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关雎宫

4第四章 暗涌

关雎宫 胡马阏氏 3055 2015-11-24 10:12:33

    大家一下子都不笑了。影儿走到心仪身边,只见心仪的表情都变得僵硬了,她伸手拉了拉的她的衣袖。  

  心仪反应过来,问:“多长时间了?”  

  小太监说:“回禀娘娘,御医说快两个月了。”  

  心仪:“皇上知道了吗?”  

  小太监道:“回禀娘娘,美人已经另派人去禀告皇上了。”  

  心仪点点头:“本宫知道了,你回去吧,好好伺候你家美人。”  

  小太监退下,心仪缓缓转过身来,宫女们都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  

  心仪叹了口气道:“春水,你去吩咐尚宫局准备赏赐。其他人都回去吧。”  

  众人领命告退,心仪扶着石凳慢慢坐了下来。她整个人都蔫蔫的,哭也不哭,闹也不闹,就像一朵即将枯萎的花,毫无生气。  

  影儿心疼极了,蹲在她面前,紧抓着她的手道:“你不要这样。你放心吧,皇上每天都和你在一起,你肯定也很快就会有孩子了。”  

  这时,心仪的脸上终于淌下了一行泪。  

  “自从我们成亲,他便日日与我厮守,我一直以为在他心里眼里就只有我一人,哪怕我天天见到那些妃嫔,也一直以为他只有我一个人,可是我现在才意识到原来……他还有别人!影儿,我不开心,我太不开心了!我不想,我不想让他有别……”  

  心仪正自哭喊着,影儿连忙上去捂住了她的嘴:“不可以,不要乱说话。”  

  等心仪渐渐平静下来,她才松开了手,说道:“你也知道的不是吗?我们女儿家是不可能独自拥有一个丈夫的,可况你嫁的还是皇上。你就想开一点吧。”  

  心仪抬头望了望天,哽咽道:“我知道了。”  

  于是影儿站了起来伸手扶她:“那我们回去吧,起风了。”  

  心仪摇摇头:“不,我想再坐一会儿。”  

  影儿便又陪她坐下,一直到午膳时分,她们才起身回宫。  

  二人一回到宫中,宫人们立刻笑嘻嘻的迎了上来。  

  海东道:“恭喜娘娘,陛下给您御赐了新的宫名!您看!”  

  心仪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凤栖殿正殿上不知何时换上了一块全新的匾额,上面写着三个鎏金大字:关雎宫。  

  “关雎宫?”  

  海东笑道:“是,以后咱们这里便改叫‘关雎宫’了,娘娘。”  

  影儿脸上已经乐开了花,故意摇头晃脑地念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心仪终于破涕为笑。  

  春水道:“刚得了肖美人有喜的消息,皇上就给娘娘赐了一块新匾,可见皇上心里时时刻刻都念着娘娘,深怕娘娘有一点不高兴呢。”  

  心仪笑道:“皇上在哪儿?我要去谢恩!”  

  春水支支吾吾地说道:“听说……皇上去看肖美人了。”  

  心仪一听,顿生失落:“是应该的。”转身走进了寝宫。  

  影儿忙跟了上去,心仪问她:“你说皇上今晚还会来吗?”  

  影儿语塞,心仪苦笑了一声:“应该不会了吧。”  

  夜幕渐渐降临,望着空荡荡的寝殿,想到平日里此刻她早已依偎在他怀中,心仪的心里仿佛是在滴血,她噙着泪缓缓拨动了琴弦。  

  琴声忧伤,如怨如慕,宫人们听在耳里都不禁掩面。  

  影儿知道劝说无用,便只在一旁默默陪着。忽然一个不经意的转头,她一下愣了,连忙叫道:“娘娘!”  

  心仪一抬头,琴声骤停。  

  她看见他就站在她的眼前。  

  她简直难以置信,小心翼翼地唤道:“煜郎?”  

  上官煜轻轻一笑,走到她身边坐下:“今日事多,处理的有些晚了。让鹿儿担心了。”他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脸。  

  心仪喜极而泣,立刻抱住了他。她抱得很紧,深怕失去。  

  时光静静流淌,忽然一场雨之后,天气开始转凉。合欢花业已落尽,心仪正自伤感之时,海东进来禀告道:“娘娘,长寿宫传了御医。”  

  心仪一怔,将落花的伤感全然抛在了脑后,连忙问道:“可知是生了什么病?”  

  海东摇头:“现在还不知道。不过奴才想太后娘娘应该是变天着凉了。”  

  心仪放心不下:“我去看看。”  

  “是,奴才去准备歩辇。”海东告退出去。  

  影儿拿来了披风给心仪系上。  

  到达长寿宫时,正遇赵陵和御医说话,心仪便也过去询问,得知果然如海东的猜想,许太后是因变天所致偶感风寒。  

  心仪随后别过赵陵进入长寿宫。她走进寝殿一看只见许太后正歪在罗汉床上做刺绣,许贵妃则在一旁自己下棋。  

  心仪急道:“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在绣花!”  

