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路过一季花开

路过一季花开

南亦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6-10-02上架
  • 1962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相见

路过一季花开 南亦 1962 2016-10-02 16:54:48

    今年的夏天较以往来得晚了些许,现在确是初夏,温度并不高。沉市始终是被凉爽的风裹着的,街道两旁有着始终葱郁的树木,轻而易举的让人躲在庇护之下。  

  南笙第一次见到顾念瑾,实在二零零零年的五月,初夏的季节,是还宜人的时候。  

  南笙闭上眼,任着阳光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很温暖的感觉。像,她曾失去的。  

  “小笙,快点过来,马上就到了。”前面不远处苏阿姨招着手,南笙看过去,温柔的语气,温柔的眼神。  

  南笙的眼底慢慢聚起些许雾气,看不真切,但鼻尖微酸的感觉却又提醒着它们的真实存在,把捏紧的衣角放开再捏紧,她方才小跑着追上。  

  苏阿姨轻抚她的头,她直觉比刚刚二十五度的阳光还要来的暖些:“不要担心,阿瑾和暮北都是好孩子,你们应是能好好相处的。只是,暮北他····”南笙看到,提起沈暮北,她轻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一点点变得哀伤。可是很快,她又回过神儿来,勉强的笑了笑‘好孩子,委屈你了。’  

  南笙看着她,眼神专注,她想努力看到些什么,可却看不真切。  

  这个女人,她,不恨自己吗?  

  苏阿姨拉着南笙步过满是青翠花草的小路,依稀间看到两座紧挨着的别墅,都是白色的小洋楼。咖啡色的栏杆。在高大的树木间若隐若现,带着几分欧式建筑的味道,衬得更高雅几分。楼顶是雅致的玻璃花房,漂亮的真真就像是童话里公主的房子。  

  南笙走到拐弯处,一阵悠扬的琴声传来,南笙由着自己不断向前走去,很动人的音乐,几分沉重,几分哀伤,直直的撞进南笙的灵魂,晃得南笙什么也想不到,眼里只余那个手指修长、黑发白衣的清透少年。他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手指自然飞快的在黑白琴键上跳跃,阳光透过树梢星星点点的撒在地面上,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脸,只看到他紧抿的唇角,略长的刘海在微风中扬起的个小小的弧度,整个人衬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那样的张扬,那样的不羁,那样的,浑然忘我。  

  在很久以后,南笙想起她说,他是我梦中的梦。  

  门“吱呀”的一声被推开,秦升被生生扯断在空气中,少年起身,抬头,南笙像是一下被暴露在空气中,浑然不知所措。  

  那一刻,南笙忘记了呼吸,只知道傻愣愣的看着他,移不开目光,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啊。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南笙都清晰的记得她初见这个少年时的样子,清晰的记得他清澈的眉眼,记得他瘦削的脸庞,亦记得他带给她的满目惊艳。  

  想到这里,南笙自嘲的笑了笑。自己许是不该踏入这里的,这样的自己与这里分明是格格不入的。  

  顾念瑾淡淡扫了南笙一眼,目光移到苏阿姨身上时一瞬间变得温暖。他走过去微笑着拥着苏阿姨瘦弱的身体,语气安慰,却带着满满依赖的感觉:"阿姨,别太难过,我和暮北都是您的孩子,我们会始终陪着您的,好不好?”  

  苏阿姨笑了:“好好好,阿姨知道了”。拍拍顾念瑾的背“我们阿瑾长大了,长大了好、”  

  顾念瑾扶着苏阿姨平复了心情后,苏阿姨把南笙拉到顾念瑾面前:“阿瑾,这就是小笙,我和你说过的。阿姨已经和你爷爷说过了,这段时间就麻烦你照顾小笙了。暮北,你也知道,他····”  

  “阿姨,我知道。您要好好照顾自己,要是暮北在犯浑,您就给我打电话,我来收拾他”顾念瑾始终看着苏阿姨满是疲惫的眼睛,不住心疼。  

  送走了苏阿姨,偌大的空间里站着他们两人,南笙越发拘谨,提着小小的行李箱一动不动,一种闯入别人领地的陌生不安感油然而生,手脚尴尬的不知道放在哪里。  

  顾念瑾越过她直直走向沙发,待把身子完全陷入柔软的沙发中,很随意的语调“二楼最右边的房间是你的,已经收拾好了。”他的眼睛,始终都没有停留在她身上过。  

  南笙低下头,在心里苦笑;南笙阿南笙,你一来就害死了自己的父亲,让一个本该温馨的家庭支零破碎,你让所有人,都陷入悲伤之中,你又怎么敢奢求别人公平对待?  

  南笙提着行李正欲上楼,一个四五十岁的妇人从厨房出来,慈祥朴实的样子,她把沾满水渍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接过南笙的行李,礼貌的语气“跟我上楼吧。”  

  一路走到二楼右边的房间,房间不大,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书桌。窗外是一棵高大的琼花树,阳光不刺眼,零零散散的洒进房间里。房间很简单,简单得甚至有些简陋。可对南笙来说,能拥有一个自己的房间,已经好得像天堂一般了。因为对之前的她来说,几乎是不能奢望的事情。虽然,这里不属于自己。  

  南笙接过行李,轻声向张妈道谢,张妈在心里叹气:“早些休息吧!估计你也累了。”  

  南笙踢掉鞋子,赤脚踩在地上,很冰冷的感觉,像是直接透过身体冷进心里。她走到窗前,伸手抚摸着树枝,企图这样也能被阳光眷顾。  

  南笙躺在冰冷的地板上,闭上了眼睛。她好累,想这样就睡着了多好。  

  母亲始终冰冷的脸,孤儿院孩子的脸,只见过一次就永远离开的父亲的脸,在车里最后护着她满身鲜血的父亲,苏阿姨悲伤的脸,走马观花的不停一遍遍的在南笙眼前闪过,折磨着南笙,她的脸色最后只余苍白。  

  南笙猛地睁开了眼睛,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像是即将死去的鱼儿最后在贪婪呼吸着氧气一般。眼睛目无焦距的盯着天花板,轻轻颤动的睫毛上还挂着些许晶莹。  

南亦

新文开坑,请多支持亦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