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若梦

第八章 流光容易把人抛

浮生若梦 冉山岳 2459 2016-05-10 15:06:42

    天音王朝到现在已有了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和每一个朝代一样,当然有衰有兴。所幸的是,几番风雨后依然还能在群雄并起的时代保持着国号。这也实属不易。不过这几年,由于一些官吏贪腐,官官相护,官商勾结。其实,国库已渐渐空虚,且民怨积愤已久。不能说皇帝昏庸,只是现在的官员很多都是当初帮太祖皇帝打天下的功臣之后,都以功德无量自居。加剧敛财,横行霸道。为了与这些老臣对抗,当朝皇帝龙宇自即位起,一直在进行着改革,试图扭转这日趋衰败的国运。  

  朝廷从最开始的一相五辅十部变成了二相十部,既精简了人员,又遏制了丞相一人独大。当皇帝的人大概都一样,需要自己的忠臣,也需要防备某一天被信任害死,所以总要相互制衡。其实,龙宇之父承接皇位时一直就在致力于改革,龙宇继位之后,才大刀破斧地颁布措施。当然,遇到阻碍总是难免的。但由于之前十几年的充足准备,也没有掀起太大的血腥。不得不说,龙宇是个不错的皇帝。  

  龙宇膝下皇子皇女有十几个,在各种不明的原因(你懂得宫廷争斗)作用下,目前存留下来的有三子一女。其中,他最器重的要数龙在天了。甚至有以后自己归西后就传位给他的想法。明明龙在天就是喜欢游山逛水,还冠冕堂皇地自诩是替父皇微服私访,体察明情。不过这小子还是不错的,将天音王朝的疆土搞得清清楚楚的,相当于一副活地图。  

  “儿臣在天叩见父皇!”龙在天下跪行礼。  

  “起吧。哼!你还晓得回来见你父皇啊?是不是要等朕死了,你才会愿意多呆在京城?”龙宇继续看着手中的折子,望都不望龙在天一眼。  

  “父皇言重了,父皇一声令下,儿臣就快马加鞭地赶回来了啊。”龙在天起身回道。  

  “这次出门有哪些收获啊?”  

  “回父皇,儿臣这次出行除了将天音和各邻国边界处走了一遍,也在民间体验了一个月。经过这几年的整顿修缮,民风渐渐纯良。”  

  “你只报喜不报忧的吗?”  

  “当然也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有些冤情儿臣能处理的已经处理了,有些还牵扯到官商勾结,所以,这也是儿臣急忙赶回来禀报父皇的原因。”  

  龙宇使了个眼色,龙在天走近了一些。父子俩低声讨论了夜班三更才散场。  

  好累啊!龙在天往自己寝宫的床上一躺,恨不得不起来。  

  “王爷万福!”等候多时的李云燕低声细语地温柔请安。  

  “起来吧。”龙在天睁开眼睛,望向这个父亲安排的夫人,不是不美,但谈不上让他牵肠挂肚。每一次走,都不留恋。途中,也不会想念。这大概就是父母之命婚姻的通病吧。  

  “王爷,让臣妾为你安排洗漱之后再就寝吧。”李云燕徐步走到龙在天身边。  

  “好吧,时间不早了,夫人去歇息吧。不用守候在这里了。”龙在天说完,就准备起身去洗漱。  

  “还是臣妾来服侍吧。”说着,李云燕就忙着为龙在天脱衣。  

  虽然已有过肌肤之亲,但他们之间一直不怎么亲近。原因主要是在龙在天这里,她虽美,但他并不心动。是的,他不心动。在这一刻,龙在天找到了一个很好的词语。心动是什么呢?一见到她心跳会莫名加快,不见她时会想念,心跳也会加快。脑中突然闪过一个俏丽的身影。  

