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妖夫纤纤笑

第三章 遥遥出清

妖夫纤纤笑 静燃 2627 2016-05-01 11:00:00

    苍穹之下,神奇海域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深邃而美丽。层层海波之中,出清岛仿佛一块有着清晰纹理的美玉。  

  传说中,神奇海域是一片很奇特的海域。奇特到四周只有飞禽游鱼,很难看到船的影子。因为,一般不会有人来到这片海,而且就算有人要来,也需要这片海域兼出清岛拥有者的允许。  

  这样的规定便又让出清岛在人们的印象中又多了点神秘。  

  于是因着它的神秘与美丽,我怀着无比崇高的心情,用尽心机和手段,终于拿到一张来往于出清岛和外界的机票,相信不久之后我便可以来到这片我梦想了好几个月的净土。  

  飞机上的生活真的是一般再一般。一般到在飞机前行的途中,我极为难得的注意了下飞机上的人。  

  于是我这一注意,便意识到,其实传说是并不完全可信的。  

  因为传说到出清岛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可如今,就说我这个机舱的,少说也得上百号人,我原本以为能有两三个人过去就算不错了呢!  

  还记得几个月前奶奶无意和我说起这个地方的时候,那说的可是个珍贵,我当时就琢磨,这要去一趟是不是得掏心掏肺给那管理者啊?于是更加励志就算不掏心掏肺我也要去一次。  

  而那时,除了励志外,我决心上一次出清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奶奶是从来不允许我看有关风景的杂志或书籍的,每次我若想看本描写风景的书,那都是提着一百个胆的,直到我把书送看完,藏到奶奶用火眼金睛都找不到的地方才能放下心来的。但那次,奶奶却破天荒的和我说起出清岛,说多么多么的好,多么多么的传奇,多么多么的景色宜人。于是我一面防着奶奶突然翻脸,一面听着她描述,我也没想到奶奶对风景名胜痛恨至此,却能够才一副风景描述得如此鲜活,鲜活到我当时就已经被勾了魂去了。更寒惨人的是,有好一段日子,奶奶成天念的都是出清,于是,离开后,我会最先来这里一趟也就不奇怪了。  

  但是,现在看来,奶奶的话有水分啊!而且看样子还不是一般的有水分啊!  

  好在事实并没有那么糟,出清岛虽不是只有两三个人能去的地方,却是如传闻的一样迷人。尽管没有水田,农舍,却也是一副世外桃源的形容。  

  飞机飞了很久,尤其在可以看到出清岛后,依然飞了很久,这导致我的心情有点压抑,所以一下飞机我立刻气血上涌,正想好好感叹一声。  

  我终究没有感叹出来,只郁闷的把情绪再次压抑,因为,我看见了一个熟人。  

  为了我的长久旅行人生,我于是悄悄地遁了。  

  拖着沉重的行李箱,我慢悠悠的走在半辆车也看不见的所谓大街上晃荡。  

  说起出清岛的大街,那绝对是史无前例的岛屿上的街。街上有房子,有宾馆,有卖零食的,卖烧烤的,也有来餐馆的,开奶茶店的……总之,应有尽有,几乎外面看得到的,这里都能见到,只唯独没有车,要实在说有,也是自行车。  

  我默默的泪流满面,不得不说,这地方还真对得起它世外桃源的名号,只唯独……对不起我这负重已久的肱二头肌。  

  默默间,我找了家宾馆下榻。  

  放下行李后,我先是找服务员要了张岛上的地图。  

  地图上介绍得很清楚,就连出清岛的景色分布都写清了。  

  因为这介绍,我心里总算找回了平衡,因为这里还真的是难得一见的好风景地。  

  出清虽然只是一个岛,但是面积还不算小。  

  岛上除了中心的小城镇以外,其他还有几个部分根据主人爱好设置的景色。分别有树林,花地,南面还有一个小湖。说明书介绍的不错,不过具体景色还要亲临现场才知道。  

  不过心中有了个大概,也总算是有心理保障。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每日带上相机帐篷去观景,有时候上瘾了,便在外面搭帐篷露宿,不回来了。  

  这一个星期,这日子过得,真真舒坦,堪称完美。  

  可是,地球人不是都有句至理名言么?  

