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不想修仙

第四章 和师兄一起去守山

穿越之不想修仙 欧阳西楼 3362 2015-11-23 19:56:03

    坦白说仲蛟的容貌不比长门乐风的一众弟子差,只是不明的为什么仲蛟会在大明如同其它普通弟子一样。自己刚来的时候见到以为自己是上了天堂。因为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孩子。现在反而是天天对着他看也就习惯了,再见到长门,乐风一般的人也不会再有那种惊为天人的感觉。

  此时再见到池北心中不免一震。却也只是片刻之间。虽然是师父叫她来接大师兄,可也只是面上的说法。他现在已经有佳人相陪,自己也不想出去给人家当灯泡。

  刚回到百草,小田的就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见她从自己的剑上下来,小田感紧去看自己的宝剑如何。查觉并无大碍才慢慢放下心来,收剑回鞘。

  看姜童似是不太高兴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刚才的行为惹火了她。忙跟了上来。

  “师姐,你是不是迷路了?大师兄都已经到了。他说他没有碰见你,你到底去哪儿了?是不是又去赤峰那边了,那是本”禁地两字还没有说完就被姜童一把捂住嘴吧。姜童恶狠狠的说。

  “那件事你最好给我忘记!”说完松开手,大步向堂内走去。没想到他倒是来得快。

  “前脚刚踏进大堂,一个白色的身影向自己扑来,姜童以为是暗器,想要翻身离开。没有想到那小东西居然也会转了一个弯来又迎向自己。

  姜童的脚刚刚落地,还没有站稳只看看一团白白的东西向自己扑来,心中大惊,想要再转身已经是来不及了。身体被那东西扑倒,脑袋摔在坚硬的青石板上。在摔倒的那一刻隐隐听见身后的小田一阵惊呼。姜童心想恐怕今日便在此葬命,然而触手的是一片柔软,接着便是一条软软的舌头在舔自己的脸。

  姜童一把将面前的东西提了起来,居然是一只通体雪白的大猫。她从地上站了起来,提着花猫走到一脸惊愕的男子身边。

  “这只白猫是你带来的?”池北收了神情。看了看姜童身上的衣物知道这可能就是楚红玉跟自己提过的小师妹。

  “是!”

  “那看好你的花猫。”说完便提着花猫往池北怀里一塞。那小猫似是感觉到姜童的冷漠,耸着脑袋一副很受伤的模样。

  池北没有说话,也没有伸手。姜童的那只手就这样子僵在半空。只是就是这样定定的看着姜童,似乎是没有人曾经以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气氛有一瞬间的古怪。小田从后面伸出手把那白猫抱进怀里。赶快去和稀泥。

  “师姐,饭做好了。你去叫师父还有二师兄去!”

  姜童走远后,池北才收回目光。口中呢喃:“师父,又从哪里捡来的一个小丫头?”他说这话本是无心,但是田方听了这话心中也颇不是滋味。心中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只是声音冷硬。

  “师兄去吃饭吧!”说完就跑进厨房里忙活。

  池北心中暗自奇怪,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他了,刚才还一个劲的叫着师兄。还是自己出去的时间太长了,百草的人的脾气都变得大起来了。

  虽然不知道这离自己的空间隔了多少的空间与时间的距离,但是古人面对的就是这样一片天空,同一轮圆月。自己所在的都市是也已经找不到这样明亮星星的影子。自己所想念的那人不知是不是也在想着自己。

  近日一直看不见师父,估计是要帮仲蛟恶补一下功课。想想这和自己的那个时代多么相似,快高考的时候各科的老师恨不得学生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自己的课上。一个人恨不得分成两半。

  姜童瞟了一眼池北,揉揉肚子。今日小田要去采药,没有给自己准备干粮。池北也没有什么表情,他知道这个小师妹的脾气不太好,也就没有去招惹她。

  这几日的时间也越来越紧,各个派的掌门也都尽力提点自己的徒弟,以免输得太难看。不过看来池北倒没有什么担心,在大明他虽不是第一,能赢他的也没有几个。他已经出去了好几次,这次比试也无非是帮无双师父找个面子。

  姜童坐在石头上,没精打采。池北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应该是去别的地方去巡视了。她勉强打起精神,她的情况已经明显比第一次守山的时候好了很多,大多数的情况下是可以撑过一夜的。

  她已经和池北连守了七日,这七日她觉得是人间地狱。而池北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依旧精神头儿十足。

  就在此时姜童身后的树林响起,姜童以为是有了什么情况拿起剑。向后望去,原来是池北不知道从哪儿回来了,手里头还拿着一些东西。

  见是池北,姜童松了一口气。这几日神精一直都是紧绷。把拔出的剑又入进剑鞘里。池北也不说话也是伸手向姜童抛出一个东西。

  姜童接住。

  “这果子的名字叫做火龙果,据说是得到火龙下山的时候,此果沾上了龙息从而得名。”池北讲这句话的时候表情依旧是很冷,和楚红玉绝对是个绝配。他望着天机阁的地方,目光阴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火龙果其实和现代的火龙果没有半点的相似之处,倒是有点像梨子。浑身火红,可能也只有这点才是像这个名字的地方。

