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我三世

第十二章:和师傅一起去降妖

爱我三世 一格里 6496 2013-10-03 20:02:05

  第二日慕白家:

儿啊,你昨天也看到了露露本来面目,还好她没做伤害你的事,为娘也看出来了,露露是真的无心伤你,只不过是找个借口离开咱们家,露露这事你就当没有发生吧,当露露没来过咱家,你和紫嫣的事如果能早点办就早点办吧,也算不辜负露露的一番苦心。

慕白:都怪我当时吓傻了,要不我相信我一定能挽留住露露。

慕白娘:儿啊,你醒醒吧,大家都看到了露露的真身,那样貌实在是太吓人了,你以为你和她可能吗!咱俩还好,你看那紫嫣都吓坏了,从露露现原形之后,紫嫣吓的像是丢了魂一样,这都快到中午还没有醒,我刚才看过了,她的脸色白的吓人,如果在这样下去,咱们怎么和吴员外交代啊。

慕白:哦,她没事,只是突然受到惊吓,气血混乱,只要拿人参和大枣熬点汤再用银针刺激穴位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这事等一会我去办。哦对了娘,等一会我去城里去买一只人参去,咱家里的不行,需要买年头多点的。

慕白娘:那慕白快去快回吧,但是慕白你可千万别去找露露啊,就算你想找咱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露露住的那个山,山大林子密你对那边也不熟,到时候遇到野兽或者迷了路就麻烦了。

慕白犹豫了一下:答道,娘放心吧,好了我走了,早点回来对紫嫣的病情有好处。

说完慕白转身走向外边,骑着马顺着官道方向而去。慕白觉得家里现在就是是非之地,必须得想一个办法,说心里话昨天他看到露露现出妖的身样子的确是害怕了,可是缓过神来,却觉得当时自己太没用,自己怎么能对得起露露对自己的真心。自己爱上的不就是露露这个狐妖吗,管她长什么样子。伟大的爱情是不分种族的。

露露和师傅回到了紫霞观,做了简单的入教仪式后,露露就穿上了灰色的道袍,也将散落的头发梳理起来变成中规中矩的发髻,将师傅送给她的带有太极图样式的发簪插在头上,而师傅又送给她一件随身的宝剑作为防身兵器。小露露在师傅给她安排的卧房里对着镜子嬉笑颜开的仔细看了看自己,撅着小嘴学者师傅稽首也说了句无量天尊,贫道在此有礼了,随后自己又呵呵的笑了起来,说道真好玩以前自己总怕被道士抓到,现在自己就是道士看谁敢在抓我,嘿嘿。

就在露露在室内沾沾自喜时,道观外却来了一伙人,领头的人是个低眉顺目身材中等穿了一身大户人家的管家服,而身后跟着几名健壮的家丁,领头的管家与迎上来的师傅客气道;静云仙姑,在下奉赵大人的命令特来此地请仙姑来救救我家的少爷。

仙姑:哦是扬州知府赵大人吗?

管家:正是,知府赵大人。

仙姑:请问你家少爷怎么了,如果身体有疾的话,可以去医馆找大夫,我这里是道观怕在下医术不精延误病情。

管家:不瞒仙姑,我家少爷得的并不是普通的病,乃是被邪物缠身,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我家少爷有时神智清醒和正常人一样,有时却是满嘴胡话,说什么红尘小姐什么的,并不时的让人去四处采买珍贵的药材,买回的药材放在少爷的房间里,而第一天放进去药材,第二天就全不易而飞了,不过少爷也只是神智不清像是被人操控了一样,经找大夫检查,身体也没有什么大碍,就是由于少爷被邪物长期控制导致阳气严重不足,如果在这样下去恐怕真的有性命之忧,还有就是,府上的人如果不按要求给少爷准备珍稀药材,少爷就开始自残。我们老爷也请了许多的和尚和道士,可是都没有能够制住这个邪物的甚至连影子都没见到,反而少爷的情况是越来越严重了,这不老爷也是听了同僚李大人的介绍,这才知道静云仙姑隐居在此,特来求仙姑救我家少爷性命。

静云:哦,据你这么说,那你家少爷的确是被妖魔给缠身了,而那妖魔通过你家少爷收集珍贵药材的目的应该是为了提升自己的修为而炼丹用,同时看样子她应该是不想伤害你家少爷的性命或者是不急于伤害你家少爷。

静云:当然这件事情贫道还是会去管的,除魔卫道乃是修道之人的本分,这样吧赵管家你先在大殿等候,我去叫我徒儿露露一声,而后我师徒二人一同前往。

赵管家:好,我们再此等后仙姑和令高徒。

露露卧房:

静云:露露啊,走和我一起去降妖抓鬼去。

露露:啊,我和你一起去降妖,可是师傅,我也是妖啊,我去不太好吧。

静云呵呵:有什么不好的,你现在可是道姑,也是我未来紫云观的接班人,降妖伏魔也同样是你义不容辞的责任。再说了,你只是妖,并不是妖魔,而妖魔在为师的心中是专做坏事的妖怪,恶鬼,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想通过刻苦努力修行成仙的狐女,像你这样的妖类满天下数都数不过来,大多数都是靠修习正路法门修炼,而且大多一心行善从不害人,而只有少数为走捷径入魔道的,最后害人,坏事做尽。我们要除的就是后者。现在你总该明白了吧?

