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水域动天

水域动天

晴雨猫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14-10-19上架
  • 23777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这个姐姐好危险

水域动天 晴雨猫 2649 2014-10-19 10:14:42

  “咕噜噜……”一串泡沫从水底起,在水面上形成了一圈圈的波纹。

“喂,哥哥,这水底是不是有人啊?”一个十岁的小男孩拉紧他哥哥的衣角,紧张地说。

“应该、应该是鱼吧!哪来的人啊,再说,这个地方没有水之魔法师,普通人也不会在水底呼吸的!除、除了鱼,没有别的可能了!”比他大两岁的哥哥额角流下一大滴冷汗,底气不足地说。

“可、可是刚刚一路走来,听别人说,来到这‘蓝湖’的人无一生还,十七年前,有一位快生产的孕妇被丈夫推下湖去啊!”弟弟有些大声地说。

“吵死啦!也。也许是这附近有凶兽也说不定啊!快别说了!”哥哥更加大声地反驳弟弟。

就在兄弟俩对话的后一秒,“蓝湖”平静的湖面开始不稳定起来。

“咕噜、咕噜噜噜……”泡泡的数量越来越多,浪花情绪激昂地跳起舞来。

兄弟俩感觉情况不妙时,条件反射地抱在一起。

“你们两个好吵啊,知不知道打扰了我的休息!”就在一瞬间,一个女孩的声音从湖中传出。

兄弟俩忽然间感觉周围的树木茂盛得可怕,一股阴风吹来,树叶“沙沙沙沙”地响起来。“你……你……你是……谁啊……”兄弟俩吓得腿脚直打哆嗦,惊慌地回应少女。

话音刚落,湖面就露出了半个脑袋。哥哥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定睛一看——是一个大约十七、十八岁的大姐姐。红眸青丝,玉白肤色,乍一看很吓人,不过认真看,看得久了,就会觉得很漂亮。

“两个小鬼?你们的胆子真是够大的,两个人就来闯禁地。”少女先是惊异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常态。她的声音低低的,幽幽传来,又吓了两兄弟一大跳。

哥哥大着胆子对少女说:“我叫水阳,大姐姐你是谁,在湖底干什么!”

水阳说完后,少女并没有回话,而是将视线转移到他怀中的弟弟身上。

弟弟本就有些腼腆,再加上先前的惊吓,接收到少女的视线,害怕地颤抖,断断续续地说:“我……我叫水……水荫……大……大姐姐叫……叫什么……”

少女听完水荫的话后,从水底伸出手抓住岸边的岩石,一下子跳出水面。

因为是一下子跳出来的,泛出了不少水花。水阳水荫两人仰望着面前修长的少女,一时间说不上话来。

眼前的少女,半睁着眼,仿佛对一切都兴趣缺缺,红眸中有着不可一世的傲然,青丝飘扬,可谓是“长发及腰”,一身水蓝色的便服,白色的低跟长靴,足尖轻点,就这么站在他们的面前。

少女淡淡地开口,平静地叙述:“我么,没有名字,在湖底睡觉,你们打扰了我。”

水阳吃惊地说:“姐姐,你不会就是在这里溺水而亡的孕妇的孩子吧!”

少女听到“亡”字时,血红的眼眸危险地眯了起来,紧紧地盯着水阳,直到他露出害怕的神情后才幽幽地对水阳说:“母亲没有死去,她不过与‘水’相融了而已。”

水荫不信,壮着胆子大声反驳:“不可能!哪……哪有人会与‘水’相融!那她岂不是变成水了!”

少女诡异地笑了一下,用手指弹了一下水荫的脑门,淡淡地说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们没见过的事情多了去。还有,母亲不是变成‘水’,而是水的一部分。”

水阳好奇的目光向少女投来,问道:“那大姐姐你一直在湖里睡觉,又是怎么知道的?”“是啊是啊……”水荫连声附和。

“哼,剥夺记忆罢了,无聊的记忆,丑陋的记忆。”少女冷哼一声。

“记忆?”

少女无奈,只好继续解释:“蓝湖中每溺死一人,这里的讯息变会多出一分。”说完,少女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是……是你杀死的他们么?可是,你不是沉睡着么?”

