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悲伤本是逆流的河

第十八章 乱世乱缘

悲伤本是逆流的河 下伞不打雨 1339 2015-07-08 11:10:36

    岂知槿年就在门外静静听着我们的对话,他全部知道了,自己居然不是母亲亲生的,真正的母亲原来是我的姨母。

  我们发现门外有动静,开门出来只看到了槿年那坐在轮椅上那萧条的背影。

  我追了上去:“表哥,你是我表哥!”

  “夏樾,你一定会嫁与我的,对吗?”槿年一脸真诚的看着我。

  “可是表哥,你知道的……”

  “我都不介意,看我这样子也是肯定不能要孩子的,你安全生下来,我们一起抚养,不要告诉他就行。”槿年使出全身力气紧紧抓住我的手。

  “不行……”我摇着头跑走了。

  我去找百里姨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缠着百里姨母,她始终不肯开口。

  “你早就知道槿年是你儿子了对不对?”我喊了起来!“樾儿,都是过去的,我讲不出口!那些都是错误的事!”“你不解释出来我如何向槿年槿阅交代!”我哭着跑了出去。

  来到阿娘房间,她正在给我的无妄剑施法,我悄悄地坐在一边等着她,等着等着睡着了……

  “百里,我要走了。我必须娶皇屿阁公主,否则皇屿阁就保不住了!等我我一定会来接你!”

  没等百里来得及告诉步行云他当父亲了,步行云已经走远了。

  直到生下了槿年,他也没有来接她,于是托天君把槿年交与已改名徐行云的皇屿阁阁主,百里就自己建了无妄岛,修炼,钻研医术,三十年没出过无妄岛。接着看到自己身披凤冠霞帔嫁与槿年。

  “不要!”我一梦惊醒。

  “樾儿,你来找我,自己又睡着了?”阿娘关切道。

  “阿娘,我不嫁槿年,你帮帮我!”我摸着肚子,“上一世这一世我爱的都是槿阅啊!”我哭了出来。

  “别急别急,说给我听听是不是做什么噩梦了?”阿娘搂着我拍着我的肩。我变一边哭一边把梦里发生的告诉了阿娘,阿娘听完,不可思议的说:“樾儿,前半段是真的,你百里姨母就是槿年的娘亲,当年百里跟他时他是有未婚妻的,就快过门了,后来,唉…至于你嫁不嫁槿年,娘亲也坐不得主啊,你阿爹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关键是四海八方都知道天庭帝君要嫁女儿了…”

   “阿娘,我死都不会嫁的,还找什么麒麟血,我这就去血祭妖王…到底是女儿的命重要还是那颜面众妖”说完我就冲了出去,阿娘急的去找阿爹。

  谁拦我我也不听,我正要御剑飞起来去那妖王山,被槿阅一把抱入怀中,他看着我:“或许还有他法。”

  槿阅带着我去找阿爹,还没来得及进门就觉察阿娘已经在里面跟阿爹再说起这件事了。“不行,怎么退婚?槿阅的孩子又怎么样?可以不要这个孩子。”我拉着槿阅慢慢走了,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

  “槿阅,你带我走吧…”

  “我们一走,天下就大乱了…”

  “那怎么办?”

  “反正槿年还没娶你,我们走一步算一步吧…”

  槿年自己推着轮椅出来了,看到我俩,眼神里的情绪我们都读不懂,是愤怒还是失落?

  槿阅摆了摆手,示意我先走,自己走到槿年旁边。我刚走两三步,就听到“啊”一声,待我回头时发现槿年的轮椅和人均不见,只剩槿阅一人,槿阅也错愕的看着我。

  “槿年呢?”我急忙跑到槿阅身边,“他自己滚着轮椅掉下山崖了…”槿阅痛苦的垂着头。

  “啊!”我跑到崖边,哪里看得到下面,灵山四面悬崖,阿爹阿娘舒服还有还有皇屿阁的阁主都来了。听完我们的叙述,大家都看着崖下痛哭流涕,都想不通槿年为什么会自己跳下山崖,难道真的是因为我?

  阿爹走到我身边,什么都没说,一个巴掌打了过来,我感觉阿爹使了全身的力气来打我的,只感觉嘴里甜腥,最后就听见阿娘和百里姨母的哭喊…

  但愿我不要再醒来吧,就这么安静的睡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