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逃,不由我

逃,不由我

木双双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6-04-27上架
  • 10474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这样一个人

逃,不由我 木双双 3859 2016-04-29 09:19:24

    谭雾自认为是挺了解自己的。  

  她有一个大问题,就是极端的胆怯自卑,这问题源于她的妈妈,外婆,或许还有更久远的她血脉里的什么基因。  

  偶尔,又更隐隐揣测,自卑仿佛只是她情绪问题的一个突出显像,她最根本的问题或者说特点是:她极度敏感而情绪凶猛。她容易哭,容易笑,容易悲伤,容易感动,容易痛苦,容易骄傲,且都异于常人的剧烈,比一般情绪化的女人要更加来势汹汹。  

  她疑惑这算是缺点吗,又不服,觉着不该如此简单的自我否定,虽则这丝丝缕缕,随时准备起起伏伏翻江倒海的情绪几乎令她难以承受,苦恼不堪。却仍旧自爱,想,若非自己绝顶聪明,哪能够如此灵敏的体察出这世上的许多端倪,又还能感同身受?也怀疑,那一种天生情绪淡漠的人,是不是都有些蠢,才可以固执,因不会一时一刻一个情绪念头而摇摆不定?  

  又觉着自己太也想入非非了。  

  她其实算漂亮的,皮肤极好,白皙清亮,像那广告说的剥了壳的鸡蛋一样。且她又聪明,可以调度得自己的眼耳鼻口,身姿气势,发散出更多的美丽来,她上照片不显怎样出色,但你瞧她乐意表现时的动姿,真是诱人美丽极了。这一手或许凡是女人,都有些与生俱来的天赋,但她实在是用得挺不错,或许也是因了她的胆小,所以不会过分张扬,而叫人觉出故作姿态的味道。  

  她于是在外给人的映像是,清秀内向,挺柔和,但也不是可随意拿捏的对象,因着不时会有一些尖锐的情绪要冲破她树立的柔软而攻击出来。  

  她这一躯之体还有些内容需要说明。她聪明,考了个好大学,好专业,但父母辈都太穷,便决定了她只能凭一己之力在这茫茫世上挣扎,且她又胆小,连向上奋斗的心念也无,因受了父母半生不得已安心贫困态度的影响。  

  她于是这么躲闪,遮掩,心惊胆战的在这大城市里过了许多年,如今已满28岁,却仍旧单身一人。追过她的人很多,可形容为过江之鲫,她也断断续续喜欢过很多人,可终不能成就圆满。一些因为她情绪上的冲撞,态度上的懵懂,一些却该归于她的穷。她很容易得着男人们的青睐,却也容易恼恨他们,她的敏锐叫她不会糊里糊涂的受欺骗,她总能看出男人们的精明虚伪:她再美又如何,太穷了,不适合拿来结婚。她的胆怯,叫她但凡只察觉出一丁点男人们对她的不满意,便要急忙退缩了,她不能够在有任何一点不安全不确定的环境里生存,假若如此,她宁可退得远远的,躲藏起来。  

  虽然父母着急她的婚姻,时不时从遥远的山区打来电话,训话她说:人要知足,不要太贪心,随便找一个合适的就行了,别和大城市里的有钱人去比,比不过的,也别想着去傍大款,大款都是坏心眼,你脑子算不过人家。等等诸如此类。  

  这样的话,渐渐在谭雾听来,很觉着刺耳了,因在大都市待久了,又随着年龄的增大,近年来她也起了些向上的心思,却十分苦恼不得门径,思来想去仿佛就是那么点原因,无依无靠,没人指点,且为人处世也常受着未加训练过的散漫积习影响,而常常显得不合时宜,且又拿自己与生俱来的胆怯没辙,总之,她整个人仿佛就是被一股力拉扯在了地板上,无以挣脱站立。  

