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女孩,你终是我的

第二章 无意的柔情

女孩,你终是我的 谁的绕指柔 3070 2016-06-20 23:17:29

  这是午休时分,大部分初三的同学都到学校图书馆占座位,抓紧时间复习,毕竟下午又有一场考试;至于初一初二的学生又大多还没有回学校,所以,整个初中部都安静得很。

唯独白洛不同。虽然考试在即,但是板报比赛也迫在眉睫,以至于白洛只得提前复习,然后趁午休时间把板报做好。毕竟就美术造诣来说,她在班上算是首屈一指的。不过,好在有热心的胡依依帮忙,所以板报工作也能俺这计划的进行。

白洛和胡依依快速而认真地剪着卡纸,在两人的配合下,板报工作也完成大半了。

“哎,累死我了。你看看,这么多卡纸要剪,要没我帮忙,你得做多久啊!”胡依依伸了个懒腰,说道。

“是是是,有劳你班嫂大人啦!”白洛回应道。班嫂是白洛帮胡依依取的外号,就是冲她啥事都愿意帮一把的个性。

“嗯,你懂就好”,胡依依一本正经地说,“你先剪着啊,我去下洗手间!”

“快去快回啊!”白洛埋头剪着说道。

“好嘞!”

……

夏日的午后炽热而安静,白洛一边抽着纸巾擦拭着额头上的细汗,一边嚓嚓地剪着手中的卡纸,全神贯注的。

许久,一阵安静的脚步声朝着课室的方向渐行渐近,将白洛的思绪从剪纸中揪回了几丝。以为是胡依依,扬唇道:“嘿,班嫂,帮我从班柜里拿下胶水!谢啦!”

然而,却许久没有回应。

白洛不死心道:“你就帮我拿一下嘛!拜托嘛!”语气里有着几丝撒娇的味道。

刚进来的人是沈君墨。听到白洛的这句撒娇意味明显的话语,淡漠的脸上竟划过一丝异样的情愫,好看的剑眉不经意的挑了挑,似是无意地起身到班柜前开始翻找。仔细翻找一番,却只找到一瓶已经见底了的胶水,无奈,沈君墨抬脚来到自己座位上,翻开书包,拿出自己的胶水,朝白洛走去。

而此时的白洛已经等得有些焦急,起来转身,朝班柜的方向奔去,就撞进了一个坚硬的胸膛上,疼得她直想掉眼泪。好一阵晕眩后,白洛伸手抚了抚被撞疼的鼻头,同时,猛地想起什么,抬起了头,却撞进了一潭深水般的眼眸中。

“给你!”还不待白洛反应过来,沈君墨便将手中的胶水递了过来。

接过胶水的白洛怔了几秒后,忙回应到:“哦、哦,谢谢”,然后又呆呆地看了看手中的胶水,好像和班柜里的胶水不太一样,“胶水……”

“我的,班柜里的没了!”说完,转身朝课室后方的座位走去,留下白洛一人怔怔的站在那里。

待到白洛反应过来,想到刚才的鲁莽,脸不禁有些绯红,忙坐下背对着后面的沈君墨,低下头继续板报工作,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异样,动作中有着慌乱的味道,而接下来的动作也因刚才的事慢了下来。这让白洛不禁有些恼,不明所以的恼,于是甩了甩头,想把异样统统甩走。

“呵!”白洛的动作愉悦了刚刚在课室后坐下的沈君墨,不禁失笑。

于是,白洛的头更低了。

沈君墨见及此,眉毛挑了挑,埋头看起了书。课室更安静了。

……

“呼!热死我了”,许久,胡依依从教室外冲进来,打破了课室里的寂静,手不停的扇着,对着白洛说,“你都不知道,洗手间的水是热的!气死人了!”语闭,才瞥到坐在教室后的沈君墨,胡依依那满腔想向白洛诉苦的热情就被浇灭了一大半。这或许是出于长期以来对沈君墨的敬畏吧。于是怏怏地来到白洛身旁的位子上坐下,打算继续协助白洛完成板报工作。

刚拿起卡纸和剪刀,眼睛的余光无意中瞥到白洛脸上,发现素来恬静的脸上竟有几抹绯红。这才留意到空气中流动的异样。讶异之余,碍于沈君墨那无形的气场,也只有在心里嘀咕的份,没敢问出来。

课室又恢复了安静。

……

随着分秒的推移,夏日午后的暖阳逐渐攀上了不锈钢制的窗户围栏,晒得课室内弥漫着炽热,即便刚刚进课室的同学都被逼得有些头昏脑涨。可沈君墨却依旧清醒,只是目光总是不自觉地往白洛望去。

