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颜岁

2.重回五年前

红颜岁 胖狐狸 1701 2016-04-27 20:31:13

    “公主!”石破天惊的嘶吼打断了丝竹和弦。一双骨节分明好看的青瓷般的手扶住还在颤动的琴弦,一张温润如玉的面庞,蕴含天青色烟雨般朦胧的茶色双眸闪动着担忧,那丹凤眼上柳叶双眉紧蹙,眉间朱砂一点红,挺拔的鼻梁下饱满的淡橘色双唇轻启,“国主,在下似乎听到有人呼救……”许溪晨抱起七玄琴款款离席,破音之后毫不在乎地走到惊鸿国国主面前,浅浅开口。  

  宛如天籁般的声音与误落凡间的容貌让席位上贵族一一失神。这个身穿天青色道服的男人,永远是天池中最最纯洁的一捧清泉,是瑶池幻化为仙的莲花,只可远观,不可侵犯;不食人间烟火的气韵神采透着淡淡的柔和,似乎有着包容天下苍生的胸怀,清风浮动的青纱卷起带着着浅浅的疏离,让人一碰都觉得侮辱了他的美好。  

  话音未落,一个绿衣婢子不顾阻拦,死命地抓住亮白的剑刃,鲜血顺着刀锋滑落,灼伤了拦截侍卫的手,为难地向国主方向望了一眼,还是放过了这个不要命的宫女。“陛下!公主殿下落水了!”人未到声先到,绿意扑到在天青色衣摆下,带起一阵浅浅的风,落下的青纱再次随烛光浮动。  

  泪水打湿的梨花带雨面庞,绿意上半身湿哒哒地匍匐在红毯上,玹泣欲绝。公主惊瑷婉是国主心头肉掌中宝,当拿回鱼食的她看到惊心动魄的一幕,趴在池边惊慌失措打捞无用,才想起禀报国主。  

  灯火通明的惊鸿王宫一夜未眠,国主惊步云眼睛酸涩地坐在爱女床边,掌心中冰凉的小手怎么也捂不热,苍白的小脸无时无刻不再提醒他,陷在温软锦被中昏迷不醒的孩子是爱妻拼死诞下的孩儿。  

  “国主。”惊步云下意识回头,入目是阳春三月舒心沁脾的融融暖意,许溪晨散青纱衣摆晃动,几步走近,眉心滴血般的朱砂痣红的刺眼。国主身旁伺候的老人儿李玄德低声提醒:“国主,太医虽说药石无灵,可许公子是玄机老祖的弟子,想必会有法子。”像是溺水中绝望迷惘之中抓住的稻草,国主紧紧攥住许溪晨的袖子“许公子,快救救朕的孩儿!”  

  泰安宫金碧辉煌中透着一丝丝紧张。大公主淑雅简兰地端坐,目光一动不动盯着对面绞着青竹宫装的女子。“瑷清,你跟皇姐交代句实话,瑷婉出事时你在哪?”二公主身子一抖,到嘴的话急生生地吞了下去,狠狠瞪了眼跪满地汗流浃背,大气不敢出的奴才们。“皇姐……”极尽撒娇小心翼翼讨好地喊了一声,小时候不论自己做错了什么,皇姐的火气都会融化在这一声里。如今皇姐出嫁一年,诞下孩儿,父皇下令阖宫欢庆,今夜张灯结彩殿阁喜气洋洋,直到那该死的瑷婉出事……  

  惊瑷婉觉得身子好乏,浑身酸痛使不上力,朦胧中幽幽青草芬芳夹杂着煎药的苦涩,渐入鼻息。“唔……”瑷婉下意识地抬手扶颈,记忆中犹是那鲜艳一片,自己悲愤之下用丽贵妃的金簪划破动脉,报复那彼此折磨四年的明黄加身的南宫枢。  

  许溪晨血红朱砂下茶色眸子划过一抹惊愕,素手银针飞快走穴,暖色的烛光在清雅的鼻梁上投下一束阴影。瑷婉费力地睁开眼睛,入目是模糊的青衫飞纱,淡淡的青草芳香随着沉沉的眼睑落下。  

  三日后,瑷婉在李嬷嬷的搀扶下走到庭院,玉手折下满园盛开蔷薇中的一枝,习惯性地送到晶莹的鼻下轻嗅。微眯着鸦黑睫羽半掩流光,从窗畔卷帘上的鸽血红玉到这庭院深深,都证明一切不是梦,自己,又回到十二岁。  

  李嬷嬷担心地递过娟帕,“公主仔细些,别站在太阳下,当心晒坏了。”回眸对上那慈爱的面容,瑷婉心里一动,真好,一切都还是那么真实美好。这一次,再也不会让这份美好流逝。瑷婉抬头,握住李嬷嬷的手一笑“嬷嬷。你还在我身边,真好。”,瞬间华光出现,百花黯然失色。阳光下,翩然落下的皂白衣角,眉眼弯弯地看向那粲然一笑,黑曜石中流光溢彩,比天边的星星都灿烂夺目。景阳宫西墙下,小安子撕扯着柳条,左顾右盼,扯了扯自家公子的衣摆“少爷,您赶紧地,我的祖宗啊,这要是让人发现了,将军非打断小的的腿不可!”墙上那少年白璧无瑕的面庞上一对桃花眼中笑的灿烂,明晃晃的就像三月湖心的碎光。  

  惊瑷婉并不知道前世落水后杜泽也像这般偷偷蹲在墙头确定自己平安无虞,收敛笑意的眸子里满是风暴。但她知道,三以后,父皇中毒身亡,皇叔上位。自此,自己的人生开始走向万劫不复之地。见惯世态炎凉,虚与委蛇的瑷婉,不再是十二岁那个单纯可欺的女孩。想到前世整整五年的折磨,瑷婉垂下眼眸,指尖传来刺痛,一滴血珠涌出,欠我的,你们也该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