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笔中旁乐

第四章 且随白云去

笔中旁乐 唤之谓何 1160 2015-02-28 17:26:18

  “且随白云去,乘鹤入帝乡。.莫恋尘世苦,我辈自有福。”老头,你别惦念着我们。

白旁乐在老头生前应过携着糯米团子找生身父母,找他心心念念记挂的老伴,送他们现世安稳。

如是,他把羊群解散,送他们各有去处。留下当初糯米捡柴的俩只白鹿,别了白鹿青崖访名山的日子。

诚然他不是寡情的客,他曾温婉凄怨的在清晨为白羊拢打卷的毛,轻轻的拍那羊羔的背,告诉它,以后照顾好自己。那天他拢完那七头羊,躲在门后咬着唇说再见。一直等到黄昏,羊的背影稀疏也不愿离开才出现在院中。

蹲下低着头,那牧草长过一丈,被风吹啊吹的。白旁乐轻轻的吐着,说。我还以为你们是不重要的呢,谁料到那羊却都跑回来,舔的他嘻嘻哈哈。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适应了的就要就此别过,这是谁定的规矩,让人随流水东西。

筵席不停,怎赴新席,羊还是被他送走,含着滚烫对过去告别的泪送走。

往后你们且在青崖间,别忘我旁乐就好。

回到家,夜已晚,白旁乐看见坐在门口拄着下巴似要睡着头一低一低的糯米团子时,微微一笑,唇红齿白,笑过星空璀璨。糯米团子被旁乐的声音惊起。喊了声纠正不过来的。“小白哥哥”旁乐上前。

他携着还不懂事的糯米团子,默默的收拾了行李,后来发现,只有以前剃的几包羊毛和小石头爹的秀才传宗笔才有些用处。但那羊毛和老头一起剃的,摸着的细滑,又不禁忧从中来,不可断绝,此地处处都是老头的影子啊。

“团子,你伤不伤心。”白旁乐别过头看着虽然小他四岁矮些的糯米团子忽然一问。

“……。”糯米团子睁大无邪的双瞳看了看漏风的屋檐,想。“我只知道好像不会再有人给我撵糖葫芦吃,不会再有人把我抱上阿东和阿布身上任我跑,我只知道好像不会在有人明明不会缝衣服还挑灯给我做歪歪扭扭却很合身的衣服。我只知道好像不会有人把他喜欢的肉都夹给我,自己吃菜,我只知道,我好像以后看不见爷爷了……好像再也看不见……”

糯米团子细微的吸着鼻子,越说越伤心。

以前我可以肆无忌惮的有恃无恐,如今别了爱我的人,我必须自己拿起饭碗,自己。

白旁乐默然无声,环着糯米团子坐在冰凉的地上。“团子,爷爷还在,他只是去找玉帝老儿下棋去了,而且旁乐哥哥还在你旁面不是。”他只能用最老套的方法说,这些从来没有办法。

糯米团子看着白旁乐似凤蝶尾眼睛中真挚的情感时,止住啜泣,轻轻的嗯了一声,她也不傻。

却也没有理由破坏最后的亲人苦心经营的安慰。

大雨澎湃,而小雨洒洒的磨在心尖上,配上枯黄的天。

白旁乐拿起行囊,推了推睡着的糯米团子,吐了声。“且走罢。”

“塞北雪,塞南月,雪声飘渺,皓月无声。

雪垂门前胡髯郎搂,月曾把酒问团圆夜。

月有盈缺雪有归根,想人生最苦心无知。

雪化了季春近也,月亏了中秋来也,人散了何日聚也。”

殇歌何必近遥路,行客自多愁。最终还是苦了行人的忧愁迸裂出在心尖绽放。

一高一矮在雨色凄茫中走远,一起回头。

看的是他风撩起屋檐的稻草,以及没关紧的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