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流年只为你倾城

不安的情绪,该离开了。

流年只为你倾城 沫萩 2970 2014-01-03 22:48:19

  西洋楼后面的菜园里,叶浅正在菜地里埋头苦干,因为天气预报说这两天可能会有暴风雨,所以菜园里的所种的蔬菜就需要用一些工具来防台风暴雨。

老伯所中的菜园有好几个,不想在他这里光吃饭不做事,她就自告奋勇来帮忙,当时老伯一脸犹豫,但在看到她坚定的眼神时,也就不再拒绝了。

“我可以一起加入吗?

“随便。

她已经忙活了大半天了,却是无从下手,一是因为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二是因为这些防风的小道具都是有老伯亲自弄出来的,并不是商场上卖的那些有说明书的道具。

本想走一步算一步,先看出一些名堂再弄,这会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她想先进去吃点东西在弄,正好蓝曦来了,对于他什么事都会的这件事,她已经没有任何好奇了,放佛这世上并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他的。

走到叶浅面前,蓝曦挽起袖子,蹲在那些道具前,手脚麻利的将那些长相各异的自制道具拼接在一起,才几分钟的功夫,一顶三米长的防风帐篷是做好了。

“过来帮忙。

蓝曦头也每抬,对身后的叶浅招呼。

“好。

虽然在她的认知里,蓝曦会这些事情都在预料之中,可当她亲眼看到,难免会有想惊叹的冲动,好比那些年少的小女孩,在看到一个美男子的无所不能时,还是会忍不住哇的一声惊叹。

两人齐心协力将防风帐篷搭好,又仔细的检查一番之后才离开菜园。

回到房子里,叶浅本想去二楼洗个澡换身衣服,但又想到蓝曦身上也是一身泥土,昨晚下了大雨,菜园里的泥土都松了,就算再小心,鞋子和裤腿还是会沾上泥土。

他一向都干净如昔,今儿沾染了泥土,却丝毫不影响他的清俊,那么清美如莲的一个人,她忽然觉得这样美如神祗的男人不该沾染上尘世的灰尘,他该是干净如初的。

“上楼洗个澡吧。

终是喜欢他身上干净的桂花香,她自然而然的开口。

“好。

撇了她一眼,没在说什么,跟着她上了二楼的客房。

在为他放好热水之后,她才想起自己这里并没有男人换洗的衣服。可是蓝曦已经进去浴室洗澡了,这会让他先别洗已经不可能了。

打开自己的旅行箱,翻开一看,里面竟然有男人的衣服,不用看,光闻味道就知道是蓝曦的。

暗自吐了一口气,也是,他这几天都比自己早起,时不时的好像是有拿一些衣服给自己披上,久而久之,她的箱子里竟然放了他这么多衣服。

将他的衣服都拿出来,放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蓝叔叔,衣服我都给你放在门口了。将衣服放在地上,想起自己的话,忽然觉得有些怪异。

离开房间后,她拿着自己的衣服到楼下的浴室洗漱,泡在温热的浴缸里,回想着这几天舒适的生活,在花园城的日子,当真是无忧无虑,没有烦恼,没有恐惧,更没有噩梦。

只是昨晚大雨之际,她隐隐的有些心慌,像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一样,她的第六感向来准确,既然有预感,那就必定是有事情要发生了。这里是不能呆了,虽然她很喜欢这里的生活,却不能因为自己的自私而给那些古朴的农民带来灾难。

洗完澡之后,叶浅拿起地上的脏衣服往二楼走,走到自己的房间,心想蓝曦应该洗好,便推开门想要进去拿他的脏衣服。

一推开门,就看到一道清瘦却又精健的美男身材。

男人的身体她并不是没有见过,只是蓝曦的身材比一般男人要来的高一些,白一些。她从未见皮肤如此好的男人,古人口中的肤如凝脂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宽厚的肩膀,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身,还有那双修长健硕的双腿,如此精美的身材确实能让人喷血。

“恋恋,偷看别人换衣服可不好哦。

蓝曦听到了身后的东西,没有丝毫慌乱,而是从容镇定的背对着她穿起了衣服。

叶浅听出蓝曦口中的调侃韵味,脸上一烫,有一种做了坏事的尴尬。

她连忙转过身去,匆匆离开房间。

这时正在穿衣服的蓝曦红嘴上扬,眉宇间笑容溢出。

+++++++++++++++++

等蓝曦出来的时候,他手上还拿着刚刚换下的脏衣服,走到洗衣机旁,正想将衣服放进去,就听到叶浅住址的话。

“今天停电了,衣服需要用手洗,把衣服给我吧。

“衣服留着明天洗,水太凉了。

看得出她是想手洗这堆衣服,蓝曦出声阻止。

“没关系,就这几件而已,一会就洗好了。

叶浅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要在这么冷的天气里洗衣服,她只觉得心口闷闷的,需要用冰凉的水来镇静一下自己不安的心情。

