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后要出宫

第一章 散尽

皇后要出宫 詹程玲 1948 2016-11-06 15:59:09

    我的长乐宫这么大,却只有我一个人。夜,又深了几许,宫,又暗了一层。夜风吹过层层厚重红黑的帐幔,吹到我的榻前,旧了的西窗也被吹得格叽格叽响,甚是刺耳。  

  我把青丝散开,拢了拢单薄的白色里衣,身上依旧冷得一阵一阵的痛,蜷缩成一团抱着膝颤抖。寒夜越来越深,越来越冷,我越来越无力,我知道,我活不了多少日子了。我被囚禁在这个宫里面像只掉毛的鹦鹉,鹦鹉以前有一个贵人,贵人疼爱它时,它的身边有很多人对着它这样一个畜生嘘寒问暖,后来贵人得了一只百灵鸟就厌烦了鹦鹉。再后来人们都忘记了它,它被饿死了,金丝笼也腐朽了。  

  我倒是无所谓了,只是可怜了雪雁,她一个单纯的小姑娘,却要陪着我一起孤零零的困在这个腐朽的笼子里等死。在这个宫里,她和陆子筠都是我最爱的两个人。曾经还没有入宫的时候,也是这般的寒冬里,我们三个在王府的后院里一起围着炭火盆磕着瓜子。那时候雪雁才八岁,陆子筠逗我玩,我又逗雪雁玩。日子过得快,如今我已经二十八了,雪雁今年也该二十了。半梦半醒间,有一双温热的手扶上了我的眉目,如此熟悉的触感,我在沉重瞌睡中不愿睁开眼。我想就这样...........真好。  

  梦里是一大片火红的木槿花,陆子筠一身白色云纹华衣站在那株百年木槿树下回头对着我笑,他是那样好看的一个人,面若白玉,一笑倾城。这世上只有一个陆子筠,也只有陆子筠才能迷得我神魂颠倒,鬼迷心窍。他朝我招招我,我就笑着向他跑过去。越来越近的时候,我却发现他变了一个人。他的神情令我惶恐不安,他看向我时的眼神也变得凌厉了,明明是同一个,却让我如此畏惧。他笑了起来‘朕的皇后,为何如此怕朕’我步步倒退,他步步走进‘贵妃病重,太医说缺一药引,是一个舌头’说罢他把手伸向了我  

  天刚亮,雪雁就起身了。她反复的搓着冰冷的手,推开门,跑到后殿井边去打水,然后又去小厨房烧水。曾经这些活她都没做过,不过今非昔比,如今她和皇后虽然还住在长乐宫,但是因为禁足,衣食住行都减半,内务府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小人,知道皇后失宠后就把一些宫人调得只剩下她的。水烧好了,她像个老妈子一样捞起袖子把水舀出来,装在盆子里面。刚推开门,就听见皇后的惊叫,她急忙放下水盆,扯开重重帘幔跑向里面。  

  我睁开眼就看见了陆子筠,他坐在塌边看着我,面容如从前那样好看,只是眉宇间的沧桑感和深不可测让我如梦那般畏惧。他还是陆子筠,只是不再是我的公子,他是当今的皇帝。他是我的丈夫,同时他是很多女子的丈夫,他是五个孩子的父亲。我下意识的不想再去看他,仿佛只要看他一眼,就能让我的心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他却是不容反抗的用力捏紧了我的脸,逼着我去看他,他冷嘲“皇后如此怕朕莫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亦苦笑“臣妾能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最后那几个字咬得及重,从什么开始我和他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呢?忆起刚入宫那年,他抱着我说‘三娘,入了这宫,我们好像成了一对相互携手信任的老夫妻’。如今想来就好像上辈子的事,眼前的他面色阴沉,我冷得咳嗽起来,待好些了,我恭恭敬敬起身在他面前行了个大礼,他毫不客气的说:“贵妃现在已经重病缠身了,皇后现在可如愿?呵不过皇后懂不懂欠了别人的都要还”我被他说得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问“这关我什么事”他怒极反笑“好一个不关你的事!梅三娘啊梅三娘,朕今日才晓得你如此会演!如此会装的一个皇后和那些卖唱卖笑的**有什么区别”我好笑至极,我与眼前这个皇帝认识了二十年,相处了二十年,我陪他读书,画画,苦等他凯旋归来,陪他从郡王一步步走向了皇位,到头来这二十年还比不上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说我去祸害人,那谁又在祸害我了?我说“皇上凭什么说我害了贵妃?”“那日灵庙之行,他们都告诉我了,你故意为难婉婉让她陪你一起爬山,又让她在庙堂内跪了一宿!婉婉本就有严重的心疾,你居然用这种杀人不见血的方法迫害她一个弱女子,梅三娘,你怎变得如此歹毒蛇蝎!”我被他吼得早已泪流满面,我迫害她?明明是她自己要陪我爬山,明明是她自己说要为皇上祈福的,怎的落到我头上来了?会装会演的到底是谁,我一向聪明的殿下您难道看不出吗?  

  我也来了脾气,咬牙切齿的赌气说:“敢情那次回来之后你便禁足我,就因为这事?那你今日跑来我这是因为贵妃今日就要死了吗?”  

  我以为他是在乎我的,就算今天我说了什么话,他最多只会摔门而去,可我错得太彻底。  

  他毫不留情的一巴掌彻底打醒了我,重心不稳一下跌倒地上。右耳被打得嗡嗡作响。我闭眼不想在看他,却听见他说:“三娘,自己种的因,自己也要吃这个果。婉婉还差一味药引,这三钱心头肉便由你赎给婉婉罢”此情此景他居然还喊我三娘,我呆呆的抬头摸着自己的胸口,看着他陌生冷淡的面容,忽然恨得咬牙。  

  他到底还是亲自挖了我心口的三钱肉拿去给贵妃做药引。我痛得在地上打滚,而他也没有回头。倒是雪雁吓得抱着我泣不成声。那之后,我活着的理由,唯有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