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珍贵的你

第六章 心疼她

珍贵的你 妮可心 3465 2016-05-19 15:54:02

    驱车到达,陶塑拨通了恬恬的电话。  

  “我到了。”  

  “嗯,我也到了。在8楼。”  

  八楼,陶塑看到了恬恬,一个很光鲜亮丽的女生。  

  “嗨。”恬恬冲陶塑招手。  

  等到两人坐下,恬恬点好咖啡,她说:“今天约你来,其实是为我朋友的事情。”  

  “哦?张大小姐的朋友还需要我帮忙吗?”陶塑打趣,不过这是事实啊,她应该一个人帮10个人都足够吧。  

  “对呀,要不我干什么约你来。”恬恬依旧直率而且大大咧咧。  

  “是嘛。”  

  “你们陶氏企业最近追着我朋友还钱,我今天来就是直接替她给你了。”  

  陶塑听到这里,有点明白了。  

  “你...这个朋友是席夏梦?”  

  “对呀,哟,也难得你陶大公子还记得我们夏梦名字。”  

  “这件事情,你替她还不合适吧。”恬恬不提,其实到时候也不会需要夏梦赔钱了,因为毕竟并不是她的错,但陶塑并没有直接告诉恬恬。  

  “我替我好朋友还钱有什么不合适的。再说了,你们让她还那么多钱,她哪有?”  

  “她...很缺钱吗?”陶塑挺想趁机了解一下夏梦这个人。  

  “缺,当然缺,你快点,我替她还啊,反正你们见到钱不就行了,管是谁的呢。”  

  “那你也没必要约我呀,直接去陶氏帮她付掉不就行了。”  

  “切,你以为我想约你啊?”恬恬取出包里的钱,砸在桌子上。  

  “这是10万,你陶大公子也不用找了,只是今天话我必须说清楚,夏梦并没有做对不起你们集团的事情,而且她都够惨了,你今天必须答应我不能再去欺负她了。”  

  “唉...”陶塑叹了口气,这还需要她说啊,他自己也很后悔之前的事情。  

  “关于这个,我很抱歉。其实你今天不约我,我也不需要席夏梦再赔钱了。”  

  “嗯?”恬恬倒是没想到陶塑这么讲。  

  “席夏梦她怎么惨了?”陶塑最终没忍住,问了出口。  

  “额...行,今天就跟你好好讲讲。看你好意思自己之前做的事情吗。”  

  恬恬换了个姿势继续说:“其实我和夏梦是高中同学,最好的高中,夏梦自己凭成绩考上来的,她那时候学习特别好。但是升高二那年,她爸爸妈妈出了车祸,都去世了。剩她和她弟弟。之后反正就是一系列责任认定吧,她们姐弟俩被赶出家,钱也没有。那会夏梦弟弟还小,所以夏梦就退学了,一直又当爸又当妈的照顾她弟弟。这些年她吃了太多苦了...”恬恬性子直,情绪化,说的特别感性。  

  “所以呀,你说她怎么可能有钱去赔给你?我作为她朋友,能忍心只看着吗?”  

  陶塑听完很震惊,他之前只是以为夏梦家里条件不好,但是没想到原来会是这样。  

  恬恬把该说的说了,倒也一身轻松。  

  “陶大公子,那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先走了,你慢慢喝。这钱我也拿回去了,反正你也不在乎这几个钱。对吧~拜拜~”  

  恬恬说完拎包走了,留下陶塑一人面色凝重。  

  他翘腿倚靠在椅子上,双手环在身前,回想着刚刚恬恬说的事。夏梦生活的这么难是他没想到的,一个柔弱的女生,那么小就要接受那么残忍的事情,以他的生活经历实在是没有办法去想象,夏梦是怎样熬到现在的。  

  恬恬走出世贸,顺便打给夏梦:“喂。”电话接通,夏梦那边明显还在工作,因为恬恬耳边的听筒里充斥着嘈杂的DJ音乐。  

  “什么时候下班啊?”  

