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女孩,你终是我的

女孩,你终是我的

谁的绕指柔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6-04-27上架
  • 12300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最初

女孩,你终是我的 谁的绕指柔 3205 2016-05-26 09:59:55

  “白洛,你是班长,要以身作则,别和班上同学一起吵吵闹闹。”

“白洛,虽说你是班长,但平时也要和另一个班长多协调一下,否则,各做各的,能管得好吗?”

“白洛,听说你午休时又捣乱了,现在才知道,原来我们班纪律垫底是你的功劳啊!”

“白洛,……”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她也只是好心办坏事。因为,和班上同学一起吵闹,那是为了和他们打成一片,打好关系才有利于工作展开嘛;不和另一个班长协调,也只是她觉得另一个班长手段太严厉,容易让人抵触;至于纪律垫底,这是她和同学协约破裂的结果,不是有意而为的。只是,怀着好心却又招来满满的批评,随之而来的甚至有同学的嘲笑。这些都让正处于豆蔻年华,这个正急需他人认可的时期的白洛自信心倍受打击。开始,沉默了,低落了,尝试着逃离了——

“妈妈,我想转学。”

……

“同学们,在新的学期里,我们班迎来了不少新同学,自我介绍一下吧”,老师站在讲台上扫视全班,却没有一个愿意站起来,“你们也是初中生了,别害羞了。”老师补充道,眼睛又扫视一圈。

明明没有针对谁,可白洛总觉得,老师的目光像是定在自己身上似得。鼓起勇气,刚想站起来,一阵轻俏的女声传入耳畔:“大家好,我是凌昭楚,昭是王昭君的昭,楚是楚楚动人的楚!”自信中带有一丝张扬。寻声望去,是一个皮肤白皙但双眸中散发出凌厉的光芒的女生。随后,其他新生也陆陆续续参照着凌昭楚的模式做自我介绍。终于,轮到了白洛。

“大家好,我是白洛”,本想就此结束,毕竟这两个字是很常见的字,只是同学的目光仍未散去,不得已,继续道,“白是白色的白,洛是洛阳的洛。嗯,谢谢!”语气中流露出淡淡的腼腆,不算白皙的脸颊印上了莫名的绯色。加上对于刚才自我介绍时存有瑕疵的表现的不自信,薄薄的唇不着痕迹的扁了扁。

对,扁了扁。

……

由于白洛个子高挑,被安排到比较后排的座位。而她的同桌是一个叫张凯辉的男生,说话不算伶俐,却喜欢笑,给人胖胖憨憨的感觉。他在白洛刚坐下时就埋头不知在捣鼓些什么,眼睛也只是偷偷地瞄一瞄身旁穿着干净校服的白洛,白洛回头看过去,他又继续挠挠头,埋头做自己的事。这一幕被坐在白洛和张凯辉后面的刘奕彬和唐超看见了,毕竟白洛是新生,和他们不熟,也就只敢打趣着白洛身旁的张凯辉。

唐超要让白洛形容,就像个瘦瘦小小的黑炭头,还是个嘴巴不饶人的黑炭头。拍了拍张凯辉的背,凑到张凯辉耳旁,说:“怎么,看到女生又不自在了。”

张凯辉有些嘴笨,张嘴想要反驳:“哪、哪有,你不要瞎说。”

话音未落,唐超反驳道,“可上次和我做同桌的时候可不见你这样,看漫画书、吃零食都是光明正大。哪像现在,眼睛都不知道往哪放!”说完,还发出阵阵不受控制的笑声,肩膀一抽一抽的。

就连一副白白净净的书生模样的刘奕彬也附和道:“就是,我都看见了!”

张凯辉还想再反驳什么,只是,班主任发话了:“同学们静一静,我们还有很多开学事宜需要处理。”他也只好作罢,默默回头,继续捣鼓着什么,再没敢偷偷打量白洛了。

白洛在心里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刚才张凯辉他们的对话虽然极力压低声线,她还是从他们不小心溢出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他们在谈论自己,拿自己打趣。可即便如此,她并不打算反驳什么,只是下意识地扁了扁嘴。

对,只是扁了扁嘴。

毕竟自己和他们不熟,更重要的是她不想再卷入什么纠纷,这也是她转学的原因。所以,老师及时的发话打断了张凯辉他们的玩闹,也无意中避免了自己卷入纠纷中……

“同学们,你们也清楚中学的日子时间很紧。所以,我们今天也赶紧把班干部的事解决了。有谁想毛遂自荐的?”班主任道。

只是,对于班主任的邀请,只有寥寥无几的回应。毕竟是十四五岁的年纪,已经开始叛逆,甚至特立独行,加上大家也清楚,所谓班干部选举,其实不过是由成绩的高低决定的。

班上不吵,只有同学们细细碎碎的议论声。

“我、我想做副班长”,白洛的声线穿透了教室中的议论声,都静下来了。老师的目光也看了过来,“我想做副班长。”白洛重复道。

其实白洛想的说复杂不复杂,只是单纯地想挑战自己之前没做好的事,试着能不能和另一位班长打好关系,还管好整个班,证明自己罢了。

一番寂静后,班主任点了点头,开口道:“那还有其他同学要毛遂自荐的吗?”

