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流年只为你倾城

清美如莲,他是蓝曦

流年只为你倾城 沫萩 5875 2013-12-26 20:29:13

  褪去古板单一的西装革履,面前的男人穿着白色修长大衣,卡其色的长裤,细碎的刘海被风吹起,露出那张温润儒雅的面容。

他在对自己笑,笑容是那么的和蔼可亲、单纯无害,记忆中那张熟悉的俊脸此刻就放映在自己眼前,安平诧异的看着面前高大俊雅的男人,心里有说不出的异样。

她抬头凝视着他,努了努嘴,最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凝望着他。

低头看了一眼可爱的小家伙,蓝曦眼角带笑的看着她,抓起她冰凉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大手里,执起她的小手放在他嘴巴哈气。

“还冷吗?

“不冷。

“你呀,手都这么凉了还说不冷,走吧,我送你回去。

这是蓝曦,一贯的温润儒雅,和她记忆中的那个叔叔一模一样,若说这世上有什么能够温暖她的人,那此人唯有蓝曦是也。

他既不问自己为什么在这里,这三年去了哪里,也不问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告而别,他在她面前,永远都带着无尽的宠溺和理解。

以前她总觉得蓝曦这人太过于温柔,刚开始,她以为蓝曦对她是特别的,可到了后来,她才发现,原来蓝曦对谁都是这么温柔的,知道自己不是最特别的那一个之后,她便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念想,只当他是个温柔对待晚辈的好长辈。

蓝曦今年三十九岁,俊雅的外表让人一点也看不出他的年龄,时光放佛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一丁痕迹,若非要说有,那只能说他比任何人都要来的淡然,那是一种看破世事的淡然和无动于衷,因为副总统的身份让他经历了许多常人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所以他身上那份淡然不是常人所能拥有的。

三年不见,他依旧是那么清美如莲,放佛二十年的政治生涯并没有将他拖入混色的大染缸里,他依旧和以前一样温柔内敛,干净的让人心生向往。

有人说政坛好比一个大染缸,里面有好的颜色,坏的颜色,一旦陷进去,不管出不出的来,你都会被染成七七八八的颜色,那些颜色有你自己的,也有别人的,总之,谁也逃不掉。

可蓝曦在经历了二十年的政治生涯之后,依旧清雅如兰,或许是他伪装的太厉害,又或许是他真的有让自己不被侵染的本事。

只是这一切早在多年前,安平就不敢设想了,她看不透他,也不想看透,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要来的好,这个道理早在多年前她就幡然彻悟了。

今天能在这里遇到他,她也只是惊讶了一下,随即想想,放佛能在某一处遇到他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一样,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即是想不通,那她也不想再去计较,有些事情总会在最后关头解开疑惑,时间为你解开一切疑惑。

见她依旧那边冷冷淡淡,蓝曦也不说什么,脱下自己的手套给她戴上,拿过她的手电筒,蓝曦一脸温柔的牵着她的小手,带着她慢慢的走在黑夜里。

一路上,俩人不再开口,放佛是生来的默契一般,她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没有排斥,也没有感动,心如止水的同时,却又不想那么快走到尽头。

“到了,进去吧。

“谢谢。

安平刚想挣开蓝曦牵着自己的大手,却没想到对方并没有要放开自己的意思,他淡笑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后牵着她一起走进老伯的家里。

老伯一看到卿然,连忙走到她面前,关心道,“卿然啊,你刚刚是不是迷路了啊?我看你去了那么久都没有回来,所以就去了木屋找你,在木屋没有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猜想你一定是迷路了,我刚刚找了一路,也找不到你,我都差点报警了,你这孩子,吓死我了。

着急又担心的口气,让安平睫毛一颤,她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老伯,见老伯一脸真切,并没有任何的作假,知道他是真的担心自己,心里说不出的异样感,歉意道,“抱歉,让您担心了。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老伯看她平安回来,才松了一口气。

“呀,蓝先生也在啊,看我,刚刚一着急,竟然没看我您,失敬失敬。

“没事,天冷了,我能在您这喝杯咖啡吗?

