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流年只为你倾城

多年不见,你变了

流年只为你倾城 沫萩 3133 2014-01-06 21:32:53

  叶浅脚步沉重的来到了老伯的西洋房子门口。

由于停电的原因,天色又因为阴雨天气,所以才顷刻间,天空的亮度已经到了傍晚时分那般黑,周围家家户户都点起了自备的台灯和蜡烛。

唯有老伯的西洋房里灯光透明,寒风呼啸而过,从屋里带来了味道浓厚的夜来香味道,‘夜来香’顾名思义,是在夜间和阴天时花香味最为浓烈的一种藤状灌木。

她没有特别讨厌的花,却独独不喜夜来香,这么浓烈的味道闻得让人头晕胸闷,这话对她来说有些唯恐不及。

在风中,不仅有浓烈的花香,还有一股淡淡的熏香,那是一种贵族才特有的香料,淡淡的,是牛奶和黄瓜组合出来的清香味。

一种让她厌恶的花香,一种让她喜欢的熏香,两种混合在一起,她也分不清是喜欢还是厌恶。

撑起黑色的雨伞走进院子,来到大门口时,叶浅放下雨伞,深吸一口气,暗暗告诫自己,无论待会见到什么都不能慌乱了阵脚。

做好心理准备之后,纤细的小手放在门上,轻轻一推,大门就被推开了。

如她所想,老伯的确已经回来了,只是他并没有被人绑架,而是兴高采烈的在厨房里忙活。

看到她回来,老伯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叶浅面前,开心道,“叶浅啊,你去哪了?今天家里来客人了,他就在二楼,你上楼招呼招呼他,我这就给你们准备晚饭。

“一共来了几个客人?

叶浅面色如常,但如果仔细听她说的话,就会发现那样冷漠的声音中有了一丝丝的颤抖。

“一共三个,都是年轻帅气的小伙子,一点也不比我家艾恒差呢,呵呵。

老伯双手忙活着手中的蔬菜,头也不抬的回答自说自话。

离开厨房,叶浅回头望了一眼低头忙活的老伯,不再言语,脚步坚决的朝二楼走去。

双脚站在木做的楼梯上发出一声又一声的闷咚,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到了二楼,入眼的便是坐在沙发上慵懒的拿着酒杯,笑容邪肆的男人。他动作优雅中带着一丝魅惑,茶色的眸子犀利如剑,放佛只是一眼便会将你碎尸万段一般。

她只是微不可查的撇了他一眼,而对方却是大大方方在审视着她,这个女人从头到脚不仅变得丑了瘦了,就连气质很眼神都不同了。

换做以前,她是绝对不敢用眼睛和自己直视的,因为身份和家庭的缘故,他的身上都散发着让人敬畏的气场,眼神更是锐利如刀,能和他直视并谈话的人并不多,如今算上她一个,倒是个趣事。难道这只小野猫的爪子便的锋利了?还与自己对抗了?

苏翊嘴角邪肆的上扬,眼神流转,高深莫测。他不说话,等着对方先开口,然,叶浅只只淡淡的撇了他们一眼,便没了下文。

她明知道苏翊在等她的下文,可是面对这个邪恶如魔的男人,她骨子里的叛逆被激发,无声的和他对峙,互不相让。

而站在苏翊左右两侧的光明和广启俩兄弟也在打量着她,叶浅面色坦然,任由他们如刀般锐利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游走。

沉默片刻,并没有人愿意先开这个口,放佛谁先开口谁就处于不利的趋势。

“卿然啊,饭做好了,让客人下来吃饭吧。

老伯在楼下做好了晚饭,见他们在楼上没有动静,便上楼看看。

“卿然?

苏翊口中默念着叶浅的名字,嘴角满是讥讽。

“老伯,这些客人都是上流人士,吃不惯这里的饭菜,我带他们去外面吃,抱歉,让您白忙活了。

“这样啊。。。也好,那你们去外面吃吧。

在苏翊他们来家里的时候,老伯就觉得这三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肯定非富即贵,他们这里是小地方,那些高贵出身的人自是吃不惯的。虽然有些失落不能和他们一起吃饭,不过既然卿然这么说,想必她一定会招呼好他们的,那样他也放心了,来者是客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噢~~~卿---然---还真是了解我。

苏翊故意将叶浅的名字带尾音的拖长,话里的意思也只有他们自己才听的懂。

“请吧,几位客人。

叶浅转身就想离开。

苏翊站起身来,走到叶浅面前,伸手拦住了她的去了,在她耳边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道,“叶浅,我的小野猫,多年不见,当真是变了不少。

整整六年没有听到自己的真名,时隔六年,再次听到出生就拥有的名字时,叶浅浑身一震,像是被人拿了一把利剑,狠狠的刺入她的心脏里,将过往那些被她极力埋藏在心底深处的记忆慢慢的捅开。

