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悲伤本是逆流的河

第九章 前尘往事

悲伤本是逆流的河 下伞不打雨 2545 2015-07-08 11:03:15

    姨母的一席话把我们带到了三十多年前…

  那时的姨母和我一般大,十六七的样子。

  “百里,你慢一点,我追不上你了…”步行云追着跑在前面的女子,春风里,笑靥如花。

  “行云,我们往极西去吧。听说那里有很多沙漠,我们去看看啊!”

  “行啊,我御剑,你站稳了!”只要百里提出的要求,步行云从来没有违背过,于是他们一边飞,一边玩,慢慢到了极西,远远就看到了依着大山的一片森林,走近一看才发现是桃树,桃花开得正艳,红红一片,煞是漂亮。

  下了剑慢慢走到桃林边,两人给桃林起了个名字“桃亦源”,开玩笑说准备安家在这里。越往里面走,越是觉得迷路,怎么都走不出去了,天也黑了下来,走了一大圈才发现这片桃树整整围绕着山一圈,甚是磅礴,就是桃树太密怎么也御不了剑,而且跟有阵法似的,差点被困。而且感觉发力发不起来,离山越近,还发现了一个洞口。

  人总是好奇的,俩人走上前一看,洞口三个字“夸父山”,俩人才回忆起夸父逐日那段往事,原来真有此事。山洞倒是没有设门,毫无防守,越往里走越热,猛的看到一只金色神兽,应该就是金麒麟,它在酣睡,一听到动静睁眼站了起来,吼了一声,若不是逃得快恐怕就被吃了。

  听完姨母的讲述,我们多了一份希望。

  我多嘴问了句:“那步行云呢?没跟你在一起吗?”

  “前尘往事,不提也罢,你们收拾收拾赶过去吧。”姨母叹道。

  我看了槿阅,觉得他的脸色有点不对,我推推他,“你怕了啊?”他拉着我的手,紧了一下。

  “我看这次蓝武和我们只能算略胜一点,但是下次就不一样了,他若练到十重天,恐怕我们加起来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林决低声应道,“趁他在闭关疗伤,冲十重天,我们要立刻去夸父山,音羽,你觉得呢?”

  我师父点了下头:“要去的人站出来一下。”

  我便拉着槿阅走了过去,没想到阿夕居然也站了出来,为了安全起见,我让大哥二哥留在天庭,以防万一。

  理了些东西,我师父,林决,槿阅,阿夕,我一行告别众人去了,临行前,姨母帮阿夕开了窍,这下阿夕会说话了,更方便了。

  “记住,不要御剑,御剑的话妖王就知道你们要去哪了。”姨母嘱咐道。

  “夏樾,等你回来,我等你回来…”槿年痴痴的说道。我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但不知道该如何和他说,因为是为我他才终身残疾的。我看着槿阅,他也一脸深思。

  原以为我们的计划万无一失,没想到到凡间后,几次遭人暗算。原来妖王派人一直守在南天门外等着我们,虽不知我们要去哪里,但一路算计着我们。那也好,走一路打一路也有个乐趣。

  我这也算是第二次下凡间了吧,哈哈,我其实还是蛮高兴的,只要不想起决战的事还有槿年。特地找了个人少的镇子,我们五行人进了一个小旅店,准备歇一晚吃点东西睡一觉明天再走。要了三间房,师父一间,我和阿夕一间,槿阅林决一间,这个小镇人不是很多,但是整洁干净,吃住都相当不错,就是吃之前阿夕每样菜都要问一下才给我们吃,说是怕有问题,看来带着阿夕是个正确的选择。

  睡着睡着,突然感觉不对,我怎么漂啊漂啊晃来晃去,我连忙拉拉阿夕,睁眼一看,这哪里是旅馆的床,我们明明在水上漂着…我大声喊着师父他们,没有任何回应,我御剑飞了起来,才发现,这个小镇是被淹了,师父他们正在疏散人群。女娲伏羲本来就是神,只见我师父下半身蛇尾直立,手里拿着常用的无极刀正在水里和一众小妖怒战。小妖哪里是我师父的对手,倒是我师父的样貌把那些个老板姓们吓个魂飞魄散的。林决不知用了什么招数把水悉数引进了地下,我和阿夕这才落了地。

  “万幸万幸,还好发现的早,夏樾”槿阅一把接过我,“我没事,睡得太沉了…”我不好意思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不解的问着槿阅。

  “今天进房间不一会,我和槿阅就听到一些怪声,还看到一股烟雾,赶紧捂好口鼻,去你们房间时你们已经晕过去了,我们就一直醒着,去敲了音羽的门,她也没睡,在窗口观察,果不其然 ,水慢慢的涨了上来,不明所以的百姓们东奔西跑,那些穿黑袍的的就见一杀一。“妖王圣君说了‘宁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女娲后人本来就是治水之人,所以我们胜券在握。”林决挽着剑冷冷说道,“倒是这些百姓,看到女娲后人觉得是妖孽,吓得四处逃跑。”林决看了一眼我师父,我师父不屑的听着。

  我师父看起来比我就大一两岁的样子,但是其实足足大了我九百多岁,女娲后人可以长生不老。并且我的师父被称为仙界第一美女,那气质与仙姿是无人能敌的。以前听阿爹阿娘说原本女娲后人是许了伏羲后人,但不知为何林决迟迟不肯娶师父,师父待我学成之后,便四处奔波,或悬壶济世,或劫富济贫,为了这个林决一直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当然这是后话,我偶尔听来的。

  师父和林决一定有着我们不知道但是论相貌什么的,我师父的确不差啊!为什么这个林决为什么不娶呢?“林决大哥,你为什么不肯娶我师父啊?”我边走便问,所有的人一起回头看着我,连阿夕也害怕的说出她人生第一句话:“公主,不要问!”

  我说完自己也后怕了,只见师父飞身起来,无极刀抵住林决脖子:“我徒儿问你为何不娶我?快说!”师父语音虽很厉,但我看到的却是她眼中的泪。林决眼里依旧是诀别的姿态。我拉着槿阅的手,槿阅也加力握着我的,这一世恐怕霁月两难全了!

  我下次还是少说话为好。

  我回头看了眼林决,他还是那副姿态,不过有趣的是居然拿着一个酒壶边走边喝。

  穿过一片草原,这里荒无人迹。我走不动了想御剑,槿阅便背着我。我师父大概也是累了,化作蛇形在草地里穿梭,说来也奇怪,自从遇到第一个集镇后走了两天了居然一个外人都没看到。阿夕“嗖”的一下趴在我肩上蹭着我的脸。

  悄悄告诉我,我们被困在草原里了。因为阿夕是凡间来的兔子,虽然去了浊气,但是下凡后到草地里感官是最灵敏的。

  “师父,阿夕说我们可能被困在这里了。”

  槿阅手持飞流刀往空中刺去,果然被设了结界,我们怎么走都是在原地。看来妖王的人就在附近了,我们持好武器,背对背准备应战。阿夕内力功力都不行,唯一特长就是跑到快,她化作兔子找了个洞躲了进去。

  “来啊,杀!只留公主与妖王圣君决战,其余杀无赦!”为首的老妖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我偏要跟你斗。

  我手持无妄剑,左右变化夹攻,亦守亦退亦攻,招数错乱,这老妖根本不是我对手,我一刀刺了过去,灰飞烟灭。

  我师父和林决在和一只庞然大物斗着,师父的无极刀敌不过,立马换作女娲手杖,施法念咒,上面的金星发出刺眼的光芒,林决便一刀毙了它的命,立马也化成了烟雾。

  “这样打下去不知道要拖到何时才能到夸父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