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流年只为你倾城

无法抵抗的魅力

流年只为你倾城 沫萩 5909 2013-12-28 23:49:48

  洗漱完之后,她走到楼下,来到厨房就看到蓝曦神情淡雅的为她盛着热乎乎的小粥。

一听到她的脚步声,他回过头去,对她微微一笑,“过来吃饭。

依言坐在椅子上,吃着碗里的热粥,扫了一眼四周,才发现老伯不在,她问,“老伯去哪了?

“他有事出去了。

蓝曦坐在她对面,动作自然的为她夹菜。

这样的画面出现过很多次,她也没觉得哪里不妥,习惯性接受他的照顾。

等吃完了饭,两人一起洗碗,蓝曦开口道,“一会我带你去个地方,你先去楼上拿件外套。

“不用了,我不冷。

叶浅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刚刚蓝曦已经为她穿了一件毛呢长款外套,现在是中午时分,艳阳高照,外面应该没有那么冷。

收拾好餐具后,蓝曦动作优雅的擦干沾有水迹的双手,神情破为无奈。

他走到她身边的衣架旁,刚想伸手拿下自己的外套,叶浅则是早他一步从衣架上拿下她的外套,表情淡淡的走到他身后,伺候蓝曦穿起了外套。

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蓝曦身份高贵,却还是照样为她穿衣做饭,现如今,她也可以为他穿衣做饭,十多年过去了,直到今天,她才发现自己欠的最多的人竟然是蓝曦,面前这个温柔儒雅的男人。

他就像一个小爸爸一样,将自己找固定无微不至,只是从前她的心都在别人身上,身份不比蓝曦差,竟然理所当然的享受了蓝曦十年来的照顾。

他从未亏欠自己,却还是义无反顾的照顾她,爱护她,在父母双双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的心也跟着死了,三年前她终于成功的逃了出来,心却死在了那里。

现如今能再遇到蓝曦,不知道是他们的缘分太深,还是上天在提醒自己亏欠她许多,先如今他老了,是自己该照顾他的时候了。

蓝曦也没想到她会做出这个举动,身后这个清冷的女孩是长大了吗?她竟然也懂的心疼人了,呵呵,是啊,早在多年前她就在血海中长大了。

不曾想过自己也会有被这个骄傲如阳的女子伺候穿衣的一天,不知怎么的,心里暖暖的,痒痒的,忽然觉得今天的冬天不会太冷。

转过身去,蓝曦清俊的眉宇间满是笑意,笑容璀璨如宝石,温润的声音比以往更加温柔,潺潺如流水,绕人心间。

他说,“我的小家伙,怎么想起要伺候我了?

看过蓝曦无数次儒雅的笑容,却唯独没有见过他如孩童般纯真的笑容,此时蓝曦的笑容好比童真的孩子得到了什么惊喜一样,笑容璀璨毫不掩饰。

不老的容颜,清俊到了极致,浑身上下都透露着淡雅悠然的气息,这样的一个男人,是每个女人所不能抗拒的。

不由得,她竟然也看痴了,从前不曾好好看过蓝曦,如今看来,就连自恃甚高的她也不能抵挡蓝曦的如此魅力,只是他是她的长辈,而她不过是带着欣赏的目光是欣赏他,仅此而已。

“恋恋。。。

蓝曦也痴痴的望着她,眼神由专注变成涣散,放佛游神到了另一个地方,他不自觉的唤出了她的小名,大手扶上她的小脸,眼神迷惘的看着她。

以前有的时候蓝曦也会这样迷惘的瞧着她,又或许他只是通过自己在看向谁,以前她不明白,现在想来,蓝曦应该爱着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和自己长的有些相似。

又或者说,他对自己的好,都是来源于那个和她长相相似的女人,如果当真是这样,那她也就没有负担了,原本她是想留在蓝曦身边照顾他到老的,但如果他对自己的好是因为他想在她身上对某一个女人好,所以才对自己那么照顾有加,如果是那样,那她也就没有那么的眷恋了。

“蓝叔叔,我们走吧。

“恩!

