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不想修仙

第七章 安若

穿越之不想修仙 欧阳西楼 3078 2015-11-28 10:08:13

    等姜童走出大殿时才意识到出来的只有自己,心想这倒也不怪,自己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弟子。修行平平,长相一般。  

  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白色的身影便向自己扑来,姜童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小白这样向自己扑来,下意识的张开双臂将小白搂在自己的怀里。小白一个劲的往她的怀里钻,弄得她很痒。  

  但现在是处于大明宫,严禁喧哗,只得忍住。小白这几日也不经长见到它,原以为它是淘气。但是每次它失踪几天之后身体的重量就会陡增,然后又恢复了原来的体重。姜童也不知那些东西都上哪儿去了。她轻轻的拍着小花猫的脑袋。  

  “唉!枉我每天都要给你喂那么多的东西,你却光吃不胖。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粮食。”  

  “你若是真的想为它好就不要喂它东西!”一个声音从背后响起,姜童回头。见一身白袍的沈安若向自己走来。姜童向他行了一礼。  

  “沈师兄!”沈安若看了一眼趴在姜童怀里懒洋洋的小白。  

  “小白是一只灵兽,被池北带回来那天还是一派神气的样了,如今反倒被养得又懒又肥,跟一只家猫差不多。”  

  姜童心里满头大汗,她用手捏了捏小白满是肥膘的猫腰。姜童为自己开脱,说是小白自己挡不住诱惑,意志薄弱,没有一个做大事情的觉悟,长此下去可如何是好。  

  沈安若听完只是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然后又转回头看着大明的外山。  

  其实在大明的弟子除了一些神族后裔,还有就是一些人间姿质上乘之人。姜童观沈安若的面容,在现代来说就是一个谦谦君了,长得也不比那些神裔的后人逊色多少,只不过这人看起来就是很舒服,多了一些人间烟火的气息。  

  姜童心中暗相自己刚来大明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副表情莫不是他想家了。姜童心中暗自揣测。正在此时,远处的大明山头有一道路红光闪过,转眼间就到了姜童的面前。赫然就是姚直与王九。  

  安若见自己等得人来了连忙上前:“姚师弟,师父已令我在此等候多时!”  

  姚直道:“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然后又微微一尴尬的望着刚停下就跑到一边吐的王九,姜童心中一阵鄙夷这人比自己还不济。姚直看了看姜童怀里懒得动的大猫。  

  “姜师妹怀里的那只猫儿,我好像是在哪儿见过!”  

  姜童笑着说,“昨天晚上就是它去报得信!”姚直微一点头,也没在说些什么。待王九吐好了,他们才一起走进大明宫殿内。  

  王九的脸上已经恢复了血色,他走进大明殿内向前几步,将一块仅有手掌门大小的紫青木牌递给丘华。上面有着古朴纹路,丘华用手轻轻抚摸那上面的纹路。复又交给王九。  

  “自己的东西自己要保管好,万不可再随意丢弃!”王九把木牌收进怀里。  

  “那是自然!”天机老人为何会挑选自己。虽然他在大明宫的那席话把自己夸得是天上地下少有的品种,但此人姿质实在是一般。  

  想必其他众位掌门也已看了出来,只不过是碍于天机老人的面子没有说破。而那王九也食言了,他没有住完一宿就走的打算,而是长期在这住了,即使他已经搬去天机阁也没有两日就回来了。  

  对此无双师父也算是默识,想必也是受了掌教的支持暗中观察王九。  

  天机离百草最近,王九每日里也都做来百草来蹭饭。本来人就不多,多一个人也只不过是多了双筷子。倒是刚来的那几天,小田还是有耐心给他饭的,后来他天天来这,小田也就明显得不耐烦。  

  对他也没也刚来的时候客气,语气也冷了不少。而偏偏王那九也不放在心上,依旧是每天早晚三次来报道。  

  听王九说他本来也就是一个酒肆掌柜的儿子,来到大明绝对不是仰慕大明的威望而来。  

  说起来也算是机缘巧合,那一日看见一个华蓬马车停在门口,以为是一个极有钱的金主。向他们找听了一些事,问他可见过什么人。  

  因为天色太晚便决定在这儿打尖。寻思着可能是个大款便把他爹前些年背着他娘偷偷埋在士里的老酒给挖出来,刚想打开盖子就被人给抢了去。  

  刚听到这姜童各仲蛟就极有默契的对视一眼,那个抢酒的人就是那个天机老人。  

  “嘿!那可是上好的竹叶青酒。”王九一笑,露出白花花的牙。拿眼瞟了姜童一眼。  

  “那酒后劲可足了,他因贪着喝酒没有走掉。笑话,那可是我准备找媳妇的,当然不能让他跑了,好在我也没有费多大的功夫刚出门就看到那偷酒的人躺在我家门口。”姜童好奇。  

  “后来呢?”  