  许太后抬头看了她一眼,对许贵妃说:“这回她来了,你可以走了吧。省亲要直闹半夜呢,你快回去先休息吧。”  

  “得,你陪着她,我走了。”许贵妃拍了拍心仪的肩膀出去了。  

  心仪在许太后身边坐下:“吃过药了?”  

  许太后:“正在熬。”  

  见她没精打采的样子,心仪着实心急,责备道:“你连药还没吃呢,就不能休息休息,为何还要劳神费力的绣这劳什子!”  

  许太后不答话,继续绣着。  

  心仪看了看那绣品,虽然还未完成但已能看出那是一株君子兰。她摇头叹道:“有人在外面担心你的病情担心的要命,你却不顾生病还要绣花。你难道不知你的健康才是最好的礼物?”  

  许太后瞪了她一眼道:“再这么聒噪就出去。”  

  心仪无奈。  

  过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见还没有别的妃嫔来,心仪不禁奇道:“怎么回事呢?怎么还没有人来?”  

  许太后轻轻冷笑:“我又不是正经太后,皇上也从来不来,这个时候谁会过来?”  

  心仪一听,急道:“不是的,皇上还是很关心你的,只是他平常太忙了。”  

  许太后又是一笑:“行了吧。”  

  心仪:“真的,他经常嘱咐我常来看你。”  

  许太后白了她一眼:“谁也不能说你家皇帝的不是。”  

  心仪难为情的笑了笑。  

  天色渐黑,在许太后的催促下心仪起身回宫。一出宫门,便如她所料,在宫墙下看到了一个独自徘徊的身影。心仪叹了口气,吩咐歩辇等着,便和影儿过去与他说话。  

  赵陵见心仪过来,忙向她询问:“现在怎么样?”  

  心仪见他如此着急的样子,很是心疼,抓住他的手道:“你放心,没什么大碍。”  

  赵陵叹了一声,点点头。  

  心仪转而问道:“陵哥哥,你生辰快到了,打算怎么过?”  

  赵陵苦笑:“还有什么好过的。”  

  心仪自是一笑,说道:“你一定会过好的。”  

  赵陵摇了摇头:“借你吉言吧。天晚了,快回去吧。”  

  心仪道:“那你呢?”  

  赵陵:“我得负责这一带的安全。”  

  心仪扑哧一笑,轻声道:“假公济私。”  

  赵陵瞪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看着他踽踽独行的背影,心仪内心无限伤感。  

  回到宫中时上官煜已经来了,心仪向他说了太后生病之事,上官煜答应得空便去探望。不料,第二日便听说他下朝之后直接就去了长寿宫,心仪心中欢喜,立即叫人备了歩辇,希望还能赶上看他们‘母子’相聚的情形。可惜,心仪到的时候,上官煜已经走了。  

  心仪刚到没一会儿,各宫嫔妃除了正在养胎的肖容华之外也接二连三地全都赶来了长寿宫请安,连同平日傲慢无礼的张贵妃在内。长寿宫一时忽如过大年一般,热闹非凡。见过了昨日的冷清,再看到今日的盛景,心仪第一次体会到了‘世态炎凉’的含义。  

  上官煜自长寿宫罢了便回到了昭阳殿处理政事。安瑞端来一杯新凉好的六安茶放在他手边。上官煜又批了一会儿停下笔,端起茶喝了一口道:“昨日,她当真只去了长寿宫?”  

  安瑞道:“当真。”  

  上官煜点头。  

  安瑞又道:“另外,娘娘从长寿宫出来的时候见到了赵陵将军。”  

  上官煜:“怎么?”  

  安瑞顿了顿继续道:“娘娘先是叹气,之后去和赵将军说话时,两人还抓了手。说什么不知道,但两人先都是一副愁容后来都笑了,最后赵将军走了娘娘还站在原地望了一阵。”  

  上官煜又喝了一口,将茶杯放下:“他二人是表亲,想必是青梅竹马,留意着。”  

  安瑞点头称是,随后将茶杯扯下,开始研磨。  

  过了一会儿,一个内侍进来禀告道:“启禀陛下,丝语轩来人说有急报。”  

  上官煜颔首,内侍退出去然后领进了一个小太监。那太监一进门就慌里慌张地爬在了地上。  

  上官煜不禁皱眉。  

  安瑞问道:“何事禀报?”  

  太监颤抖着抬起头来:“陛,陛下,容华娘娘……小产了。”  

  安瑞一听大惊,小心翼翼地看向上官煜,只见他阴沉着脸,冷如刀锋的眼神死盯着地上的太监,不发一言,过了许久才以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问道:“怎么回事?”  

  太监道:“娘娘上午吃过燕窝之后忽然感觉身体不适,跟着就见红了,等御医赶到时已经来不及了。”  

  上官煜道:“朕知道了,你回去吧。”  

  太监退下,上官煜看了一眼安瑞。

胡马阏氏

谢谢你来看,你的支持是独一无二的(ˆˇ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