  但她凭什么就要如此低贱了一辈子去?心里是非常的不服。  

  谭雾在目前的公司已待了三年之久,在这三年里,她眼瞧着来了一批又一批人,也走了一批又一批,她成了老员工。并且惯例的,她与这其中的许多男人有过暧昧,上至老板下至同事,有结了婚的,也有未婚的,有主动喜欢她的,也有她无聊去招惹来的,但结局都一样,所有感情最终都消于无痕,且都是由她亲手结果掉,于是倒发现自己竟颇有些心狠手辣。  

  潘煜来的那天,谭雾正忙着避开老板对她那一种似有若无的特殊青睐,因为她实在不喜欢他的暴脾气和那叫人一望而气闷的黝黑肤色,至于做不做小三,在她看来没什么可争议的,她不稀罕名节,却仍旧做了一些理性的考量。这老板,自私,暴躁,为人反复无常,绝非善人,便是和他有了苟且,估计也讨不得什么好处,万一有了东窗事发的一天,恐怕第一个被踢出去挡灾的便是自己了。  

  那天早上,谭雾正巧和老板一道出了办公室,看样子都是要去厕所,谭雾便在脑子里快速过了一遍:路上有一截长且极安静的甬道,要是这么着两人相伴了走去,颇有些尴尬呢。于是闪念要避开,一个不小心,来不及控制的便将身子转了过去,作势要逃的一幅模样,再猛然发觉了自己的失态,只得又悻悻然转回了身子,老实跟了老板身后一道走。虽无话,却一路上分明觉出了身前那个男人的愤怒,哎,自己这算是太不识相了。一面苦恼要如何化解这一场得罪,一面又颇有些不以为意,觉着也算不上个事儿,若非这男人太小心眼,一般人怕也不会认真计较她。  

  回转来办公室,发现自己对面的座位上冒出个人来,一时发懵,怀疑自己记性,明明不是空的工位么?于是立住脚,一面打量那人,一面奋力追忆,确实是不认得的。才明白了,这是来了个新人,便坐下身去,倒没瞧清楚那人的模样。  

  过一会儿,做人事的尤小姐来了,叫那新人站起来,要做介绍。因就在自己面前,便先介绍给了自己,晓得这人叫做潘煜,和自己一样年纪,又觉出那身量颇高,皮肤白皙,神色却极冷淡,仿佛忙着要与人隔绝似的。介绍他来着,却一句话不说,没一点作为新人的殷勤态度。  

  完了,谭雾得着个印象,这是个傲慢却斯文帅气的男人,心里便有些打鼓,不知这一个会不会与自己产生些什么瓜葛。又觉着多不过是要走回老路子上去的,并告诫自己不要太多情而招惹是非。  

  然而还是有些什么不一样了。这段时间谭雾一个办公室的人需要加班,新员工却不必,可是那新人,每到了下班时候,明明已经收拾好了行装,该是拔脚便可走了的,却总要在办公室里逡巡不去,与这个男人聊一些,与那个男人说一点,那明面上摆着的意思是为要与同事们打好交道,但谭雾却总有些嘀咕,觉着他是为着牵挂了什么。  

  与他说话的时候呢,那状况就更奇怪,总不要看她的眼睛,简直就是抗拒对视,要想和那视线碰上,需先花费多少心力,要将那人逼得无处可逃了才能得着匆匆一瞥。那神色吧,仿佛有些害怕,又仿佛冷漠而瞧不起她。  

  便留心观察,发现这人对男人是大方自如的,但对女人,多少真有点拒绝的意思,可对于其他女人,倒也不见他与自己较劲时的那般固执,挺可以自然流畅的。  

  有时大家一起出去吃中饭,男男女女一大群人夹杂着,隔壁办公室的兰姐爱拿出妇人的一种无所顾忌,与男人们半真半假的调戏。听她打趣潘煜为小鲜肉,或者小白脸,为他确实看去新鲜而白净,那被调戏的人呢,也会应和着笑,神色却仍旧给谭雾捕捉着一种疏离,他仿佛是极不惯这种打闹的。  