  “他身上当然是没有钱,他即没有女儿也没有徒弟。也只有这个掌门之位看上去是值一些钱的。”  

  姜童心道这个天机老人也太寒酸了,连瓶二锅头都付不起。自己也暗自庆幸自己不是重生在天机阁,要不然肯定是被拉去抵债也说不定。  

  仲蛟则是一甩红袍,用手捶胸。暗道这样的好事怎么不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小白特别不喜欢王九,见他来都是一身白毛直坚,口里发出低沉的咆哮。冲他呲牙咧嘴,而王九则是观察四周见是无人就飞越一脚踢走拦在路中间的小白。  

  “好狗不挡道!”无奈小白虽然能听懂人语,却不是好狗,依旧每日里拦住王九的去路。虎视眈眈。而每次王九来到大明时踢飞小白后就会扯着嗓子大声喊。  

  “阿童!阿童!”姜童对此也没有太大的异议,倒是仲蛟听到之后说王九不知礼数。  

  “虽然你是天机阁的掌门,但现在还未行掌门之礼,只是一名普通弟了,而进入大明的时间还远远不及我们。你应该和小田小白一样叫我们师兄师姐。”  

  其实姜童在整个大明的辈份不算很低,相反因为百草后继无人弟子的新陈代谢很慢,在乐风,清凌,长门已经有人叫她师叔了。  

  而天机的情况比他们还要乐观,进天机的门就有人叫他师叔祖了。而进入大明的时间排辈只是对于一些同一辈份的师兄弟。  

  但是例外的情况总是有的,比如哪里位师叔祖明明已经说过不再收徒弟了,但是见到资质上佳的徒弟总是忍不住心痒,手贱。果然。  

  王九仍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丝毫未将仲蛟的话放在心上。  

  “照你所说,前些日子允师叔所娶得女子比你进大明的时间倒是短了不少,你会喊她做师母吗?”  

  王九口中的允师叔是大明一个鼎鼎有名我人物,其中他的风流韵事居多。被诸多版本形容成一个痴情的佳公了形象。  

  诸如他会对他毫无感觉的那位女子温柔的说一句,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我只是在想在远处远远的看着你。等等男二号的台词。只是师父每每听到此处都要吹鼻了瞪眼,唉!师父要是有他一半的脸皮,冰清师叔早就是她的师母了。  

  j夏季的雨水要比春天的多些,小白自从上次姜童说它白吃东西之后身体总算是长大了些。  

  每天都会跑到后山去,有时好几天也不见它下来。而它每次从山上回来的时候,就会忧怨的看姜童一眼,然后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姜童也不理它,由着它一只兽独自郁闷去。  

  刚想去和乐风的弟子去换班,走到天机阁的小桥时才发现那儿早就立了一个人。姜童本以为是仲蛟,走进一看原来是清凌门的秀兰。姜童对她也是有着很深印象,她就是那个跟在冰清师叔后面的女弟子,一直盯着她握着仲蛟那手的女子了。  

  秀兰转身向姜童昂起头来:“前些日子多亏了师妹代我清凌门守山,师父心中颇有歉意。让师妹受累了,今日起凡是我清凌门的执班,均有我清凌门来承担。”  

  秀兰本就比姜童年长些也更高些,此刻她站在高处却昂着头,心至于姜童看着她的时候就得拼命的抬起头。  

  就在此时仲蛟也来了,看到停止不前的姜童一愣了下。  

  “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不走了?”而后看见秀兰的时候微一愣了下,转眼间便想了个大概。秀兰听到仲蛟的声音时也微微一震,依旧是昂着头,只是下意识的攥紧了身上的衣襟。  

  仲蛟转身对姜童说,“你先回去吧,今日由我和秀兰师姐去守山!”姜童点了点头。看了看秀兰又看了看一身红衣的仲蛟,笑了笑。  

  “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反正自己也落个清闲。  

  这一日,王九在吃饱喝足之后并没有抺嘴就跑,而是很好心的问姜童要不要和他一起去天机阁去看一看,姜童下意识的想答应。  

  自己想去多时,就是一直没有机会,也是听说那里的机关部布阵很是厉害。  

  但是看了一眼王九,心想他来这儿也还才只有短短十几天的时间,知道的估计也没有自己的多。  

  王九看了姜童一眼说:“我前些日子在这发现一眼活泉,想必是酿酒是最好的,你想不想去?”姜童连忙答应,也不再削竹片了。  

欧阳西楼

有没有人能看到啊,亲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