  “不可能有十全十美。”  

  是的,没有,我这次旅行也没有。  

  而这要从我把出清岛大玩一遍回来后的那个下午。  

  遥想当时我正啃着汉堡,喝着可乐。  

  谁知身后突然升起一声颇为鬼魅飘忽的声音,这虽然是青天白日的,但也怪吓人的。  

  拜这声音所赐,也拜我所赐,坐我对面的一对小情侣,齐齐被我喷了一脸。  

  我看着大约表现为惊吓过度的两人,一边抽出面纸递过去表示我的歉意,一边暗叹这两人出门估摸着没看黄历,否则这两人怎么能在人这么少的出清岛上的一家规模也算不小的肯德基遇上店里生意火爆的日子,而又怎么能在这生意火爆的日子碰上只有我对面才有位置呢?  

  真是流年不利啊流年不利!  

  两人理所当然没有接我递过的纸巾,而是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中,齐齐“啊”了一声后再齐齐冲向洗手间,而说起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背后弱弱提醒:“两位慢些走,千万别进错男女洗手间……”后面我其实还有话说,不过被瞪回来了。  

  我收住口,讪笑两声,然后自然而然地拿过一旁递过来的手绢擦了擦嘴。  

  可叹我终于在擦完嘴后后知后觉哪里不对劲,比如,我旁边其实没有熟人或是店里的服务人员,哪里来的手绢?  

  世上总有奇怪的事,比如什么故宫宫女啊,极地UFO啊等等的,可见在肯德基见鬼了也是不用惊讶的事情!尽管还是难免会颤抖和心慌。所以遇上奇怪的事情,最好是两个选择,一个选择就是你没有遇上,另一个就是遇上了但至始至终你就没察觉自己遇上了,这样就算会有什么事也不会有知觉。  

  偏偏很不巧,我遇上的却是最烂的一个选择。  

  更糟糕的是,在我察觉了以后,身后便升起颤巍巍的一道声音,孤魂野鬼的意味尽显无疑。  

  “手绢用着可还舒坦?”那声音说。  

  这一下,可真真是把我吓得不轻。  

  身体僵硬的,我缓缓回头。  

  脑袋转到一半,我看见眼前一张人脸,顿时只差心没有跳出嗓子眼。  

  然而下一秒,我却憋笑到内伤。  

  眼睛上斜,嘴巴歪裂,舌头半吊,这样的表情,在任何一个人脸上,或许会让人觉得惊悚,但若那眼睛换成无岚的桃花眼,嘴巴换成他的薄唇,舌头嘛……  

  反正不管如何,若是他脸上出现这样的表情,那断然是不会让人觉得害怕的,反而有点好笑。  

  毕竟是无岚啊!出了名的冰山无岚啊!  

  我看着无岚保持这个表情半天,他大概以为我被吓到,于是也保持了这个表情老半天。我看着他,直到感觉满足了,才悠悠出声。  

  “师兄,好久不见啦!”  

  然后我身后冉冉升起一道苍老的声音,这算个我意想不到的:“族长,好久不见,这些天玩的可还开心?”  

  “开心……”我嘴巴都裂开了,我这些天都玩得很开心。但是我现在却情绪不佳。  

  “你你怎么来了?!”终于反应过来,我也终于还是叫出了了声!伸手指着无岚的鬼脸,声音分贝降都降不下来。心中暗叹自己怎么才发觉!  

  无岚没说话,他朝我笑笑,伸手指了指我在的方向。  

  我眉毛一抽青筋一跳,脖子不用转的低头扶额长叹,这真是,真是……天要亡我啊!  

  试问,无岚这样闷骚的人,怎么可能自愿自发的做出这种吊死鬼表情?又试问,一向衷心得只恨不能把心掏出来给花家的他,又怎么会在没有指令的情况下私自来到离花家总部这么远的地方?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  

  “奶奶,你玩儿够了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