“滴答滴答。。。

聊天的功夫,天已经下起了大雨。

阳台是露天的,不遮雨,在叶浅发愣之际,蓝曦已经从屋子里拿起了一把蓝色的雨伞。

她失神的在搓衣板里面无表情的洗着衣服,而他则是面容淡淡的拿伞为她遮雨。

衣服在被不知不觉中洗完,她今天有些心事重重竟然将刚洗好的衣服晾在了露天阳台上任由大雨淋湿那些刚洗好的衣服。

晒完了衣服,叶浅仍然身心不宁的站在衣架前,放佛没有察觉到事情做完了。

蓝曦见她衣服心神不宁的样子,撑着雨伞将她拉近屋里。

回到卧室,蓝曦去浴室拿干燥的毛巾为她擦拭身上的水渍,见她走神的厉害,全然不顾身上湿透的状态,只得先帮她弄干净。

叶浅只在浑浑噩噩中,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黑,然后几秒钟,她又看到了光明,抬眸望去,才只得刚刚的失明只是因为蓝曦帮她换衣服。

有几滴水滴沿着脖颈顺势流到她的心口,冰凉凉的液体在心脏处一路向下,混沌的神智立即清醒了不少。

“轰隆~~~轰隆~~~

天气预报明明说的是明天后天才会有暴风雨,奈何人算不如天算,此时的屋外已经乌云密布,如雷贯耳的雷声一阵阵的传来。

她喜欢阴天,却害怕打雷,那么威力无比的闪电,只需要瞬间就能让人阴阳两隔,不害怕是假。

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不顾蓝曦正在为她擦头发,叶浅猛然从床上跳起来,跑到箱子旁边开始整理行李。

东西不多,一下子就都收拾好了,抬头看向蓝曦,急忙道,“蓝叔叔,你快回去收拾行李,我们待会马上离开这里。

“出什么事了?

蓝曦看的出叶浅的不安,刚想问,却又听到她焦虑的声音。

“蓝叔叔,你不是说要跟我一起走,我们在这里也住了一段时间了,是时候走了。

不想让蓝曦看出破绽,她只得强行镇定。

“那也不用这么着急啊,今天注定要暴风雨的。

“可是我想离开了。

叶浅语气突然落寞了下来,低沉的嗓音透露着哀愁。

“东西都收拾好了,本想明天再走的,不过你既然想今天离开,那我们去找老伯道个别吧。

抬头望去,她没想道蓝曦和她的一样,也想离开了。

“老伯身上没有手机,这会他应该还在菜园,我们去找他说一声。

“好,我们走吧。

拿着行李箱下楼,她才看到蓝曦的行李箱早已放在那里。受老伯连日来的照顾,临走时的确该跟他告个别,想想她当初就不该来老伯家,短暂的陪伴却换来了长久的落寞,到底还是她考虑不周。

蓝曦和叶浅人手来着各自的行李箱,单手撑着一蓝一黑的雨伞,游走在老伯所说的地方。

到了菜园之后,却是没有发现老伯的踪影,她记得老伯今早出门的时候是带了雨衣的,他应该不是去躲雨,或许是雷电太大,所以他提前回家了。

心中虽然这么推断,却隐隐的不安,心中一直有一道声音在叫唤她,‘快走,快离开这里。

“蓝叔叔,你先去车站,买好票到车厢里等我,我去找老伯。

“一起去吧。

他对那个老人也算是敬爱有加,离开前还是去拜个别的好。

“不。。

见蓝曦也要和自己一起去,叶浅突然提高了音量。

“怎么了?

隐隐的,蓝曦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只是想想,目前并没有什么大事,应该没什么问题。

“哦,是这样,你先拉着行李箱去车厢等我,一个人去跟老伯道别就行了,一会天就黑了,早点买票才不用坐在车站里等那么久,我去去就来,很快的。

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蓝曦点点,犹豫之下,还是拉着行李箱转身离开。

望着雨中那道颀长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分,放佛要再见面时见很难的事情。

这一路上,她都自己安慰自己,或许老伯只是自己抄近路回去了,或许是她想多了,只是这世上,偏偏有些或许是故意要朝反方向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