对于她冷漠的称呼,蓝曦突然从迷惘中清醒过来。

看到她眼中的冷漠和拒人于千里之外,他立即明白了她的想法,垂眸,眼神复杂,再次抬头,脸上仍旧是那个温润亲民的蓝曦。

牵起叶浅的小手,带着她离开老伯的房子,一路上,两人都不在言语,心思各异,她并没有拒绝他的触碰,而是用心在抵触一切。

走了一路,叶浅并没有闲着,一边欣赏着沿途的风景,一边感慨自己白活了许多年,年轻的时候人总是想着做一番大事,从而在年轻的道路上走的太过匆忙,刚刚成熟就要老去,甚至还没来得及体会青春。

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山路,洋房离他们越来越远,她并不问蓝曦究竟要带她去哪里,直觉告诉她,那会是个很美的地方,因为她已经闻到了清新的花香。

“闭上眼睛。

蓝曦走到她身后,用白皙修长的大手遮住了她的视线。

她没有任何抗议,顺从的听蓝曦的安排。

黑暗的世界中,淡淡的桂花香虽然是熟悉的心安,但经历血雨腥风的她还是自然而然的做出了防备的姿态,只是她掩藏的很好,旁人并没有看出来。

跟随着蓝曦的指挥声,她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走了一会,鼻息间的花香越来越清晰,而蓝曦也放下了挡住她视线的双手。

睁开双眼,入目的是满地的蓝色妖姬,成千上百的蓝色妖姬集于一地,演变成了一地蓝色的梦幻,深邃的蓝色美的那么不真实,像是站在童话王国里的梦幻花园里。

美,真的很美,叶浅眼中满满的都是赞叹,蓝色妖姬本身就很难自然而成,市场上的蓝色妖姬都是经过人工染色而成。

面前这一地的梦幻蓝,她也分不清到底那些花朵是真是假,她只知道很美,美的让她忘却了呼吸,唯有心间在惊叹,只是这种欣赏一闪而过,随即而来的又是浓浓的忧伤。

所以她才不愿有太多的情绪,情绪多了,负面的情绪也就多了,有笑,自然就会有哭,但如果不笑,自然也不会哭,因为太久没有见到这么美轮美奂的大自然,刚刚的惊叹也在所难免。

蓝曦静静的站在她身侧,仔细品味她的每一个表情,只可惜,在捕捉到她眼中的惊喜之后,便再也看不到其他,这个孩子,当真已经能做到深藏不露的地步了吗?

那样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在她小时候,他总是希望她能够做到这一点,好让别人没有把柄可抓,可现如今看到她终于做到了这些,心境却又是不一样了。

“蓝曦,你怎么会在这里?

终于,她还是问出了口,在这么美的地方问着不该问的话,着实扫兴。

不过蓝曦也不恼,对于她的开口询问,心中反倒有几分欣喜。他说,“无官一身轻,我老了,是该放下工作来好好休息了。

蓝曦轻描淡写的用一句话说明了他为何在此处,可叶浅知道这句话的其中肯定发生了许多事情,蓝曦的意思是他已经卸任副总统一职,做回平常人了吗?

可他今年才三十九岁,过了年也才四十岁,四十岁对一个男人的来说也是个黄金年龄,这个年龄阶段的男人有成熟的思想,丰富的阅历与知识,而且他的办事能力都不下于任何一国的总统,为何他会轻易放下副总统一职?他又是什么时候卸任的?这期间他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些问题她不知道该不该问,也不知道这些事情是不是她能问的,试问,她有这样的资格去问吗?说实话,她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她索性不问,蓝曦不说,她不问,知道太多的事情对她说并不是件好事。

想到他刚刚说自己老了的这种话,叶浅忍不住打趣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我哥哥,您说自己老,要是让那些和您一样年纪的人听到了,肯定会人神共愤的。

“呵呵,难道在恋恋心里,我一直都是你的不老的男神吗?

蓝曦目光柔和的锁住她的视线,与她对视。

“。。。叶浅眼皮微抬,她什么时候说他是自己心目中的男神了,蓝曦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自恋的?还是说这是些都是他灵魂中的一部分,只是他从未拿出来示人过。

这些天看到了蓝曦许多不一样的一面,刚开始她是诧异的,可到了后来,也就释然了,每个人都是不为人知的一面,只是你没看到那些不一样的一面,所以才会认为他是你眼中的那种人。

见她不答,蓝曦索性将清美儒雅的俊美伸到她眼前,语气略带委屈,“恋恋,看来我真的是老了,竟然连你也嫌弃我了,哎,想我一把年纪,身边也没个人照顾,看来注定要老来无所依了。

明明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但听到他那句老无所依,叶浅的破碎不全的心还是不可察觉的痛了一下,她在早上的时候的确想过要照顾蓝曦的后半辈子,以报答他前半辈子对自己和对父母的恩情,只是就在刚刚,她又觉得自己和他在一起,势必会给他造成麻烦,索性就离他远远的,他的恩情,只能来生再报。

“蓝叔叔,您的年纪也不小了,难道您不想结婚吗?

