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逃,不由我

第三章 吃螃蟹 - 下

逃,不由我 木双双 3314 2016-05-04 10:48:36

    这一夜估计少有人能睡稳。况且谭雾又敏感,早早的,清晨那熹微的光线便将她唤醒,看看光还黯淡,余珺又正睡得踏实,便仍躺了床上没起身,怕不小心动掸了车,吵到人家。躺一阵,胡思乱想着,瞧见窗上一片大亮,便猜测时候已不早。正犹豫要不要起来,听见外头传来熟识的声音,于是侧起身打窗子望出去。只见外头一片无际碧蓝的湖水,波光盈盈,天光极好,大太阳底下一带长堤,石板雪白闪亮,风颇清凉劲烈,里头一种草木湿乎乎的香气。这景色里,过去一队溜达的人,是兰姐尤小姐和几个男人们,说说笑笑一会儿便逛到远处去了。她们过去不久又看见赵总和杨副总也带了几个男人正朝了这里散步过来,一阵子也过去瞧不见了。  

  于是轻手轻脚起身,梳洗时还是闹到了余珺,听她哼唧一声,说这么早啊。谭雾说,你睡你的,我一会儿就出去,不吵你。余珺才一个翻身身又睡了。  

  下车逛一阵,又碰上兰姐她们,便随了一道。又碰上几队人马,其中有谭雾办公室里一帮男人们,问他们昨晚睡得可好,小雍回说没怎么睡,因这几个作死,自己闹不够还要把隔壁车几个男人揪了一起打牌,打到凌晨三点,还能睡什么?  

  越走越热,太阳渐渐毒了起来,兰姐几个邀请谭雾一道去吃早饭,谭雾却估计这会儿余珺该起来了,便推辞说要先回车去瞧瞧余珺,不能把她一个丢下。回到车上果然看见余珺已经起来,正在那涂护肤品,问她什么时候能收拾好,一块儿去吃早饭。余珺回说很快,你稍微等下。谭雾于是先自己一边儿去收拾行李,待她收拾好,余珺也正好了,两人于是一道往餐厅去。  

  到餐厅一瞧,整层楼面放着四五张大圆桌,靠墙一条长桌上放着包子,馒头,粥,卤蛋,小菜等等食物,花样单调。自助形式。房车旅店还是较小众,餐厅里只谭雾她们这一家公司,只一张桌子上坐着一半人,其余全空着,显得冷冷清清。  

  谭雾看那一桌上有赵总和杨副总在,便不凑近,只和众人打个招呼,和余珺选了另一张桌,放下包裹取了早餐自吃。人渐渐来得多了,男人们多去了赵总一桌,女人们却多选择谭雾这里。john来时,施施然也往谭雾这一桌坐着,话不多,只管吃,却仍旧被隔壁桌调戏道:你们看john,一个人坐了女人堆里,有心机的。都笑话他。  

  早餐后的项目是去酒庄吃螃蟹,酒庄离这里很远,需先退了旅店再去,再之后便是回程了。但时间尚早,众人于是先收拾好行李,仍在湖边坐了休息打发时间,许多人开始打牌,谭雾几个女人在摇椅上聊天。王悦拿了谭雾的手来玩,为她这样小的手而稀奇。谭雾于是伸了脚来嘲笑说,我的脚也小,33码,鞋店里总买不到鞋,非得网上订。王悦又看谭雾的脸,问有没有人觉得她长得很古典,好像红楼梦里的人一样。一直有人这么觉得,谭雾不否认,余珺便也用力打量了下谭雾,不置可否。  

  忽然一辆车里有人凶猛的吵了起来,众人吓一跳,赶紧看去,是余珺和卢龙夫妻两个。两人看样子本是打算关了车里自己吵,却吵得太凶,声音压不住,全是卢龙的吼叫。再一阵见卢龙愤愤下车,将车门摔上,一人走开。却很快又折转,隔了闭着的车窗朝内继续咆哮,声嘶力竭,不依不饶。旁人听不出所以然,不知他俩个为什么吵架,只仿佛听见卢龙说他被余珺扇了巴掌什么。许多人上去拉扯劝服,却越劝,他越兴奋,在谭雾看来,简直就是人来疯,对这男人更没好感。闹一阵终究平息下去,晾也没有多大的事。后来在回程途中,谭雾和兰姐几个聊天,知道卢龙花心,而余珺也脾气不好,这两人总有龃龉。  

  谭雾向来不爱螃蟹,她山里的脾气,讲究爽快,吃不惯那一套温吞***挑细嚼的味道,而那蟹宴上螃蟹作为压轴,是要将其他菜都吃好了,才一大盘子端上来的,一人两只,细细品尝。谭雾却先就将其他菜吃了十分饱,到螃蟹上来,只拿一只母的,将团团一只蟹身剥开吃了,腿子统不要,那一只公的也不吃了,说谁还要的拿去吧。螃蟹需吃得久,于是别人正忙吃,她一边儿去打上盹了,天又热,又睡得不好,这会儿刚吃饱,发蒙了。迷糊中听见人都在嘲笑一个平日里吃饭极慢的同事,问他可还要再多吃一个?回答说不能再吃了,再吃要吃到明天早上了。  