  “今天要到两点。”  

  “你说你一个姑娘,大半夜才下班回家多让我操心呐。”恬恬说。  

  “没关系恬恬。好了,没什么事我先挂了啊,正忙着呢。”  

  “行行行,我现在也在外面,去给你增加点生意,等我啊。”恬恬挂掉电话,刚好碰到出来的陶塑。  

  “张小姐,怎么还没走?”陶塑走近。  

  “要走了,在打车。”  

  “去哪里,要不我送你吧。”陶塑绅士地问。  

  “行,走!”恬恬一点也不客气。  

  坐进车里。  

  “我去高盛卡门,那就麻烦陶大少爷送我一下啦。”  

  陶塑没说话,发动车子。  

  “张小姐...是去找你的那位好朋友吧。”陶塑开了一段突然问。  

  “嗯?你怎么知道?”恬恬有点惊讶。  

  “呵...”陶塑只笑笑没回答。  

  “不如,我请张小姐喝一杯?”陶塑主动开口,但却是因为他想看到夏梦。  

  “你...不会又想趁机欺负夏梦吧?我告诉你,有我在你肯定不会得逞的。”  

  “放心吧,不会的。”  

  到了高盛卡门,里面满是喧嚣,灯红酒绿,人群舞动。恬恬其实算是夜店女王了,但今天例外,她专心寻找夏梦的身影。旁边的陶塑也是在眼神搜索着夏梦。  

  “宝贝儿!”恬恬刚一看到夏梦,马上冲上去抱住她。  

  “当心点~”夏梦看清来人,笑着对恬恬讲。  

  “恬恬,快去坐吧。”夏梦说。  

  “好~我这还有个人啊~”恬恬说着指了指旁边的陶塑。  

  光线昏暗,夏梦这才看到陶塑。她有些条件反射地紧张和不安,有些不解和求助的看着恬恬。  

  恬恬则笑嘻嘻地对夏梦耳语:“没事,有我呢~”  

  几人坐定。  

  “夏梦,来,今天可有钱赚啊,陶大少爷请客,上好酒,多来几瓶。”  

  “恬恬...”  

  “没事,人家陶大公子这点钱根本不在意是吧?”恬恬边说边问陶塑。  

  “对。”陶塑说。  

  “那...好吧。”夏梦转身离开,两分钟拿来了酒。  

  “过来一起坐啊。”恬恬拽着本想接着去工作的夏梦。  

  “恬恬,这怎么行,我还得工作啊。”  

  “没事,我说行就行。经理,唉!经理过来!”  

  恬恬叫来经理,看样子挺熟络。  

  “呦,恬恬小姐,好久不见了啊。”经理笑容满面。  

  “经理,借你员工一会啊,没意见吧。”恬恬搂着夏梦问。  

  “当然可以,小席,你就在这先陪恬恬小姐啊。”  

  “好嘞,谢谢经理~那经理你继续忙~”  

  经理一走,恬恬笑嘻嘻的看着夏梦。陶塑则坐在一旁,没有讲话,但目光也没有离开过夏梦。  

  “宝贝儿呀,这地方可不安全,你还要在这做多久啊。”恬恬放开夏梦,认真的问。  

  夏梦看看恬恬,又看看陶塑,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  

  “哼,说不出话了吧,让你有事瞒着我!干嘛不跟我说你要还他钱!”  

  “恬恬!”夏梦有点窘迫的打断。  

  “好了,不开玩笑了。今天我替你找这位大少爷了,钱呢,你不用赔他了。”  

  “不行,恬恬,这钱我必须自己赔,你不能帮我!”  