此刻的白洛正站在黑板前,拿着铅笔、橡皮、刻刀什么的在为板报做最后的修补。纤长睫毛下澄澈的眼睛因为聚精会神的关系,闪烁着亮光,小巧的红唇扬着恬静而晴朗的弧度。不时地,纤柔的眉头微微蹙起,像在思索什么,丝毫不被周围昏昏欲睡的气氛影响,沉溺其中。

像是很喜欢画画。沈君墨心想。又猛地惊觉自己情绪、心思的游移,眼神开始从白洛身上移开,带有一丝尴尬的气味。

……

在一份又一份的试卷中,下午过去了。由于考了一个下午的试,加上隔天就是周末,作业比较多,老师就把晚自习取消了。于是,在欢呼声中,同学们开始收拾书包准备回家。

白洛也在收拾着书包,匆忙之中,一瓶胶水从抽屉中掉了出来。定睛一看,是沈君墨借的胶水。由于板报在下午考试开始之际才完成,白洛为了赶上考试,胶水忘记还给沈君墨了。于是急忙朝教室后方,大概是沈君墨座位的方向望去——已经走了。便赶忙收拾书包,朝校门口奔去。

由于此刻是初一、初二的放学时间,校门口是人山人海,加上已是黄昏,天色不免有些暗,所以白洛在校门口左探探右望望,也找不到沈君墨的身影。此刻,白洛第一次觉得自己这将近一米七的身高竟有些不够用。

“沈君墨,公交车要走啦!快点!”唐超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白洛急忙寻声望去,只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是沈君墨。

“那个,额,沈君墨,等一下!”白洛急忙出声。

沈君墨回头,看见是白洛,心头微微一颤,却仍维持着淡漠,问道:“有事?”

“你的胶水!”白洛说道,有些窘迫的挠了挠头,同时低下头去掏书包里的胶水,递到沈君墨跟前。

“胶水?”沈君墨还没有想起她说的胶水是怎么回事。

“就是你今天中午借我的胶水,就是时间太赶,忘了及时还,谢谢啊!”白洛回复道,唇角洋溢着灿烂,在落日的余晖下显得愈发耀眼。

沈君墨看的微微失了神,开始有些慌乱,接过胶水:“不用,我先走了。”语毕转身离开,步伐中有一丝慌乱,向着车站方向离开。

“嗯好,再见!”白洛也转身离开。她家离学校很近,走路只要几分钟就到。

白洛心情很好,觉得终于摆脱了从前总是纠吵不分的日子,没有纷争,甚至都能友善相处,相处起来总不会太累。便唇角不自觉地上扬,就连脚步也轻快了不少。

沈君墨在转身后,缓步向着车站走去,步履不再是平常的有条不紊,时急时缓,好似在做心理斗争般。

从校门口到车站的路程并不长,甚至可以说很短,只是,这一程路在沈君墨的心里却好似度日如年。毕竟,他总强忍着回头望一眼的冲动,不想看着那么不自然。

终于,沈君墨到达了车站。唐超一见到沈君墨就开始抱怨他来得太晚,上一班公车已经走了。沈君墨却好似不以为意,在余晖照耀下的高大身躯微微转动角度,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唐超。只是,目光却延伸向道路另一头白洛的方向。

此刻,白洛已经走到校门口小道的尽头拐角处,脑勺后飘扬的马尾毫不保留的吐露着她此刻的心情。不时地,白洛又侧过身和身旁的胡依依聊天打趣,精致的五官环绕着甜美的笑靥,远远望过去,好似夏夜里璀璨的星光。沈君墨看得不由得失了神。

“诶,车来了!”唐超的话惊醒了沈君墨,不着声息地转身,上了车。

……

初三虽然比不上高三,但是,在白洛这间学校、这个班上,同学们也都会为了中考忙碌不已。按理说是不会有心思可以四处游移,尤其是沈君墨这样被老师同学家长寄予厚望的人。

可是,沈君墨开始发现自己的心思乱了。

白天上课时,他的目光会不自觉地伸向张凯辉隔壁的位子;体育课时,明明是男生肆意在操场上挥洒汗水的时刻,他的目光又总会无意间探向在树荫下聊天的背影;甚至夜晚,梦里也会出现一张灿烂的笑靥和清亮的眸,更甚惹得自己一身燥热。这种情况渗透进了沈君墨的生活之中。

就像此时此刻。沈君墨在书桌前刷着一道又一道的习题,明明很快就能做出来的答案,却因为数天前那张挥之不去的清亮笑靥,思绪乱了,一道对沈君墨而言绰绰有余的题,竟用了整整十分钟。这让他烦躁不已,便抄起篮球朝附近的球场跑去,想要让脑海中那张扰乱他多日的笑靥散去。

只是,他并没有注意到,在每每想起那张笑靥的时候,他那张一向淡漠的脸回不经意的泛起一丝笑意,甚至柔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