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顾长安

第十章 帝王

一顾长安 九荒 2541 2015-07-08 15:04:42

    以洛铭成为首的吏部众人为了九月的恩科考试忙的团团转的时候,皇城外几十匹快马正飞奔而来。与此同时,在千里之外的官道上,也有一支队伍,正缓缓向皇城靠近。

  承兰殿,雅致的花厅中清淡宜人的沉水百合香正从一只紫檀盘丝雕花博山炉中袅袅升起,白色的玉如意温养其中,泛出细亮光泽。另一侧,楠木的小几上,一套茶具赫然摆放在案,纤白素手,十指纤长,凤仙花染的殷红指甲更显得双手莹白如玉,茶壶于其指尖翻转,沸水注入茶杯间带出腾腾热气,美不胜收。

  穆鏐端过清茶一杯,香润的茶水流入喉间,让他舒适的眯了眼,由衷感叹,“青末丫头,两年没喝到过你煮的茶了,手艺见长啊......想来,这两年,有人享尽口福了。”说罢瞄了一眼对侧端坐如仪的身影。

  男子一身青袍,眉目清朗,左眼旁一道月牙形伤疤,却丝毫没有影响他温润的气质,此人其秀在骨,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书卷气,端着茶杯坐在那里,仿佛置身山水之间,周身散发着清凉之气。听着穆鏐的话,也只是淡淡一笑不置一词。

  一旁的穆安看着郁连商一幅云淡风轻的样子,不禁抿唇低笑,“确实,这两年青末留在边城,连商怕是享尽了口福了。”

  郁连商抬头看了一眼穆安,“公主教导有方,有青末姑娘在旁,连商确是有福。”

  一旁的青末沏茶的手一顿,脸上飞快闪过一片红霞,只做未闻。穆安看着青末的反应,双唇微启,最终也没说什么,只是直起身子,指尖轻叩桌案。室内再次陷入沉寂,只余茶香缭绕不散。

  良久,掬墨端了水果点心进来放在桌上,向穆鏐穆等人浅浅地行了礼,“皇上、公主,方才有黄衣舍人来禀,说是边关来人已至外城门,询问圣意如何?”

  穆鏐一挑眉,穆安更是扬唇一笑,连商将手中茶盏放到几案上,三人俱是不答话,反倒青末放下手中茗具,惊异地抬起头来,“半月的路程只用了十天就到了,公主,严老将军竟把楼将军放出来了。”

  穆安笑意更深,“知我者,严老将军也。”

  穆鏐看着自己宝贝妹妹盖也盖不住的笑意,身子后仰陷进软榻中,眼角上挑,黑琉璃般的眸子流光溢彩,扬唇道,“看来,这楼将军必是个有趣儿的人物。”

  穆安抬眸,刚想答话,只见郁连商站了起来,敛袖弯腰,便转了话头,“连商,你要走了?”

  郁连商垂眸,“既然楼将军已到城门口,商即刻便去与他汇合,一同进城,以免节外生枝。”

  穆安点头:“也好,毕竟这次是你第一次回京面圣述职,盯着你的眼睛不少,与楼将军一同进城也省的有人钻你的空子。”

  郁连商拱手,朝穆鏐又行一礼,“臣告退。”这才缓缓退出。

  看着那挺拔如松的青色背影离去,穆鏐起身窝到了穆安的榻上,蜷成一团把头靠在膝盖上,盯着穆安,就像一个孩子看着大人渴求糖果一样,两眼散发出希冀的光芒,“安安~那两件东西,该给我看看了吧...”

  穆安看着自己皇兄这幅样子,心里一片柔软,不自觉漏出笑意,“皇兄想看,我自然是给的。不过这东西,皇兄怕早就猜到了。”说罢便抬手唤青末去拿。

  穆鏐低笑,“这两件东西,我猜出一样,至于这另一样么,我还真没......”