这个问题她在小时候就没有想过,那个时候她的心思并没有在蓝曦身上多做停留,他们之间的相处淡如止水,她也不曾参与过他的事情,所以现在想想,她对于蓝曦的事情实在是知道的太少。

结婚这个话题对于蓝曦来说并不陌生,从二十几岁开始,关于他什么时候结婚,到他是GAy,再到他是不婚族,再到他是为国为民之说,所以不结婚。这些话题经过多年的消磨,大家也都看淡了,也就没有再多问了。

而她今天再次提起,蓝曦转头看向别处,眼神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久,他不在说话,而卿然也以为他不会再回答的时候,蓝曦沉沉的声音在风中响起,“恋恋,如果我老了,你会照顾我吗?就像你小时候我照顾你那样?

“恩?

不曾想蓝曦会有这样的想法,他的这句话就像她死去的父亲当年和她说过的一模一样,当时父亲也是和蔼可亲的抱着她坐在大腿上,对她说,“爸爸的小公主,等爸爸老了的那天,我的小公主会不会照顾爸爸?

记得她当时的回答是肯定的,如今双亲双双而亡,她再没了亲人,就是她想尽孝都没有机会了。

没有得到她的回答,蓝曦以为她在无言拒绝自己,也不再言语,只是眼神落寞的看向天空。

在一片蓝色的花海中,叶浅看到了蓝曦的落寞与孤寂,那样毫不掩饰的孤独让人看了心生不忍,就连他的侧脸都显得无比的孤寂和无力感。

她向前迈了一步,却又犹豫的停顿,深知自己会给任何人带来不幸,她不清楚是否能够让蓝曦到老有所依,如果可以,自然是好,如果让那个人抓到自己,那蓝曦也会跟着遭殃。

与其让他深陷其中,倒不能忍痛让他孤独且平安的渡过他的后半生。

梦幻的花海中,将他的身影衬得风姿卓越,寒风将他的碎发吹起,露出了他那清俊柔和的侧脸,却吹不开他浑身的孤独感。

“蓝叔叔,即是无官一身轻,那何不在休闲的时间里找一个彼此相爱的好女人?等你找到她之后,你们会相亲相爱,然后结婚生子,你们会有你们的可爱宝宝,也会有幸福美满的家庭,你在沙发上逗宝宝玩,而她则是在厨房为你们准备晚餐,光是想想,那种生活就让人无比向往,难道您就不想过上那样的生活吗?

她话语间难得的轻柔,像是真的看到了那种让人嘴角微微上扬的美好画面。

蓝曦回头凝视着她,眉宇清淡,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太阳快下山了,我们回去吧。

这次的谈话有些牛头不对马嘴,他并没有回答她的话,或许并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又或许他有别的打算,也或许他曾经受过什么伤害。

“好。

淡淡的应一声,她想考虑,是否该离开这里了。

来这里本是巧合,遇到蓝曦就是个预料之外,原本还相处融洽,现在倒有些烦闷,心里闷闷的,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感。

最后望了一眼梦幻般的蓝色花海,走到蓝曦身边,跟他一起下山去。

蓝曦走在前面,并没有上中午来的时候去牵她,而是直径走在前面,和她保持着三步的距离,叶浅也是心事重重,并没有和他并排走。

走了许久,低头走路的她忽然撞上了什么坚硬的东西,鼻子被撞的有些疼,吸了吸发酸的鼻子,鼻息间满满都是清香逼人的桂花香。

抬头,蹙眉,她还没开口,就听到蓝曦训斥声,“怎么这么不小心,走路也不看着,还是冲上来的是辆车,看它不把你撞的零零散散的。

“哼,不理你了。

鼻子被撞的发酸,眼泪差点流下来,又听到他的训斥,满腹的委屈像是快压不住,即将涌上来的情绪让她顿时制止住,像是回到小时候,她生气的时候不想理人,直接哼一声就走人,连解释都懒的解释,高傲的让人讨厌的。

