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玉生烟

第十五章 又遇白瑾

玉生烟 花客 2098 2017-01-24 21:39:50

    城中街道早已没了人,唯有马车驶过车轮辘辘的声音。出了城门,马车向城郊驶去。

  马车上,穆暄给伊之曦包扎着手臂,伊之曦脸色沉重,伊凌惜低下了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哥,”伊凌惜知道自家哥哥担心,但她并不后悔来监狱。

  伊之曦眼视前方,好像没有听见伊凌惜的声音,不,基本上是忽视了伊凌惜这个人。

  “哥,是惜儿错了,不该让你担心。”眼看着伊之曦手臂上的伤,伊凌惜还是不忍心,毕竟这十几年伊之曦除了跟她对嘴,其他事都依着她,很疼她。

  可是这次,伊之曦没有,他仍然紧锁眉头,闭紧嘴唇。

  “别难过了,惜儿,我相信之曦不会生你气的。”穆暄包扎完,抬起头看向伊凌惜。

  “暄哥哥,可是…”

  “惜儿,我们先找个地方,让之曦休息疗伤吧。”伊凌惜不再说话了,她觉得穆暄说的很有道理。

  顷刻,马车停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宅子。院外粉墙环护,绿柳周垂,三间垂花门楼,四面抄手游廊。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整个院落富丽堂皇,雍容华贵,花园锦簇,剔透玲珑,后院满架蔷薇。亭台楼阁,池馆水榭,映在青松翠柏之中;假山怪石,花坛盆景,藤萝翠竹,点缀其间。

  中部有一湖泊,清澈见底。再看那岸上的蓼花苇叶,池内的翠荇香菱,也都觉摇摇落落,似有追忆故人之态,迥非素常逞妍斗色之可比。既领略得如此寥落凄惨之景,是以情不自禁,乃信口吟成一歌曰:池塘一夜秋风冷,吹散芰荷红玉影。蓼花菱叶不胜愁,重露繁霜压纤梗。不闻永昼敲棋声,燕泥点点污棋枰。

  伊凌惜一等人走进一间房,纱幔低垂,营造出朦朦胧胧的气氛,四周石壁全用锦缎遮住,就连室顶也用绣花毛毡隔起,既温暖又温馨。

  穆暄把伊之曦扶到床上,伊凌惜在一旁站着,没有说话。

  房间里的氛围甚是寂静,而寂静中又夹杂着一丝尴尬。

  “咳,”穆暄打破了这场宁静,“要不…惜儿,你先去集市上给之曦买一些补品吧!”穆暄眨了眨眼,向伊凌惜投了个眼神,那意思好像在暗示着伊凌惜,放心,就他我搞定不了?!

  “好的,暄哥哥~”伊凌惜秒懂了穆暄的眼神,很听话的点了点头,转身走出房间。

  伊凌惜来到了集市,从东到西长长的街道两旁,都围满了人。古代的集市有各类商品琳琅满目,简直就是一个淘宝集市,卖货的吆喝,买东西的讨价还价,好不热闹。

  伊凌惜看见路摊边上的补品,上前挑选。

  “老板,这个怎么卖?”伊凌惜随手拿了个药材。

  “五十两。”听见这个数的伊凌惜不慢的叫:“五十两!你咋不去抢劫啊!!”

  “姑娘,五十两已经够便宜的了。”因为伊凌惜的声音很大,来往的人都围绕着药材铺,卖药材的人有点难堪。

  “什么五十两啊!看这这么小,还很脏,嗯,味好大,这不会变质了吧!”伊凌惜嗅了嗅手中的药材,观看的人都唏嘘不已,伊凌惜只想着她可是没带够五十两啊!

  “这个药材我要了!”很温柔的声音。伊凌惜皱了皱眉,抢她的东西,“我草!谁敢!!”

  伊凌惜一转身,便看见了如谪仙一般的白瑾,顿时傻了眼。人们因为伊凌惜不文明叫骂而说道的声音也戛然而止,白瑾走到伊凌惜身旁。

  “我想起了,是你!”伊凌惜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脸因生气涨得通红。

  “哟,想起来了,几日不见我是不是很思念我啊?”白瑾笑出桃花眼。

  “思念个头啊!”伊凌惜剜了白瑾一眼。

  “哈哈~”白瑾笑了,美得不像话。

  “公子,您的药材。”

  “不准拿!!”白瑾刚想要接过药材却被伊凌惜截止了。

  “娘子,为夫还没娶你过门,就开始管起为夫了,那要是以后你让为夫怎么办那?”白瑾用调戏的口吻说着。

  “谁是你的娘子啊!滚去拿你的药吧!”伊凌惜低着头。

  “是,娘子!!”白瑾见伊凌惜脸红到了耳根子,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奇怪,怎么总是克制不住自己想要去调戏他呢。

  伊凌惜气的在所有人看不见的地方掐了一下白瑾,白瑾倒是得意,拉着伊凌惜的手就不放开了。

  渐渐地,人群散了,伊凌惜挣脱着白瑾的手,无奈力气太小,只是徒劳无功。

  “你放开我!”伊凌惜向白瑾吼着。

  “娘子,为夫可是在保护你啊,你非但不听为夫的,怎还训斥为夫呢?”白瑾抓着伊凌惜的手不放开。

  “我叫伊凌惜。”伊凌惜不喜欢白瑾叫她娘子。

  “好的,娘子。”

  “我说,我叫伊凌惜!”伊凌惜又重复了一遍。

  “我知道啊,娘子!”白瑾面不改色。

  伊凌惜在心里不住的谩骂,你知道,你还叫娘子!!

  “咕噜~~”伊凌惜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

  “哈哈哈,原来娘子是饿了啊,怎么每次见你肚子都会响啊!”

  “不许笑!!”然而白瑾却笑得更欢快,伊凌惜打着白瑾。

  街道上,伊凌惜追赶着白瑾想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另一边,穆暄坐在伊之曦的旁边。

  “之曦,你别生气了嘛~~惜儿也是担心你啊”穆暄眨了眨眼睛。

  “哼~”伊之曦哼了一声。

  穆暄软磨硬泡地经过了几个回合,还是没能战胜伊之曦,要是惜儿回来看见自己没成功,岂不是很没面子?好,为了惜儿我要拿出自己的压箱计划。

  “嘿嘿,”穆暄奸笑了一声,伊之曦背后不禁出了冷汗。

  “之曦啊,你看看这是什么?”穆暄不知从哪弄来了一幅画,虽只是一幅画,却让伊之曦眼瞪得很大,毛骨悚然。

  那是伊府没灭亡之前,伊之曦收藏的山水画,那可是他最宝贵的东西啊!

  “之曦,没想到,我竟然把它们拿了回来吧,这要怎么处理呢?”穆暄做个想要撕掉的动作。

  “别动!!”伊之曦突然想起某天晚上,穆暄可是撕掉了一副价值连城的名画啊!

  “不要撕,我什么都听你的。”

  穆暄放下了画卷,狡猾的笑容浮在脸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