  吃完螃蟹,老板问有没有人要买点鲜活的带走,他们自家养的大闸蟹,水清蟹肥,塘里现捞,价钱又肯给的合算,可比外头去买的好。于是一些人跟了老板去后塘勘察螃蟹,谭雾打听价钱,一对三两重的也要两百多块,本就不爱吃,便没去,随了一部分人留在大堂里等。老板娘怕她们无聊,提了一袋碧绿的芦黍出来,说河堤上刚摘的,新鲜,只管吃吧。众人于是啃着等。大概一刻钟后看螃蟹的都出来了,看的多,买的没几个,都因不清楚行情,怕反上了当。潘煜手上却提了两大盒,说是一气买下十只半斤重的,便都嘲他土豪。  

  回程前还有一个小景点。这小城刚开业了一片折扣购物广场,据说东西既便宜,又有许多真正算得上的大牌子,装修得又美,便无论是随便逛逛,或真要买点什么,都是很适宜的去处。可广场太大,形状也尽是江南的曲折味道,人又多,一下车便谁也找不见了,都仿佛泡沫化了水中。谭雾左顾右盼,只抓着了自己部门几个男人。她既穷,而男人们对于购物也不很有兴趣,一行人便只四处走马观光。  

  走累时往一处冰激凌店里坐了休息,因离约定的集合时间还有半个多钟头,便一人一杯冰激凌吃着,一面聊天打发时间。谭雾觉得冰激凌味道好,其他几人也都说不错,独潘煜往沙发靠背上懒散歪坐着,评说比DQ好些,同哈根达斯差不多,却都不怎么样。在谭雾看,冰激凌实在无法区分高下,问他什么理由?回答说DQ的太油腻了,这里的口感清爽些,不过也就一般。谭雾便不做声,她认为以自己一点贫薄经验,没理由做出评判,又觉着这人怎么像个大少爷似的,怎样都不达他意愿,到底想要如何的龙肝凤髓么?  

  自己几个正热闹了聊天,那一人却冷清清坐着只看手机,问他干什么呢,原来是在玩游戏,又笑说自己已经投了很多钱在这手游里,不可不把排名打上去。问他投了多少钱,说前后一万来块;又问他玩了多久了,才不过半个月样子。于是都笑他果真土豪,却笑答:不砸钱玩游戏的都是耍流氓。又聊天说到要帮谁介绍女朋友,小雍示出朋友圈一姑娘照片,问陆云可合意,却给潘煜一眼瞟到,说不怎么样。谭雾知他一贯鄙薄,不信,接过手机来一看,果真长得很漂亮,便愤愤说这样好看的你也瞧不起,到底这世上有你看得起的人不?对方又一阵沉默,懒于回答,或正思量,原以为又一种将话题推过的伎俩,却听他懒懒说道,这样的自拍照不能作数,真人其实多半和照片出入很大,种种情况他见得太多了。这样大口气叫人讨嫌,于是都笑他阅女无数,他便不再出声,仿佛清者自清意思。  

  几人忽争辩起来,原因是谭雾自诩也算得学霸,便不肯在一个历史问题上让步,可气几个男人却不愿承认来自女人的学识,保持一致立场认为她错,又还连接发难非要将她考倒。这便激怒了她体内的暴动情绪,来自山乡的粗犷爽利性格张扬开来,叫她通红了脸,披散着头发,挺胸扬颈,双目圆睁,剑拔弩张的仿佛只临阵待敌猫儿。  

  那边上原本正冷静的人不知觉也加入战局,仍是站了男人一边,形成一对四的局面,又渐渐其余声息都消了,只剩下谭雾及潘煜仍情绪昂扬。谭雾或许已吵昏了头,感觉自己气鼓鼓的,有些莫名其妙;而那一个呢,虽也嗓音很大,兴趣却仿佛不在对错上,只一味故意要她生气。谭雾一个口误被对手逮着了,以怪异的口气反复学样,表情简直就是调戏,叫谭雾又气又可笑,笑她自找了个圈套来钻。便回马枪反问,那你有本事,说说正确的答案呢?对方便也哑然,表情居然很可爱,既颇不好意思,又笑得暖意融融,情真意切,仿佛那心里正美得很。两人于是都笑,乐不可支。  

  因需按不同下车地点分配回程随车人员,便都在车场里折腾上了,各有各说法,定不下个总方案。谭雾原想搭销售经理洪宙的车,因离自己的小出租屋较近,却刚说出意向,那一圈游散在车四周的男人们忽地全钻了洪宙的车里,速度快得仿佛竞赛,还有一个被挤了出来。洪宙吃惊骂这群人为贱人。又叫谭雾傻眼,什么意思呢?难道是不想让她坐?或一种宣言,这群本地男人的圈子不欢迎她?猛地心气提了上来,就这样吧,不稀罕。  

  便昂头往别处找去,只剩了赵总的车还有余位,估计都不愿同赵总一车,怕拘束之故。坐了车上,见里头已有尤小姐,正要关车门,却给一只白净大手攀住了门沿,力气之大叫她纹丝拉不动。是潘煜,一个侧身便蹿上了车,坐好一直脊梁,头顶便擦了车顶。尤小姐笑说,长得太高也算缺陷吧。再一路无甚趣事,回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