“母亲解决掉的。在我的记忆中,只有七岁时醒来过一次,又睡了。”

“那……那为什么要……要杀人啊!”

“他们……打扰了我的休息。”少女将“打扰”和“休息”加重了音。

水阳见情况不对,立马用全身护住了弟弟,对面前危险的少女说:“要杀就杀我,放水荫走!”

少女一步步地向他俩逼近,手心不知何时起,凝聚出了一个小小的红色水球。

水荫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颤抖却大声地说:“哥哥……哥哥快……快走!不……不要杀哥哥!没了哥哥我……我也活不了!别管……管我了!”

水阳紧紧搂住水荫,闭上了漂亮的宝石蓝的眼眸,似是等待那一瞬间的痛苦。

耳边断断续续地传来弟弟的哭声,然而,一秒过去了,五秒过去了,十七秒过去了,三十五秒过去了,五十六秒过去了,一分钟过去了。

没有预期的痛苦。

“哼……”少女冷淡的声音在幽谧的湖边显得格外清晰:“我,不打算杀你了。”

水阳猛地睁开眼,惊讶地向少女望去:“为、为什么?”

少女眯起眼:“不杀你们还要理由?”但少女在心里补充【因为你们很特别,有温暖的感觉。】

水阳马上和弟弟一起站起来,正准备离开这个危险之地。但是,少女的声音又再次传来:“作为交换,你们两个当我弟弟。没猜错的话,你们是流浪儿吧。”

兄弟俩低下头,情绪低落地说:“被灭族了。在逃。”

“不用逃,我解决。”依旧是淡淡的语气,却给人以无限的安全感。这次,兄弟俩觉得,这个姐姐是个好人。

“等我,去水下取个东西。”

没等兄弟俩说话,少女就跳下蓝湖。此时,兄弟俩才发现,少女在水中的身影异常灵活,好像,水是她的?好自由,好潇洒……

过了一会儿,少女出来了,细腻的水荫发现,她的脖子上系着一颗很小很小的水滴状的晶石。而大大咧咧的水阳还在转来转去问:“你的行李呢?在哪儿啊?”

“走吧。”

“啊?”两兄弟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后,望了少女一眼,尴尬地说:“姐姐,你还是取个名字吧。不然,我们怎么称呼你呢?”

少女望了一下水阳,又望了一下蓝湖,轻吐三字:“水蓝夭。”

水,不言而喻;蓝,纪念蓝湖;夭?

水荫暗暗思索着名字的含义,小心翼翼地问水蓝夭:“夭夭姐姐,你所说的名字有什么含义?”

水蓝夭跟着前面带路的水阳,眨了眨半睁的眼睛,回话道:“水,是为念我母亲在水中死去,我在水中重生;蓝,是我渴望自由与辽阔的心情;夭……与‘妖’同音,我要,向吾父索命!”荫在后面看的清楚,夭夭姐姐红色的眼眸更加鲜红。【原来,我一个都没猜对啊】

水蓝夭漫不经心地对荫说:“知道我的眼睛为何是红色的么?”

水荫奇怪地说:“不是遗传么?”

水蓝夭:“不,根据我(母亲)的记忆,他们两个都是蓝瞳。”

“那是为什么?难道会是隔代遗传?”水荫小孩子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水蓝夭回眸犀利地看了一眼荫,却见水荫眼中的好奇心愈演愈烈。

水蓝夭淡淡一笑【荫小弟是个聪明的探索者啊】

“父亲的家族世世代代都是蓝瞳,母亲的蓝瞳则是黑+黑=蓝的不寻常变异。”

水荫低下头思索一番,最终还是将疑惑的目光投向水蓝夭。

“我刚出生时眼睛是银白色的,是母亲红色的鲜血与血红的意念把我的眼睛变成了红色。”

“这好像不符合逻辑吧?”

“白,是最易被其他颜色渲染的。”

水蓝夭认真地望了一眼水荫:“白色,亦是能够看穿一切事物本质的颜色之一。”

“还能回去吗?你的白色……”

“已经不行了。”水蓝夭留下的这句话让水荫一路上都在沉思。

水荫感觉到——水蓝夭姐姐,本来应该是很温柔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