俊雅的面容,温和的声音,的确没有人能拒绝这样一个蓝曦,安平看的出来,老伯对蓝曦不仅仅是喜欢,甚至可以说是崇拜和尊敬。

“当然可以,欢迎之至,快请进。

老伯一听蓝曦要在他家里喝咖啡,高兴的合不拢嘴,连忙跑去厨房准备。

客厅里只剩下蓝曦和安平俩人,俩人皆是无声的坐在沙发上,她不说话,等着他接来下的话语,以前和蓝曦在一起的时候,她就算不说话,他也能读懂自己在想些什么,不得不承认,和蓝曦在一起的时候很轻松。

“如果不介意的话,明天我带你逛逛这里的风景吧。

这话并不出乎意料之外,在她心中的蓝曦的确是该说这样的话,他不会问自己这三年去哪,也不会问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喜欢,也知道问了自己也不一定回答,许是相处多年,所以她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他会对自己做的事情。

“好,谢谢。

没有像见到老朋友那样的激动,也没有多余的热熔,她依旧冷冷淡淡,而他虽然话语不多,但脸上却一直笑意浅浅,俊美如常。

剩余的时间里,安平抬头看向窗户,没有表情,而蓝曦笑容浅浅,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她身上,眼神波澜流转,他知道她没有在看他,而是游神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所以他才这般无所顾忌的打量着她。

在他的记忆里,这个孩子在很小的时候总是会笑容甜甜的走到他面前,然后奶声奶气的唤着自己的叔叔,当年那个活泼可爱的女孩早已不复存在,现如今的她,用冷漠的气息拒绝着任何人,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的一个卿然,竟让他感到一丝丝的心疼。

老伯煮好了咖啡端了进来,就看到沉默不语的两个人,他以为两人是因为不认识,所以气氛才会这么尴尬,于是他急忙忙的打破沉默,笑道,“蓝先生,咖啡来了,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口味,您尝尝。

“谢谢老伯,您也坐下来吧。

“不用啦,我还是趁这会上去给卿然收拾一下房间的好。

见蓝曦正看了一眼正在发呆的安平,老伯了呵呵的说道,“蓝先生,忘了给您介绍了,这位是卿然,是我儿子的朋友。

见安平回过头来,老伯又开心的为安平介绍着蓝曦,“卿然啊,这位是蓝先生,他可是我们花园城里的大好人,城里的好些不能修的东西都是他修好的,而且蓝先生还不收钱,要知道花园城离城镇可是远的很,要让那些维修人员来修,都要跟请菩萨一样难,所以我们都很感谢蓝先生呢。

安平回眸探向蓝曦,见他笑语嫣然的望着自己,又见老伯等着自己的回话,只得缓缓道,“蓝先生,您好,很高兴认识您。

“卿然?蓝曦低声重复念着安平的名字。

“好了,你们年轻人聊吧,我上楼去收拾一下。

“老伯,不用了,我睡客房就可以了,您坐吧,我一会自己上去收拾就可以了。

一想起老伯说要让自己住她儿子的房间,安平总觉得不合适,房间是一个人的小窝,也是主人的隐私,她觉得还是不入住艾恒的房间较好。

“住客房啊?那也行,房间我去收拾就行了,你在这里代我招呼一下蓝先生吧卿然。

“老伯,黄爷爷这会正等您去找他,房间我和卿然一起收拾就行了,您不用这么客套,卿然小姐刚来,我招呼她也是一样,您快去吧。

“呀,看我这记性,这黄大哥一大早就和我约好了,瞧我给忘了,那卿然啊,我。。。

“记得加件外套去。

安平冲老伯淡淡一笑,目送他离开。

房子里没有了老伯热闹的话语,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

蓝曦走到安平面前,牵起她的手,对她说,“卿然小姐,走吧,去你的房间看看。

安平被他一路牵着,很奇怪的是,她并没有要挣开他的意思,许是养尊处优三年,所以她已经懒到什么都懒得去做去说了。

来到复古洋气的二楼客房,蓝曦脱下外套,交到她手里,便挽起袖子,开始整理起来。

而安平就站在门边上欣赏着蓝曦的东西,不得不承认,即将奔四的蓝曦,不仅长的像二十五,脸蛋和身材更是完美的让人无可挑剔。

绅士优雅这几个字在这个男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无论蓝曦做什么,有他在的画面一定是让人心生膜拜且向往的,尤其是在他上班时候,白色衬衣的他神情认真的看着文件的时候格外的迷人,再好比现在,他脱下白色的外套,低头收拾着床上的床单的模样仍然是那么的优雅得体,放佛他收拾的不是床单,而是一件艺术品。

