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流年只为你倾城

一度破功的情绪

流年只为你倾城 沫萩 2065 2013-12-08 20:05:01

  “恩,知道了。杨少卿话中的意思昭然若知,他是在说自己的作风有问题吗?呵,当真是恶人先告状,明明当着自己老婆的面跟其他女人亲亲我我的是他,他还有理说自己的作风有问题?这个男人,是当皇帝当习惯了吧,连死的他都能说是活的,黑的能说成白的,明明知道他说的是不对的,却又没人敢反抗,只因为他们没有那个本事去反抗,好吧,她也不反抗,反正在他面前多说多错。

“从今天开始,我不希望在任何不该出现的场合里看到你。

“恩。

“没事的话就多去陪陪家里的老人。

“恩。

“你难道是死人吗?就只会恩?

“恩。

“你。。。。哼。。。你给我好自为之,别让我再看到你。

“恩。

杨少卿气节,这个女人,难道是他的克星吗?就连敌人把中指比到他脸上的时候他都能隐忍不发,这个女人的乖顺反而让自己非常的生气,该死的,他就不该回来,回来找什么晦气,还气的自己血压上升。

嘭的一声,别墅的大门给粗鲁的关上,直到外面车子的引擎声响起,最后再消失,叶浅才慢慢的抬起头,只能算是清秀的小脸上扬起一抹狡黠的笑容。

哼,让你不救我,她说过,她很记仇的,身为丈夫的他非但没有要救自己的要死,反而想让他和歹徒一起死,被自己的丈夫在这生死有关的时候抛弃,是个女人都会心寒,好在她不爱他,不爱,也就不痛,只是稍微有些难过而已,只是,抱了不愉快的仇之后,心情也好了不少,这事也就算过去了。

回到卧室里,再也没有心情去碰那台电脑了,今天杨太太这个位置一座就是三年,最近杨夫人徐琴老是在催她和杨少卿要孩子,这事她也没有跟杨少卿说,如果自己不和杨少卿生一个孩子,怕是这个安静又舒适的位置也坐不久了,因为杨少卿不喜她,所以也就没有向大家公布她的身份,而她自然也不用陪他去参加那些大型小型的舞会,或者公众场合,反正他将她雪藏起来反而是她想要的。

只是这样没人打扰的平静生活,怕是要结束了,她是不会为了安稳的生活而去跟一个不爱的男人要一个孩子的,三年的宁静,她也满足了,是该换地方了,这个位置就算再隐秘,最终也是会被那个人找到的。

“铃铃铃。。。铃铃铃。。。

拿起手机,接通电话,“喂。

“叶浅,晚上叫莫城回家吃饭,我和你爷爷有话跟你们说。

“恩,知道了。

手机里只存了杨家几个关键人物的号码,一般情况她从不来都不会用手机打给谁,因为她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可打,这部手机纯粹就是为了让徐琴和老爷子呼叫自己的。

“这次莫城要是不回来,你也别回来了。

手机里再次传来了徐琴尖锐的嗓音,她对自己向来如此刻薄,早已见怪不怪,她也就没所谓了。

“你说说你有什么用,都。。。

“喂。。。喂。。。

不等徐琴的恶言相对,叶浅直接掐断了通话,这个女人,还真聒噪的让人讨厌,不过一想起那头徐琴因为自己胆敢挂她电话而生气扭曲的表情,她就很想笑。

四脚朝天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哎,该怎么办呢?要打电话给杨少卿吗?可是这个电话一打,不就让他认定自己昨晚和他酒吧相遇的事情根本就是自己故意想要勾,引他的,虽然她不在乎这个,却又不想看到那张嚣张得让人很不爽的表情。

算了,还是打吧,吃了人家三年的米饭,是该好聚好散的,而且杨少卿这样的男人如果知道自己偷偷逃跑的话,想必他一定会找自己算账的,还是和平分手吧,多了这样一个难缠的敌人可不好。

做好决定,拿起电话,犹豫了几秒,还是拨通了杨少卿的私人电话,很快,那边就传来了杨少卿冷酷无情的嗓音,他说,“哪位?

“是我,爷爷叫你晚上回家一趟,说是有事和我们说。

杨少卿看到手机上陌生的好吗,一时有些疑惑,再听到那么公事公办的声音时,才反应过来,“你回去就行了,我很忙。

“老太太说了,要是你不和我回去的话,就让我们离婚。

那边杨少卿刚想挂电话,就听到叶浅不冷不热的冒出这么一句。

“离婚?虽然不知道爷爷他们又在折腾什么事情,不过想想,他的确许久不曾回去看他们了,也就答应了,“晚上五点,我去接你。

“恩。

挂断通话,杨少卿好看的眉头拧成一团,不知道为什么,一向淡定的他,每次和这个女人讲话,她随便淡淡的一句话都能让自己爆发。

晚上五点,杨少卿很准时的出现在叶浅所住的房子外。

而她也很准时的站在那里等他,没有刻意的打扮,仍然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条连衣裙外加长款外套,虽然款式普通,而她的长相在他认识的女人里算得上是最丑的一个了,可就是这样普通的她,身上却有着极好的高贵气质,王公贵族的千金小姐他也接触不少,就是没有哪个女人能有她这样的淡然置若,放佛什么大事也不能让她出现任何的慌乱,她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

坐在车子里,两人都没有话讲,一路上沉默,叶浅只是靠在椅子上闭目休息,今晚那边肯定又得闹腾,她还是先养精蓄锐的好。

杨少卿只是偷偷的打量着她,却又鄙视自己什么时候对一个女人好奇了起来。

不再看她,而是将车速加快,他倒要看看,这几女人这么淡定的性子在遇到极速危险的时候还能不能淡定到底,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叶浅靠在车椅上,面对杨少卿幼稚的做法也不动于衷,看来这个男人也不难猜嘛,在面对自己好奇的事情时,他的心思自己便一目了然。

只是杨少卿怎么突然对自己好奇起来了,这可不行,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一旦开始充满好奇,那接下的事情,又是一堆麻烦事了,看来,是离开的时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