露露:哦,原来这里边还有这么多讲究那,我还以为,只要是妖族上大街,就和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那。

静云:呵呵,这个,不过这种理解也只有在我们修道和修佛的人中间通用,要是在平常人的眼里,妖是不分好坏的,恩,还有就是,修行界中也不全是好人,也有许多坏人,更有许多顽固之人,他们也是不分妖是好妖坏妖的,只要被他们发现有妖怪,他们就会不分青红皂白除掉而后快。

露露撅着嘴沮丧的说:哦,那还不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吗。

静云:呵呵,谁要敢打你,我定不饶他,你昨天已经正式入我门下,我也在你身上施了一层我门派的独特记号,只要是修行之人都会看到你身上的门派标记,也就没人会因为你是一个狐女,而不分青红皂白的找你麻烦。

露露:那我就放心了。好了师傅那咱们一起去吧,说着露露就抓起了师傅送给她的宝剑。

而那赵府管家看到二位出来后马上安排马车,载露露和师傅去往扬州城方向。

位于扬州临近繁华地段的住宅区,一座装饰考究池塘假山林立院落雍容大方不失文雅的大宅内。一个年纪在四十多岁国字脸眉毛浓浓胡须两寸左右,头戴乌沙身穿从五品暗色官袍站在大院中间,而两侧则占满了衙役和家丁,那人恭谨的对着一长一幼两个道姑说道,本官乃扬州知府赵秉承特为我儿赵子奇请二位仙姑莅临府上。

静云: 赵大人过谦了,我师徒二人只是闲野散人万不敢当仙姑大名,还请大人带路吧。我师徒二人倒是要会一会那惊扰府上的妖魔。

知府:好仙姑,请随我这边来。

在赵府靠近池塘和假山的别院门上写着静书院,而打开门这间房子里边分为客厅书房和里侧的卧房。进入书房内,师徒二人就看到一个身材较高身穿白色长袖长裤内衣的公子,不过本应该是英俊异常,风流倜傥和传说中的潘安比起来毫不逊色的俊俏公子,如今却劈头散发,嘴里叼着沾满墨汁的毛笔,对着自己所化的一张女人的画像傻笑着,一边笑着一边拿笔继续画,偶尔还说句红尘你看我画的像你不,似乎是旁边有个人,而他却和那人一问一答一样。而后这公子突然神色一凛,朝外边喊道,管家,我让你准备的药那,快拿进来,我的红尘要拿回去孝敬爹娘,快点啊,耽误了事,本少爷打断你的腿。说完扭头对着旁边说:红尘这下满意了吧。

这时偷着观看了一会的师徒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静云用拂尘照着那赵少爷的旁边扫出一道白光,就看那痴傻的赵少爷旁边多出了一个身穿红色纱裙和红色披肩的美丽姑娘,那姑娘的样貌竟然和露露有七八分的相似只不过脸比露露稍微圆润和更加妩媚了些。

露露此时也惊呆了,这不是自己的表姐雨尘吗,而后直呼表姐你怎么在这里干起害人的事,而那雨尘顺着声音方向竟然看到那身穿青灰色道袍的小道姑原来是自己的表妹露露时也同样吃了一惊。

雨辰:露露,你怎么当起了道姑了,难道你不知道自己是妖精,也学起别人做所谓斩妖除魔的事来。呵呵,露露你这个玩笑可开大了啊!

露露:雨尘姐姐,我现在拜在静云道长门下,也算是真正的走入了修道正途,而姐姐你一项心地善良怎么会做起这害人的勾当。

雨辰抓了抓头发大大咧咧的说:哎呀,露露你这是说起哪的话,什么害人的勾当,这姓赵的不是好好的吗,恩,嘿嘿,就是现在阳气少点,眼圈有点黑,没事,等我把炼丹的药材攒够了,我就不会再控制他了。露露,不是我说,我也不想这么做,你也知道炼丹的药材很难找,想找全就得用钱去买,有时候有钱都买不到,这不,姐姐那天上街游玩正好碰到了这小子和我搭讪,这小子自称什么知府大人的公子,很有钱和势力,我想既然他有很大的势力那他找些珍惜药材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吧,而且还不用自己花钱。所以我就想了这个办法,虽然这小子是个浪荡公子我看他不太顺眼,但是我可从来都没想过要害他。