安平也不知道自己看了他多久,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客房的被子和枕套早已焕然一新,就连地板和窗户都被他的干干净净。

“恋恋,床单都铺好了,快来试试暖不暖和。

在不期然中听到了记忆深处害怕又怀念的名字时,安平眼皮一挑,一时忘了反应。

蓝曦好像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想要挽救却已经来不及了,苦笑一声,他差点忘记这孩子早已厌恶了自己的身份和名字,她之所以改头换面,就连姓名也换了,就是不想再做回以前的自己,刚刚一兴奋,他就说漏了嘴,这下好了,好不容易遇到她,不知道她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口误,再次将自己拒于千里之外。

走到她身边,见她眼神流转,眼底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痛苦,蓝曦也跟着蹙起了好看的眉头,为了不让她多想,他干脆直接抱起失神的她。

将她抱到床上,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美眸认真的看着她。

脸上传来了一阵阵的热气,安平只觉得脸上痒痒的,抬眸看去,再惊愕的看到被那张被放大的俊脸,他笑语嫣然的将自己锁在那双清美如莲的眸子里,美目流转,她差点陷了进去。

“恋恋。。。

“蓝先生,你先起来。

小脸上都是他温热的呼吸,脸红这个词早已离她而去,没想到时隔今日,蓝曦温热的呼吸仍然让自己不自在,甚至耳根有些发烫。

面前的男人虽然看着年轻帅气,但实际年龄比自己大了整整十五岁,自小他们都是以长辈和晚辈的身份一起生活的,这样面对面的事情也有过,只却从未有过耳根发烫的时候。

“恋恋,你叫我什么?

蓝曦温柔的脸突然一变,清美的双眸一下子变得阴鹜犀利起来,他仍然压着她,眼神更是阴鹜的瞪着她。

“恩?

安平没想到会看到蓝曦这样犀利的一面,在她的记忆中,蓝曦从来都是温柔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能一笑而过,就连他身边最亲近的人都说蓝曦副总统从未跟人红过脸,更别说这样阴鹜的眼神了。

她也不知道蓝曦是怎么了,只不过听他的口气,好像是在生气自己对他的称呼,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犀利的注视下,安平竟然妥协了。

“蓝叔叔,您先起来好吗?

像是又回到了小时候,她犯了错误,惹了蓝叔叔不高兴,可蓝叔叔就算再生气,也从未给自己脸色看过,他在生气的时候,只会安静和她在一起,不动声色就能将气氛瞬间凝滞,而小小年纪的她也能很清楚的感受到他的不高兴,所以每当蓝曦生自己气的时候,她总会怯生生的叫他蓝叔叔,然后睁大了葡萄般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仰望着他。

“蓝叔叔?

蓝曦一听到久违的称谓,心中百感交集,心口一时被堵得慌,也不知道是因为她的称呼,还是因为自己的纠结和别扭。

他快速的站起身来,拿起地上的外套披上,脚步沧澜的离开。

安平坐起身来,不明所以的看着墙面,不知道蓝曦这是怎么了,他是生气了?还是不生气了?

算了,不想了,反正她就从未看透过蓝曦。

++++++++++++++++++++++++++++++++++++++++++++++++++

寒冷的夜晚,安平躺在床上,眼睛无神的望着天花板,就连她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等她睡着的时候,又接二连三的做着噩梦。

在梦中,全部都是一些残碎不堪的画面,她想将那些画面拼齐,却又没有勇气去看那些拼齐好的画面,一晚上噩梦连连,直到第二天的早晨。

感受到了阳光的暖意,她才缓缓的睁开双眼,抬手看了一下手表,竟然已经两点了。

“醒了?

熟悉的温和声在耳边响起,安平将被子盖到头上,并不想起来,也不想理会来人。

“小家伙,你这是在躲我吗?