脚下放佛有千万斤中的锁链扣住了她的去路,叶浅睫毛轻颤,袖子下的手指微微发抖,但多年的修为,她早已变得万箭不穿,只是那早已烂透的伤口被人轻轻提醒,还是痛的她倒抽一口气。

“你们是想要在这里吃饭还是去外面吃,请随意,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叶浅脚步刚抬起,就听到了苏翊诡异的笑声,他眼神高深莫测,却又一如既往的邪恶。

“我的小叶浅,这样就生气了?脾气还跟以前一样啊,让人说不得半句的。

明明是宠溺的语调,但苏翊的表情却是放荡不羁的邪恶。

“呵~~~岁月不饶人啊。

叶浅在笑,她的确在笑,只是笑容很轻,稍纵即逝,让人根本抓不到她的笑容。

她这句的含义有很多,只是她具体指的是什么意思就只有她本人知道了。

几年不见,这只小野猫竟然让他看不透了,还是说六年的时间改变了她?

“叶浅,六年不见,你还是我的那个小叶浅吗?

苏翊走到叶浅面前,将变幻莫测的俊脸碰到她面前,细细的捕捉着她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叶浅面色依旧,眉宇间是不动声色的清冷,温热强势的气息噗在她的皮肤上,她眉眼空洞,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锁在心底,不让眼前的男人看出一分一毫来。

苏翊阅人无数,就算隐藏的再好的人在他面前也会被他看出端倪来,心理学的课程和人心测试实验可是他从小就学过来的,二十几年的学习和实践他从不间断。

只是面前的女人,他们明明靠的那么近,没道理他居然看不出她一丝一毫的想法,面前的小女人向来都是他的手中玩物,他怎么会让她超出自己的掌控范围。

“呵~~~叶浅,六年不见,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站在苏翊身后的广启和光明俩兄弟也在捕捉着叶浅身上一丝丝的小动作,然,却什么也没有,他们也算从小相识,以前的叶浅和叶浅实在相差太大,他们看不出也就罢了居然连苏翊也看不出破绽,六年的时间,叶浅究竟经历了什么事情?

叶浅仍是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苏翊不走,她自然走不掉。

“走吧,我的小野猫不是要带我们去吃饭吗?还不带路?

听到苏翊的话,叶浅大步流星的下了楼,跟老伯道简短的道别,便将早已写好的告别信塞到他的口袋里。

等苏翊等人下楼的时候,她早已拿起雨伞站在门外等候。

天已经暗了下来,甚至比晴天时的夜晚要来的黑暗许多,像是无尽的地域,只要陷入,便会万劫不复,而她就是地域中的人,注定是万劫不复的。

光明为苏翊称着黑色高级的雨伞,而广启则是闯入雨中将车子开到苏翊面前。

苏翊和光明走在前面,都叶浅则是面色冷漠的跟在后面。

在还没坐到苏翊改装过的车子里的时候,叶浅正准备收起雨伞进入后车厢,远远的大雨中,她好像看到了一把蓝色的雨伞。

那把雨伞下站着一个俊美出尘的男子,只是远远的一眼,她便感受到了对方的凄凉。

心中忽然有些难过,却又不能下车,垂下眼,心一狠,迅速的关掉车门,不再去看远处的男子。

++++++++++++++++++++++++

车子缓缓的开在山路上,车子里有清晰的熏香和夜来香的味道,两种不一样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在封闭的空间里无处不在的散发着,让人有一种想要呕吐的冲动。

叶浅面上平静,心中却是在讥笑,呵呵,她是在什么时候对这样让人厌恶到了极点的味道居然能眼皮也不眨的吸取着。

不过一看到身边位高权重男人时,她又觉得这种让人作呕的味道怎么比得上苏翊,说到夜来香,她忽然觉得苏翊好比一桶夜香,臭的让人避而远之。

“在想什么?笑的什么开心?

许是刚刚的想法逗乐了自己,听到苏翊疑问,叶浅才后知后觉起来,收起笑容,语气淡淡,她说,“这香味,和你很配。

苏翊的鼻子没有叶浅来的灵敏,又闻惯车上的味道,只是听到这么一说,他也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来。只因为叶浅的语气平淡,没有任何的讥讽或者赞扬的语调,如此平淡不过的语调,实在让人难以听出所以然来。

这只小野猫,六年不见,说话倒是字字暗藏玄机,让她离开这么多年,到底是对还是错?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她,不过没关系,他会用接下来的日子重新了解她。

叶浅感受到身边男人变化,多年不见,他的变化倒是不多,一如既往的高傲不可亲近,还有一如既往的让人讨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