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若梦

第二十九章 鱼沉雁杳天涯路(1)

浮生若梦 冉山岳 2055 2016-09-26 10:32:54

    因这淅淅沥沥的小雨,游馨月躺在马车上觉得最爽的日子也不过如此了。于是,演唱会开始了,“三月里的小雨淅沥沥沥沥下个不停......”不知道这句歌词里的三月指的是农历三月还是阳历的三月?好无聊啊,她竟然闲成这样了。  

  这两天闲,她还和师父一起去了后山一趟,历经艰险,站在山顶上真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倒不是矫情,看着远方连绵起伏的青山,就想大喊两声。于是,游馨月忽略了师父那蹙起的眉头,哈哈笑着喊了两声。声音回荡在山间,余音袅袅。  

  这里的山明显要比安平和叶城要高一些,他们现在是进入山区这种地形了吗?游馨月在心里想。到底还是个小女孩,看到山间开的野花,还是忍不住低下身来嗅一嗅,看一看。谢云龙看着前面灵动的身影,轻轻地摇着头,手里却不自觉地采了一把五颜六色的小雏菊。  

  “那”谢云龙装得挺好的,依旧是一副冰山脸,把花束塞到她手里,便大踏步地上前走了。  

  游馨月愣了一秒,又开心地笑了。散落在林间有星星点点的美,聚在一起又有它纯净的美。她在林中跳跃着,特意跑到谢云龙前面,举着花束笑着说:“谢啦,师父!”然后又在前面跳开了。  

  谢云龙嘴角轻扬,无奈地摇摇头。  

  离开寺庙后他们没有在小镇上停留,镇子不大,人也不多。可能赶集的时候人会多一点吧。  

  “山区的路陡峭,加上地形复杂,还是加紧脚步好。”小翠就这样自圆其说地说服了大家。其实,是路途中看到了几拨武林中人的装扮的人在往安平赶去,虽然他们是相对而行,但小翠还是有些不放心。  

  也是,这一带除了高山还是高山,看着也有些憋屈了。可能这山里还隐藏了不少山匪吧。游馨月迅疾地骑马狂奔,偶尔思想还开个小差,对于那些武林中人,她选择了视而不见。  

  就这样,他们快马加鞭,终于在日落之时赶到了永乐。小翠在看到了挂着红灯笼的客栈后,一颗心终于稍稍放下来。总算到了城里,不然一直在山路上盘旋,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店小二热情地招呼着大家,并和萧纲一起将马匹和马车安顿好。小翠提着行李,和游馨月,谢云龙一起进了客栈。这家客栈还不错,一楼大厅是吃饭的地儿,二楼和三楼是客房。土木的结构,游馨月不得不感叹,过去的工匠在木榫这方面天赋异禀,房子结实且构造精致。  

  游馨月环视了一圈,大厅里坐着三三两两的食客。看有几个人装扮好像是武林中人,有佩剑什么的,其中一袭白衣的还算出众,她回过头,和谢云龙交换了个眼神,算是互相提了醒。  

  从没见过这样的女子,一袭紫衣,身形窈窕,脸上却戴着一个黑面具。而且,一点都不惧怕生人,那双犀利黑亮的眼无畏众人惊诧打量她的眼神,从上到下扫视了这里好几遍。任天行抬头的时候恰巧看到了她,便多打量了几眼。  

  “呵,我跟你打个赌,这女人肯定挺丑的,不然不会戴面具。”旁边桌上的人喝多了,开始发酒疯。另一个陪客一也红着脸不怕事儿大地说:“嗯,不是丑女就是什么人物假扮的。还是旁边那个小妞俊俏。”说完,两人目露淫光,摇摇晃晃地从位子上起来,朝前台荡去。  

  小翠早就听到了他们肆无忌惮的谈话,因为他们的声音够大。咬紧牙关,拼命忍着呢。不想他们还自寻死路地跑过来。萧纲停好马车,正从外面赶进来。看到的就是两个醉汉看着小翠,一脸轻薄。游馨月递给他一个眼神,他赶紧在前台又要了两碗酒,游馨月在上面挥了挥袖,又对小翠点点头。  

  小翠忍怒不发,端着两碗酒,正色道:“这两碗酒算我家公子请两位喝的,还请行个方便。”  

  两个醉汉一边笑,一边忍不住在小翠的手上揩油一把,“不错!还算识相。”  

  小翠趁他们接酒的空档,往萧纲身后一闪。如果不是小姐想息事宁人,她恨不得将这两个登徒子的手砍下来。  

  萧纲转身给了店小二点钱,又在小二耳边嘀咕了几句。果然,三步倒!两位还没晃到小翠面前来,就已经倒地了。  

  小翠长舒了一口气,在侍者带领下大家直奔三楼的上房。来了两个小二,将两位醉得人死不醒的人拖了出去。  

  “大哥,还是你会看人。”穿青衣的壮汉摸了摸胡子,低头继续喝酒。  

  一袭白衣的任天行看着上楼的几个人的背影,脸上是一贯的温和无害。刚才旁边的师妹青云已经按捺不住了,准备出手相助的,但是任天行摇了摇头。他知道,不用别人帮忙,这几个人也能脱身。单凭那几个人的气质,就不是泛泛之辈。依他看来,有三人是练家子,另一个武功稍逊,但也不是太差。只不过他没想到,他们竟然没有用打架来解决问题,而是息事宁人。很好,这种处理事端的方法他喜欢。这紫衣女子有些顽皮但也不坏,至少没有用毒药,只用了药性强劲的迷药。呵,有趣!他一边喝着茶,一边不自觉地扬起嘴角。他们也是去京城参加舞林大会的?看来,这一路不寂寞了。  

  上楼的时候,师父低声说京城要举办武林大会,游馨月还有些吃惊,她一直没有关心过这些事,她满眼疑惑地看着师父,意思是师父怎么不去参加。谢云龙一脸鄙视,她了然了。原来师父高洁,不在乎这些虚名。她了然的点点头,给了师父一个“我懂你”的眼神。谢云龙一脸黑线。  

  进了房间,小翠一脸惭愧。游馨月拍拍她的肩,“小翠,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们出门在外,有些事就得忍。解决问题的方式有很多种,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是的,她撒了三步倒以后,还给他们留了点纪念品,等他们醒来,估计会让痒粉给痒死。游馨月也不是好欺负的!  

冉山岳

亲爱的们,好不容易涨了两个,又少了一个,唉!我感受到这世界深深地恶意啊~!~ 俺会一直努力更的,节假日因为要陪孩子也许更不了,但你们不能减少对我的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