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笔中旁乐

第十章 心种黄莲根

笔中旁乐 唤之谓何 1127 2015-02-28 17:30:30

  往相反方向走,在鲤鱼跃过龙门,飞鸟轻点浪水后,他们终究要回归从前。

鱼潜海底,飞鸟划破苍穹。

诚然来说人的人格是并存甚至有些分离的。就拿自己暗恋的人和自己朋友来比喻,自己暗恋的人和自己朋友勾搭上了,一定会出现几种心理,找暗恋的人告白,找朋友说,或是默默不作声。这些挣扎会挣扎出是非对错,挣扎出人格与人格的刹那交流。

白旁乐的异军突起,打败了他原本的固守。比如说他往先的仗义直言,变成了如今的畏首畏脚。往先的温厚敦儒变成的老实堪懦。以及那个走几步就会哼几句歌的他都不见了。

当他得之他的异能时。

以及异能是要用生命去用时。

他眼着了李老媪的尸骸在画中,她明明是个普通而孤单妇人,却被我,送与归墟之地。

白旁乐用手挡住风,把蜡烛点亮,霎时照亮满屋,他刚把际远君送走,际远君告诉他。

“旁乐娃娃,这么说虽然令你为难,但你以后还是别轻易作画了,或许会把整个终南山更改,又或许你会把整个终南山移到画中……”际远君嫌少严肃,可那时却算是义正辞严。

他本抱着好玩的心态搭救白旁乐,但见他异能后,深知,这股能量若是走正道还好,可若是走旁道,那便……,况且东边又好似崛起一个名叫集邪的女娃娃,也着实恐怖的很,唉,现在这些小一辈,让我们这些老一辈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白旁乐握着袍子的手紧了紧,自从他为王大县长作那副山水画,他便好似爱上那份作画的感觉,安逸而祥和,仿佛他便是为丹青而生,可此时,他却得之他不能作画,否则会害人,霎时,口如含五味,口爽不能言。

他摊开白嫩的左手心,看了看那食指下方的彩肚笔,好似剥夺了他的与生俱来,怎么忍心……

“小子,你以后跟我混罢。”珀摇过他的老虎头,小子你跟我混,我将护你周全,不让你掉泪。

白旁乐悲哀的轻轻一颤,抬头对向珀的瞳孔,这是叫自己成为附属品嘛?!可刚产生这种心理后,对上了珀的瞳孔,而刚对上的那一刹那。

我护你周全,不让你掉泪。瞬间浮上了心头,是珀的声音,白旁乐听到珀的心声后,悲伤连忙云开雾散,伸手抱起身旁的珀,刚想感动的掉几滴泪,却又想到珀的话,润润的笑起来。

“小子,不必听那老鬼的话,爱画画咱的,以后本君带你霸行江湖去!”

际远君摇了摇头,忽然又想起了大事。

“旁乐娃娃,我已帮你与掌教说清,你且在此先住上一年半载,之后我会携你去望仙阁,至于珀,我需要与他会会那名为集邪的女娃。”

白旁乐忽然感觉自己被人束缚,自己的一生已被陌路人规划完毕,这种感觉着实不爽。

可是他不能言语,口就像被封闭了,只觉得,说话或许还会犯错……

“对了,小子,这是用我的灵幻化成的一只耳鼠,虽然是我的灵,但是依旧是含着它自己的思想的。”

白旁乐见一只貌似兔子却有一副火翼的家伙,从珀的身子飞出,好不可爱!

白旁乐正感叹这可爱的生物时,倏地推门声哑然而起,粉衣绕是樱桃红。

是她,任小山。

任小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