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顾长安

一顾长安

九荒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5-07-08上架
  • 18529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少年

一顾长安 九荒 1997 2015-07-08 13:57:01

    乱世之道,天下有能者得之,枭雄辈出,几经征战后,天下几分,各安其分。

  天元十年,帝崩,新帝即位,立年号兴元。

  乱世争霸,天元王朝始帝穆宸盐贩出生,后从军立业,立朝天元,施行新法,保境安民,休养生息,清明吏治,一番励精图治。天元王朝步步繁荣,十年间从一个新立小国逐渐成为泱泱大国,与虞国两足鼎立,再也无法撼动。天元十年,始帝卒,遗旨身后一切从简。百官上表奏请新帝为先帝立谥号“武”,以示其威强武德,裱其功绩,彰其明德。

  天元王朝自建立以来,朝政清明,内朝以史官及吏部尚书地位最为独特。先帝即位后立史官顾稳,赐丹书铁券一道,若非叛逆,不斩不绑不囚,史官一职代代嫡长相传,不参与任何朝政决策,只管冷眼旁观,秉笔直书;吏部尚书掌管全国文职官员的任免考课及升降调动,非皇帝亲信不可任,前朝吏部尚书洛铭成,跟随先帝东征西战,几次救先帝于危难,先帝为示嘉奖,建朝后封之为吏部尚书,越级赐亲王礼,赏黄金笏,见笏如见君。

  新帝穆鏐,年十六,为先帝独子,其下仅有一妹,视若珍宝,登位后颁下旨意两道。其一,封长公主穆安为护国公主,赐天玑符,掌天元三军两营之天玑军;其二,先帝一生喜笑,谥号“乐”。

  两道旨意一出,顿时掀起轩然大波,朝野议论纷纷,奏章像流水似得传到御书房,却奈何君心似铁,丝毫没有改变的意向。

  洛铭成率百官跪于昭元殿外,上书一道,其要点不过两处:其一,长公主一出生已受封蓦兰公主,为正超品,地位已及其尊贵,且女流之辈掌兵权恐惹边关将领不满;其二,谥号一事事关重大,“乐”之一字古来未有,恐遭非议,有辱先帝声名。

  午时,昭元殿外,密密麻麻跪了满地的文武官员,个个腰板挺直,目光坚毅。未时,恢弘的汉白玉广场上乌压压的人头已经少了一半。申时,太医院副使指使着几个小医官手脚利落的将昏过去的礼部尚书抗走,至此,石阶前只剩一人,像只老乌龟一样半趴半伏着,目光却依旧坚毅。

  昭阳殿偏殿,巨大的窗子半开半掩,室内两名少年,一着明黄睡袍,身子蜷缩着半伏在窗台上,一着玄色单衣双手抱胸微倚着窗台,神色不明。

  从榻边矮几上拈了一颗葡萄入口,享受的眯了眯眼,睡袍少年随即开口:“顾长宁,你说,你老爹还能坚持多久。”

  玄衣少年略直了身子,抬眼瞄了一眼尚有余热的夕阳,随即又靠了回去,懒懒抛出四个字。

  “一个时辰。”

  用力将葡萄籽吐飞出门槛后面,似乎是不满意葡萄籽的射程,睡袍少年皱了好看的眉头。“顾长宁,你真得好好劝劝你老爹,年纪不小,就别闹腾那些有的没的了,我天元可还要他秉笔直书呢啊......哈,掬墨来了。”

  话音未落,殿外就来人了,一粉衣宫装女子急急忙忙跑进来,站定在门槛儿外,恭恭敬敬地福了身。“皇上,宁大人,公主让掬墨来传话”。

  睡袍少年一挑眉,“哦~~我们家安安说什么了。”

  “几位大人,如今父皇仙游,皇兄掌政,你们几位老臣即为国之栋梁,就该忠心辅佐,而今日皇兄下的第一道政令你们就敢纠结群臣跪在昭元殿外,意图迫使皇兄更改旨意,这可是一个两朝元老该做的事?若今日皇兄改了这旨意,日后可还有威信可言。这圣旨若可朝令夕改,你让天下百姓如何看待我穆氏江山。各位大人呐,你们今日......委实......过分了。”

  睡袍少年乐的见牙不见眼,“掬墨你学安安说话真是越来越像了,连神情也像了七八成,不过安安就说了这些?不像她的作风啊”。

  “不止,出门以后公主又让掬墨回去跟洛大人说了一句话。”

  “哦~安安让你说什么了?”

  “奴婢告诉洛大人‘洛大人,公主让我转达一句话,先帝驾崩,大人虽哀而伤之,但也应恪司本职,莫要误了九月的大事。”

  “哈哈哈~”睡袍少年笑的差点端不稳手里的茶,“果然是我亲妹子,这回洛铭成这老小子怕是吓得不轻。”

  边上的玄衣少年这时也露出一丝笑容,目光也从窗外调回,看向掬墨。

  掬墨一见少年看向自己,立马回话,“宁大人,公主说您上次托她找的东西已经找到,回头请您自己去取,还有,顾大人快到极限,再跪下去怕是有损身体。”

  少年垂眸,又抬头看了眼窗外。“召然,打晕他扛回去。”

  “不许”

  顾长宁看向身着睡袍烂泥一样瘫在软榻上的穆镠,挑眉。

  “喂喂喂,我的暗卫你使唤的这么自然,......召然你别听他的,我告诉你顾长宁,你别以为我们交情深你就可以随便使唤我家召然,我好不容易才跟安安把他要过来,被搜刮了不少好东西呢,我还一次都没使唤过呢,你就先用上了,我问过我了没啊,你有没有把我这个皇帝放在眼里,你.......”

  “一顿饭。”

  “哎呀呀,召然啊,听话,把那个顾老头打晕扛回顾府去,再把太医院的老头扔一个过去,好好照顾着啊~”。

  作为最得宠的又不是那么“暗”的暗卫,召然听话地抗走了昭元殿外的最后一个人。

  玄衣少年看着召然跟自己老爹渐渐成为一个小黑点,转身向昭元殿后走去。

  盯着顾长宁走向后面乾宁殿的背影,榻上的睡衣少年确认他是走向小厨房后,这才舒适的翻了个身,拈起最后一颗葡萄扔进嘴里,又转头趴回窗台上,缓缓地吐出一口气“这广场啊,还是就这么空着看着舒坦......”随即又转头向后大声喊去“顾长宁,我要吃桂花蟹酿还有桑枝鱼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