  兰姐又问他有没有女朋友,回答便迟疑了,仿佛需先想好退路,才说:有的,但不是要结婚的那一种。  

  这回答不为人们所注意,谭雾却奇怪:有便是有,怎么要说明为不会与之结婚呢?这是为了给谁留下个念想的意思么?打量一眼,又是偏过脸去微微避开了。  

  再说那每顿的饭食,都已经是出去商场里找昂贵的店铺了,却不能见一次潘煜的满意,总是尝几口便剩在餐盘里,问他,不是不饿,就是吃不惯,不好吃。问他喜欢吃什么呢,不过一阵迟疑后沉默不答。众人也习惯了,谭雾却隐隐觉着这人与常人好生不同,有点儿格格不入。  

  可哪里顾得上旁人多少,因之前的同路逃跑事件,谭雾真觉着自己叫老板记恨上了。每碰上了,那脸色极难堪,你向他问好招呼,他是居高的冷冷一撇,你和他说话,无论什么场合,他总火药枪似的,开大会时骂你,小讨论时叫你出去不用你听,各种小脾气,大折腾。实在叫谭雾难堪,况她又是一个无法容身于争议环境的性子,便激动下提了离职申请。  

  在等待离职流程的日子里,谭雾倒也轻松,觉着不必再迎合众人了,虽接下来的状况未知,却每天投投简历,接几个电话,偶尔跑跑面试,倒不觉得需担忧多少未来,仍旧充斥着信心。一面也向同事们放了风,说自己已然离职,不日后将走人,得着周遭一片同情,因都看在眼里,感慨道,哎,又被骂走了一个。  

  却不料,很快她得着了女副总杨总的接见。杨总四十多岁,已然发胖,仍极重视保养,那垂坠的脸蛋上皮肤细腻白皙,生着不少痘。  

  杨总同谭雾说了很多,意思居然是老板希望她留下来,并耐心劝阻她说,你虽然看着外头的app公司工资开得高,却风险大得很,不知道它哪天就倒了,倒不如我们央企,盘子大,根系深,工资虽开不了人家那么多,对于重视的人才还是舍得的,况且你对我们这里又熟悉,一时半会出去了,又要重新来过适应新环境,有什么意思呢?你仔细考虑考虑,当然我们诚心留你,不会亏待你,准备着给你涨两千的工资。况且你注意了没有,之前,就在四月份,赵总已经给你加了一次工资了,虽不多,只有500块,但是我们央企加工资都是有定额的,不好随便加,也不是人人都有的加,赵总对你,实在是很看重了。这次吧,你要走,又要再给你加两千,这样算下来,总共加了两千五了,你看看,是不是可以再考虑下呢?  

  这么说时,谭雾心下一片感动,原本她只想着将老板得罪了,人家对你好,你却脑壳发昏来把人家躲着,也已抱定主意,闯了祸就得担,所以辞职的冲动里还有点谢罪的意思。却不料人家呢,生气归生气,却是不肯放她走,还要加了工资来挽留。这么着,倒像是自己拿辞职作势,要挟人家似的。为着这份看重自己的心意,谭雾立时便决定留下,却不好当场说出来,只委婉说会再考虑。  

  出得杨总的办公室,回了自己工位上,抱着知遇之恩的感激,再把一些悔意添上,写出一封情真意切的邮件。说辞职是为了自己近期有私事纠缠,一时间心浮气躁,情绪不佳,原想辞职后将私事打点好,调整了心态再做打算的,倒不是为了跳槽涨工资,也无关对公司的任何不满,更感激领导的重视。仔细想过,觉得不该辜负公司对自己的看顾,所以决定收回之前的辞职申请,准备在接着的日子里尽力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更努力为公司服务。  

  写好后,将邮件反复阅读,觉着即表述清楚了意思,又不过分矫情,将近中午时,将邮件发送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