见她好像真的生气,蓝曦快她一步拉住了她的冰凉的小手,眼神略带心疼和歉意,声音跟着柔和了许多,他说,“抱歉,是我不好,害你受伤了。

柔的出水的语气从一张艳色带水的薄唇说出,再加上温暖的大手,心中那股翻江倒海的情绪瞬间被压了回去,眼眸垂下,她刚刚好像失态了。

再不想看到这样多面的自己,她直接甩开蓝曦温暖的大手,疾步离开现场。

蓝曦高深莫测的望着叶浅决绝的背影,眼底复杂交叉。

终于回到了老伯的洋房,大门没关,说明老伯已经回来了,推开大门,走了进去,就看到老伯提着一篮子的东西在那里挑来挑去。

一见她,老伯就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卿然啊,回来啦,我正要准备晚饭呢,你想吃什么,伯伯给你做。

“我想尝尝您的拿手好菜。

知道老伯的好意,她也不想泼冷水。

“好,那今天老头子我就给你们露一手瞧瞧,蓝先生,你一定要留下来尝尝我的手艺呀。

老伯一看到尾随而来的蓝曦,脸上的笑容更是止不住。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需要帮忙吗?

相比叶浅的冷漠,蓝曦的情绪不外露,并且能在巨大的波动下依然笑意和熙的展现在其他人眼中,这明显比任何人都做的很好。

老伯自然是看不出他的异样,如此优秀的男人对自己尊爱有加,没有哪个老人会不高兴的,知道只要自己一开口,蓝先生肯定会真的帮忙,老伯连忙摆摆手,“不用啦蓝先生,你去陪卿然聊聊天就行啦,我一人可以的,平时都是我一个人做的,不需要帮忙的。

站在楼梯上正要上楼的叶浅听到老伯的话之后,便转身下了楼,声音淡淡,“老伯,晚上就让我和蓝先生为您做一顿晚饭吧。

“啊?这。。。

老伯着实很喜欢叶浅和蓝曦,他今天一大早去买些吃的,就是想给他们做炖好的,本来就没想让客人动手洗菜做饭,她这么一提议,他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要不这样,您来做饭,我们帮您打下手,您看怎么样?

“也好,那你们就帮我打打下手吧。

许久没有人和他一起做饭了,老伯高兴的从冰箱里拿菜又拿肉。

见他这么高兴,叶浅忽然后悔刚刚自己的提议,现在让老伯开心了,可等她走后,不是平白给他增添了浓厚的不舍和孤独感吗?

哎,可是话都说出口了,再难收回,果真是多说多错,她今天这么是做这些蠢事。

走到厨房,看着桌子上的那些形形色色的生菜生肉,叶浅呆在桌边,不知从而下手。

“把菜拿去洗洗。

瞧她这副想做又不知道从何下手的呆萌样,心中的乌云密布散去,蓝曦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不一会儿,在蓝曦的安排下,三人均是仅仅有条的忙活起来。

油菜下锅,香气扑鼻,不一会儿,菜就上来了。

叶浅无聊的坐在那里,刚刚是她说要帮忙的,结果她除了洗菜就是摆碗筷,老伯为他们精心准备了香喷喷的竹筒饭,饭菜都上齐了。

三人围桌坐下来吃饭,老伯时不时的和蓝曦对饮几杯,相谈甚欢,气氛其乐融融。

“卿然啊,你打算在这里住多久啊,如果可以,老伯真希望你能一直住在这里,等我儿子回来的时候,我就可以把他介绍给你了,你要是我女儿就好了。

因为高兴,老伯喝的有点高,已经开始说胡话了。

到了最后,他仍然在那里满口胡言乱语,叶浅无奈,只得和蓝曦一起将他带到卧室去休息。

收拾好一切之后,她也觉得累了,刚想回自己的房间,就听到身后的熟悉声。

“既然来了,就放松的玩几天吧,这样轻松的日子可不多,明天我带你去古城,逛逛当地的风景。

不等叶浅拒绝,蓝曦早已下楼离开。

关上门,回到卧室,在浴室里放了热水,褪下衣服,将自己泡在温热的浴缸里,让自己更放松,想起蓝曦的话,他说的对,既然来了,就抛开一切去玩吧,因为这样无拘无束的日子,真的不多。

洗完澡,躺在床上,深夜入眠。

夜里,她仍然做着多年不变的那个噩梦,梦里是满地鲜血,夜来香盛开的那一刻,她不仅闻到了浓烈花香,更是闻到了让人恶心的血腥味。

身子蜷缩在床脚,即使在梦中,她也知道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来抱抱她,给她温暖,给她安全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