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兰灵怨

17 三魔女的实力

兰灵怨 盈月依依 3071 2015-02-28 15:19:23

     “喂,冰舞。为了一个玉兔一族的人而已,这几千年来你都没走出过这片森林,真要为了一个陌生人出关啊你!”御风明显是不明白冰舞所做的决定。生活了几千年了,自从黑枝来到这里,冰舞竟决定要为那个奇怪的女孩夺回灵魂。这种事情,御风是从来没见过的。

   冰舞的感情是看不出来的,她对任何人都是平平淡淡的。冰者特有的冷酷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嗯,算是我的报恩吧。”“报恩?报啥恩啊!”御风显然是没听懂,此时冰舞正翻箱倒柜的找自己很多年不用的武器,在一边吹冷风的凌秋十分郁闷的说:“可怜的雪魑鞭啊……才用多久就被主人抛弃了……”冰舞也没有听她说,最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灰尘遍布的雪魑鞭。“嗯,几千年不用了,不知道还熟不熟悉……”冰舞将灵力注入雪魑鞭,灰尘霎时间被驱逐,长长的雪鞭变得通透靓丽。似乎雪魑鞭里有一个未知的灵魂,正因为主人的到来而欢呼。这本是冰舞灵力汇聚成的,里面就是冰舞一部分的灵魂,跃动的生命。

   “你们别给我说冷笑话,你们都要去,御风我和水音女王帮你请假了,现在就去帮她把灵魂拿回来。”冰舞甩甩雪魑鞭,似乎蛮得心应手的。“不是吧……我还要补觉的啊……”“……”

  (亡灵峡)

   “诶,这次好像有点麻烦了呢……这三个从不露面的‘小孩’,居然要为了无名而出关啊……”淼有些惊讶,坐在十字架上对着曼珠沙华说话,继而淡淡一笑:“不过我也不是应付不过来啊,看来这次玩大了……”

   “淼!你给我出来!把无名的灵魂还来我还要回去睡觉呢!”被硬拖过来的御风二话不说开口大叫,她现在只想着速战速决回去睡觉,她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淼嫣然一笑,纵身跃下十字架,出了宫殿。

   看着三个兀立的少女,如果黑枝在场肯定郁闷。之前她们的形态是小孩子,还很天真的叫着哥哥。现在却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岁数,而那种成熟稳重的气息……怎么看,自己都应该叫姐姐啊……御风的样子没有太大的变化,她和妖灵不同,只能简单局限自己的外貌。而冰舞和凌秋此时长高了不少,赫然已经是位少女了。凌秋的头发绑成了两条马尾,可爱的气息依旧因绕不散。冰舞除了换一身服装外发型倒是没什么变化,黑色的长袍散发着稳重和成熟,冰冷的气息外泄,满身凌厉的杀气。

   “冰舞啊,好久不见了。凌秋还是那么可爱啊~御风哥哥还是那么帅气啊!”淼是带着几分戏弄的说着,御风跺脚嚷道:“帅气你一脸!(额……这句话是从斗罗大陆上学的,抱歉,还不懂什么意思……)我很像男的么?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把习惯改一下!”

   淼很淡定的笑着,没办法,淼那种带着腹黑属性的性格真的很令人火大。“淼,你应该知道我们来是为了什么的……”冰舞很适时的开口。不阻止的话,御风和淼能一直吵下去……“我当然知道咯,但你们也太大惊小怪了吧。不久是为了一个玉兔族的人居然和我翻脸,我很没面子啊!”淼轻笑,手轻轻晃动,无名蓝紫色的灵魂就浮现在她的手上。

   “这个可以还给你们啊,本来我也只是玩玩而已。但是,我的娃娃最近少了点修炼,你们帮帮忙吧!”淼浅笑,手一挥,无名的灵魂便浮在了上空。手一指,亡灵峡满地的尸骨竟渐渐复合,最终变成鬼怪向三魔女扑来。

   “冰凌 雪阳。”雪魑鞭翻腾而下,掀起了万丈冰怆,席卷成天。那些淼的傀儡最终化成了碎雪。这,才是妖灵的实力。“几千年不打架了,手法生疏了好多……”一语惊死人,淼眉头微皱,轻轻摇头。

   “飓风 绞杀!”比起冰舞,御风的招数多了点残忍,卷尘而去的飓风犹如一柄绞刀,所过之处的傀儡无一不是支离破碎,如果换成一个个活人,那可以想象这个画面要有多么血腥,那定是血舞漫天,腥气弥漫。

   “暗狱 审判~”凌秋俏皮的笑着,从地面上涌出的暗影很快包裹住了那些还在惊慌中的傀儡,再次阴阴沉下,人有那些白骨森森的怪物苦苦挣扎。至于这些傀儡去到哪了……恐怕也只有凌秋知道了。

   御风手微微一拧,袖口中的一枚暗箭呼啸而去,正中一个傀儡的眉心,他惨惨倒下。“就这点能耐还想玩?别开玩笑了!”御风大喝一声,一拳打在地上,风的力量猛然喷跃而出,大地龟裂,而一阵阵飓风之下从上,再一次狂风暴雨般的洗浴。水音族的将军可不是吃素的,那是凌驾于帝王下的存在,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啊!何况是玄月族的公主,难道实力会差吗?此时迸发出来的实力,着实令人惊叹啊!

