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世礼,且笑山河

第五章 出使天阑

倾世礼,且笑山河 小隐天下 1232 2015-11-22 14:50:26

    南束是九华五国国力最强盛的国家,皇宫也自是富丽堂皇,却也不失威严大气。  

  金銮大殿上,一中年男子身着明黄龙袍,正襟危坐,面容冷峻、严肃,炯炯有神的看着下方的的群臣。  

  他便是南束国的皇帝,君天礼!  

  “不日便是天阑城主的寿辰,朕打算今年派卿相前往,众卿可有异议?”皇帝威严的声音响起。  

  “回皇上,臣愿意出使天阑。”卿恒言神色平静,不卑不亢的说道。  

  皇帝点了点头,似是满意他的回答,“其他众卿可有异议?”  

  “臣等皆无异议。”众大臣答道。  

  皇上既然如此说,摆明了是早就想好了出使人选,他们哪敢反对皇上?  

  “既然如此,朕决定,今年便派卿相出使天阑吧!”  

  话音一落,一双阴狠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卿恒言,此人便是太子君紫钰。  

  那日,他之所以会去淮安酒楼,便是因着父皇提前告知他,今年天阑城主的寿辰他决意派卿恒言去,而往年都是他去的,今年却让卿恒言去这又是何意?最为重要的是,今年不能去天阑,便也不能见到那个人!  

  除去君紫钰外,这大殿之上还有另一双眼睛在盯着卿恒言,目光却平静无波。  

  夜,悄然而至,丞相府的四周没有多余的喧嚣,只余下寂寞的蝉鸣,在这静寂中显得尤为突兀。  

  房顶上,一名青衣女子侧躺其上,头枕手臂,三千发丝飞扬,明媚的秀脸上一脸的平静,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眼神中带有些许迷茫。  

  其下方正对的房间便是丞相府的书房,此刻书房的窗户上倒映出一男子清瘦的身影,正襟危坐,玉手执笔,缓缓而行。  

  此情此景,青旋不禁想到几日前,那情景尤为相似。不过此时她在外,他在里,她偷偷摸摸,他正大光明。  

  月影憧憧,时间一点一点的流走,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里的人走了出来。  

  四目相对,似有暗涌在这暗夜中流动。不是不明所以的情愫,而是探究的神色。两人明亮的双眸皆如夜空中锐利的雄鹰,探究,不解,疑惑,双双浮现眼底。  

  片刻后,青旋的嘴角勾起,反观卿恒言亦是如此,两人仿若多年的挚友,刚才的一刻仿佛都是错觉。  

  青旋起身,脚尖轻点,便落到了地面。  

  “今日来是有何事?”卿恒言率先开了口。  

  “听说今年是你去天阑,给那老城主贺寿?”  

  “你消息到快。”卿恒言别有深意的看了青旋一眼,“怎么,有何不妥?”  

  青旋没理会卿恒言的眼神,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没什么,就是我和你顺路而已。”  

  某人如法炮制,也露出了一丝不坏好意的笑,“哦?你以往不都不去么?”  

  “今年不同啊,听说东篱有一位大人物要去。”顿了顿,看着卿恒言说道,“你猜是谁?”  

  “东篱长绝。”卿恒言不假思索的说道。  

  话毕,见青旋露出了一抹笑容,遂开口道:“怎么,对他有兴趣?”  

  “天下最清贵无瑕的公子,我到还真是想见一见”  

  卿恒言听此,也没问缘由,只是露出了一丝轻笑。  

  青旋眨了眨明亮的眸子,盯着卿恒言道:“你就不想见见与你齐名的莫长绝,是怎样一个人?”  

  卿恒言淡淡一笑,开口道:“世人皆言:东篱长绝,天下莫有人能与之长绝。想必,能配的上此话者,必定是惊才绝艳的人物。”  

  “那是自然。”青旋不置可否道。  

  “你何时动身?”卿恒言突然转移了话题。  

  青旋听此却露出了皎洁的笑,“你何时走,我便何时动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