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悲伤本是逆流的河

第十一章 桃林劫(一)

悲伤本是逆流的河 下伞不打雨 1832 2015-07-08 11:05:21

    “是,是,我定遵守主公意思办。”我和槿阅从客房出来时听到这样的声音,但是听不到另一个人的声音。前面显然是那姑娘的声音,难道她的上面还有人?我们悄然离开,找到师傅她们,阿夕装作我在外面散步,我们几个在师父房间商量我们听到的事情。

  如果她们想害我们,刚刚那一杯水就足以,何必鬼鬼祟祟再次出击?“今晚我守夜。”林决双手抱拳,满脸严肃。是啊,这一路走过来实在不容易,万一再出什么差错,那就功亏一篑了。

  第二天天亮,我们被眼前的现象惊呆了,前方那一圈绿色,约四五里,感觉像是桃林了。而我们已然不在沙漠不在元宅,四下看看彼此都没有受伤,唯独多了一个人。

  “你是?”

  “昨晚已见,元宅元心。”跟昨晚装束截然不同,昨晚是风姿绰约的女儿样,今天确实男扮女装样,那样干净利落。

  “你这是…”

  “奉主公指令把你们送进桃林,陪你们一起进夸父山。”目的明确,言简意赅。

  “我们凭什么信你?”阿夕倒是按耐不住了。

  “不信吗?看着…”这个叫元心的拿出一把扇子,一阵鬼怪的风把我们往前推着,槿阅怕我有闪失,和师父一并搂着我,居然就那几秒钟的时间,我们就到了桃林前面。

  我们不可思议的看着元心,再不可思议的看着桃林。槿阅也觉得不可思议。“你到底是谁?”我师父突然变成人身蛇尾直立起来,拿出女娲手杖对着元心。我知道,只有碰到严重的事情,我师父才会拿出手杖。

  “女娲后人,你收起来吧!我不会和你打,也打不过你。留些力气等下桃林里再用吧!”元心并没有生气,“桃林现在被黑雾笼罩,看来妖王已经觉察到我们此行目的了。”说完,元心决然第一个进了桃林。看来元心并不坏,可能是我们想多了,陆续进了桃林,果不其然,每棵桃树开的桃花鲜艳欲滴,让人忍不住想去触摸。“别动,每朵桃花说不定都有机关。”元心边走边嘱咐。

  元心走在最前面,然后师傅槿阅和我第二排,阿夕在我们后面,最后是林决。“这个桃花林不是一般的桃花林,它每一年都在变幻,每棵树都有玄机,并且自带的法力越来越强。可以说是一个难破的阵,你们千万要小心。”突然觉得元心变成主心骨了。

  “公主小心!”阿夕一个快步拉了我一把,才发觉地上不知道哪里冒出来那么多的藤蔓,比姨母说的凶险多了。

  林决和元心快刀斩乱麻,藤蔓瞬间消失。看来这几十年来,桃林难不成也修炼着?

  槿阅的蓝色长袍被刮了一下,索性脱了扔了,太长了也碍事。只穿着内服的槿阅真的是帅呆了,我就伏在她肩膀上痴痴的看着他。“槿阅,十六年前你也是这样帮我迷倒的吗?”我撒着娇。

  “十六年前,你在紫藤花下跳舞,一袭白裙,黑发随意挽着,那是第一次见你,你对我笑了一下,我便从此忘记不了。”

  “你记得比我还清楚…”

  “那时你才十五岁,我十七岁,我们才相处了一年,然后你就消失了十六年…”

  我搂着他更紧了,槿阅,只是你不知道,在我成长的记忆力,午夜梦回的那个看不清的人都是你,一夜让我惊醒的也是你,看不清,摸不到,我也不知道是你…

  “你为什么不来找我?”我抓住他不放。

  “怕再次失去。天后重新收集你魂魄时百里大仙说魂魄里有绿色,生出来长大后还会有一劫,恐怕命格也是十六岁。我就想着不见你或许你就安全了。”槿阅认真的说。

  元心突然停了下来,蹲在地上,举起了右手。

  “嘘!果然,桃花林被妖魔施了法,大家注意食人花!!”元心飞了起来,她的武器就是那把扇子,只见她扇子扔出去就化作无数片锋利的刀片,一棵食人花碎裂掉地。

  槿阅寸步不离的离着我,处处保护着我,拿着剑所向披靡,但我毕竟还是拖累着他。

  阿夕法力不行,但她会化作仙兔,左奔右跳甚是厉害,我因怀孕,实在是不敢乱动。我唤着阿夕,让她过来,请独角麒帮忙,照着我的话,阿夕唤了几十只独角麒。独角麒虽是神兽,但在瘴气严重的桃林里,有点力不从心,匆匆砍断几棵食人花后打洞逃走了,这也难为它们了。

  我师父见食人花越来越多,立马化为蛇身,手杖发出无数短剑。最后拿出匕首,往自己手心一划,洒了过去。沾到血的食人花立刻清醒了过来,认出了大地之母。

  我也拿出无妄剑,正准备划自己的手,剑被阿夕夺走了。“公主,我的血应该也有用,一刀划下去,往食人花一洒,的确,功效不大,因为只有我一点血,主要的还是兔血。”阿夕无奈的把剑还给了我。

  我接过无妄剑,往手心一划,“啊”,我毕竟怕疼,我洒出去的血还是有用的,但师父立刻阻止我,怕动了胎气。

  “快,音羽已经用血帮我们杀出了一条血路,赶紧追上!沿途都能看到师父的血滴,林决唤来黑云,伴在师父左右,这一路走过来,林决对我师父绝对是有情的。兜兜转转整整一圈,我师父脸色惨白,失血有点多了。

  终于看到夸父山了,巍峨,险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