静云:露露原来你和这狐妖认识啊,而且还是亲戚,那今天这事就有余地了,雨辰,贫道来此是为了赵公子受你迷惑一事,既然你和我徒儿是亲戚,那我劝你还是快些离开不要在回到这里,否则我也只能动手了。

听到这雨尘又看了看静云,就觉得静云修为奇高无比,是自己无法对付的,又想到了还有露露,也就作罢,对着那赵公子踢了一脚将他踢下了椅子,自己做了上去。说道:嘿嘿,这都是误会,仙姑别动手,都是一家人,有话好说。

雨尘:恩,反正我药材也攒的差不多了,那个,仙姑,露露妹妹,算是我错了还不行吗,等一会我就走,保证不来在纠缠着赵公子。说着对着赵公子挥了挥袖子,赵公子就晕了过去,而后说道,控魂法,我已经收了回来,现在这小子没事了。

静云:哦,那这事就好办了,一会你隐身和我们出去就行了。

而雨尘听到后也松了口气,脸色一转笑的像个小孩子,几步走到了露露身前,说道小露露,当道姑是不是有好处啊,你和姐姐说说,要不我也去你那住两天也借借仙气。

露露对着雨尘吐了吐小舌头扬了扬头,挺了挺小胸脯骄傲的说道,那当然了,要不我能去当道姑吗,好处大大的有,不过我们道观历代就只能收一个徒弟,不好意思雨尘姐你没希望了呵呵。

雨尘又看了看似笑非笑的静云说道,仙姑啊那露露说的是真的吗?

静云:恩,这个露露还真的没有骗你,不过,你和露露要好,没事也可以上我那走动走动,哪些法门不懂的我倒是可以点拨于你,总比你迷惑凡人骗药炼丹要强,更不至于被别的道士和尚驱赶。

雨尘:哦,这倒是个好办法,那露露我这可是拖你的福了,以后姐姐有好东西一定拿来和你分享。你也知道姐姐比较小气,我说出这话可算是很仗义的了。嘿嘿。好了,我先隐身在门外等你们,说着就闪身消失了。

静云叹了口气说道:你这个姐姐,好像比你还顽皮,如果今后不加以劝导以后肯定得闯大祸。

露露:呵呵,她就这样,没有坏心,有时候有点缺心眼。师傅别和她计较,以后我让她常来咱们道观走动就是了,您在好好的点化她就行。呵呵呵。

静云:哎,,万物善为本,也只好这样了。随即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心想这下又多了个小捣蛋鬼。以后够自己忙的了。然后静云就走到赵公子身边,用手点了他身上的几个穴位,单手成掌在他胸口处拍了一下用真气过遍了他的全身经脉,最后就将一粒紫色的丹药放入了他的口中。一抬他的下巴让他咽了进去。最后和露露将他扶到了床上。

不一会听到屋内没有声音的赵大人和家里人也都进来了,赵老爷问静云仙姑他儿子具体怎么样了,静云只是说令郎已无大碍等一会就会苏醒,醒来后给他做一些补气血的东西喂给它食用就行了,那妖精以后再也不会来了,这个请赵大人放心便是。

赵大人喜上眉梢说道:哦,呵呵,那太感谢仙姑了,请随我去大厅品茶顺便有些薄礼请仙姑收下,我那,也是好道之人,还有些道家问题正好请教仙姑。静云答道那也好,正好我也想等到令郎苏醒后再离去。

静云又说道:请教这个可以,至于礼物贫道万万不能收,除妖降魔乃是我道家的本分,举手之劳而已。

赵大人:呵呵,这事等一会再说,还请仙姑随我来品茶讲道吧。

静云:恩,也好,露露和为师一起走吧。 露露:哦,好啊,我可喜欢喝茶了。

赵大人:哟,对不住,你看我刚才光顾着着急了,都没仔细看露露小仙姑,露露仙姑,可真漂亮可爱啊。我府上好茶可多的是,保证让小仙姑不虚此行,呵呵,快请吧。

还别说这赵大人对道家思想还是很有研究的,说的也是头头世道和静云谈的很是融洽,而露露则是眉开眼笑的一边品着茶一边也时不时的出言卖弄几下,对道家知识的理解,毕竟自己修炼的法门都传自道家,所以还是能在静云面前班门弄斧的。而赵大人对露露更是另眼相待,心想这小姑娘不仅样貌极美,而且光是对道法的理解就凭这几句就知道这露露的修为也是出神入化,真是名师出高徒啊。深不可测,深不可测啊。

正在三人相谈正欢时,那刚才的赵公子也在仆人的搀扶下进了客厅,只不过相比刚才的疯癫样子现在他头发也梳了起来,外衣也穿上了,脸色比刚才红了许多眼睛中也透出了久违的神采,从外貌打扮再看此人就是一个饱读诗书的才子样。而后那赵公子像赵大人和静云依次行礼,当行礼到露露面前时,先是神色异常而后又满嘴微笑仔细的打量了露露几遍,看的露露都不好意思了。

