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月出皎兮

NO.8

月出皎兮 三院院长 1559 2016-06-11 22:31:41

    我看着江泽,他穿着一件玄色长袍,长发用玉冠束起,插上一只玉簪,显得温文儒雅,我细看,他天生小麦色皮肤,明眸皓齿,他的眼睛特别漂亮,也很大,眼线顺滑,眼型好像是丹凤眼的。剑眉星目的,特别耐看。再看整体,身高大概一米八五多吧,很高。肩膀有点宽,看得出是习武之人。  

  我见他走来,愣在原地,我自小便喜欢一切美的东西,说白了就是颜控,莫名的,看到他,我想到了一个很不适合他的词:衣冠禽兽。  

  程倾艳见我被他那声“舒儿”唤得似丢了魂般,靠近我在我耳边低语:“我记得他好像是近日刚从青沦宗回来的宗主,你也是青沦宗的,有没有见过面呀?他叫你叫的那么亲密,不会是你情郎吧?”  

  我愣了一下,转而生气地去打她,她故作逃窜的样子,一下跑得老远。江泽低下头笑笑,不语。我有些尴尬,问他:“你没有听到什么吧?”他笑着:“如果,是情郎的话…”我大喊:“你打住!”又向程倾艳大叫:“看你说的!你过来,看我不打死你!”  

  程倾艳缩了缩脖子,她求助般的看向江泽。江泽别开双眼,看向远方,唇角不住上扬。  

  程倾艳一脸憋屈,低下头,思量了下留下来的危害,转身撒腿就跑。我一见,赶紧追在她身后,我以前跑步便不太差,经常能得个第一,只是这古装的裙子太长,只好拉着裙摆不紧不慢地跟在程倾艳的身后。  

  程倾艳看我在后边,一咬牙,冲得极快,我反应过来后,觉得没意思,索性不跑了。程倾艳扭头看见我不追了,也开始放慢脚步,但仍就没停下。不巧,假山下走来一个人,她撞进那人怀中,把那人撞得踉跄,退了一步才稳住。  

  程倾艳撑着脑袋在那原地转悠,被撞的那人已经稳住身形,他伸出手扶住程倾艳。程倾艳朝他很傻地笑了一下,却在看见他容颜时愣在原地。  

  我奇怪程倾艳的表现,朝江泽那看了一眼,却发现他直盯着我看,思绪不知道飘哪去了,大概又想原主女扮男装的那个姜昊了。而那里的程倾艳已经移开视线,整张脸烧得红彤彤的,那人说什么,她也只含糊回答,完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也渐渐看出些什么,会意一笑,快跑到江泽身边,扯着他的衣袖,他从回想中回过神来,疑惑地看着我,我说:“我们快点去大殿吧,别打扰人家了。”他看了看程倾艳,又看了看我,了悟地笑了,很自然地牵着我的手往前走。我诧异地看着他,用力地想挣脱他的手,我不开心地撇了撇嘴:“你还不放开我的手”  

  他在前面不说话,我却明显看见他嘴角向上的弧度,我当下就沉默了,任他拉着去。  

  去到时,大殿里已经又很多人在笑谈着,显得我们两个外来人那么不合群。我低着头不说话,江泽淡然地牵着我走到座位上坐着,我见旁边也没别的位子,碍于男女授受不亲,也没坐下,只是用力把江泽的手甩开,他也没说什么。  

  我环顾下四周,看见爹和哥哥正在不远处和一个双鬓花白的老人讲话,他们讲着讲着,不时还笑一下,我撇了江泽一眼,他用手撑着头,看着人群发呆。我迈步向爹的那个地方走去,哥哥看见我眉毛挑了一下,爹则很温和地问我:“舒儿,刚才去哪儿了?靖宇还说他一转头就不见你了”  

  我很鄙视地看了哥哥一眼,他却用扇子掩面,只露出个眼睛对我眨了眨。我正了正神色:“舒儿刚才如厕去了,见花园里的花好看,便在那玩了一会。”  

  旁边那个老人看着我,询问爹:“这位就是舒儿了?”  

  爹对他敬意地点点头:“这位便是我的女儿了,自小便送去青沦宗,不大懂规矩,希望大人不要介意。”  

  老人摸着花白的胡子,呵呵地笑着:“不打紧,阿泽也是在那长大的,舒儿应该认识他。”  

  我在旁边发呆,听见说我,疑惑地:“啊?”  

  哥哥从后边用扇子打了下我的头,又用手臂枕在我头上,端起个大笑脸:“她就是有点傻,不要介意哈。”  

  我头被压着,不满地乱挥手抗议,哥哥一把抓过我的手,把我束缚着。老人笑着看着我们,对爹说:“他们可真…”可能在找一个合适的词,半天憋出一个词“真活泼呀。”  

  我不满地鼓着腮帮子,垂着眼眸愤怒地盯着地上的小草,把那棵随风飘动的小草看成姜靖宇,用眼神砍杀他千千万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