   凌秋没有动,她微微闭眼。身上的灵力便凝聚在一起,周围的空间扭曲,傀儡都在怪叫中消失。这个看似可爱的小孩,躯壳下隐藏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灵魂?一个个扭曲的空间好似一个个黑洞,犹如绞刃一般吞噬着敌人,而但这时,凌秋浅淡一笑。爆炸的破碎声迭起而伏,怪叫声戛然而止,却还带着一种骨头碎裂般的痛苦,遥传出一阵令人牙酸的滋滋声。

   两个女孩就如同暴风洗劫一般杀戒着,冰舞只是冷冷的看着那站在宫殿顶端的女子。她眉头微蹙,同样直视着冰舞,似乎是在感叹三魔女的实力如此惊人,血腥的杀气从两人身上溢出。凌秋和御风明白,这是要击杀上万人才可能凝聚的杀气,暴虐而残忍的杀气。她们在拼,拼的上是精神上的战争,或许胜负,就是在那短暂的一毫秒之间。

   “停下!再给你们打下去这地方都要跨了……”淼先开口,她可不想节外生枝,这三个女孩不是那么好惹的。“交出,无名的灵魂。”冰舞依旧冰冷的开口,淼脸上只有无奈:“无名的灵魂就是我,你们这样子做有什么意思?”“不一样的……”冰舞开口,“你的灵魂早在数千年的磨砺中消失殆尽,无名她体内已经没有你的魂魄,只是拥有你小部分的力量以及兰灵的整体实力,可以说,你的灵魂已经在帮她度过奈何桥时就消失了。她,不是你……”

   这次淼没有再说话,是的,无名已经不再是堕天使了,而是一个蕴含在曼珠沙华中等候约定的灵魂。可是她不甘啊,自己身为冥界的执行全法者,而这三个女孩却可以为了一个不相识的女生与她大打出手,真的是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

   “我知道你很不甘,但是,我要和你说一件事是,无名这个女孩,不一样的。”淼眼中流露出不屑,“那又怎样,继承了兰灵的力量她当然不一样!”淼依然傲立而上,美眸中是一种不甘重回孤独的萧瑟。

   “如果你知道那种孤独的痛苦,那你还是把她的灵魂还来。她和你一样,在等待。难道你不奇怪为什么她会为了一个男孩宁愿付出自己的灵魂么?”淼的瞳孔顿时放大……难道这个女孩……

   “她就是那么傻,她就是千年以前在那次大战中许下承诺的女孩。我用三生痛苦换你一世幸福。还记得吧,淼……”淼那平静的神色开始慌张,猛然摘下那小小的火焰,心如刀绞。“淼,没想到吧……”冰舞苦笑。淼手一挥,那蓝紫色的灵魂就落入了冰舞的手里。淼沙哑的开口:“带她走,没想到误打误撞竟夺走了她的灵魂……怎么会怎样呢,她竟落到如此田地……”淼跪下,痛苦和内疚蚕食着她的心灵。“难怪难怪,难怪你们愿意为了她和我翻脸,我还是要谢谢你们啊……”

   晚了一步,一个命苦的女孩就死在自己手里。而当自己明白过来时,痛苦和内疚都会折磨她永生不死的心灵。 “快带她走吧,没有她,恐怕我们的魂魄早在千年前消散了吧……”淼苦涩一笑,眼泪却顺着脸颊落下。

   “替我告诉那个男孩……”淼说,“不要辜负她的心意,否则第一个死的会是他……”

   “我会的……”

   淼仰天长叹,高娇喝一声,接着声音就低了下去,像是在喃喃自语:“当年我们五个人南征北战,没想到如今却有一个颓废,一个流落世间。只有你们三人,在苦苦守候那悲怆的回忆啊……”

   五个人曾经手搭着手,说好一起生一起死。而淼在那次大战中被打入地狱,而另一个痴情的女子,就这么倒在战场上。

   “一条命换四条命,很值得。”她说。

   最后一次回眸,这个傻傻的女子对着他说……“我用三生的苦换你一世的幸福。”

   那一天,那个坚强的男子第一次哭泣。为了一个命苦的女孩,抑或是为了一个同生的朋友。

   迷雾渐渐散开,真像也变得清晰。可是,谁明白无名固执的哀呦,谁会明白呢……

   蓝紫色的灵魂轻轻跃动,似乎是在哭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