  说话间青末已经捧着一大一小两个锦盒走了过来,放在榻上的小几上,正要打开却被穆鏐抬手阻止了。

  只听他低笑一声,“这惊喜嘛,还是得自己打开才有趣儿。”说罢将锦盒捧至膝上,修长有型的手指绕过精巧的机关缓缓打开了放在上面的小锦盒。看见里面躺着的东西之后,面上一闪而过疑惑,二指捏起来举至眼前细细打量许久,终于转眼看向穆安,却看见了她身后青末忍笑的扭曲神情,心头闪过一丝不安。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询问,“安安,这个丑东西是什么。”

  穆安一脸正经,却盖不住眼里溢出来的笑意,“平安结啊”

  穆鏐一见自家妹妹这幅模样,不安的感觉更甚,缓缓将手中的东西放回锦盒,抬头再问,“我知道,可是这个平安结为什么是黑色的,这么丑...”他皱眉,一脸嫌弃。

  穆安抿唇憋笑,看向自家皇兄明显已经感到不安的神情,“皇兄,你可知道,民间普通人家有人要出征的时候,其家人为了护佑其平安,会做什么事?”

  穆鏐扬眉,表示不知。

  “皇上,民间有习俗,为了保佑出征的子女或兄弟平安,家人会以自身须发编织成平安结,让出征的人随身携带,这就好比他带着家人的支持与祝愿一样。”

  穆鏐听完,脸上不变,眼角却有些抽动,仿佛极力忍耐着什么,“原来如此,这第二件礼物不用拆我也知道是什么......安安啊,我突然想起还有几道奏折没批,我先走了,明日再来。”说罢便急匆匆地离开了。

  看着穆鏐疾步离开的身影,穆安终于忍不住笑倒在软榻上,捂着肚子,抬起头看着青末,眼里波光盈盈,“青末,多少年没见皇兄这么仓皇失措的样子了?”

  青末忍不住咳嗽机身掩下笑意,“主子,皇上有洁癖您又不是不知道,平日里都不让人碰的,如今碰了这个,怕是要难过许久。”回忆起当时穆鏐吃了苍蝇的样子,顿下来了忍回笑意,“皇上现在该是急着回去沐浴更衣呢。”

  穆安点头唇角上扬,“是啊,皇兄自小便不爱人碰,除了我与母后,连父皇都是碰不得他的,有一次,父皇故意去抱他,还拿胡子蹭他的脸,他差点把脸都洗脱了一层皮。为了这事儿,母后还抱怨了父皇好几天呢。”

  笑过以后,穆安将锦盒拾起,重新扣上机关,眼底光芒流转,心思难辨。终究只是浅浅的叹了一口气。

  青末听着自家主子的叹息声,上前一步,“主子,别担心,皇上只是因为有洁癖,不是不懂民生疾苦,他是个好皇帝。我兴元百姓虽善战却不嗜战,这当中的情义,百姓的苦,皇上都懂得。”

  穆安看着青末,眼里流露出一丝痛苦,“青末,你跟我去过战场,知道那血肉淋漓的场面有多残忍,见过骨肉分离的百姓有多痛苦,了解边关将士为了守卫家园付出了多少血汗。天元是父皇母后的心血,如今他们走了,我只怕,我跟皇兄做的不够好。”

  青末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公主,你是我天元的好公主,皇上也是好皇上,先皇有灵,定会以你们为荣的。”

  穆安看着青末缓缓摇头,“青末,你不懂,我怕皇兄做的不够好,亦怕他做的太好”她把眼神投向那冒着水烟的博山炉,眼里仿佛也染了雾气,一片朦胧。

  青末看着自家主子这个样子,欲言又止,最终只是静静站在穆安身边。一朝天子,权覆天下,可高高的龙椅上坐的那个人究竟为了这个天下牺牲了什么......自小的天真,个人的喜恶,表达情感的自由,给自己罩上一层层的面具,藏起自己的真实情绪,把身体留在高高的龙椅上,把眼光洒向五湖四海,将情感分给黎明百姓,甚至血肉..一个人,要如何做好原本就属于神的事情。青末不懂,她只知道,主子是好主子,皇上是好皇上,而她青末,只能做一个好青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