  他牵了牵嘴角,一抹笑意就这样扬了出来。  

  李云燕看到龙在天心情不错,心里也乐开了花。她一直觉得王爷对自己和对别人一样,鲜少见到王爷冷脸以外的表情。现在,她竟然看到他笑了,虽然很浅很淡。  

  是夜,还有人未眠。“二哥,听说四哥回来了。”龙一江对龙一海说。  

  “嗯。见父皇去了。”龙一海负手背立。  

  “你说,父皇究竟是怎样想的?你我二人一直在朝中兢兢业业,父皇视而不见冷脸相待。但唯独对这个逍遥的四哥放纵娇惯温柔和煦。”龙一江还是这样直来直去。  

  “父皇有父皇的想法,八弟不用太过揣摩。我们只要做好分内之事就好。”龙一海眸深似海,心也一样。  

  “难道二哥就没有联想到别的?父皇这态度不已表明了什么?”龙一江压低声音,他就是忍不住。  

  “八弟,小心祸从口出。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要沉稳隐忍。你我都是皇子,父皇当然都是一视同仁。”龙一海有时觉得,如果没有自己,这个口无遮拦的弟弟早就没命了。  

  “这里不是没有别人嘛。二哥,你难道就不气愤吗?李云燕本是你相中的,父皇却将她指给了四哥。”  

  龙一海觉得自己这个弟弟真的挺幼稚的,一个女人算什么?他龙一海在乎的是江山,有了江山何愁没有美人?  

  “这都是过去的事了。八弟休要再提。现在是非常时期,你我除了好好做事,不要轻举妄动。”龙一海声音四平八稳,看不出任何情绪。  

  “你,你真能忍!”龙一江看到他这样,就泄气。  

  李云燕乃右相李翔忠之女,是京城出了名的美人。参加选秀之前,他与她在普陀寺有过一面之缘。也跟父皇提起过,但选秀时却将她指给了龙在天。不是不气愤,但是他很能忍。要成大事,必要能忍。  

  “小月,娘让我今年去选秀。可是我一点都不想去。”朱芸一脸哀愁。  

  “选秀?是要进宫的意思吗?”游馨月嘴里咬着狗尾巴草问。  

  朱芸点点头。  

  “为什么一定要参加选秀呢?”  

  “娘说进宫后能光宗耀祖。”  

  这是什么逻辑?要知道皇宫可不是人呆的地方。看过了太多宫廷剧,觉得那简直就是一座杀人不眨眼的监狱。  

  “是不是有人上门提亲就可以避免进宫?”游馨月忽然意识到,她一直活得懒散,对这些都没怎么关心过。  

  “那还不是父母说了算。”朱芸恹恹地说。“要是进了宫,我还怎么见你啊?”  

  游馨月眉头微皱,以前她还没意识到朱芸已经到了订亲的年纪。忽然,她也有了危机感。  

  “看来长得太美也是罪过。”游馨月来了一句。  

  “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了,明年你也及笄了。烦恼也会来的。”  

  “我知道,看来我要抓紧时间享受这难得的自由时光。”  

  游馨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让朱芸气得脸都绿了。  

  “好姐姐!你别生气了。你不是很早就说想去皇宫看一看吗?这次机会正好来啦!如果不想被选上,就让自己丑一点。”游馨月赶紧安慰道,她心里清楚,她和朱芸不一样。朱家是左相林中杰夫人的远方亲戚,所以有机会参加选秀。此刻,她十分感激父亲,没有与任何官员有关系。不然,她已难逃选秀噩运的。她对皇宫不感兴趣,而朱芸却不止一次眉飞色舞地跟她讲过皇宫如何如何。去过左相府后,朱芸便开始对皇宫兴趣盎然。  

  流光容易把人抛,她玩了这么多年,是不是也应该收收心,为自己打算打算了?毕竟,她明年也要及笄了,谁知道命运会怎样轮转?还是从现在起,多从父母那里套一下口气,她可不能就这样被任意摆布!

冉山岳

收藏涨起来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