  姜童用袖子擦了擦,干净之后便放进嘴里咬了起来。

  池北刚想唤一声却为时以晚,只见姜童苦着脸,刚刚咬的果肉也掉到地上,五官极其艰难的扭到一起。

  “火龙果吃起来是要去皮的,就是因为外皮太过苦涩才没有被山里的动物采去。”

  你干嘛不早说,姜童在心中暗自腹诽。害老娘半边嘴都是麻的。

  池北从腿上解下一把小刀,接过被姜童咬过一口的火龙果细心的把皮削去。池北的手很秀气,和他的人一样。只是在那张大手张开之后是厚厚的老茧。

  池北将削好的火龙果递给姜童,然后又将刀放回到原来的地方。过了一会儿舌头似乎是不那么涩了,姜童才慢慢吃了起来。入口是一阵清香,姜童的精神也清醒了些。姜童看着面前这个男子,将近有一个月的时间姜童都没有看见些人有什么表情,但他待人也还算是不错。

  “师兄你可曾见过天机老人,他长得是什么样你知道吗?”

  “不知,我想除了我们的师父还有一些师叔师伯见过。他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仗着所布的法阵常常溜到山下去。”

  “应该是去下山寻找有缘之人。”

  一个白色的影子从树上跳到了姜童的怀里,池北从界带来的正是那只白猫。一个月过去了小白也看不出哪里有长大,只有在姜童抱着的时候才会感觉到重量。

  池北望了一眼姜童怀里的小白猫,小白猫躺在姜童的怀里很是舒服的模样。

  “小白似乎是很喜欢你,不过它并不是白猫。”

  姜童提起白猫,白猫仍是懒洋洋的。仔细端详一阵之后才发现却实小白长的确定不像是单纯的白猫。

  “掌教师伯也说不出它是什么灵兽,不过我瞧它的模样,小白应该是雪原上豹子和狐狸的混种,我去北界之时它就一直跟在我的身边。我想它可能是失去了自己的母亲了。”姜童知道一些灵兽有遗弃自己孩子的习性。

  “北原很远吗?”

  “我御剑也要飞上个小一个半个月,那里什么人也没有,有时会一连几天看到太阳,也见不到人。“姜童甚至可以想到一个人行走在冰川荒原上,与之陪伴的除了自己的影子就只剩下这只灵兽。周围只有北界的凛冽的寒风。

  姜童道:“在北地行走会不会有坏人!”

  池北道:“你在大明山,不知道外面世界的险恶,没有遇到人还好,要是遇上人就要小心了,因为那些人有可能不是人。不过我至今也只是在冰川的外部走动,也能隔几天会看到一些商队,里面也没去了,可能北界之外真的会有人。”

  “师兄,小白是北界之区的产物,会不会到了中原会受不了中原的四季变化?”

  池北界伸手去摸索小白柔顺的毛发,听到这一句话之后便就收回了手。转身走到一远处的小桥。

  “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是有些担心,不过我看它现在也没有什么不舒适的,应该是适应的。它是北界的灵兽,虽然样子是古怪了些,但却可以通人性,识人语。”

  听到池北这句话,小白的身体不由得一阵颤抖。一副被人说了坏话的模样,发出类似呜咽之声。一个劲的往姜童的怀里钻。

  一旁的姜童忍俊不禁,这个小东西还知道为自己辩解了。

  大概到了半夜,姜童从树下坐了起来。身上披一件白色的袍子,池北不知道去了会么地方,连小白也不见了。姜雪拿着池北盖在自己身上的白袍,莫非是遇到些什么情况。若是有妖怪来,姜童自己很清楚,除了帮小田劈柴拿得出手外,其余的估计也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

  找一个离自己不远的梧桐树,她脱掉鞋子把鞋子绑在腰间。然后慢慢爬树,她的姿势有些不雅,像是个顽皮的猴子。不过反正没有人会看到。

  前世有段时间表她是在住在乡下的爷爷家里,听村里的人说她像极了自己的奶奶。父母也曾多次想要接爷爷去城里,不过爷爷都不愿意。说城里的生活他住不惯。

  父母也因为工作的关系不能经常陪爷爷。因此一到放暑假的时候姜童就会跑到乡下。乡下的孩子比较“野”一天到晚的精神气十足,姜童也干过些上树捉鸟,下河摸鱼的行当。原本白晰的皮肤也变得乌黑发亮。因此回来的时候,沐玥一脸的不可置信“姜童你是从非洲打猎回来的吗?”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想至此,不由得暗叹一声。

  “像你这样的人居然还会叹气!”

  正在厥着屁股爬树的姜童听到自己身后居然有人在说话,差点从树上掉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