而在一旁的赵大人这个气啊,随即拽了一下自己的儿子,赵公子这才回过神来,对着静云和露露赔笑致歉,说道不好意思,在下失礼了,我看到这位小仙姑像我的一位熟人,所以才失了神。呵呵。对不住对不住。

露露心想,熟人,那肯定是熟人,我表姐捉弄你那么长时间能不熟吗,我和我表姐长得那么像,你不把我当熟人才怪 。

赵子琪赔完罪,就坐在了露露对面的椅子上,先是品了几口茶,而后有意无意间偷偷看了露露几眼。露露则是趁人不注意朝他吐了吐小舌头做了个鬼脸,还朝他挥了挥拳头。意思告诉他,别打本姑娘主意,否则我揍你呀的。

而旁边装作没看见的赵大人和静云忍了半天,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的笑了起来,笑的赵子琪和露露非常尴尬。

笑完后静云又为赵子琪搭了搭脉,告知赵大人,赵子琪已经没事了,平时注意滋补就行了。说完就要起身告辞。

而赵大人也不敢多拦,只是说什么也得让静云将五千两银票和一些名贵药材收下。静云无奈也只能收下。而后赵大人和赵子琪一起将师徒二人送出门外。静云说是要领着露露买些针线顺便游览一番,赵大人就命手下的管家和家丁跟随,待,静云二人采买游览完毕后将其送回道观。而赵子琪也要前往同行,被赵大人痛斥几声后只能恋恋不舍的回到府内。不过他偷偷的从管家那里得到了紫霞观的地址,心里想的是等身体养好后一定要亲自去紫霞观,追求露露。

师徒二人出来后就碰到了一直等在门口,看见二人出来才现身的狐女雨尘,而雨尘在赵府上一直没有漏出过真身,所以当听到这位漂亮的姑娘是露露的姐姐时赵府的下人们也都没有在意,这样雨尘就和静云露露一起坐在马车之中。

当马车走到针线房,三女下车时,正好碰到了刚买完人参骑着马的慕白。而慕白也看到了露露。

慕白跨马而下,也不去管马匹和上边的东西,跑到了露露身前,一下抱住了露露,而露露也激动的抱住了慕白,两人都泪如雨下。慕白说道:露露,哥哥不嫌弃你,昨天都是哥哥的错,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哥哥都喜欢你。而露露说道哥哥,露露也不想离开你,可是我又不能让娘亲难过做伤害自己的事情。那天咬疼你了吧!

慕白:呵呵,不疼,一点都不疼,说着将领口打开指着露露咬的牙印,你看伤口没多深马上就会好了。

而露露看到这一幕竟然直接哇哇的哭了起来,说道哥哥我再也不任性了,以后再也不咬你了。哥哥,以后露露一定要嫁给你,你可千万别取那紫嫣那!

慕白:露露,哥哥向天发誓,今生只娶露露一人,否则永世不得超生。

露露在他誓言还没有说完时,就快速的捂住了慕白的嘴,说道,不许胡说。而后又擦了擦眼泪,向慕白介绍起了自己的师傅和雨尘表姐。说道哥哥我现在拜紫霞观主静云仙姑为师,以后那也就住在紫霞观里,你有时间就可以去看我,慕白应声答应了下来。

过了一会慕白牵着马跟着露露他们一边走一边聊,等静云将东西采买完毕后露露和慕白骑在一匹马上,而静云和雨尘则是坐在马车里。等到了道观和慕白家的岔路口时,露露和慕白才恋恋不舍的分开,临走时露露又给了慕白一个小小的惩罚,照着慕白的脸上亲了一口而后吐了吐舌头跑回了马车里,透过马车的窗户向着慕白挥手道别,而慕白也微笑着挥手,慕白自己先不动看着露露她们的马车远去,在回去的路上慕白也不再去胡思乱想郁郁寡欢而是高兴了起来策马而驰。忘却了一切的烦恼。因为在慕白心里只要露露在没有离开他那就比什么都重要,至于紫嫣姑娘慕白想了想,觉得还是先须臾委托吧毕竟娘亲摆在那那。走一步看一步吧。至少还能见到露露那说明以后还有很大的机会。

马车里,一路上可能是由于道路的颠簸三人都看似有些累了,静云和露露都闭着眼睛休息了起来,而露露的表姐雨尘则是心神不宁,回想起她看到李慕白的时候心里突然一跳而后就觉得自己好像被李慕白给吸引了,当时碍于露露和静云在只是装作漫不经心的的看了慕白两眼。随后雨尘眼睛皎洁的转了转,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嘴里小声嘀咕了一句李慕白后也慢慢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