蓝曦不怒反笑,他坐在床边,掀开被子,将安平从被子中捞出来抱在自己的腿上,小小的身板轻的过分,他爱怜的亲了亲额头的发丝,然后开始为她穿衣服。

安平无语,这个男人怎么还和以前一样,自己都长大了,他怎么还和以前那样将她从被子里捞出来,她现在可是女人了,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小女孩了,蓝曦到底怎么想的。

在蓝曦为安平穿上第二件羊毛衣的时候,安平忍不住开口,“蓝曦,我已经长大了。

言下之意就是她现在已经是大菇凉了,就算认识,也该注意男女授受不亲。

蓝曦好像没有听懂她的意思,继续为她穿上外套,然后在安平无语的目光下,他又把手伸到她的睡裤上。

安平心下一惊,连忙制止住他,“蓝曦,我自己来,你先出去等我。

听到她的话,蓝曦才抬头与她对视,他的眼神无辜,清澈的让人心生爱怜,安平最受不了的就是蓝曦这种无辜又不明所以的眼神。

若是她是腐女的话,早就将蓝曦这货给拿下了,那么呆萌的眼神从一个那么优秀的男人身上看到,换做是谁都抵抗不了的。

蓝曦不说话,仍然无辜又疑惑的看着她,大手仍然放在她的睡裤上,却没有接下来的动作,而是等着她的解释。

安平忽然有些头疼,她以前怎么从来都没有发现蓝曦会有这样小孩子的一面。

“蓝曦,我是女人。

相信她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蓝曦已经会放下她了吧。

只是蓝曦的回答让安平彻底的嘴角抽搐,他说,“我知道你是女人,怎么了?

“额。。。

忽然很想直接给蓝曦一个爆栗子,却舍不得这么美的一张脸有一丁点的损坏,安平无奈,只能说的更明白,“蓝曦,男女有别,以后这种事让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可是我以前也是这样帮你换衣服的,以前你都是很喜欢我照顾你的,现在。。你是不是觉得我老了,嫌弃我是个糟老头子了?

安平扶着额头,彻底的无语了,在她小时候的确是蓝曦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可她现在已经长大了,懂的男女授受不亲这个道理,自然不会再让蓝曦帮她换衣服了。

只是看到蓝曦眼中的受伤,眉宇间的惆怅,她竟然又妥协了。

感受到她的同意,蓝曦的手就忙活了起来,不给她反悔的机会,他迅速的褪去她的睡裤,裤子一落下,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就那样展现在他面前。

为了防止她着凉,他并没有将目光多做停留在她腿上,而是迅速的替她穿好衣服。

安平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烫,以前蓝曦帮她穿衣服的时候,这种感觉是从未有过的,而且这样多面的蓝曦也是她不曾见到了,或许,在她不在的这些年里,蓝曦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她穿好了衣服,安平仍然被蓝曦抱在腿上,她不催他,生怕他又用那种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自己,只能任由他动作。

蓝曦伸手温柔的摸了摸她轻柔的发丝,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陈旧而又华丽的银梳子,力道熟稔的替她竖起了头发。

安平在看到拿一把纯银打造钻石点缀的梳洗时,心口一顿,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依稀记得,那把梳子在她记事以来就看到蓝曦每次给她梳头的时候都是用那把银梳子给她理发的。

这么多年来,堂堂E国的副总统竟然随身携带着一把女士的发梳,若是让国人知道了肯定会将这件事传的绘声绘色,只是蓝曦随身携带梳子的事情并没有人知道,唯有她知道,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蓝曦为何总是携带着这一把梳子,她也曾想过这把梳子是哪个女人和他的定情物,也曾问过蓝曦为什么要将梳子带在身上,而蓝曦也没有正面回答过她这个问题,自此以后,她也就不问了。

捯饬了半天,蓝曦才将她放下,柔声道,“恋恋,热水我已经给你放好了,洗好了就下来吃饭。

“恩,知道了。

安平点点头,转身走进浴室,站在镜子前,她才发现蓝曦竟然给她梳了两个时尚的辫子,记得以前他只会给她梳两个土土的辫子,几年不见,他的手艺倒是长进了。

是她不在的日子里,有别的孩子给他梳头吗?

一想起蓝曦给别的女孩子梳头,她就有说不出的不舒服,像是自己专用的权利给了别人的那种不舒服感。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她现在什么也不是,已经没有资格那么自以为是了,而蓝曦,她真心希望他能遇到一个好女人,俩人能够幸福到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