似乎因为白洛,班上的人开始有了回应。有想当文艺委员的,想当体育委员的,想当课代表的,还有组长的。可唯独,没有自荐当班长的。

一个也没有。

……

时间过得飞快,白洛来到新学校也有一星期了。她如愿当上了副班长,只是后来才在其他同学口中得知,其实在她来之前是没有副班长这个职位的,只有班长。大概老师是因为她是新生,不想拂她面子,才增设副班长这个职位的吧!不过,她也没在意,也没过多的打听班长是谁,只是想着做好副班长就好。

……

“你不觉得他长得很帅吗?就像韩国明星!”午饭后,叶婷婷对着与她一同吃饭的白洛、凌昭楚说道,她们正一同走回宿舍午休。叶婷婷是一个资深偶像剧爱好者,据说是因为她有一个爱看言情小本的姐姐。话说女生的茶余饭后不是帅哥就是男星,这算是典型的话题了。可白洛不感兴趣,只是一门心思的想着不要破坏和谁的关系、陷入什么纠纷,算是之前当班长的后遗症吧!所以,只有叶婷婷兴致勃勃地说,凌昭楚饶有兴致地听。而白洛不过是左耳进右耳出,眼睛左顾右盼着。

“你们在说谁啊?”见她们讨论的兴起,白洛不禁问道。

“就是沈君墨啊!诶!你不觉得他很帅吗?”叶婷婷双眼放光。

“不认识”,白洛扁了扁嘴,想了想回复道,可又不忍心扫了叶婷婷的兴,补充了一句,“可能是因为我脸盲吧,而且才刚来一星期,班上难免有我不认识的人嘛!”

“他是班长诶,有印象吗?”

“你这么一说好像听过名字,但没仔细看过人。嘿嘿,抱歉!”

“都不知道你长眼睛来干嘛。你看看人家凌昭楚,和你一样是插班生,她却记得”,叶婷婷开玩笑道,“算了,下次指给你看好了,让你开开眼!”

“好嘞!”白洛笑了,双眼弯弯的像是天边明亮的月亮,感觉叶婷婷是个不错的人。

……

“你看,就是他,帅吧?”午休后,叶婷婷拉着白洛躲在课室后门悄悄地指向一个背影。

“还行吧,也不算很帅!”

“不帅?怎么会?你看仔细一点!”

无奈,白洛只能左右探了探脑袋,打量了一番。坐在窗旁的少年不知是否因为正午的阳光的关系,发丝泛着些许金黄。幽深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微微抿着的薄唇,淡漠的脸隐约透漏着一股未泯的稚气,白净的校服伴着暖风,摆动着。是个很安静的少年。

“还好吧!没你说的那么人神共愤。”仔细打量后,白洛回应道。

“反正我是觉得很帅!”不理会白洛的打击,叶婷婷点头笃定到,说罢,又抓着白洛回到课室里。

……

不帅?沈君墨虽然不到自恋的程度,但是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因为从他上了初中以来,身旁对他外貌的夸赞越来越多,无论是低年级的小女生,还是年龄比他大的高年级女生,对他诸如男神这般的夸赞从不绝于耳。对于刚才无意间听到的白洛的一番话——好吧,他承认自己被打击到了。像刚才叶婷婷那番对自己的夸赞他早已耳熟能详,也无心理会,完全可以做到假装没听见,维持着以往淡漠的模样。只是来自白洛的打击对于他这种对自己相貌十分自信的人而言实在是意料之外。于是,不受控制的,沈君墨望了过去。

白洛早已回到座位上,左手正在翻弄着课桌上下节课要用到的语文课本,右手在笔记本上记着,清秀的眉眼之间流露着认真,不时眉头微蹙,扶额思考,实在难懂的时候又不禁微微扁嘴,一副懊恼状。只见她隔壁的张凯辉凑了过来,似是对她打趣着、笑闹着,胖胖脸颊上的肉抖了几抖。而白洛则用杏眼瞪了回去,气嘟嘟的脸颊鼓鼓的。

“干嘛呢?在看什么?”刘奕嘉打断了沈君墨的思绪,他和沈君墨算是多年的死党了,难得看见沈君墨有发呆的时候,于是循着沈君墨的目光看了过去。

“噢!她是新来的插班生,叫什么,嗯,叫白洛。开学处理班务的那天你不是没来么,插班生那天就来了,也难怪你不认识她,”刘奕嘉觉得沈君墨是对白洛眼生才望着白洛的,于是自顾自的解释着。

“我、我也没望着她。”向来淡漠的沈君墨竟有一丝不易觉察的慌乱。

刘奕嘉也没多想,听沈君墨这么说,也就换了个话题和沈君墨闲聊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