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我三世

第三十六章:下一步计划

爱我三世 一格里 3461 2013-10-20 02:25:46

  第二天露露果然按照自己所承诺的那样,在傍晚准时来到了昨天的那个男子家,在门外时还敲了敲门可开门的并不是昨天的老妇人而是那老妇人的外甥也就是昨天卧病在床的男子。

那男子很客气的把露露引进了屋子里先给她倒了杯茶而后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说是自己叫做王子云是这扬州城里的读书人要不是自己体弱多病早已学有所成,平时身体能行动时就靠给别人写些书信为生。

露露听着王子云自我介绍也根本没有介意只是一边听着一边喝茶面色很是和善又过了一会露露就让王子云躺在床上给他针灸。

这时躺在床上的王子云可是遭了大罪,为什么这么说那?因为针灸行针是不能乱扎的必须每一针都扎在经络穴位之上说白了也就是扎在神经之上。如果说确实有病的人行针还真不觉得怎么疼,但是如果人没病行针,那每一针都比扎在手指尖还要疼。

就看躺在床上的王子云紧咬牙关浑身冒着冷汗强忍着疼痛不让自己乱动。而经验丰富的露露一看王子云竟然反应这么激烈心里也很是纳闷,心说:这不可能啊,正常为病人针灸病人只会刚开始扎的时候感觉有些痛后期病人就完全麻木不知道疼了,可是他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激烈那?就像是在受刑一样!

想到这里,露露就开口问道:王子云你现在是不是感觉行针时非常疼啊?

王子云看到露露那担心的眼神忍着疼痛微笑着对露露说道:不疼,露露大夫请你继续吧。

既然病人都说不疼了那她这个大夫也就不能说什么了所以只能继续在王子云身上施针。

王子云昨天在露露面前那晕是装的,但是身体上的病症基本与真得病无异所以昨天行针时也不觉得怎么疼可今天不同啊他为了能让自己在最好状态下与露露搭讪和为了显示昨天的治疗效果所以昨天用于伪装病情的药他今天没吃。

待露露小心翼翼的将针灸做完,还没等露露和王子云说话那王子云竟然晕了过去,而且现在是满身大汗的晕了过去。

露露看到这种情况紧忙搭脉查看王子云到是底怎么了,可是自己得到的结果却是一切正常就此判断那王子云应该是疼晕了过去。初步结果得到后露露不敢怠慢也不敢再用银针去抢救,直接用手掐起了王子云的人中。在用力掐了一下后那王子云终于苏醒了。

当王子云缓缓睁开眼时看到露露那美丽的脸庞离他这么近竟然看得痴迷了,而露露看王子云醒了就很着急的呼唤他的名字,叫了几声后那王子云只是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却一声都不答应。可仔细看王子云那面目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有什么事,倒像是看什么看得入了迷被深深的吸引其中,那他到底看什么看得这么入迷?

当露露想到这个问题时突然觉得自己怎么能问出自己这么傻的问题!心里懊悔的想还能看谁这屋子里就俩人一个是王子云一个是自己,王子云躺在床上而自己现在是俯身坐在他的床边。他当然是看自己看的入迷了。想到这露露瞬间脸就红了,而后声音很大的假装咳嗽了一下,在那王子云被自己这声所惊醒后对着王子云说道:公子请自重。

王子云反应过来后脸同样也是一红,羞愧的说道:对不起露露小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不过你的容颜实在是太美了使得我不慎入了迷,在下真的是失礼了还请小姐原谅。

露露在听到王子云夸她美后脸显得就更红了直接羞道:王公子,以后不要这样了,如果你下次再这样那我以后就不来了,至于你的病还请你去找别人吧。

王子云在听到露露的严重警告后急忙从床上下来对着露露作揖道歉道:真的是对不起露露大夫,我以后一定不会在那么看你,请原谅我这回吧,想我这样的贫民没也见过什么世面更别提见过您这样的女子了还望露露大夫看在我不是有意的份上海涵原谅。

本来露露是挺气愤的自打她修成人形的这几百年里他最讨厌就是男人拿着有色的眼睛看着自己更别提是离的这么进眼睛直直的看自己。但是看王子云态度这么诚恳还施了这么大的礼数就差跪下了如果自己在得理不饶人的话就太说不过去了而后露露对王子云说道:王公子不必施此大礼既然是误会那就算了吧。

露露话还没说完继续道:不过王公子小女有个疑问?