  “谁帮你了!是他说不用了,他们陶氏知道你被冤枉了。”  

  “啊?”夏梦愣在那里。  

  这时候,恬恬手机响了。  

  “喂~”  

  “好的,那你等我~”  

  挂了电话,恬恬对夏梦说:“我男朋友找我啦,来不及说了,具体的你问他啊!我先走了,拜拜~”  

  “喂!”夏梦没来得及问她什么男朋友呢,恬恬就一溜烟走了。  

  天恬恬一离开,就只剩陶塑和夏梦两个人了,夏梦觉得自己无法招架他,所以赶快起身。  

  “陶...先生,我先去忙了。”  

  “等一下。”陶塑叫住她。  

  “聊一聊吧。”  

  夏梦没办法,只好又坐下。  

  “陶...先生...那个钱...我...”  

  “是的,你不需要赔偿了。”  

  “真的吗?”  

  “嗯。”  

  “啊...”陶塑看到夏梦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谢谢你。”夏梦认真的说。  

  陶塑不解:“你谢我?我之前一直故意欺负你。你...不记恨?”  

  夏梦摇摇头:“不记恨,只是有时候很伤心。”  

  “但现在我要谢谢你,不用赔偿的话,您帮了我的大忙。”  

  陶塑看着夏梦说话,他发现夏梦在夜店比较昏暗的灯光下,竟然有些妩媚。  

  “席小姐,你当时为什么不说出真实情况?”陶塑想找些话题来聊。  

  “因为...这件事一定要有人来承担后果,我说出来,我没事,可是,还是会有其他人有事呀。”  

  “可这件事毕竟不是你做的,好心也不能包庇真正的坏人。”  

  夏梦语塞,只好又低下头,不做声。  

  过了一会,像是想起什么似地,夏梦突然抬起头:“陶先生,那,刘姐...她...”  

  “已经开除了。”陶塑说的轻描淡写。  

  没想到夏梦一下站起来:“刘姐她人很好,她一定有苦衷,陶先生,你能不能不开除她?”  

  “你...给她求情?她可是害你的人啊?”陶塑挺吃惊的,这个席夏梦也太傻了吧。  

  “可是,她一定有苦衷...”夏梦继续说。  

  “好了,不用说了,陶氏不可能允许这样的人存在。”陶塑打断夏梦。  

  夏梦本想继续,但看到陶塑不容置疑的表情,她不敢接着往下说。  

  “那我不打扰你了,我先去忙了。”  

  陶塑看着夏梦跑开,心里有些郁闷,也有些懊恼。这个席夏梦脑子不好吗?哪有主动吃亏的人?现在又给害自己的人说好话?干嘛要活成这个样子啊?  

  越想越不开心的陶塑,只好喝酒。  

  夏梦此时却相反,远离这个大少爷,她才感觉到轻松了一些。  

  凌晨两点,其他人来和夏梦换班,喝的微醺的陶塑看到夏梦下班,摇摇晃晃的起身,走到她面前。  

  “席小姐,我送你回家。”  

  夏梦看陶塑有点站不稳的样子,开口道:“陶先生,你送我回家不就是酒驾了吗?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不!我送你!我...我...有司机!”  

  就这样,现在的情况是,司机开车,夏梦和喝的微醺的陶塑坐在后面。  

  “小姐,您住哪里?”司机问。  

  夏梦报了地址,司机发动车。  

  “陶先生,谢谢你。”  

  陶塑只是有点醉了,意识还是有的,但这已经很不常见,他几乎没在人前醉过。  

  “陶先生?你还好吗?”见他没说话,夏梦关心地问。  

  “没事...”  

  “陶先生...刘姐的事情,你能再考虑考虑吗?”夏梦无意识的抓着陶塑的胳膊,有点不确定的侧身问他。  

  被碰到的那一瞬间,陶塑感觉自己有点不受控,他扭过头看着夏梦,眼神闪烁,只是依然没说话。  

  “刘姐她真的不是坏人。要不这个钱我还赔给你,但别开除刘姐可以吗?”夏梦没有注意陶塑的变化。  

  “陶先生...”“唔...”陶塑一念之间没忍住,吻上了夏梦。

妮可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