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顾长安

第四章 青末

一顾长安 九荒 2132 2015-07-08 14:07:34

    月上柳梢头,穆安顺着月光一路分花拂柳回到承兰殿,刚一坐下就听得外头人回禀顾长宁造访。穆安起身,慢悠悠地晃到窗边,神色难辨地抬头看着月亮,不说请进也不说请回。

  顾长宁进来时就看见穆安仰着头看着夜空,灯影下她的影子有着一分异样的纤弱,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神情清冷,美得足够入画。

  感觉到身后的视线,穆安转身,看到顾长宁的时候眼神飞快地闪过一丝怔楞。飞快的掩饰过去,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顾长宁面前,双手负在身后,身子微微前倾地看着顾长宁的眼睛,似乎想要找出点儿什么来。

  顾长宁任由她打量着面不改色不动如山,还老神在在的淡然回视。就这样僵持了半晌,穆安身子蓦地一僵,突然泄气地一甩手,用鞋拖着地蹭回茶桌前趴到了桌面上。手指转动着茶杯,穆安淡淡地开了口,“你要的东西,在多宝阁的暗柜里,自己拿吧。”

  抽开暗柜,顾长宁拿出一个竹筒,径自走到桌前坐下,挑亮了烛光,再把竹筒里的东西拿出,是一个破旧不堪的羊皮卷,细细地把它铺开在桌上,看清上面的内容后,顾长宁好看的眉头微皱。

  看着顾长宁一连串行云流水般优雅的动作,穆安朝天翻了个白眼,“这应该是幅残卷,上面的文字应该也得追溯到很久以前,要完全识别恐怕得花一番大工夫。”

  “这应该是很久以前一个不知名的氏族的文字,我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类似的,我带回去研究一下。”说着顾长宁抬头瞄了一眼窗外“时间不早了,你该休息了...”

  穆安猛地抬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要不是你,我在就再跟周公下棋了,还有脸说。”

  顾长宁微微一笑,站起身从袖口掏出一个小锦盒放到桌上,“你的郁兰香快用完了吧,我没有点香的习惯,这个,就送给你了。”说完也不等穆安回答,径直转身走了出去。

  郁兰香,由一种十分稀少的名为凤禅的花中提炼出来的香料。传说中凤禅花只生长在凤凰栖息过得地方,由凤凰落羽幻化而成,要找这种花就必须要去悬崖峭壁,且可遇而不可求,所以产量十分稀少。又因为凤禅形味都很像郁兰花,是以这种香又名郁兰香。

  看着顾长宁的背影消失在玉屏后,穆安的视线转回到桌上的锦盒上,良久,才勾起一丝微笑。

  夜已深。

  月沉日升,星光渐渐黯淡下去,阳光影影绰绰的斜照进屋来,玉屏风上鲁绣的山影重叠,发丝绣的云雾似真似幻。屏风的那一头,一道纤瘦的人影微微颤动,仿佛睡得并不安稳。

  漆黑的夜里,杀喊声四起,不远的地方传来一声声凄厉的嘶吼,血腥味一阵阵飘来,脚下的泥土也沾染了鲜血,奔跑中沾染了绣花鞋。

  穆安自出生以来第一次这样疯狂的奔跑,顾不上公主的高姿态,她只想远离那几具尸体,远离那满目的血红,远离那不甘而恐惧的绝望注视。

  无论怎么奔跑,周围都是火光、喊杀声、尸体、嘶吼、刀剑砍入肉体的刺钝声......逃不开,躲不掉。

  当终于回过神来时,穆安停下脚步,睁大眼睛看着不远处的一切,这是尸横遍野的战场,人间炼狱!

  倏然睁开双眼,看着绣着游凤的床帐,眼底一片茫然,盯着床顶良久,才恍然这是承兰殿,不是千里之外的战场。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扯过靠枕抱在怀里,穆安低下头看着锦被上的云纹,突然目露凶光,揪紧了手中的靠枕,咬牙切齿地磨出了三个字“顾...长......宁。”

  偏殿,气氛一片欢乐,掬墨正围着一个蓝衣女子转圈,还不时地蹭上去吃几口嫩豆腐,完全不知道自家主子在内室快把靠枕当自己偶像掐死了。

  “呜~青末姐姐你终于回来了...你都不知道,这两年公主越来越难伺候了,你跟珂姐姐都不在,就可怜的小丫头我被公主欺负啦......”

  “别瞎说”蓝衣女子颇为宠溺的捏了捏掬墨的鼻子,“这种话也是你能说的,别仗着公主宠你就忘了形了。”

  “哎呀,看见青末姐你回来我开心傻了嘛...公主这么疼我们,没事儿的。”看出青末眼里的疼宠,掬墨更是发腻地靠了上去,就差跟无尾熊一样把自己卷上去了。

  青末微微退后一步,收敛了笑意,“好了,别闹了,公主应该起了,我们进去看看。”说罢率先转身往内室走去。

  听到珠帘的动静,穆安转头看去,迎目而来一张熟悉的温婉面孔,立马抛开手里的靠枕,跳下了床,大喊着抱了上去“啊......青末,我好想你啊...快看看,啧啧啧,这小脸蛋,这细腰,不错不错,把自己照顾的很好,本公主很满意,一会儿有赏哦。”

  任由着公主把自己翻来覆去的看,听着她激动地“我”跟“本宫”都不分的样子,青末微笑着,眼里却浮出了一丝泪光。

  轻轻的眨去眼里的湿意,青末扶住蹦跶个不停地穆安,往床边带去,“公主,奴婢很好,您先把鞋穿上,当心着凉了。”

  “...啊,好,不过青末你怎么提早回来也不通知我,我好去接你嘛。”

  扶着穆安往床边走,青末开口“皇上这边的旨意已经传到那边了,楼将军刚听完宣旨就拿了他那把大刀跑到外面到处撒欢....”青末蹲身把湖意色段绣梅蝶的绣鞋套到穆安的脚上,视线掠过她脚踝处一条淡淡的月牙形伤疤时眼底闪过一抹歉疚,一闪而逝。

  站起身,青末接着开口“严老将军怕公主这边阻力太大,特地让我跟连商先赶回来,他递的折子随后就到。”

  穆安听着青末的话,眉尖一挑,坏笑地看着她“看来,我们最可人疼的青末给你家公主我带好东西回来了。”

  青末一向温婉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一缕怪异,好像有什么难以开口,只能扯了扯嘴唇,“严老将军让我带回两样东西,一样应该就是公主所想的.....至于另一样,额..公主您还是待会儿自己看吧。”

  穆安睁大了眼睛,拉长了语气“哦~看来,这回严老头是准备给我一个惊喜了......”

  正说着,掬墨捧着早膳走了进来,主仆三人吃喝谈笑不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