王子云:疑问!露露大夫请说只要在下知道的就一定会告诉你。

露露:不要紧张,我并不是指别的事只是关于你病情的。

王子云听后神色显得有些慌张不过稍加思量之后又一脸正色的说:露露大夫请问在下必全力回答。

就在王子云满嘴答应露出不易察觉的神色变化时这一切却被细心的露露看在眼里,露露觉得这王子云应该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他刚才的神色太反常了。

想到不简单和反常露露忽然觉得这王子云是越看越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可是自己是狐仙平时也都是隐居山林在人世间除了师傅慕白他们除此之外她并不认识任何人啊。

露露想了有好一会也没想明白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王子云这个穷书生。

而就在露露将刚才要问王子云问题的事抛在脑后低头沉思时,她对面的王子云却浑身不自在的又偷偷的看了露露几眼,心里害怕道这露露会不会将在积极认出来?如果将自己认出来到时候自己该怎么像她解释。

这时露露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心想既然想不明白就别想了,也更别问了自己和他也不认识更没有什么关系,自己作为一个大夫只要尽了全力力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露露突然抬起头来对王子云说道:哦,可能是我多虑了,好了,我现在觉得也没什么可问的,现在天色也很晚了,小女先告辞,明天我还会准时来的请公子放心。说完转身背起药箱往外走去。

王子云看露露离去时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异常自己也就放心还好没有认出自己。心想这样下去可不行自己装病也就是为了试探露露的脾气性格,刚才自己看她的反应就可以看出此女是一要强清高之人。既然有些收获了就必须进行下一步才能继续接近她。

第二天王子云一大早就在《仁道医馆》的门前将桌子和椅子摆在了离门口很近的地方用特意找来一面写着代写书信的小旗子绑在了桌子上。

而从早上到中午王子云竟然给不下十个人写了书信,这发生的一切也让王子云哭笑不得心说自己还真是干这行的料。也说明自己演戏演得很到位完全进入了角色,等一下就看那露露会不会注意到自己了。

现在已是中午,露露一上午接待了不少病人为了不耽误诊治,露露不能自己做饭只能出去买些吃的来当午餐。而露露又比较喜欢吃馄饨所以直接就去离自己门口不远的馄饨摊去买,正当露露走到馄饨摊前时刚好就看到了馄饨摊左边的王子云。露露也没多想出于礼貌就和王子云打了个招呼而王子云也面色很正常的和露露打了招呼。

在露露买完后王子云看着露露那离去的身影心里很是期待,期待着晚上尽快到来。

终于在王子云忐忑不安的期待中迎来了暮色,王子云将桌子椅子都放到了一辆手推车上后就故意经过露露医馆的门前,当自己走到门前看露露正在收拾打扫地面时王子云将怀里的一粒黑色小药丸吃了进去然后突然将推车放倒自己晕在了地上。

室内的露露听到一声脆响转身回头一看竟然是今天在大街上给人代写书信的王子云,心想那王子云肯定是突然发病了。

而后露露快速跑到门外将地上的王子云扶起搀扶进了自己的医馆,迅速拿出银针给王子云针灸经过了露露的一番努力,王子云慢慢的苏醒了过来。满脸感激的看着露露道着谢。

在一番寒暄过后王子云刚转身告辞往外走,可是在走到医馆门坎时王子云竟然又晕倒了。看到王子云又晕了露露也只能再次施救。可这次王子云虽然苏醒但是浑身无力而且像是有可能再次发作的样子,无奈谁叫露露是心地善良之人,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将王子云搀扶到了自己的卧房让王子云躺在了自己的床上,想到王子云家离这里很远和不确定王子云会不会再次发作后,露露出门将王子云的小推车和上边的东西搬进了医馆而后就将医馆的门板放好将门插上。

再做完打烊工作后露露又回到了自己的卧房来照看王子云,当露露准备再给王子云号脉将他的袖子挽上去时却看到了王子云的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像是被人给打的一样,出于同情露露就问王子云的伤到底是怎么来的。

得到的答复是王子云由于以前给他去世的父亲治病在外边欠了高利贷,他胳膊上的伤就是在昨天露露走后那帮收高利贷的打的,更严重的是过两天那些人就要来收他的房子。房子收走后他在扬州城就没地方住了,而他姨妈家离这里很远在城门口那边,自己为了在好地段给人代写书信往返姨妈家也是很不现实的。王子云又接着说道:自己没有别的一技之长只会给人代写书信,写信攒的钱是为了准备进京赶考用的。自己没了房子而这段时间马上快到了进京赶考的日子,所以自己攒的那点钱他也不能动,真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办。

露露听后也很是同情王子云,但是自己和他也只是见过两面还不至于到可以借钱给他的那个地步,想了想就对他说道,这样吧,这段时间你先暂时住在我这里吧,第一那,你的确是没地方住,第二你的病情现在很不稳定,如果以后你在进京赶考的路上在犯病那你就危险了。所以这段时间我会尽量将你的病治好使你痊愈而你也能顺利通过赶考的路途。

王子云听后先是推脱死活不干,但是在露露的一番好言相劝下最终还是同意住在露露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