我要去找我的好兄弟楚枭。喝杯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