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第一次相亲

第10章 吃醋

第一次相亲 拈花一叶 2237 2015-11-28 22:17:38

  周芷很满意眼前看到的情景,看起来叶初瑶有些畏惧退缩。这才是一个丑小鸭本来的姿态,天生注定了比不上高贵美丽骄傲的天鹅,不管是外在条件……还是心态。

情爱有时就是这样,能使一个美丽的女人变得可怕——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周芷眼里闪着噬血的光芒,愈加的兴奋,“看样子,你对晨睿的家里还是一无所知吧?”顿了一下,有些惋惜地说道,“我多虑了,也许他从来没有想过向你坦白,更没想过与你长长久久。说不定,他只是想把你金屋藏娇而已。一个女人,如果得不到丈夫家族的认可,这滋味恐怕不大好受吧?一天两天尚可,一年、两年,或者十年呢?”

半晌,叶初瑶终于听到自己的声音,“我们之间,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看向那边神色凝重拿着手机通话的蔡晨睿,停了几秒,继而欢快地轻笑,“也许如你所说,我们不会长久,现在考虑几年以后那么长远的事情做什么?”

“你还真看得开!”周芷冷笑。这种情况下还能笑得出来,果然不是一般的坚强,大学时柔弱的叶初瑶参加1500米长跑比赛并获得名次,班主任曾表扬叶初瑶“外表柔弱内心坚强”,看来所言非虚。

叶初瑶无奈地耸耸肩膀,“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何苦自寻烦恼?”

周芷竟然无言以对。看了看还在通话的神色比刚才更为凝重的蔡晨睿,笑了笑,胸有成竹地说,“我猜,他现在一定是与蔡伯伯通话。”只有在蔡伯伯面前,他才是这个样子无奈无措又爱又恨。

叶初瑶头没有抬起看蔡晨睿,也没有置声接周芷的话题。

航班已进入检票登机的最后十分钟,周芷道,“我得走了。祝福的话我是说不出来的,就这样吧!”

这样的喜怒形于色,显然是被家里宠坏的孩子,从来不会虚与委蛇,还有高人一等的倨傲。

这样也好,省得叶初瑶再去猜来测去的。叶初瑶道,“不管怎么样,谢谢你的提醒!我相信晨睿,他会处理好一切!”

大不了她和蔡晨睿一拍两散便是,他们这帮大龄青年的心智已经足够成熟也足够坚强,没有谁离了谁,就会要死要活。

周芷对她的感谢置若罔闻,“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如果她听得进去,应该是重新考虑和蔡晨睿之后的发展,而不是从容以对。

目送周芷过了检票,叶初瑶回头寻找蔡晨睿,他已经通话完毕,正微笑看着她,双眸清亮,身材颀长,气宇轩昂。这个人,即使抛开家世,也是有着令人沉迷的本钱呵,难怪眼界高于头顶的周芷会对他死心塌地。

蔡晨睿向她走来。

“她刚才跟你说了些什么?好像挺聊得来的样子。”蔡晨睿有些好奇,两人一向话不多,刚才他分明看到她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没什么。”叶初瑶轻声回道,敛下眼皮不再看他,也没有问他什么。

“哦?”蔡晨睿目光紧紧地盯着叶初瑶,“你有没有什么话要问的?”他不信叶初瑶经过今晚对他与周芷之间的事情仍然毫无疑问,倒是希望她能问出来。

“……没有。”尽管有些许的冲击,她实在不知怎么问,指责他不够坦白?她自己尚且有所隐瞒,有什么立场去质问别人。对方一脸的期待实在让人难以忽视,“你想说什么?”

她这样问,蔡晨睿反而有些心虚,信誓旦旦地保证道:“我与周芷已经是过去式,现在只有你是我的女友,我绝对没有脚踏两只船!”

初瑶抬头,笑盈盈道,“那感情好,我就放心了。以后什么时候,你要是喜欢上了别人,可要及时与我说一声,咱们做不了恋人没关系,我不要做怨妇。”

“只怕不是你做怨妇,而是我成了怨夫——刚才吃饭的时候,打电话给你的是之前相亲的那位吧?”

“唔。”

韩剑旭自那天要了叶初瑶的电话,时不时地给她打电话。叶初瑶一开始便表明了立场,不会考虑两人之间的发展。韩剑旭倒是没有丝毫在意,还是常常给她打电话,幸亏没有聊些敏感的话题,而是像普通朋友那样聊工作、人生、感悟……叶初瑶便只当是多交了一个朋友,多数时候是他在诉说,叶初瑶只需要做一个忠诚的听众。

“那人好像挺不错。”蔡晨睿酸酸地说。

奈何面前的女人没有足够的细心去察言观色,顺着他的话题说,“确实不错!人长得帅,又有才识,听说他爸爸是什么税务局里的……”叶初瑶突然笑了一声,阳光灿烂,“现在这样说起来,好像他比你还要好些……如果不是当初他那番试婚理论把我吓跑,说不定我现在与他——”

“初瑶!”蔡晨睿大声打断她的话,“现在和你交往的人是我,这些假设没有意义!”她说出来的那些话,他听得心惊胆战,心头如有千斤大石压着似的,喘不过气来。

叶初瑶被他吓了一跳,半晌,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嗔道,“你都说了是假设,说那么大声做什么?”

蔡晨睿叹了一声,“听到你说别的男人好,我心里非常不舒服……”沉吟良久,“我想这种感觉,应该是吃醋吧。”

叶初瑶微怔,这实在出乎她的意料,嗔道,“捕风捉影、草木皆兵!”

蔡晨睿握住她的手拉向自己,低头问:“你会不会因为我吃醋?”

叶初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把头偏了偏望向安检处,话锋一转,道,“走吧,我们也该检票登机了。”欲把手挣脱出来。

蔡晨睿丝毫没有松动,牢牢盯着她,又问了一次,“你会吃醋吗?”

叶初瑶见实在无法回避这个话题,啐他,“人都走了,我还吃什么醋,谁的醋?周芷?何况刚才在酒店里你不是表现得很明显么?我应该很得意才对!”礼仪兼备的蔡晨睿竟然在众人面前毫无顾忌地亲吻她,不是摆明了演戏给周芷看?

蔡晨睿愣了一下,一扫刚才的沉郁,眸子变得潋滟晴光,低低地笑了出来,“这都被你看穿,这样的玲珑心思,真让人没有成就感!”

叶初瑶嗤笑,“你说反了吧?我这样粗枝大叶的人哪有什么玲珑心思?只不过是你表现的明显罢了。”

“你的意思是我变得愚钝了?”

叶初瑶知他又要耍耍性子了,索性不再理会他。

蔡晨睿不动声色地观察了她好一会儿,确定她真的没有其他的异样,放下心来。

两人又恢复以往相处时的轻快随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